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推理文坛无法逾越的一代宗师松本清张作品《黑色皮革手册》。

◆东野圭吾、宫部美雪、岛田庄司、京极夏彦都是松本清张的忠实读者。

◆松本清张开创社会派推理之先河,写尽人性的弱点和罪恶的根源。

◆松本清张的作品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超过500次,对整个日本文艺界影响深远!

◆野心成就了我,也毁灭了我。

内容简介

  白天,她是一丝不苟的银行职员。

  夜晚,她摇身一变,在酒吧里与客人谈笑风生。

  她手里有一本神秘的黑色皮革手册,上面记录了权贵们不为人知的秘密。凭借这本手册,她盗取巨款,脱离枯燥的银行业,买下一间奢华酒吧。但她并不满足于此,她的冒险故事才刚刚开始……

作者简介

松本清张(1909—1992)

社会派推理作家,推理文坛无法逾越的一代宗师。

1909年出生于北九州市小仓北区,曾经从事过勤杂、印刷等工作。

1951年创作了《西乡钞》,正式成为作家并入围直木奖。1953年凭借《某小仓日记传》获得芥川奖。

1957年他开始在杂志上连载推理小说,大受欢迎,由此拉开了日本推理小说“社会派”风潮的序幕。东野圭吾、宫部美雪等作家都深受其影响。

松本清张能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问题,更将小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他不渲染血腥暴力,而是以平实细腻的文字打动读者。因此,他创作的小说既精彩好读,又具有很高的文学性。

他的作品长盛不衰,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超过500次,对整个日本文艺界影响深远。直到今天,他仍然拥有许多忠实读者。

精彩书评

松本清张不仅改变了推理文学的范畴,写出人性的黑暗,暴露出隐藏在社会的黑暗面,毫不留情地展露让人绝望的现实、激发读者思考并探究更深层的本质。——《新快报》

《黑色皮革手册》是日本文艺界的经典品牌。——《文汇报》

精彩书摘

  “烛台俱乐部”位于从银座的林荫大道往土桥附近的小巷里,这一带的店家大都是酒吧间,烛台俱乐部便是其中一间。这栋建筑物里,五层楼几乎全被俱乐部或酒吧占满。

  妈妈桑岩井叡子身材高大,完全称不上是美女,不过她直率的性格倒颇给人好感。她约摸三十四五岁,鼻尖有点往上翘,反应非常机灵。虽说她经营酒吧已经十年,但要在竞争激烈的银座存活下来需要卓越的经营手腕。目前,她旗下的小姐大概有三十名,半数以上都已换上新人,足见酒吧业竞争的激烈程度。

  十一月的某个晚上,三个画家朋友结伴来到烛台俱乐部。

  有个脸蛋娇小、身材纤细、穿着碎花和服的小姐,坐在他们对面的桌台陪酒。从外表看去,那个小姐顶多三十三岁。

  “那个小姐是新来的吧?”

  “嗯,她叫作春江。”千鹤子配合着A画家的眼神说道,“才来了半个月。”

  A画家从袅袅的香烟雾气中若无其事地观察着,他注意到那个叫春江的小姐动作有些矜持。尽管先前她也跟着店里的小姐陪酒客打情骂俏,但总是僵直着上半身,脸上的微笑也是硬挤出来的。

  由于画家所坐的桌前刚好是店内的通道,能清楚看见春江来回走动时尚不熟练的身影与步态。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她是初入这个行业,完全不曾在酒吧工作过。因为她经过客人的面前时总是低着头。

  在通道昏暗灯光的映照下,从侧脸看去,她的额头有点大,眼睛很小,脸颊瘦削,留有阴影。由于她身材娇小,姿势端正,穿上碎花和服搭配得很好,但腰带上方的胸部却显得有些平坦。她坐下后,经旁边台灯的照映,脸上的阴影消失了,宽阔的额头和凸出的颧骨泛着亮光。不过,无论怎么看她都不是有魅力的女人。

  或许客人也跟她不太熟,因此没多注意春江,只顾着跟其他的小姐说笑。从这里可以清楚看出,她跟其他小姐年龄有差距,而且不熟悉这里的环境。

  可是,她非常认真地观察客人和年轻小姐间互动的情况。就是因为她这个举动,引起了A画家的注意。

  妈妈桑叡子正四处与客人打招呼寒暄,来到这桌时她高大的身躯坐在A画家身旁。

  “听说那个叫春江的小姐是你的朋友?”A画家趁说话的空当问道。

  “是啊。”睁大眼的叡子对着春江轻轻点头。

  “是老朋友?”

  “不,不是。”叡子摇摇头,说道,“她是货真价实的新手。”

  “果真如此。”

  “你一眼就看出来了吗?”

 “当然看得出来。那么,她是你的儿时同伴?”

A画家的视线始终盯着春江。春江果真没加入客人们的谈笑,只是在旁微笑着。

  “也不是。她是我高中同学。”叡子生怕旁边的小姐听到似的小声说道。

  “噢,这样子啊,你们现在还有联络?”

  “倒也没有时常联络。两个月前,她突然来找我,拜托我让她在这里工作。”

  “这么说……她是寡妇吗?”A画家的脑中旋即浮现出死了丈夫、手抱幼儿的女人来。

  “才不是呢。她还是单身。”

  “噢。”

  三十几岁还单身,现在还想在酒吧上班,莫非是被男人抛弃了?A画家又悄悄地看着春江的脸庞。

  “其实,她白天在一家正派的公司上班呢。她已经在那里干了十五年了。她一毕业就进那家公司了。”

A画家又猜错了。

  “咦,她在那里工作那么久,现在却不得不在晚上兼差,难不成是……我知道了,大概是为了照顾小情人吧?”

  A画家这么一说,一旁喝酒的同伴和坐台的小姐也跟着笑了。

  “好像也不是这样。”

  “嗯?”

  “其实,春江是想做这一行,才来这里实习。”

  “噢,原来是这样子啊。”

  老板娘这么一说,就与A画家观察到的状况相吻合了——过度拘谨的动作和认真观察坐台小姐应对客人的模样,一看就是没有坐台陪酒经验的女人为了开设酒吧而前来“实习”。A画家又不由得看着春江。

  “这么说,她要辞掉干了十五年的工作?”

  “当然要辞。就算她再干几十年也无法升迁。”

  “说得也是。跟男人比起来,女人在职场上的确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对了,她目前在哪里上班?”

  “这个我不能说。毕竟她还没辞掉工作。总之,她在正派的公司上班就是。”

  “噢。不过,从正派的公司跳槽到酒吧业倒是少见。看来她有金主在支持。”

  “不,没有什么金主。她说要靠自己的力量开店。”

  “地点呢?”

  A画家心想,想必是在都市新开发的区域吧,可是妈妈桑却回答:“就在银座。”他着实大感意外。

  “那要好大一笔资金呢。若真的没金主在背后撑腰,她可存了不少钱哪,或者是从有钱的伯父那里接收了大笔遗产之类的?”

  “这个我不大清楚。话说回来,开店也要看规模。若是在大楼里租个小地方,弄个吧台式的小酒吧,也能坐个二十人左右。不请酒保也不雇小姐坐台,无需多少资金就可开成。”

  “难不成她这个外行人要亲自调酒,招呼上门的客人吗?”

  “如果只是间小酒吧,客人点的饮料大都不会太难,就算是外行人也能有模有样地调酒上桌。先前在我店里待过的两三个小姐,离开后就是开那种小酒吧。”

  一个体格高大壮硕、年约五十出头的男人领头,一伙三个人走了进来。经理看到客人上门,旋即为他们安排座位。这家酒吧经常是高朋满座。这几个刚进门的客人坐在画家的斜对面,刚好在春江的隔壁桌。先到的客人被挤到角落去了。

  妈妈桑叡子见贵宾到来,赶紧站了起来,走到那个头发半白、略显肥胖的绅士面前,笑容可掬地向他打招呼。四五名原本在其他桌陪酒的小姐,在经理的示意下也默契良好地簇拥到那一桌前,“老师、老师”地娇喊个不停。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