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古希腊不朽英雄史诗,西方文化的奠基之作;生动再现了古代希腊社会的全景,堪称古代希腊的社会史、风俗史,几千年来代代传诵。学者陈中梅穷十年之功,参阅多语种典籍数百种,详尽注释上千条,忠实呈现巨著全貌。

内容简介

战烟早已消尽,特洛伊城已毁灭十年,然而希腊联军中*机智的英雄奥德修斯还未回到他的家乡伊萨卡。他还在海上漂流。归乡的路为什么这样艰难?原来是海神在与他作对。命运注定了奥德修斯的十年漂泊,九死一生。

作者简介

荷马,古希腊盲诗人。生平和生卒年月不可考。相传记述特洛伊战争及海上历险的古希腊长篇叙事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是他根据民间口头吟诵的诗歌再创作而成。这两部史诗被誉为古希腊文学的奠基之作。

目录

译序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第五卷
第六卷
第七卷
第八卷
第九卷
第十卷
第十一卷
第十二卷
第十三卷
第十四卷
第十五卷
第十六卷
第十七卷
第十八卷
第十九卷
第二十卷
第二十一卷
第二十二卷
第二十三卷
第二十四卷
专名索引
译后记

精彩书摘

第一卷

告诉我,缪斯,那位精明能干者的经历,

在攻破神圣的特洛伊高堡后,飘零浪迹。

他见过众多种族的城国,晓领他们的心计,

心忍了许多痛苦,挣扎在浩淼的洋域,

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也为朋伴返回乡里。

但即便如此,他却救不了伙伴,尽管已经

尽力:他们遭毁于自己的愚蛮、粗劣,这帮

蠢货,居然把赫利俄斯?徐佩里昂的牧牛吞咽,

被日神夺走了还家的天日时机。

诵述这些,女神,宙斯的女儿,随你从何处讲起。

那时,所有其他壮勇,只要躲过灭顶的灾虐,

都已回抵家园,从战争和大海里捡得性命,

惟独此君一人,揣怀思妻和还乡的念头,

被高贵的海仙拘禁,被卡鲁普索,女神中的姣杰,

在那深旷的岩洞,意欲招作郎配联姻。

随着季节的逝移,转来了让他还乡的

岁月,神明织纺的时节,让他回返

伊萨卡故地——其时,他仍将遭受磨难,

即使置身朋亲。神祗全都对他怜悯,

只有波塞冬例外,仍然盛怒不息,

对神样的奥德修斯恨怨,直到他回返乡里。

但现在,波塞冬已去造访埃塞俄比亚族民,

埃塞俄比亚人,凡生中居家最为远僻,分作两部,

一部栖居徐佩里昂下落之地,另一部伴随他的升起,

前往接受众多公牛和公羊的献祭,

坐着,享领盛宴的愉嬉。与此同时,

其他众神汇聚在奥林波斯宙斯的宫邸;

神和人的父亲首先发话,在他们中说及,

心里想着雍贵的埃吉索斯,

被阿伽门农声名远扬的儿子奥瑞斯忒斯杀击。

心想着此人,他对长生者们发话,说起:

“此事可耻,不宜,凡人太会怪罪神明,

说是错恶来自我们,实则应该归咎自己,

是他们的愚蛮招致悲伤,超越命运的限定,

一如不久前埃吉索斯的作为,僭越命运,奸娶

阿特柔斯之子的妻子,杀他在归返之际,

尽管他知晓此事会招致败毁暴戾——我们已先行告明,

派遣赫耳墨斯,眼睛雪亮的阿耳吉丰忒斯

要他莫杀此人,也不要追娶他的发妻,

因为奥瑞斯忒斯会来复仇,为阿特柔斯之子,

一经长大成人,思盼回返故里。

赫耳墨斯如此告诫于他,但此番深切的愿望善好,

却不能使埃吉索斯回心。他已足付代价,如今。”

其时,灰眼睛女神雅典娜对他答接:

“克罗诺斯之子,王者之最,我们的父亲,

埃吉索斯的确祸咎自取,死得理应,

让任何重蹈覆辙的人像他一样死去。

但我的心灵撕裂,为聪颖的奥德修斯,

不幸的人,仍然远离亲朋,遭受愁凄,

陷身水浪冲刷的海岛,大洋的中心,

一个林木葱茏的岛屿,一位女神在那里居栖,

歹毒的阿特拉斯的女儿,此君知晓大海的

每一处深底,独自撑顶巍耸的长柱,

隔悬大地天空,将它们连在一起。

正是他的女儿,滞留了那个悲苦、不幸的人丁,

总用甜润、赞褒的言词蛊惑,

要他把伊萨卡忘记。但是,奥德修斯

渴望重见炊烟,从故乡的地面升起,

盼望死去。然而你,奥林波斯神祗,

却不把他放在心里。难道奥德修斯没有

敬你,在阿耳吉维人的船边认真祀祭,

在宽广的特洛伊?为什么,宙斯,你对他如此严厉?”

其时,汇集云层的宙斯对她答话,说及:

“这是什么话,我的孩子,蹦出了你的齿隙?

我怎会忘怀神一样的奥德修斯,他的

心智比别的凡人聪灵,比谁都

慷慨,敬祭拥掌辽阔天空的神明?

不,是环绕大地的波塞冬作梗,总在盛怒不息,

只因他捅瞎库克洛普斯的眼睛,

神一样的波鲁菲摩斯力大,库克洛佩斯

里无人比及,女仙苏莎生他,

荒漠大海的主宰福耳库斯的千金,

曾在空旷的岩洞,和波塞冬睡在一起。

所以,波塞冬,他裂震大地,虽然不曾

杀他,却使奥德修斯浪迹,回不得故里。

不过,让我等一起规划他的归返,

保证让他回去。波塞冬将罢息

怒气——他不能孤身对抗长生者的

联合,违逆我等的意志,较劲。”

其时,灰眼睛女神雅典娜对他答接:

“克罗诺斯之子,王者之最,我们的父亲,

倘若此事确能欢悦幸福的神祗,

让精多谋略的奥德修斯回到家里,那就

让我们派遣导者赫耳墨斯,派阿耳吉丰忒斯

前往俄古吉亚岛屿,以便尽快

宣告我们的决议,对美发的仙女,

使心志坚忍的奥德修斯回返家居。

我这就动身,去往伊萨卡岛地,以便着力

催励他的儿子,把勇气注入他的心里,

召聚长发的阿开亚人集会,

对所有的求婚人论议,后者日复一日,

宰杀他步履蹒跚的弯角壮牛和羊群簇挤。

我将送他去往斯巴达和多沙的普洛斯,

察询心爱的父亲回归的消息,倘若他能听到点

什么,也好在凡人中争获良好的声名。”

言罢,她结绑脚面,穿上条鞋精美,

永不败坏,取料黄金,载着她跨越苍海

和无垠的陆地,像疾风一样快捷。

然后,她操起一杆粗重的枪矛,顶着铜尖锋利,

粗重、厚实、硕大,用以荡扫战斗的群伍,

他们使强力大神的女儿怒满胸襟,

急速出发,冲下奥林波斯的峰顶,

落脚伊萨卡地面,在奥德修斯的门前,

手提铜枪,在庭院的槛条边登临,

化作一位外邦人的貌形,门忒斯,塔菲亚人的首领。

她眼见那帮高傲的求婚者,正在

门前把玩骰块,愉悦自己的身心,

坐在被他们宰剥的牛皮上,

信使和勤勉的随从们忙碌在周围,

有的在兑缸里匀调酒和清水,

有的则用多孔的海绵将桌子擦抹干净,

搁置就绪,还有的正切分熟肉,大份堆起。

前言/序言

译序
陈中梅

他站立在西方文学长河的源头上。他是诗人、哲学家、神学家、语言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地理学家、农林学家、工艺家、战争学家、杂家——用当代西方古典学者E.A.Havelock教授的话来说,是古代的百科《世界英雄史诗译丛:奥德赛》。至迟在苏格拉底生活的年代,他已是希腊民族的老师;在亚里士多德去世后的希腊化时期,只要提及诗人(hopoiētēs),人们就知道指的是他。此人的作品是文艺复兴时期最畅销的书籍之一。密尔顿酷爱他的作品,拉辛曾熟读他的史诗。歌德承认,此人的作品使他每天受到教益;雪莱认为,在表现真理、和谐、持续的宏伟形象和令人满意的完整性方面,此人的功力胜过莎士比亚。他的作品,让我们援引当代文论家H.J.Rose教授的评价,“在一切方面为古希腊乃至欧洲文学”的发展定设了“一个合宜的”方向。这位古人是两部传世名著,即《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作者,他的名字叫荷马。

荷马?荷马史诗
古希腊人相信,他们的祖先中有一位名叫荷马(Homēros)的歌手(或诗人),他创编过宏伟、壮丽和含带浓烈悲剧色彩然而却是脍炙人口的史诗,是民族精神的塑造者,民族文化的奠基人。一般认为,荷马出生在小亚细亚沿岸的希腊人移民区(因而是一个伊俄尼亚人)。据后世的《荷马生平》和其他古代文献的通常需要使用者“沙里淘金”的记载,荷马的出生地至少多达七个以上。至公元前六至五世纪,古希腊人一般将他的“祖城”限定在下列地名中的一个,即基俄斯(Chios)、斯慕耳那(Smurna)和科洛丰(Kolophōn),其中尤以基俄斯的“呼声”最高。在一篇可能成文于公元前七世纪末或六世纪初的颂神诗《阿波罗颂》里,作者以一位顶尖诗人的口吻称自己是一个“来自山石嶙峋的基俄斯的盲(诗)人”(tuphlosanēr),是一名最出色的歌手(参考aristeusousinaoidai,《荷马诗颂?阿波罗颂》172—173)。马其顿学问家斯托巴欧斯(Stobaeus,Johannes,即斯多比的约翰)编过一套诗文集,其中引用了从荷马到塞弥斯提俄斯的众多古代诗人和作家的行段语句。根据他的记载,抒情诗人西蒙尼德斯曾引用荷马的诗行(即《伊利亚特》6.146),并说引用者认为这是一位“基俄斯(诗)人”的话(Chioseeipenanēr)。值得一提的是,西蒙尼德斯没有直呼荷马其名,似乎以为只要提及“基俄斯人”,听众和读者就会知晓它的所指。上述引文或许还不能一锤定音地证明荷马(或一位创编过史诗的盲诗人)的家乡就是小亚细亚的基俄斯岛,但至少可以就诗人的故乡问题给我们提供一个大致的范围或参考项,为我们了解荷马其人提供一些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粗线条”的线索。
据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推测,特洛伊战争的开打年代约在公元前1250年左右。据“帕罗斯石碑”记载,希腊人攻陷特洛伊城的时间约在前1209—前1208年。古希腊学者厄拉托塞奈斯(Eratosthenēs,约出生于前275年)对此进行过文献考证,认为前1193—前1184年是可以接受的提法。近代学者将破城时间定在前十三或十二世纪,即慕凯奈(或迈锡尼)王朝(前1600—前1100年)的后期。荷马肯定不是特洛伊战争的同时代人。按《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作者、活动年代稍后于希罗多德的修昔底德的估算,荷马生活在特洛伊战争结束之后,其间相隔久远的年代。与之相比,希罗多德的记叙似乎更多地得到了近当代学者的重视。“赫西俄德和荷马”,希罗多德写道,生活在“距我四百年之前”,隔距“不多于此数”。希罗多德写作《历史》的年代约在前435年左右;据此推算,荷马的在世时间似乎应在前835年前后。然而,希罗多德不太同意当时通行的以四十年为一代(四百年即为十代)的提法。在《历史》2.142.2里,他提出了以“三代人为一百年”的算法。如果按此理解推算,十代人的生活时段就不是四百年,而是三百三十年左右。如果这一理解可以成立,那么荷马的生活年代就不是公元前九世纪,而是一些近当代西方学者倾向于赞同的公元前八世纪。公元前八世纪肯定将是一个伟大的世纪,如果它真的哺育过一位绝顶和无与伦比的诗才,真的“酝酿”和蔚成过一代凝重、巍伟和遒劲的诗风,真的完成了一部雄浑、初朴和弥足珍贵的古代百科《世界英雄史诗译丛:奥德赛》——一句话,如果它真的养育和造就了“神圣的荷马”。
关于荷马的创作和生活,我们所知甚少。从《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主要取用伊俄尼亚方言编制这一点判断,推测作者为伊俄尼亚人似乎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荷马熟悉爱琴海以东的小亚细亚沿海地区。诗人讲述过亚细亚泽地上的鸟群,称它们四处飞翔,“展开骄傲的翅膀”(详见《伊利亚特》2.459—463〈即第二卷第459—463行,下同〉),提到过从斯拉凯(即色雷斯)袭扫而来的风飙(《伊利亚特》9.5)。他知道伊卡里亚海里的巨浪(《伊利亚特》2.144—145),知晓在阳光明媚的晴天,登高者可以从特洛伊平原眺见萨摩斯拉凯的山峰(参阅《伊利亚特》13.12以下)。读者或许可以从《奥德赛》里的盲诗人德摩道科斯的活动中看到荷马从艺的踪迹(必须指出的是,德摩道科斯并非天生的瞽者;荷马若为盲人,情况也当如此),可以从众多取材于生活的明喻中感觉到诗人对现实的体验。抑或,他会像《奥德赛》里的英雄奥德修斯那样浪迹海外,“见过众多种族的城国,晓领他们的心计”(1.2—3);抑或,他也有快似思绪的闪念,“此君走南闯北,以聪颖的心智构思愿望:‘但愿去这,但愿去那,’产生许多遐想”(《伊利亚特》15.80—82,比较《奥德赛》7.36)。诗人对战争的残酷有着深刻和细致的理解,对人的掺和些许喜悦的悲苦命运表现出炽烈和持续的同情。他或许身临和体验过辉煌,或许有过幸福和得志的时光,但他肯定经历过“不一而足”(埃斯库罗斯语)的苦难,吞咽过生活带给他(和所有凡人)的辛酸。毕竟,凡人“轻渺如同树叶,一时间生机盎然,蓬勃……尔后凋萎,一死了结终生”(《伊利亚特》21.464—466)。在早已失传的《论诗人》里,亚里士多德称荷马晚年旅居小岛伊俄斯,并卒于该地。荷马死后,活跃在基俄斯一带的“荷马的后代们”(Homēridai)继续着老祖宗的行当,以吟诵荷马史诗为业。他们的活动至少持续到伊索克拉底和柏拉图生活的年代。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