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予以深情,许你情深。

●如果,人生需要一场美好的遇见。那么,我多么希望是在初春的午后,太阳微醺,干净温暖,四目相对,柔情暗涌,令人心醉。

●初见时,她带着血腥,他带着审视,无关强取豪夺,只关乎一条珍贵的生命。如果可以选择,谁又喜欢这样的相见呢?

●他曾问过她,有什么东西是能将你击垮的?

 她答:“只要有朝一日,蒋先生别伤我就行。”

●全网首fa大结局,2017年经典热文,珍贵限量签名本随机发放。

内容简介

许情深的一夜爆红,是因为她用一把手术刀解剖了一根黄瓜。

这让她和蒋远周的桃色新闻绑到了一起。

而许情深的第二次爆红,是因为她接了一台谁都认为不会成功的手术。

幸好有那么一个人,他从所有的反对声中走来,他一语不发,修长的手指替她抚顺了干净的衣领。

外人采访蒋远周时经常问的一句话是:“蒋先生,听说您不近女色?”

“可以这么说。”蒋远周一度怀疑过他喜欢的是个假女人。

“哇——”一片哗然。

蒋远周这么多年来,身边只有一个许情深,且一心一意。只是他见多了许情深与死神争夺时的模样,她可以凶悍、彪猛得不像个女人,也可以将自己弄得体无完肤、遍体鳞伤。

幸好,别人白衣上沾血是杀人,而他的情深,一抹红色点缀白衣,是为了救人。

作者简介

圣妖,畅销书作者,来自于江南水乡,其作品文风细腻,善于突破思维,敢于自我创新,情节跌宕扣人心弦,生动的描写令读者犹如身临其境。

已出版小说:《一念》、《不遇倾城不遇你》、《原来一直都深爱》、《踮起脚尖来爱你》、《不负时光不负你》、《她与他,狭路相逢》。

新浪微博:@圣妖-潇湘

精彩书评

问世间情为何物?自古李莫愁因爱成魔,练霓裳一夜白头,周芷若“新娘素手裂红裳”,她们都是从满怀爱意转变为刻骨之恨。相比之下,小说中塑造的许情深这个人物形象则更加真实、饱满、接地气。许情深在爱情的城墙轰然倒塌之时,在爱人的信任土崩瓦解之时,她没有歇斯底里,没有万劫不复,她隐忍坚强,可以说,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要远远强于前几位,这与她坎坷的生活经历不无关系,她早已从玻璃心练就成钢铁心。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那种力量、智慧和光彩。

——读者justletit

那天,蒋远周回头问许情深:“我要真是出去了回不来,你会怎么样?”,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盖世英雄,握定海针,踏七彩云。不仅为爱情,更为正义

“大圣,此欲何去?”

“踏南天,碎凌霄。”

“如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读者香栾殿

有一种幸福到极zhi的女人,叫许情深!我喜欢许情深,毫无抵抗力。我欣赏这样的许情深,从前不回头,往后不将就。

——读者燕子如初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白食真好吃

第二章 入住九龙苍

第三章 吸引人的美

第四章 一救蒋小姐

第五章 刀尖上起舞

第六章 余爱已尽了

第七章 你是我的神

第八章 最美的遗言

第九章 陪她荒唐吧

第十章 蒋先生相亲

下册

第一章 玷污的爱情

第二章 男人的眼泪

第三章 不如不遇你

第四章 最痛的重逢

第五章 怨她却爱她

第六章 变身王三花

第七章 惊人的罪犯

第八章 儿子和女儿

第九章 好好地爱你

番 外 宠妻

精彩书摘

第一章白食真好吃

刹车失灵了!

许情深的脚在刹车上踩了十几下,可黑色轿车仍旧如脱缰的野马般横冲直撞,她双手握紧方向盘,冷汗浸透了后背的衣物。前方信号灯显示红灯,她来不及打过方向盘,一辆奇瑞QQ就冲了过来。

剧烈的冲撞声撕开她的耳膜,安全气囊及时弹出。她感觉到车子打了好几个圈,最后飞过路牙石,在粗壮的树干上撞停。

不知过去多久,许情深听到有人在拍打车门,她被人拽出驾驶室,额头传来剧烈的撕痛感,睁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姐!”许明川摇晃她的肩膀,“出事了,出事了!”

她忍着痛,脑子里最后的记忆就是那辆QQ车,她睁眼看向马路,眼前的惨状令她倒吸了口冷气——QQ车被撞倒在马路中央,车窗玻璃尽碎,一条挂满鲜血的手臂伸在窗户外面,朝天的一扇车门严重变形。

许情深刚要过去,被弟弟拉住肩膀:“你快走。”

“明川,快报警!”许情深的嗓音撕拉破裂。

“姐,你走!警察马上就要来了!”许明川推了她一把,“你听我说,是方晟给你的车动了手脚,他要你死!姐,快走!”

“你说什么?”

“被撞的人肯定活不了了。姐,警察马上也会过来,车子是我开的,跟你没关系。你去找蒋远周,在这东城,只有他能救我们!你快走!”

许情深被他又是狠狠推了把,已经有路过的车辆停下来,似乎在拨打“110”,许明川朝她看了眼,咬着牙说道:“我知道你难以置信,姐,上次你差点没命,就是方晟干的!能动你车的,也只有他,这儿有监控,我拖延不了多少时间,走!”

许情深的脚步在逐渐往后退,最后转过身,如亡命之徒一般飞奔。

她还年轻,不想被人这样无缘无故害了,更不想死。

跑出一大段路后,许情深躲在灌木丛前喘气,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她蹲下来的影子缩成一团,心痛得犹如被劈成了两瓣。

许明川让她去找的人,她之前见过。蒋远周,东城蒋家的当家少爷,明川让她去找他是对的,因为他是方晟的死对头。

许情深躲了会儿,跑到马路上去拦车,坐上出租车的副驾驶座时,她不禁朝后视镜看了眼。

她没什么跟蒋远周谈判的资本,但她有这张脸,一张从出生至今就被公认为最好看的脸。

蒋家大门口戒备森严,插翅都难进,许情深被挡在外面。

这时候,说不定明川已经被带走,她不敢往下想,便冲着挡在跟前的那名保安道:“你跟蒋少说,我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上次在鸿慈山庄,他给过我一张房卡。”

“你确定要我这么进去回话?”

许情深做出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是。”

保安上下看她一眼,转身进去了。没过多久,保安回到门口,居然真的放行了:“蒋少说了,在二楼的卧室等你。”

许情深快步往里面走,后面虽然没有猛兽在追赶,但她知道,前面只有一条生路为她打开。

来到房间门口,门是半掩着的,许情深没对周遭的一景一物做多余的打量,推开进去。

入目,是一个坐在床沿处的背影。身上的浴袍松松垮垮地落在男人肩头,隐约可见后背的肌肉轮廓。

许情深走进去,站在床边,另一侧的男人没有回头,也没说话。

她只能绕过床尾,站定到男人跟前:“蒋先生……”

男人仍旧不为所动。许情深蹲下身,纤细的手掌放到男人大腿上。

蒋远周一抬头,俊目间流泻过阴冷的寒,视线触及到许情深的脸,忽然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起来。

“鸿慈山庄,我们见过?”他手掌忽然伸出去,贴着许情深的脸往下摸。

她神经猛地拉紧,但仍然顿在那一动没动:“见过。”

“我还给过你房卡?”

“没有。”

蒋远周的右手握住她下巴,尔后往上一抬,优雅中带着风流之气。

许情深望了眼男人,他目若朗星,五官精致绝伦,镶着黑边的浴袍挂在身上。人本该在最最舒适的时候才会换上浴袍,可许情深分明觉得这个男人体内蕴藏着一头猛兽,随时都有苏醒的可能,危险至极。

蒋远周松开手,起身。许情深下巴处还留着被他捏过的痕迹,她迅速起身跟在他后面。

她额角淌着血,站在一片奢靡豪华房间中央的灯光中。

蒋远周在她身侧走来走去,他忽然点起手指,戳中她额前的伤:“这血是你的,还是别人的?”

她痛得咬住唇肉,往后缩了下。她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定定地攫住他的视线,语含迫切:“我给你,你敢不敢要?”

“呵!”男人挑高眉端,顺着她周侧走了圈,“你哪里来的自信让我要你?就凭你的脸、你的身材,还是……你的技术?”

她忍着痛开口:“就凭我是方晟的女人。”

蒋远周的脚步忽然顿住,一股压迫感贴近她身后:“方晟的女人,为什么来找我?”

“我刚撞了人,自己摆平不了。”

男人在她后面说着话,浮动的气息吹拂过她颈间落下的几根短发:“他不管你?”

“是他要我死。”

蒋远周再度攫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别向自己。许情深额前抽痛了下,看到男人笑意漾开:“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不要,我要!”

“好。”

“要是有一天,你发现让你发生车祸的不是方晟,你岂不是白白献身了?”

许情深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看着那双沾了血的手:“我比你了解他,他爱自己胜过任何人,为了能往上爬,他可以肃清身边所有的人。”

“就这样的男人,你还跟着他?”

“反正我也没比他好多少,只是他的心……比我狠了那么一点点。”

蒋远周的视线从她颈间往下扫,伸出双手朝着她胸前而去,手掌犹如一把最精确的尺子往下走,握住她的腰,用力掐了掐,然后落到许情深的臀上。

她总算听到他笑道:“三围不错。”

许情深在心里冷笑,要不是个万花丛中过的人物,怎能摸起来这么精准呢?

“去洗澡,衣服不用穿出来了。”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