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历史爱好者,大学生,白领
1.苏洵的文章说古论今,纵横评说,长于分析,很有气势;苏轼文、道并重,是宋朝伟大的文学家,不但在散文创作上成果甚丰,而且在诗、词、书、画等各个领域中都有重要地位;苏辙则是个善于驾驭多种文章的散文家。2.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根。

内容简介

“苏氏文章擅天下,洵为老苏,轼为大苏,辙为小苏也。”苏氏父子三人在“唐宋八大家”之中独占三席,可见其分量。《大宋文脉:苏氏家族传》以北宋为时代背景,讲述苏洵著书立说、教子、为子奔波的后半生和苏轼、苏辙少年得志而一生坎坷的家族故事。

作者简介

罗泰琪,重庆作协会员,天津金睿影视公司签约作家,已出版多部文学作品:《重庆大轰炸纪实》(中国文史出版社再版2015年)《陪都商人》《御厨出宫》等。

精彩书评

苏轼是一个特别逗逼,特别调皮有趣的人。他至情至性,充满了生活情调。却也非常的直性子,看见什么事都想说。你不让他说出来,他可能就会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难受。准确的说,苏轼一辈子吃亏就吃亏在他这张嘴上。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我们苏轼的喜爱。

苏轼十九岁时娶了小他三岁的王弗为妻。婚后二人情深意笃,恩爱有加。少年时的苏轼特别迷恋道教,天天幻想着炼丹吃药当神仙,为人可以说是非常的不着调。

有一年冬天下大雪,院子里落满了积雪,唯独院外的一棵大柳树下非但没有落雪,反而还直冒热气,等到天晴了,地上竟然还隆起来几寸。

苏轼打量了半天,胸有成竹的对王弗说:一定是有古人在这棵大柳树下埋了丹药,我要把它发掘出来搞研究。

王弗听了叹息说:要是你妈还活着的话,她看见你这么胡闹,会作何感想。

苏轼听了,想起母亲在世时的教诲,这才作罢。

王弗去世后,苏轼在埋葬王弗的山头亲手种植了三万株松树,以寄哀思。

三万株松树,足可见苏轼的至情至性,足可见他对王弗的弄弄深情。

十年后,在密州任职的苏轼,估计是夜里睡觉时屁股没盖住,梦见了妻子王弗,醒来后写下了千古第yi的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突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目录

第一章
眉山苏氏一族
一、眉山苏氏始祖
二、苏洵娶妻攀高
三、苏门婆媳佳话


第二章
名动京师
一、成都知府荐苏
二、苏洵名震京城
三、苏轼杜撰应考
四、苏辙殿试波澜


第三章
初涉官场
一、上峰罚铜八斤
二、玉女泉水故事
三、苏辙审判道士
四、王弗苏洵撒手
五、苏轼续娶姨妹


第四章
首度被贬
一、苏辙力缓变法
二、苏轼横遭弹劾
三、巧判妓女从良
四、思弟把酒问天


第五章
诗案风波
一、湖州奏章惹事
二、御史千里逮轼
三、关押调查审讯
四、神宗皇帝断案


第六章
黄州汝州
一、租来东坡种地

二、苏轼离开黄州
三、三、苏辙连升七级
四、四、二苏再反新法


第七章
再遭贬谪
一、车盖亭案惊魂
二、杭州为官有道
三、苏辙一年三迁
四、二夫人赴黄泉
五、郎舅握手言和
六、侍妾朝云仙逝


第八章
魂归常州
一、苏辙六罪可杀
二、新妇魂散龙川
三、驿站住宿风波
四、颍昌还是常州
五、卖田援助侄儿

第九章
自有公论
一、元祐奸党石碑
二、二、不必破费买坟
三、闭门著书教孙
四、六十年后谥号
五、二苏三苏两坟

精彩书摘

三、苏辙审判道士

苏轼来陕西凤翔做官是公元1061年12月14日,四年后,公元1065年12月17日,朝廷调他回京听候分配。苏轼离开凤翔,带着妻子王弗、儿子苏迈及女佣男仆,坐着马车,冒着漫天雪花,逶迤向东返京。经过陕西华阴县休息时,他给弟弟苏辙写诗纪事,其中有“腊酒送寒催去国,东风吹雪满征衣”句,字里行间能品出他回京与父亲弟弟聚会的喜悦。凤翔到开封路途遥远,长亭短亭,一路向东,途经西安、渭南、灵宝、三门峡、洛阳、郑州。苏轼及家人到达京城开封时,冰雪初融,已是来年早春二月。
这时苏洵、苏辙及家人住在开封宜秋门西园。西园不小,住宅占地一亩,有10多间房间,有花园,园中栽有苦竹千棵,密密麻麻像芦苇。苏洵把眉山老家木头假山也运来京城,安置在屋前方型水池,进出可见。
苏轼见到父亲和弟弟分外高兴,自然有一番亲热。苏轼在凤翔做官四年,回到父亲跟前,自然得有所表示,便向弟弟苏辙打听父亲zui喜欢什么。苏辙告诉哥哥,父亲zui喜欢名画,又说京师十方净因禅院的大觉琏师,把唐代著名画家闫立本的《水官图》送给父亲。苏轼默记于心,便在京城四处打探名画出售,zui后找到四块门板雕刻,作者是唐朝著名画家、史称百代画圣的吴道子,耗资10万铜钱。苏洵见了抚摸细看,爱不释手,指着门雕说:“你们看,阳为菩萨,阴为天王,传世之宝啊!轼儿,老爸谢你了!”至此,苏洵整天端详门雕啧啧赞叹,一扫满脸阴霾。
苏辙悄悄告诉苏轼说,父亲的忧虑源于王安石。公元1061年10月,朝廷任命苏辙为秘书省校书郎兼商州军事推官。王安石这时是翰林学士、知制诰,负责为皇帝起草诰命,他不同意对苏辙的这个任命,借故拖着不起草文书。苏洵十分着急,四处托人疏通。谏官杨畋得知,为苏辙打抱不平,向仁宗皇帝极力推荐苏辙,才得到任命。苏洵原本就认为王安石是小人,现在对王安石越发不满。过了两年,王安石的母亲去世,京城士大夫前去吊唁,唯独苏洵不去,非但不去,他还写文章《辩奸论》,暗指王安石表里不一,不近人情,必将祸害天下。


苏洵这段话讲了三个问题。第yi,指责王安石表里不一,口诵孔老之言,身履夷齐之行,以颜孟自比,而实际上“阴贼险狠,与人异趣”。第二,指责王安石“不近人情”,面垢不洗,衣垢不浣,“囚首丧面而谈诗书”。第三,认为王衍、卢杞“与物浮沉”,“不学无文”,不遇“暗鄙之主”,未必会得到重任,而王安石则不同,其患未形而其名盖世,即使圣君贤相,也将“举而用之”,因此其害远远超过王衍、卢杞。
苏洵对王安石的指责相当严厉,近乎骂人,而此刻苏洵不过是八品县主簿,王安石却是当朝二品高官,相去甚远,更可见指责之厉害。苏洵写好这篇文章,给儿子苏轼、苏辙看。他们看了十分惊讶,脱口而出:哇!是不是有些过分啊!苏洵是原成都太守张方平门人,与其无话不说。苏洵又悄悄拿给张方平看。张方平素来与王安石不和,看了文章表示赞同。后来,苏洵还将此文给少数信得过的朋友看了,但没有给欧阳修看,因为欧阳修既支持苏洵,也支持王安石。慢慢地,苏洵的
《辩奸论》不胫而走,传遍京城。王安石听到这个消息大为恼火,认为苏洵太不够朋友,因而与苏洵绝交,进而累及苏轼、苏?辙。
除了王安石,苏洵还有牢骚,这边指责王安石,那边又批

评权贵韩琦。韩琦这时是山陵使,主持修建仁宗陵园,他不顾国库空虚,年度亏空1000多万贯,大兴土木,闹得鸡犬不宁。
苏洵有意见,写文章《上韩昭文论山陵》,指责韩琦违反仁宗皇帝生前勤俭节约,反对厚葬的精神,无端耗费钱财,转嫁百姓,使仁宗皇帝九泉之下替韩琦的错误背黑锅,是大逆不道。韩琦读了苏洵的文章大惊失色,碍于舆论,表面上含笑接纳苏洵部分意见,但暗地里却恨之入骨。
苏轼得知这些事情心情矛盾,既支持父亲,又为父亲担心。这时,朝廷正在考虑对苏轼、苏辙的任命。英宗皇帝素来欣赏苏轼的才华,想召苏轼进翰林院做事,征求宰相韩琦的意见。韩琦挨了苏洵批评心怀不满,不想英宗皇帝重用苏轼,就说:“苏轼才高八斗,国家栋梁之才,将来肯定会得到重用,但现在他还年轻,缺乏历练,如果骤然重用,天下学子一定会不以为然,反而影响苏轼的声誉,害了苏轼。”英宗皇帝皱眉说:“翰林不行,让他做修注官如何?”韩琦回答:“修注官与制诰官接近,不可骤然授予。皇上,不如这样吧,在朝廷馆阁中,找一个与上述职位接近的职务让苏轼做,但要考试合格才行。”英宗叹气说:“好吧。”
于是,苏轼从凤翔回到京城开封不久,即这年二月,奉命参加朝廷馆阁考试,考题有两道,一是孔子从先进论,一是春秋定天下之斜正论。苏轼入考,正襟危坐,下笔洋洋千言,一挥而就,顺利通过考试,被朝廷任命为登闻鼓院判官兼直史馆,管理接受民间冤情诉状差事和研究历史。
苏轼既然在京做官,苏辙便没了留京照顾父亲的理由。三月,朝廷任命苏辙为大名府推官。大名府在今天河北大名,距京城开封二百千米。推官管理狱讼之事,职位低于判官。苏辙没有从政经验,职务自然比哥哥低一点。三月,苏辙拜辞宰相韩琦,告别父兄,离京赴大名就任。
来到大名,苏辙照例首先拜见大名府知府王拱辰。王拱辰,开封人,18岁考中状元,历任知制诰、翰林学士、端明殿学士,后因事被弹劾,于公元1065年出任大名府知府。拜见回来,苏辙上书拜谢宰相韩琦。韩琦虽说不满苏洵,但与苏辙接触后,发现苏辙与乃父不同,稳重踏实,不苟言笑,并且能文善诗,办事能力很强,又鉴于英宗皇帝欣赏苏轼、苏辙的文章,便格外予以重视。苏辙上任不久,韩琦通知大名府,让苏辙兼任大名府路安抚总管司的机要文书事宜。路是宋朝的行政单位,管辖若干州县,相当于后来的省。路的管理机构叫安抚总管司,是大名府的上级机关。掌管机要文书,近似现代机要秘书。苏辙的兼职虽说不是提升,但毕竟是上级机关,有利于今后发?展。
苏辙初次做官,做的又是管理狱讼和机要文书的事,自然谨小慎微,诺诺行事,遇到拿不稳的事,即请示大名府知府王拱辰。苏辙遵命办理,遇到不熟悉的事,则多多请教前辈,因而就任之后与上下左右一团和气,相安无?事。
这年十一月,苏辙接手一件伤人案。原告是一个中年妇女,穿着打扮时尚,被告是一个青年道士,身穿短袍,脚穿草鞋。案由是,道士见这妇人佩戴金银珠宝独自行走,横生歹心,跟到僻静处,用手中大扇猛击妇人头部令其昏迷倒地,趁机盗取妇人东西。这时正好有路人经过,惊呼抓贼,引来四邻将其抓获,连同妇人一起送来衙门。
苏辙接到此案,心想简单,照大宋律法,伤人抢劫者死刑。于是便升堂问案,命道士如实招来。道士自恃身份特殊,花言巧语,百般抵赖。受害妇人眼泪汪汪,言之凿凿。苏辙猛拍惊堂木道:“贼道士听好了,再不招,本官大刑伺候!”道士昂首抬眼,毫不理会。苏辙怒不可遏,大声呵斥道:“来人啊,将这贼人痛打十板!”话音刚落,衙役正要动手,一旁的刑名师爷冲苏辙眨眼。苏辙愕然不解,见师爷不断眨眼,只好改口说:“你招也不招?”衙役发愣,傻眼望苏辙。道士悚然,张口欲言。苏辙说:“罢了罢了,今天审到这里,退?堂。”
苏辙退到后堂,一眼瞧见知府王拱辰正喝茶抿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为何?王拱辰笑着说:“苏判官辛苦了。我叫师爷暗示你,道士不可用刑,还是由我来审吧。”苏辙浑然不明,但不便细问,只好应诺。第二天,王拱辰审问这道士,说:“这个道士神志不清,颠疯之人,当庭释放。”苏辙在后堂听了愕然不解,等王拱辰下来便问他为何放人。王拱辰在僻静处,压低声音说了缘由。王拱辰为什么释放道士?对苏辙又说了什么?二十年后,苏辙做户部侍郎,写文章《龙川略志》揭开谜底。王拱辰对苏辙说:“我过去刚登科的时候,去拜见考官张士逊。张士逊对我说:‘拱辰,今后你若遇到处理道士犯法的案子,千万不要用刑。’”张士逊是宋朝淳化三年的进士,做官做到宰相。
原来这是老宰相张士逊的意见。现在是公元1066年,张士逊去世多年,王拱辰还铭记并执行几十年前恩师张士逊的这番吩咐,这便是规矩。至于张士逊为何这样说?王拱辰则一概不问,这便是服从。苏辙初涉官场,混沌不开,对官场规矩和服从知之甚少,但所幸天性敦厚,没有与上司王拱辰顶着干,也没有越权上告,所以在大名府相安无事。
这也是苏辙与父亲苏洵和哥哥苏轼不同之处。苏轼一到陕西凤翔就跟上司陈希亮闹矛盾,关系紧张,形如水火。苏洵来到京城便与王安石、韩琦闹矛盾,写文章批评他们,一下子就把关系弄得很僵。后来事实证明,苏辙官居副宰相,官职高于苏洵和苏轼,原因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天性敦厚。所谓性格决定命运,不能不说言之有理。苏辙的敦厚,有苏轼《和陶饮酒二十首》诗为证。


我家小冯君,天性颇醇至。清坐不饮酒,而能容我醉。
归休要相依,谢病当以次。
(小冯君:苏辙。归休:回家休息。谢病:托病谢绝。以次:今?后。)


至此,苏洵、苏轼、苏辙三父子同朝为官,同声相应,了却苏洵多年心愿。虽说他们都是低级官员,苏洵编修礼书,苏轼编修国史,苏辙做机要秘书,但他们对朝廷任用都满心喜悦,只是苏洵反对王安石,苏轼反对韩琦,喜中带涩。而苏辙因为受到韩琦重用,日渐入流,喜上加喜。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