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格拉斯,在年轻时却因其超前的乐风被古典乐界拒之门外,并饱受批评家的嘲弄和乐迷的冷眼,直至年近四十凭借《沙滩上的爱因斯坦》一炮而红,世界才开始跟上他的脚步。在这本自传中,格拉斯以冷静与幽默的目光回顾了自己如何打破东西方、古典和现代音乐的界限;如何一边开出租、做水管工,一边在众人的倒彩声中坚持音乐之路;以及如何游走于交响乐、歌剧和电影配乐等不同领域并大放异彩的音乐家生涯。

作者简介

  菲利普·格拉斯(PhilipGlass1937-)美国作曲家其创作融合了西方古典音乐、摇滚乐、非洲与印度音乐的元素,作品经常是重复简短的旋律和节奏模式,同时加以缓慢渐进的变奏被称为简约音乐。
  
  龚天鹏,生于1992年,青年作曲家、钢琴家现任上海爱乐乐团驻团作曲家。2014年毕业于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作曲系,曾师从茱莉亚钢琴系主任卡普林斯基、作曲教授托马斯与作曲教授阿德勒。曾受邀为刘震云著名小说改编电影《一句顶一万句》担任作曲,曾八次获得美国作曲家协会青年作曲家奖。

精彩书评

  ★《无乐之词》读起来就像是格拉斯先生很好状态的作曲:层层推进,伴随着隐秘的感情回潮。
  ——《纽约时报》
  
  ★格拉斯是当世作曲家之中表达能力不错的一位。《无乐之词》中充满了洞见和脚踏实地的常识。在很后的章节中,格拉斯以作曲家的形式感回到了他的青春期,正是这一主题激发出了他很让人共鸣的作品。
  ——《纽约时报书评》
  
  ★音乐极简主义的关键人物?格拉斯是很早抛弃“少数族裔”音乐和西方古典音乐之间区隔的作曲家之一。而在这本回忆录中,他解释了他是如何将作曲视为一种渐进节奏序列而非线性叙事的。
  ——《纽约客》
  
  ★美国很重要的交响乐作曲家。
  ——《洛杉矶时报》

目录


第一部分
巴尔的摩
芝加哥
茱莉亚
巴黎
拉维·香卡
纳迪亚·布朗热
东游记
瑞诗凯诗一加德满都一大吉岭
托摩谷的神医
卡塔卡里一真理捍卫
四条道路

第二部分
回到纽约
早期的演出生涯
艺术与音乐
布雷顿角岛
纽约东村
《海滩上的爱因斯坦》

第三部分
歌剧
音乐与电影
坎蒂·吉尔尼根
谷克多三部曲
尾声

精彩书摘

  《无乐之词》:
  我们小时候上的那个学校里就有一些来自教友派的老师,我母亲可喜欢他们了,因为她特别欣赏有宗教信仰的人从事教育工作。当然,他们是反战争主义者,并且有非常强烈的社会意识。虽然我从来没有去过教友派的任何会议或聚会,但我起码了解一点他们所信仰的东西,因此我非常赞同也非常爱这些信仰,就跟我父母一样。他们是真心在为社会责任感而付出,并随时要与这个世界接轨。
  教友派的哲学思想始终影响着我。我自己虽然并没有想加入他们,但我把我的两个孩子都送到过教友派学校。我把他们送到了一个叫友谊神学院的地方,在二大道15街上。我喜欢这样的地方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真的有着一种独特的人生和工作的信念。比如我一直坚信社会责任感和社会改变必须以非暴力的形式实现,就是受教友派思想的影响。当人们的生活真正呈现这样的思想境界,他们的一举一动便自动促成了一个崭新大环境的崛起。
  在40年代的巴尔的摩长大的又一个典型象征就是每周六去看电影。我们一般都去连看两部,再加上一些广告和新闻短片。我们对战争的认知是从那儿开始的。我当时8岁,并且清楚地记得当德国人战败后,美国的军人进入集中营。那些被军人们拍下的照片在全美大肆播放。也没有人想到去在播放前给个警告什么的,比如警告你“以下内容可能会给您造成不适”等。在这些相片里你竟然能看到一堆堆的入骨头堆积成山。你也能直接看到骷髅。你直接从军人的双眼中看到这些场景,因为你知道他们就在摄像机后面。
  我们的犹太社区是知道当时在德国和波兰都设有屠杀营的,因为偶尔有幸运逃出来的人们会给他们写信。但这在当时的美国并不是大众共识,政府也没有宣传。二战一结束美国就立马出现了很多避难所,而我母亲则在第一时间提供了帮助。到了1946年我们家已经成了个公共避难所,让那些走投无路的幸存者住着,不管有多少人,直到他们找到新家。作为一名儿童,我当时很害怕。他们的长相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那些人骨瘦如柴,胳膊上还有文身。他们又不会讲英语,而且看上去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我只知道他们经历了很可怕的事情。我们在新闻短片里看到过那些营里是何等景象,而随后竟亲眼见到了那里幸存下来的人。
  我母亲对社会有种特殊的视野,比她周围的任何人都要深刻。其他人都没想把那些人接到家里来住,但她就是那么积极安置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欧洲难民。我们成了一个慈善家庭,收留他们,给他们地方住。母亲还创立了各种教育计划项目教他们英文,教他们生活技能,教他们自己在美国安家。我父母心怀着极其高贵的善良和爱心,并把这些品德也传给了我们。
  ……

前言/序言

  “你小子若打算跑纽约去学音乐,你就得步你亨利姨父的后尘,整天奔波,以旅馆为家。”
  这是当年我母亲艾达对我学音乐计划的回应。1957年春,也是我刚从芝加哥大学毕业不久,那天正与母亲坐在咱巴尔的摩“家中厨房的餐桌旁闲聊。
  亨利姨父是个身材完美、一口布鲁克林@口音的雪茄迷。他老婆玛塞拉姨妈(我妈的姐妹)也早在我出生前就逃离了巴尔的摩这座城。亨利姨父是个鼓手,一战结束后他从牙医学院退学,转行做了东奔西跑的音乐家。接下来的五十余年里他的身影主要游荡在全国各地的杂耍剧院、度假酒店以及各式各样的舞队里。晚年他喜欢去那个至今被誉为”甜菜带“①的卡兹奇山区域酒店演奏。我敢打赌,一直到1957年,当我已经在开始为我的未来犯愁时,他肯定还泡在那儿的某个格罗辛格酒店里演出。
  我挺喜欢亨利姨父的,他人确实不错。实话说,我妈用来吓唬我的那种”整天奔波以旅店为家“的生活毫不令我胆怯。我反而尤为期待那种充满音乐与旅行的生活——那种心灵上的冲击力将是何等震撼和愉悦!然而,几十年过去了,母亲对这种生活的预言的确验证了。因为在著这《无乐之词》时,我正在悉尼到巴黎的巡演路上,沿途看着纽约与洛杉矶如浮云一般飘过。当然,这虽然不是故事的全部,但却是十分突出的一部分。
  母亲艾达是个挺有智慧的女人。
  我年轻时是个毫无忌惮、充满好奇心、满脑子各种奇妙计划的人。那时,我已经正式开始做我至今仍在做的事情。我6岁开始学小提琴,8岁学长笛与钢琴,15岁开始作曲……而到了大学毕业时,我早已毫无耐心地想创业了——_那个从未变过的音乐之梦。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对音乐敏感至极,自始至终我都知道那就是我的路。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