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内容简介

毛姆短篇小说精选集》收录了《雨》《舞男舞女》《逃之夭夭》《赴宴之前》《信》《简》《风筝》等23篇毛姆精彩的短篇,这些短篇都是毛姆以旁观者来讲的故事,或者借他人之口讲他人之事。

《雨》讲的是一个虔诚的传教士在“挽救”一个妓女的灵魂时,自己的灵魂被她的肉体攻破了。最后他自杀了。《舞男舞女》写了一对为了生计铤而走险的夫妇,把他人生命当做乐子的贵族,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不能让我的观众失望”,她的冷笑对抗着冷酷的世界。《简》写的是一个因为纯朴善良的天性,从而不懂华丽和风情为何物的女人,却成为上流社会的宠儿的故事。《生活的真实》讲述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对传统观念冷嘲热讽,“我认为你那位公子是天生走运的命,长远看来,这比聪明天诞和富贵天生还要强得多哪”,真是一语中的。

目录

一个五十岁的女人

一个浪漫的年轻女子

舞男舞女

逃之夭夭

生活的真相

全懂先生

内阁大臣

蒙德拉哥勋爵

蚂蚁和蚱蜢

路易斯

领事

教堂司事

患难之交

格拉斯哥来的人

赴宴之前

大班

承诺

公主与夜莺

倒闭的妓院

精彩书摘

内阁大臣

他在一间狭长的房间里接待了我,房间正对着一个沙地花园。花园里,低矮枝条上的玫瑰已经枯萎,参天古树也萧索零丁。他请我在一张方桌旁的太师椅上坐下,自己坐在我的对面,随后仆人敬上两杯花茶和美式香烟。他身材消瘦,中等个儿,有着优雅纤细的手掌。一双大而深邃忧郁的眼睛,透过金丝框眼镜望着我。他看起来像个学者或是个梦想家,笑容很亲切。他身穿一件棕色的丝质长衫,外罩一件黑色的丝绸马褂,头上戴了一顶圆顶礼帽。

“很奇怪对吧?”他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我们中国人之所以穿这种长衫,就因为三百年前,满族人是马背上的民族。”

“没那么奇怪,”我反驳道,“就好比英国赢得了滑铁卢战役的胜利,阁下应该戴圆顶礼帽。”

“你认为那是我戴礼帽的原因?”

“我能轻易证明这一点。”

我担心他因为要保持君子的翩翩风度而不向我追问如何证明,于是我斟词酌句,向他解释。

他摘下帽子,看着它微微叹息。我环顾了一番房间,地上铺着带有大朵鲜花图案的布鲁塞尔地毯,沿墙是一溜精雕细刻的黑檀木椅。墙壁上的挂画条上挂着些卷轴,上面是古代书法名家的墨宝。与这些风格迥然不同,另有一些用闪亮的金色画框框着的油画,若是在90年代,完全可以拿到英国皇家艺术院展出。房间里还有一张他用于办公的美式卷盖书桌。

他面带忧愁,同我谈起中国的现状。如今,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种文明正在被无情地摧毁。那些从欧洲和美国回来的留学生,正在践踏一代代人建立起来的东西,却拿不出新的东西来代替。他们不爱自己的国家,对于它没有一丝信仰和尊重。一座座庙宇被信徒和僧侣遗弃,逐渐衰败坍圮,不久,它们的壮美就会化为乌有,只残存于人们的记忆里。

说到这儿,他那纤细又富有贵族气派的手一摊,便把这个话题搁在一边,问我是否乐意欣赏他收藏的艺术品。我们在房间里走动起来,他领我看了一些价值连城的瓷器、青铜器,还有唐代塑像。其中一尊从河南古墓出土的马匹塑像,精致优雅,造型美观,足以同古希腊的艺术品相媲美。在他书桌旁的一张大桌子上,放着不少卷轴,他挑了其中一个,抓住卷轴的顶部让我打开它。那是一副朝代久远的山水写意画,云蒸霞蔚,山峦连绵。我欣喜地观赏着画作,他见此眼里洋溢着微笑。他把这副画放在一边,把其他的画作一副又一副地打开向我展示。不一会儿,我声称不能让他一个大忙人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但他就是不让我离开,还继续把画作一副接一副地拿出来。他是位收藏家,乐此不疲地告诉我画作属于哪个流派,哪个时代,还有画家们的趣闻轶事。

“但愿你能欣赏我这些珍贵的宝贝,”他说,一边指着装饰墙面的卷轴,“你看,这可是中国书法的最佳典范。”

“比起画,你更喜欢书法,是吗?”

“可不是嘛,书法的美更加高雅,没有华而不实的成分。但我十分理解,作为欧洲人,可能无法欣赏如此简洁而又精妙的艺术。我觉得你对中国艺术的品味有点倾向于怪诞荒唐的东西。”

他拿出了一些绘画集,我一一翻看。多么精妙绝伦的作品!凭着收藏家不同寻常的直觉,他把这绘画集放到了最后。绘画集上面是一系列花鸟画,寥寥几笔,却栩栩如生,饱含对自然的深厚情感和嬉戏玩耍的意趣,惊艳得让人忘了呼吸。挂满枝丫的李子花,鲜艳烂漫,展现了春天的所有魔力;怒竖羽毛的麻雀,透露出生命的节拍和律动。这是伟大艺术家的杰作!

“美国学者能够作出类似这样的作品吗?”他反问了一句,他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

但在我看来,最有意思的是,我一直知道他是个恶棍混蛋。他贪污腐败,软弱无能,肆无忌惮,扫除阻挡自己的一切障碍。他是搜刮民脂民膏的高手,用卑鄙的手段搜刮了大量的钱财。他虚伪,残忍,充满恶意,贪婪成性。中国之所以衰败到如此令人绝望的境地,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他却对此深感痛惜。然而,当他手握一个天青色小花瓶,手指仿佛带着一种令人着迷的温柔,忧郁的眼睛一遍遍爱抚着花瓶。他的嘴唇微微张开,仿佛要发出一声充满欲望的叹息。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