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短篇虚构历史故事集,十一段故事,不止十一个影视剧IP
  作者用魔幻的笔法、诗意的语言,肆意构建场景,创造古典的意境,勾兑出架空王朝——大宁朝的前尘往事。故事独立成篇,实则以“情”为线,将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兽妖精怪、花魅仙神,人、神、鬼三界的人和事贯穿。朝代、人物、事件虽虚无,却另人忍不住追踪故人旧事里的悬案。
  ◎穿越+宫斗+虐恋+仙侠+玄幻备受期待的故事一本全包
  在他的时代,他是郁郁不得志的小会计。这一世,他是流落民间的太子,跌跌撞撞的穿越生涯里,她是他触手可及的安定;
  他身心残缺,为了她的一句嘱托,他便在这场血雨腥风的宫斗中忘记了姓名、模糊了性别,赔了前程、送了命,原来一辈子可以这样过;
  他是被皇族倚重的将军,她是动荡岁月里的温柔,念了一生,悔了一生,若能相逢在对情爱尚有期许时多好;
  那一世,他是一条修行的鱼,她是一只翠鸟。几生几世,他化作胸口有一叶羽毛的化石,看尽她眼里的相思与哀愁……
  ◎奇情、绚丽、妖异,稗官野史中都未记载的风流韵事,堪比《聊斋志异》的志怪传奇,比《步步惊心》《女医明妃》动情的情爱经典,2017不可不看的浪漫传奇!

内容简介

  短篇故事集《十一倦》,讲述人、神、鬼三界里一则则活色生香的幻魅爱情和命运,人物涉及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兽妖精怪、花魅仙神。
  揣着银子、骑上骡子,去民间游历散心,做了一场亦真亦假的大梦的王爷;
  才貌双全,高中探花,被刁蛮胖公主看上,一心只想见一见那年山中相遇的小妖怪的驸马;
  大字不识几个,只爱敲核桃吃,动不动就被大臣上疏弹劾的太子……
  跌跌撞撞的相遇,难以言说的暧昧,惊心动魄的诱惑,数不尽的风流倜傥,道不完的扣人心弦。

作者简介

  纯白,喜欢玫瑰和牵牛花。平时听听粤语歌,以后想去阿根廷看看。雨水这样纷纷而落,那段故事我已经写过。

目录

十一卷:
风停
我来世一遭,唯愿风平浪静,海晏河清。
空灯
手中有酒,身边是你,这样的生活,我很满意。
浮槎
有生之年,我都陪着你。
有狐
人生,也就是人生地不熟吧。
杯酒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红叶
他像天神分开大海一样,走向摇光。
西行
从此生命对我来说,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了。
艳色
天夜,有少年至,着乌衣,洁白如玉。
狡童
他那轻浮而痴情的母亲沦为乞丐。
银河
你什么都好,就是挑女孩子的眼光差了些。
悍刀
细雨袈裟老僧泪。
残卷:
琥珀
我依然一再梦见你,没有任何办法。

精彩书摘

  ●长河和孔唯互许终生,孔母不同意,她被孔唯逼急了,也只一句话:“怕是不能够的。”
  乌黑马车又停在仁寿堂拐角处了,父子默然共对,良久后,当父亲的说:“你明知我对你另有打算。”
  长河沉声道:“你的打算,不是我的心愿。”
  男人无言,长河又说:“爹爹,你一生都盼望能离群索居,但你不能够,我也不能够。你的担子,我会接下来,前提是,我要娶她。”
  男人问:“那小女子有何不同?”
  “她和别人没有两样,但有她在,我就安心,愿意且自信能处理好所有事。”长河向生父一礼,下了马车,“爹爹,她是符,镇得住我心头的妖魔鬼怪。”
  你不能揭掉她,即使是风,也掀不走。所以我把那座亭子命名为“风停”,而不是枫亭。
  ●宋小蛮出生后,村人都啧啧称奇,男生女相呢!这种面相命格要么极贵,要么极贱,老宋冥思苦想了半年,给儿子取名为宋小蛮,宋词里最美的词牌名之一——《菩萨蛮》。端庄的、骄蛮的、男生女相的观音菩萨,有他护佑,宋家小子的路会走得顺畅点儿吧。
  若名字蕴含天机,为何太子路顺祺的路途不顺祺?皇子路远航历经生死,也只从禁宫到了京郊,不曾扬帆远航,但他的人生还长,有无限的可能。宋小蛮忽敛了眉,左手抓住桌沿,用力之下指节发白,显是疼痛非常。
  二少爷抓紧宋小蛮的右手,好冷,像冰凌,宋小蛮侧着头看他,眼色温存,渐渐散开:“往后,你……”顿一顿,才勉强压住喘息,二少爷仍将他的手攥着,默然移开目光,转向灯火,像看见一群白衣服的小人儿在月光下跳着舞,亦真似幻的,都像初识的宋小蛮,白净的娇憨面孔,松松发髻,神态里满不在乎的劲儿。
  那时并不知道会有怎样一个往后,现在知道了,往后也知道了。
  ●她的裙裾闪过,消失在门后。唐简几乎是愤怒了,我意志力一向薄弱,你却动不动就考验我。那双手抚过他的腰肉,是挑逗,是撩拨,是邀约,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改了口,其实多想说:“你想用的话,就好好用用,好用……”
  难以言说的暧昧,惊心动魄的诱惑,他靠在门上,平复着喘息。他以为毕生都将忠于早逝的表妹,孑然一身倒也不难挨,可她凌厉而温情地闯入了他的余生。最初相遇的时候,他没想过会这样。
  早些时候,我是别人的;晚些时候,你是别人的。恰恰在此时相遇,你才是我的,我才是你的。
  ●摇光感到奇怪的是,这座亭子的名字叫“风停”,而不是“枫亭”,他问:“是错别字吗?”
  “不,这是本朝第三代帝王路长河为他的爱人所建。”
  摇光很惊讶:“我从没听说过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红叶略舒眉峰,避而不答,摇光侧身摸一摸枫树,顽皮笑道:“它该活了上百年吧,它肯定知道。”
  不是上百年,而是三千年呢,摇光。我在这里站了三千年了,三千年来,寒来暑往,红尘百态,我都了然在心,然一语不发。谁料却遇上你,在那金色的午后,你天真而蛮横地制止他们将我移去皇宫。是春天,你白衫轻扬,对我珍而重之,一直笑着,笑着看着我,像是知道我也在看你。
  是谁说,心动的滋味,如同砰的一声,在春天里开满了花?不,分明是砰的一声,鱼儿试图四下逃散,终究落了网。
  ●最悲哀莫过于,你遇上了心爱,却发现,有人早已是她的心爱。
  豆包看云来的眼神,明白无误的,是爱恋。他们有相似的遭遇,又有晨昏共度的深情,多顺理成章。何况他素淡温和,和她一静一动,最是相宜。
  我的意中人,她已有心上人。
  求生意志随时光的流逝已逐寸淡薄了,再一思及豆包,心灰意冷,只盼他们能早点儿动手,能允我写遗言即可。
  我想念我爹娘,想念我王府的人,想念勾栏的霓裳,还有姚胖子夫妇和陈二球,甚至包括我哥摇光——虽然我们一向相处平平。早知死亡来得仓促,相对的每一刹那都不应当浪掷,我很痛悔。
  风雪好大,豆包的斗篷歪在一旁,落满了雪,云来掌了一盏灯,笔挺地跪在她旁边。我跌坐在墙边,眼泪无声淌落,很想很想对她说,你快起来,你不要哭,路朗和得红颜若此,已能含笑九泉,你不要哭。
  这短短一生,有幸相识,我的少年,我无憾了。你快起来,往后的岁月里,不要为任何人侵蚀了容颜,磨损了风骨,你快起来,你们快起来,你不要哭啊姑娘。
  漫野飞雪,灯火在眼中迷离而过,黑了下去,像永恒地黑了下去。真抱歉啊,连相依为命,都不是我和你。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