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编辑推荐

1.人物设定:地球少女vs星际元帅

2.相较于第1本的渴望救赎,第2本讲述更多的是成长和寻觅,搞笑之余还有一种淡淡的感伤,世上幸福的事情就是,还有人在等你。

内容简介

地球灭亡后,宛籽被莱格修斯带到伊克斯佩特星,然而她似乎带有“走到哪里,哪里就灭亡”的特殊体质,一场大乱,莱格修斯和她在茫茫宇宙中分离。

被黑洞卷入到奇异星球的宛籽,一个F级战斗渣,竟然成为尊贵的伊斯殿下的战斗伙伴?

她陪同伊斯入学,考试,战斗,潜入内部寻找莱格修斯的消息。

却发现这个俊美内向的少年在时光的洪流中竟然慢慢长成了莱格修斯的模样?

伊斯:“在你彻底放弃之前,我可以陪你寻找他。”

伊斯的眼神暗了暗。

并且战胜他。

宛籽:“可是……”

作者简介

风浅(步玲珑),言情小说家,著有现言长篇《骄心宜摘》,古代长篇《锦凰》《朕也不想太霸气》《花嫁》《江山如锦》科幻长篇《亿万年星光》等。

精彩书评

作为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亿万年星光2》的负责编辑要说:有些东西真的越看越知道其中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亚瑟的黑化、

宛籽的不得不成长、

灰叶的违背战士使命、

伊斯的放手(是放手蛮?我忘记了欸……反正剧情挺多的,就凑一个吧……)

都是因为感情。

因为想要陪着你长大,所以我忽略了需要替换新身体的时间,以至于开始病变;

因为想要在这个陌生的星球里存活到找到你,所以我用f级战斗渣渣的身躯开始成长勇敢作战;

因为想要你活下去,我愿意违背一个战士的使命,带着你在敌人的枪下逃跑;

因为你是我的战斗伙伴,所以在面临绝对死亡和渺茫的希望里,我宁愿让你去往不知明的世界,也不要抱着你的身体一起死亡。我……想让你活着……

啊……时隔俩年,很少看到这么戳心的小说了逼得我还在改红的时候就想写了书评了……

@相昱爱吃鱼——读者@责编

目录

楔子001

第一章:星光无法到达003

第二章:森林里的少年016

第三章:伊克斯学院029

第四章:第一次亲密接触045

第五章:实战测验051

第六章:奋斗吧,少年!070

第七章:看见你的存在088

第八章:达成你的心愿102

第九章:朱羽号与目的地112

第十章:坦尼桑梦魇128

第十一章:漂泊·旅途142

第十二章:猝不及防的别离155

第十三章:毁灭与希望之剑167

第十四章:愿与你同行185

第十五章:星辰尽头的故土205

第十六章:木头人219

第十七章:下雨了233

第十八章:星垂平野248

第十九章:兰多罗纳花朵271

第二十章:赫利俄斯288

第二十一章:亿万年星光299

第二十二章:致生命与荣光313

精彩书摘

楔子

帝国纪年4787年,茫茫太空中飘浮着一艘黑色的军舰。这是来自伊克斯佩特帝星的战舰破军号。它的气流防护罩已经损毁,陈旧的外壳上千疮百孔,尾端的逃生舱也已经被炮火损毁,摇摇欲坠地挂在舰体上。

“……元帅。”破军号唯一幸存的少将罗斯特,艰难地走进驾驶舱,屈身跪在驾驶舱前。

“元帅,燃料舱发生爆炸我们……可能无法按照计划返回帝国了。”

“……元帅?”罗斯特小心地上前一步,他有些害怕,因为眼前的战神就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一丝生气。破军的主帅莱格修斯此刻正静静趴在指挥椅上。他的胸口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血液正从里面汩汩流出。冷硬的脸上裂开了一道狰狞的伤口,衬得他的表情更加诡异。

“元帅?!”罗斯特终于忍不住慌张起来。指挥椅上的莱格修斯抬了抬手指,像是从久远的记忆里终于抽回了思绪:“宛籽……她还好吗?”

“她很好。”罗斯特艰涩地斟酌词语,“她……在医疗舱睡着了。”

莱格修斯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他艰难地站起了身体,缓缓向残破的破军号深处迈进。在透明的遮罩内,他的地球王妃已经安静地入睡了,苍白的脸上还留着入睡前的惊惶。她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一次变故的恐怖性,不过……应该没有想过,这将会是永别吧。

“我曾经以为地球人的一生很短暂,我可以看到你老了的样子。”莱格修斯的指尖隔空触碰她的脸。

“对不起,醒来的时候……不要害怕……”莱格修斯的身体忽然歪斜,低垂的头几乎要触碰到透明遮罩上。就这样保持着怪异的姿势好久。他终于抬起了头,混杂了太多脏污与混浊的金色眼里,却闪出微弱的光来。医疗舱本身是一个小型的飞行器,里面的燃料不足以支撑它飞回帝国,却能够随机选取一处有生命的星球。运气好的话宛籽还有生存的机会。

“准备引入预设航线,发射时间,即刻。”医疗舱缓缓沉入地面以下,几秒钟后,它被巨大的推进力发射出去,成为划过宇宙的一颗流星。经过这一次发射,破军号的能源已经彻底枯竭了,所有的照明系统瞬间失灵,整个医务室只剩下微弱的应急光芒。莱格修斯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再也无法支撑,于是慢慢地顺着舱壁坐到了地上。暗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体里不断地流淌,把地面上的一切都逐渐染透。

“宇宙很辽阔……很美。”

“你看见……星光了吗?”

第一章:星光无法到达

艾斯特公历8767年,极其普通的一天星际商队的宇宙飞船如同往常一样,缓缓降落在一颗大地色的荒凉星球上。

这颗星球叫作FQ1218,是茫茫宇宙中一颗毫不起眼的边远星球,早年这里盛产稀有的能源,吸引了很多贫民来当矿工,后来能源枯竭,这里也就成了最不起眼的乡下小星,连殖民者都对这里毫无兴趣。

直到今天,一切发生了变化。商队飞船上走下来的并不是人们熟知的运送物资的精明老头儿,而是一帮孔武有力的巨人族。巨人族们手持枪械,很快封锁了集市出入口,带头的走到惊恐的人群前面,慢条斯理地举起枪,朝着远处的一艘小型飞行器开了一枪。

顷刻间热浪席卷狂沙,飞行器在所有人眼皮底下化为灰烬。渣渣都没有剩下。带头的巨人眯起血红的眼睛喉咙底挤出嘶嘶的笑声:“我们是星际海盗船队,路过贵星球,来采集一些土特产。”

集市上的人群面面相觑,终于有人惊恐地尖叫起来。FQ1218上的能源已经枯竭了40个恒星年,这里的特产只剩下一种,原住民。艾斯特公历8767年,一帮罪恶滔天的星际海盗意外坠落在这一颗祥和的小星球上,并马上对这颗星球的原住民进行屠杀。星球上的雄性几乎被屠戮殆尽,只剩下孩童与雌性被分批押解上船,作为奴隶资源运输到遥远的星系。

茫茫宇宙中,小星球的湮灭实在是太过寻常,寻常到星际历史根本不会记录下这一笔。唯一特殊的是,在这一批被俘虏上船的奴隶中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她身穿黑色的斗篷,跟在一群智商不高的原住民身后,存在感极低,只是等上了船之后才抬起头来,朝着野火炮灰的远方深深凝望了一眼,沮丧地,叹了口气:“走到哪儿,亡星灭种到哪儿。”

宛籽啊宛籽,你还真是星际版柯南啊……

星际海盗船满载而归,FQ1218星的俘虏们被分批关押到了不同的囚牢,雌性与老人被安排在船舱奴隶室,幼崽则被分别装进了一个个笼子里,等待海盗头子的检阅。

海盗小头目手里挥舞着一根发光的鞭子,腆着巨大的肚子来回巡视:“这一片星域黑洞数量比草原上的麝香兽还要多,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儿。”

笼子里幼年的兽类呜呜作响,眼底泛起凶狠的光。小头目听见了声音,冷笑一声,手一扬,发光的鞭子就钻进了笼子里——只听见刺啦一声响,幼兽的身上冒出滚滚黑烟,它只来得及呜咽了一声,就一头撞在了笼壁上,痛苦地蜷缩起身体。

“嗷呜——”笼子里剩下的幼兽们感同身受跟着一起凄惨地嚎叫起来。

“吵死了!闭嘴!”小头目烦躁地一脚踹翻了一个笼子。很快他发现,在一片乱糟糟中有一个身影一直很安静,并没有跟着幼兽们一起崩溃嚎叫。小头目顿时起了兴致——根据经验,FQ1218上所有的物种大多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兽人族,不过也不排除偶尔有一两个特殊情况存在的可能性。

如果真是这样,那价格就……嘿嘿……

“来人,打开它。”小头目指着最角落的笼子。那个小身影听见了哆嗦了一下缩得更紧。

“出来!”海盗们打开了笼子,抓住那只不明生物,把它从笼子里扯了出来一把扯下了它身上的斗篷,终于所有人看清了它。它的个子非常小,四肢细长,脸上的五官与常见的兽人族有着明显的不同,黑色的长头发,深褐色的眼睛,一道陈年的伤口从脸颊边裂到了耳根,就像是个古怪的图腾……虽然长相外观很像虫族,仔细看来,却并不是。此时此刻,它正瞪大着圆溜溜的眼睛惊恐地看着小头目。小头目伸出自己长了鳞片的爪,勾起它的头颅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它的脸颊:“我闻到了智慧生物的气息。”

不明生物:“嗷呜,嗷呜嗷呜——汪汪汪——”

所有人:……

这时候再来装傻,不觉得太晚了吗?小崽子!小头目得意地甩鞭,心情大好:“来人,把它送到高级奴隶区。”

不明生物双手被束缚,用力地在原地挣扎扭动,发出不规律的声音。如果低级牢房配备了语言翻译器,小头目也许还有机会听懂不明生物的尖叫声是什么,可惜,他只能听见一堆没有意义的音符。他戳了戳不明生物的头颅,狰狞地咧开嘴:“你会感激我的,小家伙。”

宛籽:“啊!你这只蜥蜴人你的口水到底有没有毒啊!!太恶心了!!!”

很快,海盗带着新确认的高等智慧生物转移牢房。地球人宛籽默默跟在海盗的身后,悄悄打量着这个世界。看得出来,这艘船大概真的已经很多年了,很多零部件摇摇晃晃,船舱与船舱之间的连接处涂层剥落锈迹斑斑,一副随时能散架的样子。

宛籽轻叹一声,绝望得想要变成一颗蘑菇算了。她只记得伊克斯佩特星发生内乱,她随着莱格修斯出征,然后遇到了虫族与亚瑟的联合攻击……那时候,破军号上所有人乱作一团,有人在慌乱中把她按到了医疗舱里,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一颗废旧的星球上了。

宛籽在原地等了几天几夜,始终没有等到莱格修斯,后来她就在沙漠里晕了过去。也许……是被丢弃了吧?

大概人要倒霉起来真的能够烂穿黑洞,横跨整个宇宙吧。宛籽颓丧地跟着海盗往前走,走着走着,也不知道经过了哪一个特殊的区域,她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听懂那些海盗的对话。

蜥蜴人甲:“这一趟真是满载而归啊,头儿捞到不少高级货色呢。”

蜥蜴人乙:“那是高危货色吧,就S区21号关着的那个……它一个能抵我们全船战斗力吧?”

蜥蜴人甲:“呸!小声点,小心头儿看见了把你鳞片剥下来清理地板!”

蜥蜴人乙:“本来就是,要是不小心逃出来,啧……”

他们的声音嘶嘶哑哑的,笑起来像干裂的稻草,在寂静的船舱过道里让人毛骨悚然。宛籽依旧装作一根行走的葱,乖乖跟着他们搭乘电梯上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在一个防守森严的船舱过道上放缓了脚步。

“17、18、19、20、21……”蜥蜴人的声音哆嗦了一下,加快几步走过传说中的21号舱,一脚踹开22号舱门把宛籽推了进去,“行了,你就住这里吧!好好享受你的旅程,跟邻居相处愉快哈!”

宛籽一个踉跄跌进了牢房里,摔了个狗啃屎。舱门在她身后阖上了,紧随其后的是蜥蜴人飞快离去的脚步声。宛籽揉了揉腰茫然坐起身来,忽然隐约感受到一点不安。这里是一个单人间,要比底层的笼子好上太多,有昏暗的采光,休息的软榻,还有食物,每个单人间之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栅栏窗口,大概是为了方便邻里和睦?

等等、这是几号来着?宛籽抬起头,望向那个空洞洞的窗口。蜥蜴人说的那个东西是在那吗?宛籽咽了口口水,选择了距离它最远的角落蹲下。

她努力想要忽视那个窗口,可是越想要忽视,越忍不住在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下的错觉,那窗口内侧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道,屏住呼吸还能听见一点点微不可闻的细碎声音,就像是昆虫的翅膀飞快扇动引发的气流声。

所以……那是什么声音?不论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星际生存第一法则,绝对不要有好奇心。宛籽捂住耳朵拉过斗篷,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了起来缩到角落最深处。时间久了身体渐渐被困意席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空旷的室外走廊上忽然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一声又一声规律的“咣当——咣当——”的关闭舱门声。蜥蜴人特有的嗓音在外面嚷嚷着叫喊:“今天船长心情好,给你们加一餐,你们识相的话记得多长点肉,卖个好价钱!”

蜥蜴人的声音渐渐靠近,动作明显越来越慢,等到接近21号囚牢的时候,他们的脚步声几乎变得轻不可闻。“叩叩”很文雅的敲门声,蜥蜴人的嗓子捏得细细的:“请问尊贵的客人,您需要点心吗?”

没有人回应。蜥蜴人等了一会儿轻声细语:“啊,既然不需要,那就便宜后面那个废物了哦。”轻轻的脚步声“哒哒哒”又加快几步,过了一会儿宛籽的舱门被打开了:“便宜你了。”

蜥蜴人懒洋洋开口随手朝里面丢了东西,紧接着是一声巨大响亮的“咣当”声!

懵懂的宛籽:……

被扔进来的是两个罐头,在地上“咕噜噜”滚动着,精准地滚到了宛籽的脚下。同一时刻,宛籽的肚子非常配合地“咕咕”叫了一声。好汉不吃眼前亏。宛籽利落地把罐头捡了起来,找到了开罐的按钮。罐头盖子一开,微微的甜香弥漫开来,而且闻起来居然还不错?有点像是水蜜桃。

宛籽咽了口口水,顾不上卫生,用手抓了一把罐头里的不明物体塞进嘴巴里咀嚼——唔……吃起来、居然、也还、相当可以哎……

她吃得正高兴,丝毫没有注意到21号窗口后面露出了一双圆圆的眼睛。那双眼睛没有光泽,就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雾,在黑暗中注视着宛籽狼吞虎咽,一动也不动。

“灰叶,我也好饿……”过了好久,一个细细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宛籽一愣,茫然抬头,随即看到了窗口后面的那一双眼睛。

宛籽:“啊啊啊——”那双眼睛被吓得飞快地眨了眨,缩了回去,随即一阵噼里啪啦,21号囚牢传来一个细软的声音。

“哎呀,疼呀。”一个小女生的声音,听起来狼狈极了,像是垫着脚的东西坍塌摔了。这就是那个不小心逃出去能放倒一船海盗的高杀伤性生物?那群海盗是开玩笑吗?

“你要吃一点吗?”宛籽尴尬地问。毕竟她手上的罐头理论上来说是属于21号囚牢的。

“要。”那个软软的声音回答。好吧,友好的睦邻关系是建立统一战线的基础。宛籽把能垫脚的东西都拖到了窗口下面,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罐头举着伸过了窗口。然后,她看见一只白皙的手把罐头接了过去。那是一只跟人类非常相似的正常的手。没有鳞片,没有触手,没有黏糊糊恶心的东西。

呼,还好还好——宛籽轻轻舒了一口气,心里的防备降下了大半。

“那个……”宛籽正想开口搭讪,忽然感觉到一个冷冰冰的东西覆盖住了她的手腕,她还来不及反应,手腕上忽然传来剧痛,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整个人拽向了21号囚牢!

“啊——”宛籽痛得眼前发黑,垫脚的东西东倒西歪倒了一地,她整个身体几乎被悬挂在了窗口。

“灰叶,快放开她呀!流血啦!”那个软软的声音响起来。

“不要吃他们的食物。”另一个全然不同的声音响起,语调毫无波澜。宛籽痛得一阵阵晕眩,整个世界昏暗得如同黑夜。

柔软的声音说:“快放手呀灰叶,她快要死啦,好不容易来个能说话的邻居……”

“他们的食物也许对你的身体不好,还是吃新鲜的吧。”

还是吃新鲜的吧。

吃新鲜的吧。

新鲜……的……吧?

宛籽简直想哭出来——傻子都猜得到新鲜的食物指的是什么!

那是一场漫长的僵持。宛籽的脚尖失去了支点,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到了手臂上,剧烈的撕裂疼痛席卷了她的身体。更可怕的是她知道自己的手腕正在被什么撕咬,那种冰凉的濡湿的感觉简直让她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视野越来越昏暗,听觉却出奇地被放大。她听见遥远的地方那些蜥蜴人讲话的声音,听见自己的脚尖摩擦着金属舱壁的声音,还有21号囚牢里传来的细微的薄翅扇动声和一点点吮吸的声音……

宛籽分不清此刻的眩晕是恶心还是恐惧,她只知道自己可能就要死了。

在昏沉之际,那些被遗忘的恐怖记忆终于一下子席卷了她的身体——

莱格修斯……

宛籽喊不出声音,却清晰地看见自己记忆深处最后所见的画面:那时候破军号已经被亚瑟带领的虫族军舰击中,从医疗室显示的监控上可以看到指挥舱已经一片狼藉,地上横七竖八堆满了尸体,莱格修斯坐在破军的指挥椅上……他的身体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血液不断地从那里涌出来,就像是死了一样。

莱格修斯!她慌忙地冲出医疗室,却在路上被人按住了肩膀死死拖住。混乱中有个声音仓皇问:“宛籽殿下,您怎么在这里?这里非常危险!”

……不……我想去指挥舱……

“殿下,我们遇到了强烈的攻击,马上要进行空间跃迁,您的身体无法承受,必须进入医疗舱!”

……可是莱格修斯……

“殿下,这是元帅的愿望!请您谅解!”视野渐渐模糊,最后的记忆都像是棉花糖浸入了水里,模糊一片,什么都捕捉不住了。

然后,她醒来,在FQ1218的荒野。孤单单,一个人。黑暗中,宛籽手臂上的痛觉已经到达极致,到后来几乎麻木了。宛籽觉得自己一直浸泡在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意识。

她尝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酸痛的感觉好像钻进了每一寸骨头的缝隙里,稍微一动,连心跳都会跟着错乱成一片。

——居然没有被吃掉吗?

——等等……手!

宛籽慌乱地坐起身来,找到了自己的手,发现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她的手还在,手腕上只是留下了两个圆圆的窟窿,看起来像是牙印?

“喂,你醒了吗?”寂静中,那个软绵绵的声音又响起来。宛籽只觉得毛骨悚然,连滚带爬地离开了窗口,缩到囚牢里最远的角落。那不明生物正通过窗口注视着宛籽。她的眼眸极大,却没有什么神采,看起来就像是一种懵懂无害的生物,并没有什么攻击性。看见宛籽防备的眼神,不明生物的声音也欢快起来:“灰叶,她醒过来了,真的没有死。”

宛籽紧张地僵直了身体。果然,之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21号囚牢竟然关着两个怪物?刚才咬伤她的是另一个叫灰叶的怪物吗?那个懵懂的小天真说:“灰叶,这个邻居长得比之前的都好看。”宛籽迅速拉过斗篷,把自己全身上下裹起来。

小天真说:“灰叶,是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所以你饶了她呀?”宛籽蒙头想屏蔽: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题?高阶异形的餐后助消化聊天吗?

那个灰叶久久没有回应,可怕的寂静顿时又回来了。

过了好久,空气中传来一个没什么情绪的声音。

“不是。”

“不好吃。”

“味道臭死了。”

那个叫灰叶的怪物如是说。

谢天谢地,感谢地球血液自带的血腥味!宛籽简直想要掀开斗篷当作旗帜挥舞!牢固的牢房既然能够锁住它们,短时间内她应该是安全的了,只要不作死再靠近窗口!

短暂的狂欢之后,新的麻烦又降临了——那只软妹音的怪物一直趴在窗口观察她,无时无刻,几乎不会疲倦一样。而且她甚至还一而再再而三企图与她沟通?宛籽在心里冷笑,转了个身,用后脑勺面对窗口。

“我叫白露。”那个怪物软萌萌地说。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