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人气言情作者四十二吨甜宠暖文新作,附赠新增番外!

★这是一部天才女神重拾荣光的血泪史&精分影帝漫漫十年追爱记。文风幽默,段子横飞,简言之,帅不过三秒!

★当智商、容貌和记忆都不在,你还有什么是无可替代?

★当天鹅变身丑小鸭,公主成了灰姑娘,谁还会相信魔法棒,捧着水晶鞋等她惊艳四方?

★一切的一切,都从她跌倒在男厕所门口开始……

★天才女神江湖崛起,搭配精分影帝,演绎十年一梦的不渝深情。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软萌宠物贴纸。

内容简介

十五岁时因一张证件照而红遍网络的叶小倩,在二十岁时遭遇了一场

意外车祸。

二十五岁时,前女神叶小倩一边从椅子里拔屁股出来,一边要面对:

1.被撞坏的脑子

2.自己二百斤的体重

3.成了供职公司CEO的前男友

4.取代她成名的好姐妹白莲花

5.对她前男友垂涎已久的富二代(男)

6.看起来老实的年轻教授

7.患有严重人格分裂症的影帝

而她需要做的是:

1.找回智商

2.找回体重

3.从上面的人中找出凶手

作者简介

四十二吨:人气言情写手。文风犀利幽默,多年理科学系赋予她构架逻辑严密剧情的能力,文中突如其来的比喻和段子又尽显灵气。著有作品《女神劫》《技术流》《一千夜》,已出版小说《人若犯我》。

精彩书评

谢卿是个撞南墙也不回头的性子,所以在他心里没什么客观制约存在。一个人暗恋另外一个人久了,是会魔怔的,越是得不到越是执着。谢卿就是这种因为长久得不到反而看不到她身上的变化的人,只知道这个人他一定要得到,至于她原来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其实他也不在意,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圆满。

真正要说爱上,还要算小倩扒了他裤子以后慢慢相处,一点一点把心里的影子和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糅合在一起。小倩虽然精分,但是她两个人格对谢卿其实都是很好的。——四十二吨

许多感情,是无法用百来字叙述的,正如匆匆流年,又如何能从只言片语中便悟出期间经历?这些仅仅能从讲故事的人描写的情节中窥得一二。无疑,42是一个适合讲故事的人。她像是用低沉的嗓音,将跌宕起伏的故事推到高处,又将平淡无奇的琐事讲得抑扬顿挫。——晋江读者

如果以车祸为分水岭划开叶小倩的人生,人生如戏,那么谢卿在上部戏里是一个名字都可能没有的龙套,而在下部中他却强势插入翻身上位,恐怕是当年谁也想不到的。这便就是命运了,有迹可循,却也变幻莫测,在看似死局的位置或许峰回路转。——新浪读者

我想,真正的天才,再怎么变,那天才的本质还是在的。没有被浪费,就不会被埋没。这不是什么逆袭之路,大概就是叶小倩的重拾荣光之路。——豆瓣读者

目录

目录:

Chapter1多照照镜子,很多事情你就明白原因了

Chapter2你可以侮辱精神病,但是不能这么侮辱精神病

Chapter3你见过哪个挖煤工人因为挖煤挖得好当上煤老板的

Chapter4人生的悲哀就在于,当你想两肋插刀的时候,却只有一把刀

Chapter5有些东西是单看比较值钱,比如说钻石;有些东西是放在一起更上档次,比如说美女

Chapter6我忘了,我那么重视的东西,到了你那里,其实一钱不值

Chapter7我爱你,爱成了一种本能

Chapter8当一个人把耍流氓当成一种事业以后,你骂他流氓,和称赞一个通厕所的掏得一手好大粪是一个效果

Chapter9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依旧对我不屑一顾

Chapter10如若见你,三生有幸

Chapter11成败是评判英雄的唯一标准

Chapter12这世上没有不能被原谅的事,只有不够在乎的人

番外

精彩书摘

叶小倩走出四合大厦大门时,外面堵了能有几百号人,除了扛着器材的媒体,还有不少艳照里出现过的女星的疯狂粉丝。不但把大门堵了,连车库出口都是人。
叶小倩看着车库里刚出来的一辆车,深吸一口气,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车身砸了过去。车里的人估计也没想到这一出,下意识地一脚油门就蹿出去了。
叶小倩等车开得稍微远了点,才追在开远的车子后面吼:“谢卿你TMD别以为换了辆车老娘就认不出你了!你以为老娘不知道你要去XXX路的XXX店,你以为你的同性恋男友李洛基能替你挡?呸!”
她还没骂完,那边有反应快的媒体已经跳上一边的车子了:“快去XXX路的XXX店!”
等叶小倩事成之后深藏功与名回去的时候,谢影帝他老人家正跷着腿老老实实看杂志。叶小倩心虚地瞄了他一眼,拉起箱子。
谢卿把杂志放到一边,完全康复的半身不遂患者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箱子,低头在她耳边说:“我听说我有个同性恋男友?”
叶小倩敷衍道:“权宜之计,权宜之计。”
谢卿看了她一眼,直起身子牵过她的手,笑颜如花地说:“好计。”

事实证明,李洛基今晚真是白背了黑锅。叶小倩一番英雄救美的豪迈心情,在跟着特工似的谢卿走过一段地下通道,上了停在隔壁宏基大厦地下停车场的车里后,算是被碎成了渣渣。
狡兔三窟的谢影帝一边往后备箱里放拉杆箱,一边看边上气鼓鼓的脸,最后衷心地说:“杂志还是挺好看的。”
叶小倩把头上的帽子一摔,一脚踹在他特意换的四门轿车身上:“我还追着那车跑了五十米!”
谢影帝痛心疾首地捂了捂心口:“小倩为我跑了五十米,我竟然错过了!”
叶小倩觉得她确实早应该放弃对谢卿的治疗。
她消了消气,一转头,目光胶在车头上一刻,随即漫不经心地说:“这辆没见过啊?”
谢卿为她拉开车门,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朋友的,我的都太打眼,一开出来就得被抓着。”说完好像让她坐进一辆价值不到百万的车里是一件多么惨绝人寰的事一样,“先委屈几天。”
听到这句“朋友的”,叶小倩心里好似放下一块大石头.她乖乖坐进去,问正在给她扣安全带的谢卿:“什么朋友,对你不错啊?”
谢卿不知道她本意,只当她吃醋,一时间尾巴又翘起来了,翘完以后又有点贼兮兮:“我和她清清白白的!她车多着呢,只是顺手,顺手。”
叶小倩眯了眼,透过挡风玻璃看向右边明显被重新喷过的漆:“这车修过?”
谢卿专心开车,每天事务繁杂的影帝实在记不起到底修没修过,只能拐了话题:“胃怎么样了?”
叶小倩本来还想再问,可又不能没完没了地追问,一时有点心不在焉,随口回道:“阿离爸爸给了药,这几天好多了。”
这话说完,汽车和声控似的,速度明显提了。她拉住车顶的扶手,转头看了眼开车的。
谢卿稍抬油门,车速缓下来,半天腾出一只手来贴在她胃部,衷心地说:“那就好。”
隔着几层衣服,不知怎么的,她自胃至胸腔里竟然跟着一热。

不能出现在公众场合的谢卿将她带到了之前遇见花太太的韩国店。他依旧替叶小倩要了热茶,自己则坐在对面喝冰水。
结果这一次点菜颇为艰难,上一次过来连菜单都没看的人,这次埋头把菜单仔仔细细学习了一遍,连每道菜的重量都估算了,又把价格看到小数点以后,才慢腾腾地点了几个性价比比较高的菜。
唯一的例外是那道据说清淡的豆腐汤,他是连价钱都没看就直接点了。
叶小倩一边默默用勺子舀豆腐吃,一边看着对面可怜巴巴就着白饭吃小菜的眼下全国第一花花公子,把豆腐汤往前推了推:“怎么省成这样?”
金牛座特质爆发的谢卿没受诱惑,把汤又推回去一点:“这里价格水分太大。”
叶小倩把面前几碟也往前推了推:“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每次吃那么少,不会饿吗?”
他放下筷子,给她添了些麦茶:“我小时候,我妈带着我和我姐改嫁,继父不喜欢我们,所以我们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不敢多吃。后来,”他想了想,“后来胃就饿小了。”
叶小倩差点咬了舌头:“你还有个姐姐?”
谢卿拿起筷子,看了她一阵子,好像在比较一样:“嗯……是有个,我姐也很漂亮。”
叶小倩有点惊讶:“我从来都没见过你母亲和你姐姐。”
谢卿愣了愣,低头继续吃饭:“她们……都很忙。”
两人吃过饭出来,晚上有点凉,谢卿让她在门里等着,自己去取车。
叶小倩一边等着,一边思忖了一下怎么套出来今晚的车究竟是谁的——牌照和型号都和她从文件柜里找到的修理记录上的一样,她几乎可以肯定她今天坐的这辆,和当年撞她的,是同一辆。
等着的时候,听见外面闹起来,她推开门看过去,却见不远处围了一群人,人群中间被围着的那个,可不是说要去取车的家伙吗?
叶小倩心里一紧,看那群人的纹身就知道不是路人甲乙丙。
她离了他们大概有二十米的距离,就在她快步缩短这距离的时候,却见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个什么来,抡起来就往谢卿脑袋上砸。
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心脏丢了。

某一年九月在上海举行的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男子110米栏的比赛中,刘翔的起跑反应时间是0.155秒,排在八位选手的第二。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当时的解说,美国的阿诺德因抢跑被罚下。现在,抢跑的概念已经不是简单的“在枪响之前起跑”,凡是在枪响后0.1秒以内起跑的,说明该运动员在枪响前有预判(也就是在赌何时枪响),也算抢跑。
根据以上信息,正常人最快的反应时间也不应短于0.1秒。
而此刻叶小倩从看到对方掏出家伙,到抡起手里的提包砸过去,其反应时间,几乎算是挑战这0.1秒。
等她自己反应过来,那沉甸甸的包已经和炸弹似的砸进人群去了,而她自己也几步蹿到了一群人身后,其形象请参考金毛寻回犬追飞盘。
这一下虽然抡得不怎么好看,但胜在气势惊人,成功把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
叶小倩砸完了也有点愣,这时就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快走!”,她抬眼一看,谢卿的墨镜摔在地上,他的脸色十分难看。
她目光穿过人群,下意识地想看他胳膊腿还健在否,却见他几步冲上来,接着她胳膊上一疼。
等她反应过来,左边袖子已经被削下去一半,谢卿一只手紧紧抓着那人的手腕,另一只手去抢斧子。
他脸上的神情看着好像双十一扫货时家里忽然断网了,他一拳打在砍人者鼻子上,哑着嗓子喊:“走!”
叶小倩一傻,反应过来,她看了眼谢卿这种一对十的局势,明白她继续站在这里也就是把情况从一个人被揍变成两个人被揍。
理智是这么取舍的,可是身体却死活不动,她深吸一口气,做出很有底气的样子:“你挺一会儿,我哥和他们警队的人就在这附近吃饭,我刚才正好给他打电话了,他们马上就过来接咱们。”
那几个小混混一听,互相看了一眼,为首的一个问:“你哥是谁?哪个队的?”
叶小倩心里一虚,别说她没哥哥,就是八竿子以内勉强能打着的亲戚都和人民警察扯不上关系。
她没有办法,胡乱扯道:“我哥是王旻!特警三队的,他们队长是李志,副队长叫什么来着,姓沐好像……”
她一边编,一边在心里期望特警的人没事了不吃饭睡觉抓混混。
果然面前的几个本来要上去和谢卿搏斗的混混停了一下,带头的回身问:“特警的人你们谁认识?”
叶小倩听了这话,心里就有点底儿,她后退两步,拿起手机来装模作样道:“哥?!你们到哪了?啊?还有两个路口?哥你们快来啊,他们要把你妹夫揍残了呜呜呜呜呜……”她一边打,一边特别逼真地撒娇,对着电话那端莫名其妙的萧萧哭。
萧萧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了,扯着嗓子问:“小倩你从加州回来了?你们在哪呢?对方都是什么人?你撑一会儿!我马上叫人过去!”
叶小倩一边“呜呜呜”哭,一边说:“对,就是XXX路的喜鹊居门前,哥你们快来啊!”
话没说完被一个上来的小混混抢了电话。
那小混混拿起电话听了听,萧萧还在里面吼,他把手机一收,上去给了叶小倩一巴掌:“妈逼的贱人,骗老子!”
他这一巴掌下去,叶小倩没反应过来,谢卿眼睛都红了。一拳撂倒他面前一个人,隔着好几个人朝她过来:“小倩,我求你了,快跑!”
叶小倩人都被打傻了,眼看着那人就来抓自己,赶紧向后躲了躲。这个时候从她身后伸出一只拳头来,正打在对面人的下巴上。
她一回头,看见自己身后另外一帮人,和面前那帮一样,怎么看也不像好人。
叶小倩心里哀叹一声,这真是一顿饭引发的血案。
就在她以为玩完了的时候,却见身后出手那人朝谢卿招了招手,不好意思道:“哥们儿!对不住来晚了!俺们这就收拾了几个小逼!”
叶小倩仔细一看,才认出来这人是她第二次见谢卿时,在小胡同里收了他两千块钱的男人。
那人说完豪迈一挥手,“哥儿几个上,不用给我面子,往死里揍!”
那一瞬间叶小倩觉得东北话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语言——那浓浓的猪肉炖粉条味,那平翘舌不分的爽朗劲儿,太迷人了!
这场打斗来得快,结束得更快。五分钟后,叶小倩面前就躺了一地的人,那东北小哥把谢卿的墨镜捡起来递给他,推了推他递过去的钱:“哥们儿,这回就算了,你赶紧看看大妹子去,都怪俺们磨叽了。”说完朝着地上的人吐了口吐沫,潇洒地一挥手,“咱们走!”
叶小倩看着一伙儿人挥一挥棒子不带走一张钞票,刚想上去感谢一下,胳膊上一疼。
她一抬头,差点被面前的脸吓死。谢卿脱了外衣,手里拿了一瓶水,正在给她洗伤口,那表情痛苦得好像是他谢影帝正在产床上生孩子。
叶小倩这才发现自己左胳膊上被削了一层皮下去,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要不是谢卿替她拦了一下,她半边肩膀可能都没了。
叶小倩看着那水倒在胳膊上,变成红的流下来,这才想起个事来。
疼疼疼疼疼疼疼!真疼啊!!!!
好在叶小倩此人有着十余年面瘫经验,所以此刻尽管她已经疼得眼泪都要下来了,面上却还是没事儿似的,就是眉头稍微皱了皱。
这一皱,却皱到对面的人心里去了。谢卿在圈里混了十年,演过多少生离死别的场面,却没有一场有此刻面上的表情逼真。他一边将她破掉的袖子扯断,一边不知道到底安慰谁似的念叨:“不疼不疼,不疼不疼……”
叶小倩本以为他要骂她几句多管闲事,没想到他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话,到他处理好了把她塞进车里,嘴里仍是这句话。
谢卿替她把安全带扣好,自己却转头走了。叶小倩隔着窗子看着,见他走过去把地上刚爬起来的一个混混又是一顿揍,从那混混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来。回来的时候又顺路捡了另一个加了好几脚,对方鼻梁骨约莫是断了。
等他发动了车子,她才有点担心地:“他们知道你是谁,你下这么重的手,不怕对方报复?”
开车的人没说话,等车子驶上大路,他才残障人士克服语言障碍地说:“他们打的是……”
叶小倩心里有点不舒服,虽然说她今晚主要还是帮倒忙,但至少一颗心是好的,什么叫他们打得是?她用右手摸了摸还有点疼的脸,敢情她管个闲事就该被打?
她这厢憋了一股气,那厢却听谢卿沉沉说了后半句:“我碰都舍不得碰的东西。”
叶小倩用了整整一分零三秒,才回过味来他刚才说了些什么。
她抬头看了眼他下巴上的淤青,转头间一滴雨珠打在车窗上,七月底的一场暴雨就这样毫无预兆地突然而至,如同她心底升起的三分悸动。
叶小倩咳了咳,尽量将语气放淡:“其实也不怎么疼。”过了一会儿,她加了句,“对了,你得罪什么人了,对方下手这么狠?”
谢卿不甚在意地转了个弯,勾了勾嘴角,神秘兮兮地:“有个‘大哥’以为我睡了他姘头。”
叶小倩不说话,半天说:“那些照片,我没看。”
谢卿将车子停在医院后面,先冒雨去后备箱里取了伞,才小心翼翼将她扶出来。外面的雨下得和诺亚方舟要起航了似的,他手里的伞柄上雕着一只狼头,那把据说几百欧元的伞内侧印着繁复图案,却只遮住了一个人。
走进大门时,谢卿那做了几个小时的头发已经全部耷拉了下去。他身上没有一处干的,而叶小倩受伤的那只胳膊,却奇迹般地一点雨水都没沾着。
水里捞出来的谢卿去给她挂号,她坐在一边看着那曾经出入都前呼后拥至少百人开道的影帝,现在正老老实实在小窗口外排着队。
晚上来看病的人不多,他就算戴着墨镜,那一身气场也实在太特别,很快周围瞄向他的目光越来越多,身边的窃窃私语也多起来。
而他只是夹着伞低头在手机上按着。
过了一会儿,口袋里的电话震起来,她掏出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新消息。
谢卿:听说我是你哥的妹夫?
叶小倩瞄了他一眼,见影帝他老人家正一脸严肃玉树临风地排队,恨恨咬了咬牙,单手回道:我哥还有个妹妹叫如花。
刚回完,新消息又进来了:可是,我只喜欢你。
叶小倩盯着这条短信愣了好久的神,这就好像两个不对付的妇女正在骂架,当她打算骂对方个狗血喷头的时候,对方忽然把菜篮子一丢,握紧她的双手说:最近大米涨价了!
她又盯着这条相当于大米涨价的消息看了一会儿,才起身走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啷着一只鲜血淋漓的胳膊,踮起脚,在他嘴角边半寸啄了一口。
刚才还恣意潇洒的谢影帝当时就硬了——全身都僵硬了,他用了好半天才恢复行动能力,声音都有点发颤:“唔……”

前言/序言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