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编辑推荐

华语世界著名作家短篇小说丛书
世界短篇小说大会组委会推荐
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获奖作家短篇小说精选

“华语短经典”精选了当代国内一线作家的短篇小说代表作,包括王安忆、苏童、毕飞宇、张抗抗、迟子建、刘庆邦、方方、张炜、李洱、赵玫、徐坤、孙甘露、路内等作家,每人一册。

首期推出八册:
云淡风轻——方方短篇小说选
巫和某某先生——赵玫短篇小说选
早安,北京——徐坤短篇小说选
水鬼——苏童短篇小说选
虚拟——毕飞宇短篇小说选
平安夜——李洱短篇小说选
信使之函——孙甘露短篇小说选
在屋顶上牧云——路内短篇小说选

内容简介

路内,2007年以长篇小说《少年巴比伦》而受到关注,被认为是当代文坛出现的非常让人惊艳的小说家,被评论家称之为中国70一代zui好的小说家之一。其文字幽默畅快,而又伤感缠绵,常常让人“微笑着读他的文字,却忍不住悲伤”。著有“追随三部曲”,《花街往事》《慈悲》等。曾获首届《人民文学》新人长篇奖,《GQ》中文版年度作家、华语文学传媒奖年度小说家。《在屋顶上牧云 路内短篇小说选(精装)》收录了路内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短篇小说8篇。

作者简介

路内,1973年生,现居上海。著有“追随三部曲”,《花街往事》《慈悲》等。曾获首届《人民文学》新人长篇奖,《GQ》中文版年度作家、华语文学传媒奖年度小说家。

目录

在屋顶上牧云
女神陷阱
不一定
阿弟,你慢慢跑
四十乌鸦鏖战记
刀臀
花街往事·胖姑结婚
花街往事·疯人之家

精彩书摘

“站在屋顶上,天气好的日子里,云是一片一片的,像蓝天上的羊群。我就变成了一个牧云的人。”

十年前,李茉沫离开了我,十年后她又回来了,但这中间相隔的时间,以及在这时间中发生的事,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她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回来时嘴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穿得也比以前称头,过去的恶习都改好了,开了一辆宝马。我问她现在有多少钱,她说,多得足以把十年的时间抵消掉。
我患有失忆症,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包括她是怎么离开我的。在没头没脑地做爱长达一周之后(住在宾馆里,吃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菜,间或去看夜场电影,做了个体检),她忽然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她以前去过,那里有助于我恢复记忆。我问她是哪里,她说:“象山的中国美院,那儿有一个现代建筑群—是建筑群哦。”我从来没去过那里,她说:“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在去象山的路上,李茉沫给我讲了一个男孩的故事。男孩从外省来参加美院的考试,可是他跑错了地方,明明是杭州象山中国美院校区,他去了宁波的象山。宁波的象山镇是著名的海鲜镇,盛产东海里出产的各类鱼虾和软体动物,男孩是从外省坐车来的,他走下长途汽车的一瞬间闻到了令人作呕的腥味,令他误以为这座小镇被此气味笼罩其中,事实上只是他不巧站在了一个海鲜馆的泔水桶边上而已。内陆地区的人对这气味很不适应。他四下里张望,没看到传说中的现代建筑群,倒是一排排的饭馆,砌了一半的民宅,丑得让人心寒。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城镇,男孩蹲在路边大声地呕吐起来。
李茉沫说:“马可·波罗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在卡尔维诺所写的《没有名字的城市》里谈到过。至于同一地名产生的谬误,可以参看村上春树的《寻羊冒险记》,牵涉到文本和现实的不兼容性。”
“吃海鲜的人会跑错路去美院吗?”
“这不会吧?”
“所以是一种单向的谬误吧?”
李茉沫开车,我坐在她身边,到杭州时已经是下午。她有点迷路,而我是路盲,宝马在钱塘江的大桥上跑了好几个来回,三度看到六合塔。那是一个阴天,七号台风即将登陆沿海地区,江水起初是明亮的,渐渐变暗,渐渐消沉,有什么东西在远处涌动。我说“看来我们得在江边过夜了。”李茉沫停车,看地图,打手机。所有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做的,我只是坐在副驾上抽烟看风景。
“中国美院有两个校区,一个在西湖边上,一个在象山。经常有人跑错地方,这可以算是双向的谬误吧?”
我无意于和她争论下去,她这个人一旦争论起来就固执得不能自拔,不过我还是嘀咕了一句:“这不能算谬误,太形而下了。”
车继续走,穿过一片山,四周苍翠如画,似乎是经过了景区,在一个头顶上过铁轨的桥洞之下还堵了几分钟,火车像急速拉上的窗帘,漫长地哗啦啦而过。再往前便是空荡荡的大道。李茉沫说这条路就对了。阴天的黄昏来得不是那么醒目,颜色如故,只是灰度的变化。美院的建筑不期然出现在眼前。李茉沫说:“这是很有名的建筑,里面绕来绕去的。你看,像不像我们小时候住的房子?”随着汽车驶近,隔着很深的树林,一尊巨大的瓦房在阴霾的天空之下缓缓站立起来,两只大鸟正从屋檐上滑翔而过。伸出头去看的时候意识到这是黄昏了,不知哪里来的尘土飞扬。
车沿着学校的围墙往前,不断有古里古怪的建筑出现在视野里,虽然看不真切,但它们在迅速移动、扭转。我看得有点失神,某种东西像曾经经历过的、遗忘的、残存的经验,说不清道不明地爬上心头。
李茉沫打方向盘,车转弯,有一辆卡车斜刺过来。我听见清脆的刹车声,这声音与强烈的震动同时到达。卡车一头撞在宝马尾部左侧,像是有人推了我一把,当时我的半个头颅都在车窗外,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