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与《枕草子》并称为日本随笔文学双壁;周作人/郁达夫/席慕容/北村季吟钟爱的轻经典;

一部深刻影响中国、日本现代文人的智慧之作

★一位日本法师的处世智慧,一部影响日本文学600多年的经典之作。

于徒然之时,行无用之事。

心境宜淡泊,爱人宜曲折。

不饥、不渴、不曝于风雨,即别无所求。

★“惜身、解愁、不烦他人。”

“人心之花,未待风吹已自落。”

“何以惜光阴?止于该止处,修于当修时。”

“人生在世,得能长存久住,则生有何欢?正因变幻无常、命运难测,方显人生百味无穷。”

★《徒然草》的价值可以说是在于他的趣味性。我们读过去,时时觉得六百年前老法师的话有如昨日朋友的对谈,是件很愉快的事。——周作人

★〔精装彩插典藏版〕

内文插图精选自日本近代风景版画巨匠——吉田博画作。

内容简介

《徒然草》书名依日文原意为“无聊赖”,也可译为“排忧遣闷录”,写于日本南北朝时期。《徒然草》共243段,既有处事警语、经验感悟,又不乏奇闻逸事、四时风物。以其淡泊文字间所透露出的遁世真理而闻名于世,成为日本古典文学史上一颗璀璨明珠,是日本文学的入门经典,对包括周作人在内的后世作家产生了深远影响。

作者简介

作者:

吉田兼好,1282—1350年,日本南北朝时期(1332-1392)的歌人、随笔家。本姓卜部,居于京都之吉田,故通称吉田兼好。初事后宇多院上皇,为左兵卫尉,1324年上皇崩后在修学院出家,后行脚各处,死于伊贺,年69岁。因精通儒、佛、道学与老庄思想,文学造诣深厚,又被后世称为“兼好法师”。

译者:

王新禧,日本文化爱好以及研究者,写作十余年。翻译有日本小说《平家物语》、《雨月物语》、《春雨物语》等。

内文插画:

吉田博(1876—1950),日本近现代版画巨匠。作为日本“新版画运动”的领军人物,对日本乃至世界的版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吉田家族”在版画界享有极高声誉,创造了日本版画的传奇。

精彩书评

《徒然草》的价值可以说是在于他的趣味性。我们读过去,时时觉得六百年前老法师的话有如昨日朋友的对谈,是件很愉快的事。

——周作人

我觉得它(《徒然草》)的文调谐和有致,还是余事;思路的清明,见地的周到,也真不愧为一部足以代表东方固有思想的哲学书。

——郁达夫

今夜重读《徒然草》,兼好法师那样淡然而又冷静地描绘着他其实热烈地生活在其中的世界,美因为无常显得更美,万事因为皆难前定才能显得真实不乱。

——席慕蓉

叙四季物色,记世间人事,初无一定,而其文章优雅,思想高深,熟读深思,自知其妙。

——北村季吟

精彩书摘

序段

百无聊赖,终日于砚前枯坐,心中诸事纷繁,遂信手而书,其中或有常理难度、不可名状事,目为狂言可也。

第一段

生于此世之人,欲求实多。御门之御位固已尊崇至极,竹园生之末叶,亦非人间凡种,皆高贵无比。如摄政、关白者,列位群臣之首,自是不敢奢求;即便是跻身内廷、称为“舍人”之寻常臣子,亦不可小觑。其子孙纵然没落,而高姿雅韵不减。与之相较,稍稍逢时得志,便自大骄矜、目中无人者,由旁人冷眼观之,实不值一哂也。

世上罕有不慕法师者。然清少纳言却言:“出家者受人视若木屑”,此话确实有理。升座说法,鼓噪喧赫,仿佛炙手可热,然究其本体,又有何可取?诚如增贺圣所言,囿于沽名,有违佛祖圣教。不过虔心舍世、皈依修行者,却颇有可欣羡处。

人之所望,皆盼容颜俊美。此等人但有所言,左右俱乐闻而不厌。因其有爱敬而不多言,故使人相对终日亦无乏味之感。至于相貌堂堂、却无才德相辅者,低劣本性一朝被人识破,便是痛惋恨事了。

人品姿容本系天生,而心性却可精益求精于贤之更贤。容颜、心性俱佳者,若不学无术,又与貌丑品劣者为伍,甚至于反不如此辈而为其所制,则着实遗憾也!

男子之最可贵事,在于经书实学、善作文、通和歌、晓管弦之道,谙熟典章制度及朝廷礼仪,足以为他人楷模表率,方称上品。书法工整,笔走龙蛇而挥洒自如;音声出众,善歌精韵而切中节拍。逢人劝酒,若固辞不免,亦能推杯换盏,尽力应酬。似此等,方为好男子。

第二段

忘却上古圣代之善政,不解民间愁苦、国家凋敝,只知穷奢极欲,妄自尊大者,凡事必暗昧不明。

九条殿遗诫有云:“始自衣冠及于车马,随有用之,勿求美丽。”顺德院亦曾记禁中诸事,云:“天皇着衣,以疏简为美。”

第三段

万事皆能,独不涉风流之男子,正如玉卮无当,虽宝非用。

霜露侵衣、漂泊无定,心怀双亲训诫、忧心世人讥谤,忐忑不安、片刻无宁,以致独寝孤枕、夜不成寐。如此度日,方有趣致。

然,亦不可一味沉溺女色。须令女子知晓,己身非轻易苟合之辈,斯为上佳。

第四段

来世不可忘于心,佛道不可疏于常。吾心念此深以为然。

第五段

人逢不幸而愁闷苦恼,以致落发出家、遁入空门,实乃草率之举。何不闭门独处,似在非在,于心无杂念中安然度日,更为适宜。

显基中纳言曾云:“愿得无罪而赏配所之月。”此语吾深有同感。

前言/序言

《徒然草》抄?小引

周作人

《徒然草》是日本南北朝时代(1332—1392)的代表文学作品。著者兼好法师(1283—1350)本姓卜部,居于京都之吉田,故通称吉田兼好。初事后宇多院上皇,为左兵卫尉,1324年上皇崩后在修学院出家,后行脚各处,死于伊贺,年69岁。

今川了俊命人搜其遗稿,于伊贺得歌稿五十纸,于吉田之感神院得散文随笔,多帖壁上或写在经卷抄本的后面,编集成二卷凡二百四十三段,取开卷之语定名《徒然草》。近代学者北村季吟著疏曰《徒然草文段抄》,有这一节可以作为《徒然草》的解题:“此书大体仿清少纳言之《枕草子》,多用《源氏物语》之词。大抵用和歌辞句,而其旨趣则有说儒道者,有说老庄之道者,亦有说神道佛道者。又或记掌故仪式,正世俗之谬误,说明故实以及事物之缘起,叙四季物色,记世间人事,初无一定,而其文章优雅,思想高深,熟读深思,自知其妙。”

关于兼好人品后世议论纷纭,迄无定论。有的根据《太平记》二十一卷的记事,以为他替高师直写过情书去挑引盐冶高真的妻子,是个放荡不法的和尚;或者又说《太平记》是不可靠的书,兼好实则是高僧;又或者说他是忧国志士之遁迹空门者。这些争论我们可以不用管,只就《徒然草》上看来,他是一个文人,他的个性整个地投射在文字上面,很明了的映写出来。他的性格的确有点不统一,因为两卷里禁欲家与快乐派的思想同时并存,照普通说法不免说是矛盾,但我觉得也正是这个地方最使人感到兴趣,因为这是最有人情的,比倾向任何极端都要更自然而且更好。

《徒然草》最大的价值可以说是在于他的趣味性,卷中虽有理智的议论,但绝不是干燥冷酷的,如道学家的常态,根底里含有一种温润的情绪,随处想用趣味去观察社会万物,所以即便在教育性的文字上也富于诗的分子,我们读过去,时时觉得六百年前老法师的话有如昨日朋友的对谈,是很愉快的事。《徒然草》文章虽然是模古的,但很是自然,没有后世假古典派的那种扭捏毛病,在日本多用作古典文入门的读本中,是读者最多的文学作品之一。

(本文原刊于1925年4月刊《语丝》22期,后收入《冥土旅行》。此处有删减。)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