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真正比肩《冰与火之歌》系列的奇幻经典,美国IMGlobal影业2018重金投拍同名影剧。乔治·R·R·马丁、斯蒂芬·埃里克森高度评价。

★重见天日的远古邪魔,阴谋笼罩的北境之地,游走正邪的黑色佣兵……文痞佣兵笔下的“真实史诗”,更耐人寻味的世界观,更欲罢不能的叙事风,黑色硬奇幻鼻祖开山之作,佣兵题材先河巨著。

★世界奇幻文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格伦·库克畅销全球三十年殿堂级作品终、于、全引进,GOODREADS七万条4.0分好评,龙骑士城堡奇幻论坛、龙的天空论坛、奇幻贴吧千万书迷翘首以盼太多年。

★大咖画手担当制作,马骁刘勇军翻译大佬组队,品质装帧+超值定价,单本400页上下的故事,情节紧凑,绝无冷场。

内容简介

小人物,大历史,书写不一样的阴谋与宿命。

如果你有勇气翻开我们的历史,记住,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正义或是邪恶。

小人物,大历史,书写不一样的阴谋与宿命。

如果你有勇气翻开我们的历史,记住,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正义或是邪恶。

卷一《黑色佣兵团》

晴天里一个霹雳击中绿玉城郊外邪兽墓,削去半边符文——

怪雨天降石雕泣血飞鹰逃窜青藤枯萎,接二连三的异相将原本暴动不断的南方港城一步步推向内战深渊,受雇驻守的黑色佣兵团眼见将同当权雇主葬身此地,一艘诡异的黑色巨船悄然而至,船上,来自北方的神秘使节向佣兵团伸出邀约之手:他想雇用兵团前往北境——这,本该是根救命稻草。但当数千佣兵踏上甲板,以为躲过命中大劫,却发现新雇主与封印在北方大坟茔的古老邪魔——帝王与夫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征兆的彗星爬上苍穹,远古的邪恶已重见天日,黑色佣兵团的命运随船启航,驶向那不可知的北境……

卷二《暗影徘徊》

在帝国西北边境的海岸线上,蜷缩着一座鲜为人知、终年严寒的小城。城郊,南北高陵之上,两座森森城堡相视而立。南边,杜雷特尔,当地公爵的世袭所有,俯瞰小城的朝拜中心——围场和墓窟。北边,人称黑堡,起初,只是死人身旁一块不起眼的石子。数百年来,挣扎求生的城民一直无视怪石的存在与异变。但猛然疯长的黑堡终于还是勾起了人们的注意,流言蜚语开始在贫民区蔓延。

与此同时,帝国另一角,受雇于统治者的黑色佣兵团正埋首四处清剿叛军,谁也没有料到,新的任务即将牵引他们和威胁到兵团存亡的危险人物再度重逢。

然而,在那片日益高耸的暗影之下,还有更加可怕的力量在徘徊等候命运的到来……

卷三《白玫瑰》

惶悚平原,北境噩梦之地。

说话的巨石、飞行的鲸鱼、行走的树木,连同其他奇怪隐秘的智慧生物,在这片风雷肆虐、珊瑚寄生的茫茫荒漠,过着与世隔绝的悠悠岁月。弱者来,看到死亡丛生;强者来,看到生机四伏。死生之间,黑色佣兵团和“新雇主”蛰伏于地堡,转眼已是六年。人数骤减的兵团,一面借助密探眼线对帝国军队保持着零散流动的小范围打击,一面试图破解藏在古老文献中能让他们一举得胜的惊天机密。一切从长计议,谨慎而耐心。

直到一日,陌生的信使送来一件没有署名的油布包裹,信件的内容竟然有关复活夫人的主谋——大法师波曼兹。而此时,夫人的爪牙也已延伸至惶悚平原。

彗星坠落在即,纤弱的白玫瑰能否抵御来势汹汹的战火,匍匐伺机的命运究竟有着几副面孔……

作者简介

格伦·库克

美国著名幻想文学家。1944年生于美国纽约,七年级时即开始写作奇幻与科幻作品。他的作品涉及科幻、奇幻和侦探三大领域,其中“黑色佣兵团”系列获得多项奇幻文学大奖。

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成员,库克写作《黑色佣兵团》时将军事写实风与史诗奇幻相结合,让压抑的背景世界搭配放荡不羁的佣兵组织,弹奏出一曲苍凉豪迈的悲歌。该系列已有十部长篇和两部短篇问世,被评为“曾遭埋没的奇幻经典作品。”当红作家斯蒂芬·埃里克森更宣称,没有“黑色佣兵团”系列,就不可能有他的《玛拉兹英灵录》。

精彩书评

曾遭埋没的奇幻经典。

——乔治·R·R·马丁

没有“黑色佣兵团”系列,就不可能有我的《马拉兹英灵录》。

——斯蒂芬·埃里克森

目录

黑色佣兵团(卷一)

第一章使节/001

第二章渡鸦/045

第三章耙子/103

第四章私语/151

第五章铁汉/209

第六章夫人/251

……

暗影徘徊(卷二)

第一章杜松城/001

第二章刺探军情/002

第三章杜松城:铁百合/004

……

白玫瑰(卷三)

第一章惶悚平原/001

第二章惶悚平原/005

第三章昔日往事/010

……

精彩书摘

团长盯着众人。我们互相依靠着站在他桌前,独眼还不时爆出一阵傻笑。就连副团长都无法保持严肃。“他们喝醉了。”团长对他说。

“我们醉了,”独眼说,“我们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醉了。”

副团长捅了捅他的腰眼。

“坐下,伙计们。既然到了这儿,都给我精神点。”

从社会地位角度来看,这座华贵入时的花园比我们刚才造访的小店高出不止十万八千里。就连这儿的妓女都有贵族头衔。树木和园林景观把花园巧妙地分隔成诸多半隐秘空间。这里有亭台小榭、石道池塘,空气中弥漫着扑鼻花香。

“对我们来说有点奢侈。”我评说道。

“什么情况?”副团长问道。其余人等晃晃悠悠地各自坐好。

团长挑了一张大石桌,周围足可以坐二十人,“咱们是客人,就应该有客人的样子。”他捏弄着胸前的徽章,这东西标志着他受到搜魂保护。我们每人都有一枚,但很少戴出来。团长这是在暗示我们改正这个毛病。

“咱们是劫将的客人?”我压抑着直往上泛的酒劲儿。这件事应该写进编年史。

“不。徽章是戴给别人看的。”他抬手往周围一比。这里所有人都戴着徽章,表明自己是某位劫将的盟友。我认出了几个:狼嚎、夜游神、风暴使、瘸子。

“招待咱们的主人想加入佣兵团。”

“他想加入黑色佣兵团?”独眼问道,“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募到新血了。

团长笑着耸耸肩,“曾几何时,有位巫医就这么干了。”

独眼嘟嘟囔囔地说:“他没有一天不后悔的。”

“那他怎么还在这儿?”我问。

独眼没搭茬。从没有人离开佣兵团,除非是躺着出去。团队就是我们的家。

“这个人怎么样?”副团长问道。

团长闭上双眼,“不同寻常。是个可造之才,我喜欢。不过你们还是自己判断吧。他来了。”团长说着,指了指一个在花园中左顾右盼的人。

他身着破破烂烂的灰色衣裤,补丁摞着补丁;中等个儿,肤色黝黑,身材瘦削,隐隐透着俊秀。我猜他大概三十岁。他并不起眼……

这么说不准确。等你多看两眼就会发觉他有种很醒目的感觉。一股英气,面无表情的派头,还有举手投足的气度。富丽堂皇的花园没有把他震住。

周围的人纷纷抛来白眼,皱起鼻子。他们看不到人,只看到一身破衣烂衫。我能感到他们心生厌恶。让我们进来已经够糟,现在连捡垃圾的都来了。

一名衣着考究的侍者觉得他肯定是进错了门,想领他赶紧出去。

那人朝我们走来,同侍者擦身而过,完全当他不存在。他走起路来有点僵硬,并不顺畅,说明不久前受过伤,还没完全养好。

“团长?”

“下午好。请坐吧。”

一位胖大将军从一群高级军官和窈窕少女中抽身出来。他朝我们走了两步,又站住不动,显然是忍不住想要表明心中的鄙夷。

我认得这个人。贾雷纳大人。在军中爬得很高,地位仅次于十劫将。他脸涨得通红,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我不知道团长是否看在眼里,反正他没有表现出来。

“先生们,这位是……渡鸦。他想加入我们。渡鸦不是他的真名。这无所谓。你们谁不撒谎。自我介绍一下,有什么话就问吧。”

这位渡鸦颇有几分古怪。我们显然是他的宾客。看他的风度气质不像街上的乞丐,但那副鬼模样却跟叫花子相差仿佛。

贾雷纳大人呼哧带喘地走了过来。瞧他那猪头猪脑的样子,我真想把他们用在部队上的手段挑一半让他尝尝。

贾雷纳皱着眉头,冲团长怒目而视。“先生,”贾雷纳喘着气说,“凭你们的身份背景,我等不能把你们拒之门外,但是……花园仅供上流人士游赏。两百年来莫不如此。我们不欢迎……”

团长挤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柔声答道:“我只是客人,尊敬的将军。如果您不喜欢我,还是跟招待我的主人抱怨吧。”他说着指指渡鸦。

“先生……”贾雷纳半转过身刚要发话,忽然惊得目瞪口呆,“是你!”

渡鸦盯着贾雷纳,身上纹丝不动,眼皮都不眨一下。胖子的红脸膛儿变得煞白,他几乎用哀求的目光瞥了同伴们一眼,旋即又看看渡鸦,看看团长;那张嘴巴始终没能吐出半个字眼。

团长把手伸向渡鸦。他接过搜魂的徽章,别在自己胸前。

贾雷纳脸色更白,一步步退了回去。

“似乎是你的熟人。”队长说道。

“他以为我死了。”

贾雷纳回到同伴身边,急匆匆地嘀咕两句,冲我们指指点点。脸色惨白的人们望向这边,彼此争论片刻,随即一同逃出花园。

渡鸦没做任何解释,只是说:“咱们可以谈正事儿了吗?”

“可否方便帮我开开窍,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团长换上了危险的柔声细语。

“不。”

“最好重新考虑一下。你可能危及整个团队。”

“不可能。只是件私事。我会把它留在身后。”

团长思忖片刻,他素来不喜欢无缘无故对别人的过去寻根问底,但这次并非无缘无故,“怎么把它留在身后?你显然跟贾雷纳有些瓜葛。”

“跟贾雷纳无关,是他的一些朋友。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会在加入你们之前把它解决掉。有五个人要死,然后这些旧账便一笔勾销。”

听来很有意思。啊,充满神秘和阴谋的气息、欺骗和复仇的味道。一段好故事的戏肉。“我叫碎嘴。你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肯跟大家分享这个故事吗?”

渡鸦转头看着我,显然正极力控制自己,“这是私事,是旧账,而且很不体面。我不想跟外人提起。”

独眼说:“这样的话,我不能投票收你入伙。”

两男一女沿石板路走了过去,在贾雷纳那伙人刚才所站的地方驻足片刻,环顾四周。迟到的?我眼见他们吃了一惊,开始小声商量。

老艾支持独眼,副团长也是。

“碎嘴?”团长问道。

我投了赞成票。我闻到谜团的味道,不想轻易把它放走。

团长对渡鸦说:“我多少知道一点,所以支持独眼的决定。只是为佣兵团着想。我很想收你入团,但是……在我们离开之前把它摆平。”

迟到的三人冲我们走来,一个个摆出眼高于顶的派头,但还是决定问清楚同伴们跑到哪儿去了。

“你们什么时候上路?”渡鸦问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明天。日出时。”

“什么?”我问。

“等会儿,”独眼说,“这样就定下来了?”

就连从不废话的副团长也说:“咱们不是还有几周时间吗?”他刚刚找到一位女性朋友,自打我认识他以来,这可是头一遭。

团长耸耸肩,“他们需要咱们北上。瘸子在迪尔的要塞被一个叫耙子的叛军攻占了。”

那三个人走到我们跟前。其中一个男的问道:“刚才在山茶花室的那些人到哪儿去了?”话里透着烦躁,带有鼻音,散发出傲慢和轻蔑的臭气。我只觉火往上冒。自从加入黑色佣兵团,我从没听到过这种腔调。绿玉城的人从不会这么说话。

我心中暗道,猫眼石城不了解黑色佣兵团。还不了解,真的。

渡鸦听到这个声音,就好像后脑勺挨了一闷棍。他浑身僵直,眼中寒光乍起。一丝笑容忽然出现在眼角。这可是我平生所见最恶毒的微笑了。

团长轻声说道:“我总算明白贾雷纳为什么突然闹胃病了。”

我们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被那即将登场的惨剧震慑。渡鸦缓缓转过身去,站了起来。那些人看到了他的脸。

傲慢腔登时哑口无言。另一个男的开始发抖。而那女人张大嘴巴,却一点声音也没挤出来。

我不知道渡鸦的刀是从哪儿掏出来的。这一幕快得肉眼难辨。傲慢腔喉头鲜血直冒。他的朋友胸口多了把刀。渡鸦左手正捏着女人的脖子。

“不要。求你了,”她有气无力地低声哀求,但似乎不指望得到宽恕。

渡鸦手上加力,逼她跪在地上。女人面容发紫,脸庞肿胀,舌头都吐了出来。她抓住渡鸦的腕子,身子猛地一抖。渡鸦把她揪了起来,瞪着她的双眸,直到那两眼翻白。女人浑身一软,又打了个哆嗦,就此丧命。

渡鸦猛地抽回左臂,盯着僵直颤抖的手掌,脸色白得吓人,最终浑身颤抖起来。

“碎嘴!”队长喝道,“你不号称是医生吗?”

“对。”人们从震撼中苏醒。整座花园的人都看着我们。我检查了傲慢腔,死得透心凉。他的伙伴也没气了。我转去看那女人。

渡鸦跪下身,握住女人的左手。他眼中噙着泪花,摘下一枚金质婚戒,揣在兜里。虽说女人身上一派珠光宝气,但他只拿了那个戒指。

我隔着尸体跟他对视一眼。渡鸦眸子里又射出寒光,像是在看我敢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想。

“我不想表现得歇斯底里,”独眼抱怨道,“但咱们干吗不赶快扯乎?”

“说得好。”老艾说着拔腿就走。

“快走!”团长冲我吼道。他抓住渡鸦的胳膊。我连忙跟上队伍。

渡鸦说:“我会在黎明前摆平自己的私事。”

团长扭头看了一眼,只说了句:“好。”

我觉得他能办到。

但我们离开猫眼石城时,渡鸦没有出现。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