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海报:

内容简介

  寇曼珠,她本该是一个受尽万千宠爱的侯门嫡女,偏长相丑陋受尽冷眼。一朝大婚她嫁给当朝太子,可成亲当日,他同纳八妃,一身大红喜服耀眼,独独眸子冰冷。他亲手给她灌下春药,无情地说:“寇曼珠,你也尝尝人可尽夫的滋味吧!”他将她丢到青楼里,春药引发她的旧疾,一代嫡女香消玉殒……再次醒来,她不再是原来的寇曼珠。

  他是冷血将军,狼窝里捡来的弃子,他强悍如铁,他无情冷酷,他翻手云覆手雨,可是却敌不过她的一小滴眼泪。他不会甜言蜜语,不会花前月下,可是却坚定地对她说:“谁敢惹珠儿生气,我揍他,谁敢欺负珠儿,我宰了他!”什么将军,什么战神,他不过是一个爱着自家娘子的妻奴。

作者简介

  蔚然语风,红袖添香A签作者,擅长用心理描写和曲折细腻的故事来打动读者,单部作品曾创下一千四百多万点击,近万人收藏订阅,高居红袖订阅榜首前三的记录,作品曾刊登于《花火》杂志。

目录

第一章情不为因果

第二章荏苒的岁月

第三章药粉的力量

第四章神秘的幕后尊主

第五章缘只为生死

第六章抗旨拒婚

第七章我的命运我做主

第八章莫问天机

第九章身世之谜

第十章女奴拍卖现场

第十一章蛊中的极品

第十二章曼珠沙华

第十三章忘记前尘往事

第十四章谁成全了谁

第十五章地狱接引之花

第十六章 幸福就在彼此手中

精彩书摘

  名门嫡妃

  蔚然语风/著

  第一章情不为因果

  凤冠霞帔,大红花轿,十里红装。

  太子大婚,举国同庆。

  帝都第一权相寇靖山嫡女寇曼珠喜帕遮头,含羞带怯地坐在喜榻上,等着太子殿下前来揭帕。

  洞房外鞭炮声震耳,一直响个不停,礼乐声一阵接一阵。寇曼珠听得莫名其妙,她都坐在这里了,外面的鞭炮声是怎么回事?

  正疑惑着,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丫鬟翡翠跌跌撞撞跑进来,拉着她叫道:“小姐,弄错了,弄错了!”

  “什么弄错了?”寇曼珠疑惑地问道。

  翡翠着急地说道:“小姐,太子不是娶你做太子妃。他刚才让你从侧门进,没和你拜堂,根本不是因为他身体不适!他现在娶的才是太子妃,他们正在外面拜堂呢!不但如此,他还同时纳了八个妃子,意为八星贺喜,祝贺他和太子妃天长地久呢!”

  “什么?”寇曼珠震惊之下,连喜帕滑落在地上也没感觉,茫然地看着丫鬟。不是他亲自求皇上赐婚,所以才有今日的婚礼吗?

  “太子妃是谁?”她摸了摸自己左边有血色胎记的脸,天佑哥哥还是嫌弃她吗?

  “太子妃叫谢碧萱,据说是名青楼女子,皇后和太后都不同意,所以太子才先斩后奏,用你做掩护,娶她做太子妃!现在外面正闹呢!”翡翠着急地说。

  “谢碧萱……碧萱……”

  寇曼珠茫然地看着地上的喜帕,一段久远的记忆掠过脑海,她似乎听到一个童音在说:“曼珠,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寇曼珠陷入了回忆中,没注意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他们彼此相拥着。

  女子大红的凤冠霞帔精致华丽,上面镶着的全是大颗大颗的珍珠,大小一致,闪闪发亮,相比之下,她身上的红袍就显得寒酸了。

  “太子殿下……”翡翠抬头,一见到两人就吓得跪下来行礼。

  寇曼珠猛地抬头,看到一个女子冷冷地看着她,而她旁边的男子,斜眉入鬓,英气逼人,一身华丽的大红喜服耀眼,唯独眸子冰冷似寒潭,只一眼就将她打进万劫不复之地!

  “这是我的太子妃!”太子声音冰冷,“寇曼珠,你还不跪下见过太子妃?”

  寇曼珠退后一步,看着女子小小的脸藏在他大红的喜袍中,眼里带着毫不遮掩的恨意和狡黠!

  “天佑哥哥,为什么要我跪她?你要娶的不是我吗?我才是你的太子妃!”

  “你这丑八怪,人丑心更丑!你知道你害得萱萱有多苦吗?不过没关系,你欠萱萱的,我会帮她一点一点讨回来!”

  “你不是等着我喝合欢酒吗?来啊!寇曼珠,碧萱的昨日就是你的今日,你也尝尝人可尽夫的滋味吧!”

  他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一下一下地往地上撞,那双曾经给过她温暖的手变成了催命的利器。

  英气逼人的男人将酒灌进她的喉中,她还穿戴着凤冠霞帔就被拖上了轿子。她紧紧地揪住胸口的衣襟,睁着眼,不甘地瞪着轿顶……

  她迷迷糊糊再次醒来,仿佛置身于火场,烈火灼烧得她浑身都疼,特别是头,疼得快要炸开了一般。

  她迷茫地睁眼,看到了高台烛光,摇曳着影子落在床幔上,古色古香的房间让她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活着。她浑身都在发热,水……她要喝水,最好再有一盆冷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过去。门外有人,她还没摸到门,门就从外面被拉开了,她一个收势不住就扑到了来人身上,来人猝不及防,被她压在了门槛上……

  强悍的肌肉让寇曼珠意识稍微清醒了些,可这认知让她的身体更焦躁起来。她昏昏沉沉地爬起来,就听到一个沉闷的笑声:“这女人好热情……玄哥,你就别拒绝了……今晚就留在这吧!”

  脚步声和笑声远去,寇曼珠双手被钳住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对着一个男人上下其手,而她的身体像八爪鱼似的挂在男人身上。

  “你在做什么?”男人低沉的声音有些冷冽,怒意让他的手重了些。寇曼珠只觉得自己的手要断了似的,本能地抬起另一只手,击向男人的太阳穴。

  男人低吼了一声,铁扇般的大掌包住了她的手肘。寇曼珠只觉得手肘火辣辣地痛,随即天旋地转,整个人飞了起来,竟被男人抛了出去。

  意外的是她并没摔在地上,而是跌落在柔软的床上。

  风吹灭了桌上的烛火,只有走廊上的灯笼投射出火红的光,拉长了男人欺近的身影。

  高大的男子如巨塔般压了下来,浑身的酒气也扑面而来。寇曼珠本能地屈腿,想一脚踢出去,脚踝在半空却被铁掌抓住。男人低笑一声:“真的好热情,原来你喜欢这样玩……早说啊!”

  巨塔压了下来,凉凉的身体让寇曼珠又清醒了些,被火灼烧的疼痛感让她下意识地抱紧这凉凉的身体,脸和手都不由自主地往男人身上蹭!

  男人蹙眉,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被她噙住了。

  “你还真性急!”男人嘲讽地抓住她的手一扭,她又感觉天旋地转,下一刻,长发在空中飞舞,随着她重新躺到床上而散落在她脸上。

  男人单手撑在她耳边,邪佞地说:“这个姿势不适合我……还是照我的方式吧!”

  男人手一扯,大红的凤袍在帐中飞舞,她感觉胸口凉爽了很多。寇曼珠已经无力再反抗,攀着男人的肩膀,指甲狂乱中抓破了男人的肩膀也不自知。

  男人放开她的唇,冷笑道:“你倒像只小野猫,可惜今晚遇到的是我这头狼……”

  寇曼珠感觉男人语气中的狠辣,还没反应过来,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失声叫了出来,混合着男人还没说完的话。

  “狼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炽热的唇舌重新堵住了寇曼珠痛苦的呻吟,似乎在证明他最后一句话的真实性,他的掠夺更猛烈起来。

  寇曼珠再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大亮,她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被人摇醒的,还没睁眼就听到一个人着急地叫道:“小姐,你快醒醒,你快醒醒……”

  寇曼珠猛地睁开了眼,入目的是一张布满泪痕的脸,还有古色古香的床帐。

  “小姐,你可醒了,太子和老爷就快来了,你赶紧起来穿衣服吧!”床榻前丫鬟打扮的少女哭着取了一件衣服,扶起她就给她穿衣服。

  丫鬟哭着把衣服遮在寇曼珠胸前,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胸前有很多欢爱后的痕迹,她没忘记自己是怎么在昨晚那个男人的热情似火之下昏迷过去的!

  可恶……她竟然连那男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报仇雪恨看来暂时做不到了!

  “小姐,你没事吧?太子太过分了,娶你不好好珍惜你,还给你灌了媚药丢到青楼里,任你被人践踏!夫人要是知道,一定很伤心!”丫鬟见她发呆不动,急得又哭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小姐?”

  “小姐,我是翡翠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翡翠抹了一把眼泪,一边帮她拉衣裙,一边说:“昨晚,你被太子灌下媚药就被强行送到这。我一路跟着你,可是暖香阁的护卫不准我进来,我想跑回去向老爷报告,他们也不准……我担心你,一晚都没睡,直到刚才他们才放我上来!小姐,你头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我胸口痛得厉害,头也痛,好像有很多事想不起来了。”寇曼珠看丫鬟翡翠焦急的样子,茫然地回头看着她。

  翡翠连忙扶住她,气愤道:“小姐有心疾,太子还灌你烈酒,一定是烈酒引发了你的心疾你才会胸口痛。小姐你别急,想不起来我以后慢慢告诉你,现在——”

  翡翠话还没说完,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一群人站在门口,为首的人穿着一身华丽的紫袍,面如冠玉,英气逼人。

  “这就是太子……”翡翠在寇曼珠耳边悄悄说完就扯了她一把,跪了下来。

  寇曼珠没跪,她目光冰冷地看着门口的男人。很明显,太子不喜欢她,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嘴角撩起一抹嘲讽的笑。他挥了挥手,旁边太监模样的人上前道:“寇氏曼珠,品行不端,不修妇德,不守礼教,与人私通,淫秽不堪,多有过失,正合七出之条,今赐休书一封,退回本宗……寇氏接书。”

  寇曼珠不动,太监将休书塞到她手中,躬身退后。

  太子冷冷一笑,咬牙道:“寇曼珠,别以为这是结束,这才是开始……如果你承受不了要寻死,你的家人会代你受过,所以为了他们,你好好活着吧!或许本宫会念在你这份勇气上饶过他们……否则,本宫将以十倍、百倍报复在他们身上……哼!你自己看着办吧!”

  太子转身离开,身后的侍卫也尾随而去。

  走廊上探头探脑的客人交头打听发生了什么事,当听说帝都第一权相的嫡女寇曼珠大婚之日在青楼接客被休时,众人议论纷纷,各种淫词秽语飘荡在暖香阁上空。

  众人说得起劲,都没注意走廊最深处的一间屋子外,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太子离开的背影。

  “寇相来了……寇相来了!”

  太子的人马刚走,暖香阁又掀起一阵骚动,走廊上还没散去的客人们听到叫声都驻足不动,想看看帝都第一权相会怎么处置自己的女儿。

  寇靖山本身就是一个传奇,市井里关于这位权相有很多说法,有的说寇靖山是天下第一美男,也是天下第一聪明睿智的男人。

  他身份成谜,似乎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当年寇靖山因为救过先帝,挽北齐于狂澜之中,被先帝重用,少年拜相,至今二十载都稳稳地坐在北齐第一权相的位置上,无人能撼动丝毫。

  太子前些日子亲自请求皇上赐婚,求的就是寇靖山的嫡女寇曼珠,这让朝野上下都大感意外。

  寇靖山膝下有五女却无子,除了嫡女寇曼珠,其余四个庶女都是人中之凤,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在帝都颇负盛名。

  可是太子求的却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而是那个有“丑颜煞星”之称的嫡女寇曼珠,这就让众人想不通了。

  据说寇曼珠不但懦弱无能,丑陋无盐,命中还带七煞。她当年出生,脸上半边血色印记就吓死了接生婆,随后天火烧了相府大半的宅院,从此被视为不祥之人。

  其母为了给她祈福,自愿常住斋堂,从她出生后就再没踏出斋堂一步。于是相府就由二夫人高若梅主事,久而久之,很多人都只知道相府夫人是高夫人,浑然忘记还有一个正牌夫人。

  寇曼珠因为长得丑,据说常年被寇相关在相府后院,足不出户。如果不是这桩婚事,世人也想不起这个权倾朝野、丰神俊朗的寇相还有一个丑颜嫡女。

  寇曼珠整理着头发,眼睛落在了妆台上的剪刀上。

  翡翠一见吓一跳,扑过来,按住剪刀,大叫道:“小姐不可以,你刚才没听到太子的威胁吗?如果你死了,他会报复夫人、老爷的,你不可以死!”

  寇曼珠一愣,她什么时候说自己要死啊?!

  就这一愣神的工夫,门口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看到两人的样子,愣了一下,厉声说:“曼珠,你在做什么?”

  寇曼珠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到门口站了一个器宇不凡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长身玉立,眉目疏朗,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奇异的光茫,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嘴唇,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和优雅,一袭白色上等丝袍更彰显了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翡翠回头一见这男人,就跪下哭道:“老爷,你快劝劝小姐,别让她轻生啊!这不是她的错,都是太子做的,太子根本没……”

  “行了,我都知道了!”男人打断了翡翠,微蹙着眉走过来,淡淡地看向寇曼珠。

  寇曼珠瞪着他,这个人就是她的爹吗?可是那声“爹”在喉咙里滚了几圈愣是叫不出口。

  寇靖山看着她,目光虽然温润如水,可是寇曼珠竟然觉得自己后背凉凉的,有种连灵魂都被这种目光看透的感觉。

  许久,在空气里的紧张气氛攀升到爆发点时,寇靖山缓慢地伸出他的手。

  白皙干净而修长的手指缓缓伸过来,这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修长且带点微凉的手指碰到了寇曼珠的脸……血色的印记如火般燃烧起来,寇曼珠微微失神,那手指已经撩起她脸颊边的发丝,轻微的叹息在头顶响起:“曼珠,恨吗?”

  寇曼珠受惊般地退后,抬眼瞪着寇靖山。他的手指还捏着她的发丝,刚才温润如水的脸竟然笼上了一层寒霜,他身上的白衫也笼罩了冰霜,布满了无形的杀气!

  寇曼珠的心颤了颤,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感觉到了男人对自己的珍视!

  寇曼珠胸口一阵疼痛,她捂住胸口,还没开口,本能地摇了摇。

  寇靖山的眸子猛地收缩起来,她的发丝从他的指尖滑落下来,满身的杀气就像散落下去的发丝,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他又恢复成那个信步庭院般洒脱的男子,云淡风轻地说:“回家吧!马车在外面等着呢!”

  他转身,明明是潇洒的背影,寇曼珠却看到了一丝落寞。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见不得这优雅的男子身上带着这一丝不协调。她冲动地叫道:“相信我,辱我者我必辱之……不是不恨,而是恨也要照我的方式来……我不需要别人为我报仇!”

  寇靖山猛地转过身,惊讶地看着她,幽暗深邃的眸子里有一簇火焰激烈地燃烧起来。他嘴角慢慢扬起,以一种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曼珠,你开始有点像……她的女儿了!”

  走廊里的议论声在寇靖山走出来时一瞬间没了,大家都静静地看着寇靖山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过来,后面跟着那个传说中的煞星。

  少女披了一袭斗篷,低头静静地走着,众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从她纤细的身形中窥到那类似寇相的气质。

  走廊的角落里,那个高大的男子慵懒地倚墙站着,目光尾随着少女的身影。

  众人眼里或许只看到少女的优雅,他却是饶有趣味地一直盯着少女的臀部。她下楼时脚步有些怪异,他当然知道那是怎么造成的。

  摸着刮得发青的下颚,男子的目光带上了一抹冷酷的邪恶,如果昨晚知道她是寇相的女儿,他会更用力地“关爱”她!

  似乎感觉到这邪恶的目光,已经下到楼梯最后一级台阶的寇曼珠猛地站住,抬头往上看,走廊靠墙的位置空荡荡的,哪还有人!

  难道是自己的直觉出错了?

  几乎在同时,楼上有人大叫:“闪开,你这恶毒的女人,去吃屎吧!”

  寇曼珠看到楼上的客人被挤开了,两个女人一人端了一个木盆,冲她劈头劈脸地砸了下来。

  漫天的黄白可疑物带着臭味如雨点般落下,暖香阁里响起一片惊叫声,楼上的客人们看到少女仰着脸,那血色的印记如一朵红花妖娆地绽开,似笑非笑的眼神不怒自威,愣是让众人都齐齐吸了一口冷气。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