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阅文集团重量级作家凤炅年度巨献。

◎初见时,她为求活命缠上他;再见时,她出手相救于他。一是个天煞帝星,一个是天命凤主。

◎天医凤九的旷世热血传奇史诗,剑挑群雄震苍穹,名扬四海惊天地!一朝风云骤起,群雄争霸,且看凤九如何一袭红衣惊天下!

◎网络原名《天医凤九》,云起书院火热连载中。

内容简介

初见时,她为求活命缠上他;再见时,她出手相救于他。

一是个天煞帝星,一个是天命凤主。他灼灼情意,她步步远离。

他说:“凤九,本君此生对你不会放手,你终将会是我的妻!”

天医凤九的旷世热血传奇史诗,剑挑群雄震苍穹,名扬四海惊天地!

一朝风云骤起,群雄争霸,且看凤九如何一袭红衣惊天下!

作者简介

凤炅,阅文集团大神作家,祖籍潮汕揭阳,居于依山临海的鹏城。其作品文风自成一格,擅长抓住人物形态描写,笔下人物分明,情节出其不意,扣人心弦。

精彩书评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我要守护的只有一人。

我若为圣子,不为天下苍生,更不为世间众人,只遵心而行,随性而为。此生,我因你而生,为你而死,无怨无悔。

-------------漠雪

羡慕凤九与轩辕墨泽之间的爱情,也心疼陌尘的默默守护。他们的之间的每一件事情都好像身临其境,会因为剧情的发展而激动、高兴、伤心,甚至哭,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笑出声。那样好的文笔,那样清晰的思路,我觉得爱上这《至尊女医(上中下)》一点都不后悔,所以我会一直追下去,爱凤九更爱作者。

---------------闹他心

无意间看到这《至尊女医(上中下)》,一开始认为肯定也是千篇一律,女主重生,遇见强大的男主然后各种吊炸天,各种牛,可是我错了,越看越觉得这《至尊女医(上中下)》的情节真的是扣人心弦,凤九的洒脱,阎主的闷骚加腹黑,对情敌的小醋意,还有关关的妹控,都深深的吸引着我,情节不啰嗦,一环扣一环,让人忍不住去猜,却又猜不到下文会是什么,打破了写书的千篇一律,很是值得期待。

----------------璃茉妖妖

目录

"

上册

第一章初相遇001

第二章天现异象027

第三章奇遇拜师054

第四章黑市卖药081

第五章桃花坞相遇109

第六章自请出族137

第七章首言退亲163

第八章揭破身份189

第九章执掌凤令216

第十章阎主吃醋243

中册

第十一章逃出269

第十二章真假鬼医297

第十三章阎主傲骄324

第十四章丹成引雷351

第十五章命悬一线377

第十六章九伏林遇险403

第十七章老太爷失踪428

第十八章青腾太子到454

第十九章一定要得到480

第二十章本君的女人505

下册

第二十一章改朝换代531

第二十二章凤凰皇朝556

第二十三章深情难拒581

第二十四章不会放手606

第二十五章送聘迎亲632

第二十六章十年之约658

第二十七章上古青莲683

第二十八章星云学院708

第二十九章凤九其人733

第三十章帝都再见758

精彩书摘

"

第一章初相遇

耀日国,云月城。

青山叠叠与云雾相缠绕着,山林中茂盛树木在轻风中摇曳,这晨起的山林显得是那样清幽雅静……

然,就在这偏僻无人的山林深处,此时却上演着残忍而血腥的一幕。

一名穿着上等绸缎的少女此时被两名精壮的汉子反扭着手臂按跪在地上,奄奄一息地垂着脑袋,凌乱的发丝垂落脸颊却很快被脸上渗出的鲜血浸湿,鲜血一滴滴顺着她的下巴滴落地面,渗入泥土。

气息极弱的少女在听到脚步声走近时,咬着牙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血迹斑斑的脸,那是一张被毁了容的脸,脸上的皮肤生生被刀刃划开,血肉模糊,十分骇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少女的声音有气无力地传出,强撑着因失血过多而产生的眩晕,紧紧盯着那用轻纱遮着脸、身段极为优美的女子。

那看不见容颜的女子一袭淡蓝色水云裙,腰间同色的流苏垂落着,随着她轻盈的步伐而轻轻摆动,煞是好看。

她在那被按跪在地上的少女面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地睨着此时容颜被废的少女,美眸弯弯带着笑意:“我是凤清歌,护国公府的大小姐,威武大将军凤萧的掌上明珠,凤家卫的少主,凤家未来的继承人,同时,还是耀日国天之骄子三王爷的未婚妻。”

熟悉的声音以及面前女子所说的话,让少女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你!你到底是谁?我才是凤清歌!我才是凤清歌!”女子纤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形成,她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一揭,遮着容颜的面纱轻轻落下,一张绝美中带着清雅的容颜便这样映入地上少女眼里,当看到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容颜时,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女子睨着地上面容骇人的少女,声音带着无限的期待与难抑的兴奋:“凤清歌,从今天起我将取代你的身份、你的位置,理所当然地拥有你的一切,而你……”声音一顿,她低笑着,“以你的聪慧,不如想想我会怎么对付你?”

听着眼前之人原本的声音传出,凤清歌身体一颤,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她:“若、若云?你、你是苏若云!”

苏若云,一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孤儿,是她把大街上的苏若云带回了护国公府,是她把苏若云留在身边为伴,她一直以为苏若云是她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是她视为亲人的姐妹……

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毁她容颜之人,想要夺取她的身份地位的人,竟然是苏若云……

“为什么?我待你那样好,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被背叛的感觉心如刀割般痛,凤清歌想到自己的容颜被毁,身份将被取代,而这将无人知晓,恨意不由得袭上心头。

“为什么?呵,当然是为了你所拥有的一切,视你如珠的爷爷和父亲、爱你入骨的天之骄子,不过……”她美眸弯弯一笑地看着地上的凤清歌,“这一切,都将是我的了,爷爷和父亲的疼爱与宠溺、慕容哥哥的温柔与深情,都将是我的。”

满意地看着地上凤清歌那备受打击的崩溃模样,苏若云并没有就这样停下,而是继续道:“本来为免夜长梦多我应该立刻杀了你,毁尸灭迹让人找不到你的存在,不过,呵呵……”

听着那透着阴狠的笑意,凤清歌心头一颤,便听苏若云那如恶魔般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可知,我为何独独让人毁了你的绝美容颜,却不损你身上雪白的肌肤?”苏若云微蹲下身,面对面地看着凤清歌,“那是因为我要将你卖到那种最下贱的地方去,那种供男人玩乐的地方,相信就算你是容颜被毁面容如鬼,就这一身冰肌玉肤也一定会有不少人喜欢,你说呢?”

“不用这样看着我,你的容颜已毁,就算你说你是护国公府的大小姐也不会有人相信,人们只会说你是个疯子,至于逃?呵,以你区区武者二段的实力实在是不够看。”说话间,苏若云塞了一枚药进凤清歌的嘴里,轻笑着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的裙子说着,“七天,七天后就算你没被玩死,你也会毒发身亡。”

凤清歌咬着牙,嘶喊着:“苏若云,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呵,做人你都玩不过我,成了鬼就更不是我的对手。”苏若云冷笑着,吩咐道,“将人带走,辗转卖了不要落下线索,最好将接手之人灭口。”

“是!”那两名精壮的汉子恭敬地应着,手掌劈落,将奄奄一息的凤清歌扛在肩上几个纵跃便消失在林中。

一直站在苏若云身后的一名黑衣中年男子此时上前一步:“小姐,时间不早了,是否要先行回府?”

“嗯,是要回去了。”苏若云露出一抹温柔的笑,看着天空轻声说道,“从这一刻起,我便是凤清歌,凤清歌便是我。”

两天后的夜里,大朗镇,天香楼

当闻到一股清香,昏迷着的凤清歌缓缓地睁开眼睛,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啧啧称奇的声音以及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正被一双手触摸着,惊得她尖叫一声,翻身便滚下了床。

“嘿嘿,醒了?醒了正好,爷办事可不喜欢死鱼,爷就喜欢泼辣带劲的,那才够味。”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猥琐男子双眼色眯眯地盯着滚落地面缩到一旁的凤清歌,眼中尽是兴奋之色,“真没想到今晚居然给我弄来了这么一个好货色,虽然是毁了容的,不过就这身冰肌玉肤,啧啧,可不输给一些世家小姐。”

凤清歌往后缩着,眼中有着难掩的惊慌:“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她猛地站起身便往房门处跑去,却在跑了两步后被那男子搂住。

“想跑?嘿嘿,进了这房,你以为你跑得掉吗?来吧!让爷好好瞧瞧你这身雪滑的肌肤。”男子兴奋地笑着,手一撕,便将她身上那轻薄的衣衫袖子撕裂开来,一条雪臂顿时映入那男人的眼中,让他眼中浮起炙热的兴奋光芒。

“啊!”凤清歌尖叫着,因被那男子搂住的恶心感让她身上鸡皮疙瘩浮起,手在推挡时摸到男子腰间的一把匕首,她想也不想地拔出匕首便朝男子的心脏处刺去。

“嘶!贱人!”男子色心上头,一时闪避不及胸前被划出一道血痕,痛得他挥手便将凤清歌甩出。

“啊!”

砰!

脑袋撞向床角,鲜血如泉般涌出,凤清歌尝试着想站起来,却摇晃两下后倒向地面,昏死过去……

“该死的!”男人看了自己胸口渗出的鲜血一眼,气不打一处来,发狠地上前朝她腹部又踹了一脚,怒骂着,“起来,别给老子装死!”说话间他伸手往她衣襟上一拉,将人提起拖着便丢向大床。

头部的剧痛以及腹间的痛意让原本昏死过去的凤清歌眉头微皱起来,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哭泣,吵得她心头一阵烦躁:“闭嘴!”

一声冷喝出口,凤清歌睁开眼睛的同时眉头不禁紧紧拧起,脑海中确实有个声音在哭泣,而眼前还有一个脱得只剩下一条底裤的猥琐男人正一脸淫邪地盯着她。

视线掠过那猥琐男人令人恶心的身体,凤清歌看向这古香古色的房间,嘴唇不由得抿成一条线。

而脑海中,那哭泣的声音自她冷喝出声后,便似乎怔住了一般,竟也停了下来。

“哼!知道装死没用了是吧?还是乖乖陪爷好好玩玩,要不然,爷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说着那人便如饿狼扑食般朝坐在床上的凤清歌扑去。

“找死!”凤清歌一脸嫌弃地冷哼一声,屈膝抬脚一伸朝将那扑上来的猥琐男子踹了出去。

砰!

那猥琐男人冷不防被踹了一脚,整个人如同蛤蟆般趴倒在地闷哼了一声。他回过神来迅速起身,怒瞪着坐在床边的女子握着拳头便挥上去:“臭女人!敢踹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

只是,让他错愕的是,挥出去的拳头却被她接住,也不知她用的什么手法扣住他的手后往下一折,只听骨头断裂的咔嚓声响起,痛得他脸色一白惨叫声本能地发出,一双冰凉的手却扣住了他的喉咙,咔嚓声骤然传出,他脑门一歪,双眼暴睁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至死,连叫都没能叫出声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房间归于寂静,静得连根针掉落地面都能听见。

而此时,坐在床上的少女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看了看,眉头轻挑,一抹带着几分邪气的笑浮现于她的唇边,只是,她的这抹邪气的笑容配上那张被毁的容颜,怎么看着都觉得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也许是那死去的男人先有交代,不论什么房间发出什么动静都不必进来,因此,守在外面的两名汉子虽听见里面撞击摔打的声音,想着应该是那男子在凌虐那少女,于是都没在意。

床上的少女走到菱花镜前坐下,看着镜中倒映出来的那张可怕容颜,眼睛微眯,手指轻轻地在梳妆台的桌面上敲打着,发出细细的叩叩声。

“说吧!你是谁?”她看着镜子,似自言自语。

就在她的声音落下后,她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带着哭泣地传出:“我是凤清歌,你又是谁?”

“凤九。”她开口说着,“你应该已经死了吧?留下一缕残念在我脑海里做什么?”

“我不甘心!我恨!苏若云,苏若云害得我好惨……”哭泣的声音带着愤恨地在凤九的脑海中回荡。

凤九沉默着,好半晌没开口,只听着脑海中那个声音哭泣着,一声声的不甘与愤恨从脑海中传至她的心头,竟让她也有了一股不属于她的愤然感觉。

“先别哭,把事情跟我说一下吧!”凤九拧着眉头说着,暗忖:若不是想弄清脑海里这缕幽魂以及眼下的情况,她估计早走了,也不会坐在这里听着那人哭喊不停。

脑海里的声音一顿,又细细地抽泣起来,凤清歌并没有将事情跟凤九细说,因为聪慧如她知道此时怎么做才对她最好,因此道:“我已经死了,这身体也成你的了,凤九,我只求你两件事,一是,我要苏若云生不如死!一刀杀了她不能解我心头之恨,只有她生不如死地受尽折磨方能解我心头恨意!”

她的声音有着浓浓的恨意,到了这一刻,凤清歌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挽回什么,想要的就是那个将她害成这样的苏若云生不如死!

凤九挑了挑眉头,没有开口,只是勾了勾嘴角,带着几分似笑非笑。

这时,仿佛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一般,凤清歌再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身份,但从你刚才的冷静应对以及身上的那份从容来看,我相信你绝对不是普通人,至少不会像我这样傻,落得被人夺了身份害了命的下场。”

闻言,凤九目光微闪,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道:“说吧!第二件事是什么。”

听到这话,凤清歌知道她是答应了,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声音有几分黯然与悲伤:“我的亲人待人很好,视我如手心之宝,我希望你可以代替我好好照顾他们,不要让他们知道、知道我已经不在了……”

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着,叩叩叩的声音细细的,却让凤清歌一颗心提了起来。她无法知道凤九的心思,但别无他法的她不希望从凤九口中听到拒绝,因此道:“我将我的所有记忆留给你,这样你就能知道所有事情的发生。凤九,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凤九只觉脑海里那声音落下之时,脑袋忽地疼了一下,像是被人强行塞进了什么一般,她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承受着那一股疼痛,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而她的脑海中,也多了许多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

也许是因为凤清歌的记忆与她的融合在一起,因此,当脑海中划过容颜被毁的那一幕时,她甚至有些感同身受,好像承受着那刀划之痛的人便是她一样。

“苏若云吗?呵呵,有意思。”脑海中记忆的融合,也让她了解到自己眼下的处境与各方面的事情,因此,她站起身来到那死去的男子身边,从他脱下的衣物中将值钱的东西搜刮一空。

自己身上的衣裙一边袖子被撕,衣襟处也被撕破,她便直接将裙子的里布撕下一块遮住容颜。眼下这被毁的容颜太过引人注目,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悄然无声,做到不引人注目。

只可惜,她找遍了这房间也没一件可以穿的衣服,至于那男子的衣服,在她看来实在是太脏了,不能穿。

想到这里本是寻欢作乐之地,于是,她将另一边的袖子也撕去,露出雪白如藕的双臂,又将衣裙处理了一下,变成抹胸裙,目光落在床帐的轻纱上,伸手一扯往身上一披从后面窗口离开……

稳稳落地后凤九查看四周见只有前面有路可走,便混进前面院子那些调笑的女子当中,正当她移步将要离开时,一声尖叫骤然响起。

“啊!杀人了!”

事情败露了!跑!

这是凤九的第一个反应,而她也确实拔腿就往外跑去,可谁知眼前一道寒光闪过,那森寒嗜血的气息分明就是骇人的杀气,看着那道寒光朝她这边而来,凤九想也不想地抱头蹲了下去。

“啊……”

凌厉的剑罡之气仿佛就在头顶划过,耳边皆是惊呼着、尖叫声,乱跑的众人推来挤去,凤九却发现身边空了好多地方,抬头一看,以她为中心点,周围倒了一片人,皆一剑封喉而亡。

好在我避得快。

她暗自庆幸着,猫着步子准备移动时,一双黑色的靴子却停在她面前,敛下的双眸在一瞬间闪过一道幽光,她怯怯地抬头,身体颤抖着:“呜……”

面前站着的是一名穿着黑衣的男子,面上蒙着黑巾看不清面容,那双眼睛却透着阴狠毒辣的光芒,如同毒一般让人心惊胆战,那把被他握在手中斜指地面的剑此时还滴着鲜血,一滴两滴地在地面上绽开点点红梅。

也不知是她有意还是无意,因身体颤抖,披在身上的轻纱滑落地面,露出了她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她蒙着脸,但一双动人的眼睛盈着水光,配着那颤抖着的纤细身影显得楚楚可怜。

那黑衣男子明显不是重色之徒,阴狠毒辣的目光也只在看到那雪滑的肌肤时有一瞬间的闪神,但很快便移开了,目光朝那退避的人群看去,似乎在寻找什么,而那握着剑的手此时也微微一动,准备将眼前这碍眼挡路之人杀死。

杀意的弥漫,让凤九惊慌地喊着:“呜……别杀我……”然,她在站起的那一瞬间,手在大腿处摸过,泛着锋利光芒的匕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划向那人持剑的手腕。

因感觉不到眼前女子身上有杀意,他便大意没提防,再加上离得近,一个不防手腕被伤鲜血涌出颤抖不停,手中的剑也握不住地掉落地面,他几乎是本能地抬脚便是一踹。

那一脚夹带着凌厉的气流与暗劲,便是有修为之人挨了他一脚也难以活命,可偏偏,踹出的一脚本应落在她的胸口处却被她以诡异的身法避开,男子一个闪神,便见那女子扑了过来,手中匕首对准他的胸口。他本能地伸手要去化解,谁料她上攻是虚,在那匕首刺出的同时一脚踹向他的双腿之间。

“嗯!”

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痛苦地闷哼一声,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半蹲之下,也因此给了她绝佳的机会,那匕首被她反握着划过他的喉咙,一刀封喉!一击致命!

至死,那黑衣男子的眼睛仍睁得大大的,带着不甘与愤恨,似乎不愿相信自己竟会死在一个女子手中。

因惊慌而避退到里面的众人惊呆地看着这一幕,无法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前一刻还低声哭泣着的娇弱女子下一刻却变得如同杀神一般,以凌厉狠绝的身手将那黑衣人杀死。可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便见那女子在杀了人后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去,消失在夜色中……

一抹瘦小的身影蹲坐在不起眼的街角处打着哈欠,半眯着的眼睛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那一支支队伍来回巡查着,百般无聊地从怀里摸出个苹果啃了起来。

一身的乞丐衣衫破旧脏乱,脏兮兮的脸上还沾着不少泥土,头发全包在一块破布里面,看起来就是一个瘦小的小乞丐,任谁也不会想到,那让镇长震怒,发下搜查令的青楼女子会是这街角的小乞儿。

“真倒霉啊!要怎么出去呢?就是我有那耐性等,身体里的毒也等不了啊!”咬着苹果的凤九轻叹一声,她要是早知道昨夜那个被她杀死的恶心男子居然是镇长的独子,怎么也会给他留下一命,至少现在那镇长也不会派护卫兵满镇找她。

不过,昨夜那个黑衣男子又是什么人?杀手?

想到他动手时身体涌出的那一股气息,她心下有些烦躁。她本以为重生了顶多就是一个什么古代王朝,可谁知这世界的人居然是修仙的,这玩意儿也太玄幻了。

她的一身本事在那些修仙者面前也没用啊!

凤九把苹果啃完随手一扔,坐在那里有些无精打采地叹起气来,直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面前的破碗里一块银锞子在里面转了一圈后稳稳停在碗中央。凤九一怔,看着那破碗里的银子,拿起来看了看,感觉跟石头没什么两样,就是外面是银色的。

凤九抬头朝那丢下银子的人看去,只看到一个穿着黑袍的绰约背影。他缓步走着,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

眼珠一转,凤九想也不想便扑上去抱着他的大腿,口中哭喊着:“呜……姐夫!姐夫我可找到你了!”前面的人突然闪身避开,她也扑了个空因惯性而扑向前,摩擦破双手,闷哼了一声。

黑袍男子微皱起眉头,深邃而凌厉的目光扫了地上的乞儿一眼后,便迈步继续往前走着。只要一眼,他便看出地上的乞儿只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当然,凤九现在也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前身的那点修为被苏若云强塞进嘴的毒药化去,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修仙者看到这样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自是不会多加注意与防备。

“姐夫!姐夫你不要抛下我,呜……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姐夫,姐夫……”凤九爬起来后再往前扑,又摔了几次,前面的黑袍男子终是停下了脚步。

“姐夫!”机不可失,凤九手脚并用地抱上了男人的大腿,紧紧地将他缠住,抬起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睛带着几分怯意地看着他。

可当她看到这男人的容颜时,嘴角却不自由主地抽搐了一下……这大腿,她是不是抱错了呢?

眼前这男子看背影倒是当得起男子二字,可当看到他的容颜时,凤九只想抚额头长叹一声:这分明就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叔啊!

那刀削般透着刚毅硬朗的脸被胡子遮住了大半,只能勉强看到个轮廓,却看不清容颜,虽然一双眼睛深邃而神秘,可怎么看着也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叔,跟她这小身板的姐夫怎么都有些不搭边。

不过,眼下别无他法,她抱着那条大腿就是不松手,哭喊着:“姐夫,呜呜……可算找到你了,姐夫……”

凌墨寒皱着一双剑眉看着跟无尾熊般抱着他大腿的瘦小乞儿,因不习惯与人接触,此时身体略显僵硬。他甩了甩腿,沉声喝道:“你认错人了,放开!”然大腿被抱得紧根本甩不开那小乞儿。

“呜呜……姐夫,我没认错,姐姐说你就是长着一把大胡子的,我很小的时候见过你,一定不会认错的,呜呜……姐夫,你不要赶我走,姐姐死了,家里没人了,后娘还要卖掉我,呜呜……姐夫……”

“我不是你姐夫,你真认错人了!”

凌墨寒面色越发寒冷,浑身那股冰寒的气息越发浓郁,十分骇人。可偏偏这个抱着他大腿的小乞儿根本不松手,他甩了好几次脚都没将人甩出去。他伸手要将她揪开时,却见她惊叫一声抱得更紧,脑袋还不经意地顶到了他双腿间的敏感处,让他身体一阵紧绷,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放手!”

“不放,除非你答应带着我走。”

她死皮赖脸地黏上了他,倒是没发觉自己的小脑袋正顶着人家的敏感处,而是在心下暗自庆幸,这大叔虽然冷了点,不过还好,只动口没动手,显然是不会对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动手的人。

强忍着想杀人的冲动,凌墨寒深吸了口气:“放手,我让你跟着。”

“呜……姐夫,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凤九擦了擦根本就没眼泪的双眼连忙站了起来。却见他转身就往前走去,当下连忙跟上。

看着两人越发拉开的距离,凤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难怪他那样爽快地应下说让她跟着,原来是这原因,这是想甩下她?

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她怎么可能跟不上他的步伐?在出这大朗镇之前她得黏着他,这个人看着就不简单,跟在他身边那些护卫兵一定不敢阻拦。

“姐夫,你走慢点,我快跟不上了,姐夫……”她小跑着跟在后面,看着他往镇门出入口去,心下一喜,快步跟上。

凌墨塞脚步一滞,半回过头,见那小乞儿脏兮兮的小手正拉着他的一块衣角,当下手一甩,将那小乞儿拂开,迈步继续往前走。

“姐夫,姐夫你别生气,顶多我不拉你的衣服,姐夫……”

她一边小跑着一边可怜兮兮地喊着,眼角瞥着守在镇门口的那些护卫兵在看到前面的大叔后脸色微变,纷纷半低着头行礼,那原本迈步朝她而来的护卫兵,也在听到她的一声声姐夫后僵在原地,一脸怪异地偷偷打量两人。

“姐夫,咱要去哪儿?”出了镇门走了一段距离后,她盯着身边的人打量起来。

这时的凌墨寒脚步一顿,瞥了那小乞儿一眼,沉声道:“你已经出来了,不要再跟着我。”

凤九一怔,继而甜甜地笑了起来:“姐夫,你说什么呢?”这大叔原来早知道她是想出镇门啊!也是,这人看着就不简单,她的这点小把戏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不过看出来了还愿意帮她,倒是让她意外。

见他迈步离开,凤九连忙跟上:“姐夫……”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不是你姐夫,别乱叫。”低沉的声音带着冷硬语气,磁性十足,尽显男人的阳刚魅力。

“难道我真的认错了?我姐说姐夫有一把大胡子很好认的。”凤九小跑着来到他身边打量着,忽地咧嘴一笑:“嗯嗯,也许我真的认错了,我姐夫应该比你要年轻一点。”

凌墨寒走着自己的路,全然没去理会身边的小乞儿。在他看来,一个毫无修为只有几分小聪明的乞儿根本就无须放在眼里,于是,他加快脚步赶路,步伐比起在城中时快了好几倍。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