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德国“证券教父”科斯托拉尼自传

●八十年投机交易回忆,媲美《股票作手回忆录》

●台湾香港地区繁体中文版金融财经类销售排行榜di1名

●大投机家教你在金钱游戏中稳操胜券的诀窍

科斯托拉尼在德国投资界的地位,有如美国股神沃伦?巴菲特,被誉为“20世纪股市见证人”“20世纪金融史上zui成功的投资者之一”。他的理论被视为quan威,德国的投资人、专家、媒体记者经常询问他对股市的意见。《大投机家 (修订本)》是他的13本著作中最后一本,也是zui重要的一部,充满着投机智慧和人生经验总结。

内容简介

“有钱的人,可以投机,钱少的人,不可以投机,根本没钱的人,必须投机。”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关于金钱与股市的思考:

1.投机是艺术,而不是科学。

2.有钱的人,可以投机,钱少的人,不可以投机,根本没钱的人,必须投机。

3.投机者有想法,不管正不正确,毕竟是个想法,这是投机家和证券玩家的基本差异。

4.成功的投机家在100次交易中,获利51次,亏损49次,他就靠这差数为生。

5.一切取决于供给和需求。我全部的证券交易理论都以此为基础。

6..固执的投资者须具备四种要素:金钱,想法,耐心,还有运气。

大投机家是有远见的战略家,是刺激国家神经的人,他在交易所里zui有智慧和头脑,不仅能预测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动向,还能设法从中赢利。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自从十几岁接触证券界后,就和投机结下不解之缘,80年的岁月以投机者自居,且深以为傲。《大投机家》(繁体版书名《一个投机者的告白》)是他生前最后的一《大投机家 (修订本)》,也是他一生投机智慧的结晶。他在书中以幽默、隽永和风采,写下精彩绝伦的93年人生告白。书中除了有他对各种投资、投机市场的拨云见日的透彻剖析,还有他一生经典的投资案例。

作者简介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1906年生于匈牙利,是德国著名的投资大师,洞察金融商品和证券市场的一切,被誉为“20世纪股市见证人”“20世纪金融史上zui成功的投资者之一”。他在德国投资界的地位,有如美国股神沃伦?巴菲特。同时他还是广受读者喜爱的畅销书作家,一生共写了13本投资、证券、货币、财富、证券心理学的书,畅销300万册。1999年,在巴黎与世长辞,享年93岁。

目录

推荐序/6

第一章金钱的魅力/11

对金钱的追求是经济进步的动力。挣钱的机会解放了创造力,刺激了劳动和冒险精神。人们既要热恋金钱,但又必须冷静地对待金钱。

金钱与道德13

金钱的价值尺度15

成为百万富翁需要多少钱19

对待金钱的正确态度21

如何在短期内成为百万富翁24

投机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25

我是投机者,并且一直是26

第二章我眼中的交易所/29

有很多钱的人,能够投机;有很少钱的人,不可以投机;根本没有钱的人,必须投机。

投机和人类历史一样古老31

投机还是不投机35

经纪人:只重视交易量37

理财经理:数十亿元的统治者38

金融巨头:幕后操纵者39

套利者:正在灭绝的种群40

交易所小投机手:交易所的赌徒42

投资者:交易所的马拉松赛跑者46

投机者:具有长远眼光的战略家48

第三章凭什么来投机/53

投机者中的世界主义者不应仅仅分析和观察自己国内的股票市场,还应该分析和观察全球发生的事件、世界各国的政策、资金流动……

投机机会与风险55

债券:一个比人们想象还要重要得多的投机对象56

外汇:以前比今天更有意思60

原料:投机者对投机者67

有形资产:收藏家还是投机者?71

不动产:只适合于大投机者73

股票:其本身就是投机对象76

第四章交易所是市场经济的神经系统吗/79

对我来说,交易所是伴有美妙音乐的蒙特卡洛,但你必须拥有天线,才能接收到它的音乐并辨识出它的旋律。

诞生的岁月81

资本主义的神经体系87

参与交易者的集会场所90

世界历史的镜子92

经济的温度计93

第五章是什么使股市波动/95

股市的波动,无论是升或是降,都有数不胜数的可能原因。股票分析家们努力寻求合适的解释,可是股市是有其内在逻辑的,和普通消费者的逻辑无关。

股票市场中的逻辑97

有关供求的命题99

长期的影响因素101

中期的影响因素113

发展趋势对于中期证券交易所的发展是不重要的116

通货膨胀:针对它的斗争才是具有伤害性的119

通货紧缩:证券交易所的最大灾难122

发行银行:利率的独裁者123

贷款:股市的竞争对手128

外汇:美元在做什么?131

大众的心理133

第六章股市心理/135

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和投机者,需要具备资金、想法、耐心和运气四个因素。

问题是懦弱还是固执137

资金138

想法141

耐心145

运气147

科斯托拉尼的鸡蛋149

繁荣与崩盘:一对分不开的搭档164

17世纪的郁金香灾难165

数学毁掉了法国169

1929年:股市崩溃的内因172

成功的法则:“反其道而行”181

一个性格刚强的问题185

买空投机者还是卖空投机者并非原则性问题188

第七章在信息的热带丛林中/203

信息是投机者的工具,投机者不仅要了解信息,还要预测信息,并且知道哪些信息对股市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

信息:投机者的工具205

既成事实现象207

信息社会214

建议、推荐和谣言216

股票专家:从神奇的犹太法师到数学家218

内部消息224

第八章从股市中赚钱/227

首先要考虑普遍行情,然后才是选择股票。只有那些投资股票至少20年以上的人才可以不考虑普遍的行情。

正确选择股票229

增长型行业:成为富人的机会230

一种股票的公平价格232

逆转股:火中复生的凤凰234

分析家无意义的词汇235

行情图表:能赚但必赔237

第九章资金管理者/241

一个由第三者承担风险的投资者,不管是基金管理者、财产管理者或投资顾问,都必须正直、有责任感、富有经验。

由第三者承担风险的投资者243

投资基金:众多投资者的巴士汽车245

对冲基金:名字就意味着诈骗246

投资顾问:他们的欢乐就是客户的痛苦249

财产管理者:资金管理者中的定做裁缝251

第十章为投机新手而写/253

做一个投机商就仿佛在玩扑克牌,你必须在拿到坏牌时尽量少输,拿到好牌时尽量多赢。

失败在所难免255

时间不是问题257

名望带来的后果258

交易所、爱情和对交易所的爱260

十记266

十诫267

附录我的投机经验与智慧/269

译后记/277

精彩书摘

第三章凭什么来投机

  投机者中的世界主义者不应仅仅分析和观察自己国内的股票市场,还应该分析和观察全球发生的事件、世界各国的政策、资金流动……

投机机会与风险

  一谈到交易所和投机,人们马上想到的就是股票交易所和股票投机。投机和交易所依赖股票,反之亦然。我也总是谈论、撰写有关交易所和投机的内容。当然我指的是利用股票投机。但是在我80年的“交易所投机事业”中,我不仅仅用股票投机,债券给我带来了巨大利润,我在外汇和原材料市场上也很活跃,而且在实物交易中我也积累了许多经验。

  投机者中的世界主义者不应仅仅分析、观察自己国内的股票市场,还应该分析、观察全球发生的事件、世界各国的政策、资金流动、工业大国的内外政策、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决策、巴黎俱乐部的债务谈判、新技术的发展、巴以冲突,甚至巴西与中国的气候变化。

  不论哪儿存在机会——商品、货币、债券、股票与其真实价值间存在差异,投机者就会等待市场在某一时刻轧平这一差异。大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因此不要仅仅把股票当作投机对象。例如,我就从债券投机中取得了成功。

债券:一个比人们想象还要重要得多的投机对象

  债券,又叫固定利息有价证券,是大多数储蓄者保险的投资项目。这是很自然的。如果发行债券的人很有信用,例如国债,买了这种债券的人不会承担赔钱的任何风险。债券到最后总会以名义价值偿还的。在购买时所计算的利息对持有者来说也是保险的。当然在债券持有期内会发生一些事情。有些债券的期限为10年,甚至30年。在这段时间里,长期债券的利息会有很大浮动。特别是20世纪70、80年代的金融市场上的大动荡使得许多债券在70年代贬值40%,而在80年代几乎又升了两倍多。因为债券在美国是可交易的,所以它们得使其行情适应当时的利率状况。如果金融市场上的利率由10%降到7%,那么一个标有利息率为10%的债券——其他新发行的此种债券也一样——对购买者来说只能获得7%的利润。

  投机手、大投机者、套利基金、银行和保险公司拿着数十亿的资金在这种利率变动上大肆投机。1994年甚至美国一个叫奥兰治县的小城也来投机,结果很快破产。

  在期货市场上进行投机,投入不用太大。当利率在小数点后两位变化时,投机者已经能够获利。但是用10万美元购买债券,获利可能只为2000美元。

  我建议那些想利用长期利率变化投机的人最好买股票。交易所对借贷市场上的重大变化做出反应最晚会在12个月之后。这样股市上的赢利就会比债券赢利更清楚地表现出来。

  当我谈到我的成功时,我还得指出另一种债券投机。这里指的不是有固定利息的长期债券,而是指可能不会被偿还的债券。令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最近的投机就是对这种债券的投机。有些债券比我还老。

  事情是从1989年开始的。戈尔巴乔夫和里根的几次峰会后,世界两大势力之间的缓和日益明显。因此我预感,戈尔巴乔夫有一天会向西方大国借款,数额能达几十亿美元。我确信,要想保证这一贷款成功,首要条件是俄国必须至少把沙皇时期的债务整理一下。并且我还确信,俄国会长期偿还。俄国是一个原材料丰富的国家。据我所知,它的煤储量占世界的50%,天然气占世界的35%,有上百亿吨的石油,并且是世界上钢铁和铝的生产大国。俄国人每年开采150吨黄金,他们的金刚石储量为700万克拉。除此之外,他们总是准时还债,缺少的只不过(即使在今天)是流动性。

  我给我的一位老朋友打电话,他是搞这种所谓无价值债券的交易商。我让他给我买一些沙皇时期的债券,1822年到1910年间的。1917年列宁宣布苏联政府废除沙皇时期的一切债务后,交易所中就没有多少这样的债券了,并且它们的名义价值还下跌了99%~99.75%。显然许多债券甚至被扔到了垃圾箱里。

  第一次成功在1991年就出现了。在巴黎与弗兰西斯科?密特朗会谈时,戈尔巴乔夫宣布正式承认以前的债务。在人们的狂喜中,面值为500法郎的债券上升了12%,即560法郎。尽管如此,我还是预计他们不会用现金偿还的。我也没有在这上面投机。但我想,他们为什么不在行情下跌时把这些债券换成私有化了的公司债券或股票呢?不久苏联解体了,戈尔巴乔夫被历史的洪流卷走了。

  1996年我的预想实现了。“生活中的一切都会应验,甚至连人们所想的。”法国哲学家拉封丹曾说过这样的话。

  俄罗斯想在欧洲债券市场上发行20亿美元的债券。但法国政府要求俄罗斯必须首先处理沙皇时期的债券。这些债券大约在100年前卖给法国,它们中大多数一直还在法国的储蓄者手里,这是他们父母或祖父母遗留给他们的。多年来法国人的这些要求一直未被满足,但现在他们拥有了有效的强制手段。1996年11月27日俄罗斯总理在巴黎签署了一项协议,规定俄罗斯向法国赔偿20亿法郎。这意味着,面值500法郎的债券会赢利300法郎。法国的储蓄者对此仍不满足,他们的计算是,用法郎标价,再加上利息,每张债券将值2000法郎。对我这个以5法郎购买债券的人来说,这意味着我的赢利将是6000%。债务分四期偿还,俄罗斯已经还了两期。每一次我都用鱼子酱和伏特加来庆祝。有一次我曾写到,在旧俄罗斯,卑微的舞蹈演员成为高贵的公爵夫人不是什么稀罕事,现在沙皇时期的债券也有了这种发迹的命运。

  有些人现在也许会问,我为什么能有这种预计?我想用一件小事来回答。我年轻学开车时,我的驾驶教练告诉我:“你是学不会开车的!”“为什么?”我吃惊地问。“因为你老是看着发动机护罩。抬起头来,看着前面300米远的地方。”从那之后,我在驾驶方面变成了另一个人。在交易所,人们也必须这样。

  前几年曾有人问我是否在所谓的贬值债券市场(EmergingMarkets)投机,我总是回答:“有,沙皇时期的旧债券。”大多数投资者和基金管理者认为我年老胡说八道,这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我在法国的一次会议上碰到了马克?莫伯斯,他对我的回答很感兴趣。几个星期之后,他给我的办公室打电话,询问哪儿能买这种债券。他是否真买了,我不清楚。此外我还敢打赌,没有哪个国民经济学家和专业理财经理有这种想象力。

  我承认,我更容易相信这种预测。因为我曾在贬值的国债上取得过巨大成就。这是指我在战后买的德国的“年轻—债券。”德国变成了废墟,无力偿还这些债务。但我把赌注投在了德国的传统美德和阿登纳身上。我坚信,德国肯定会在某一天偿还债务。阿登纳是位伟大的政治家,比我想象的还要伟大,因为他偿还了法郎标价的“年轻—债券”,就像是偿还美元和英镑一样。法郎在战争中大幅贬值,阿登纳看到了德法友谊的前景,他说:“我不能偿还英国人坚挺的英镑,美国人坚挺的美元,但我能偿还法国人贬值的法郎!”这句话对我来说,意味着140倍的利润。

前言/序言

推荐序

一个投机者的告白

 

  1999年2月,我和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开始写这《大投机家 (修订本)》的时候,我们俩都知道,这将是他的最后一《大投机家 (修订本)》。我的序言竟成了献给他的悼词,却是我没有想到的。

  9月14日,93岁的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在巴黎逝世。他虚弱的身体已抵抗不了腿部骨折给他带来的后遗症。

  但是他仍活在他的作品中。加上这本,他一共写了13《大投机家 (修订本)》,在全世界销售300万册。《资本》杂志上有他的专栏,他在上面发表过414篇文章。第一篇发表在1965年3月的那一期,题目是《一个投机者的告白》。最后一篇发表在1999年10月的那一期。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够为2000年1月的那一期继续写些东西。他曾用他那富于幽默的方式说道:“《资本》给了我保障,但谁来保障资本呢?”

  在过去的35年中,他曾作过无数次报告,并在电视上频频露面。不论是在达沃斯经济论坛年会上,还是在世界银行、电话交易所和哈拉尔德?施密特主持的节目中,他始终都是一位幽默机智的勇敢斗士。

  他成了交易所的大师。谁想从科斯托拉尼这位交易所老手那里得到重要建议,那将会非常失望。他在每次报告开始时都说:“你们别想什么别的建议。”他还说,建议是没有的。如果有,那么也不过是告诉大家,它们只是银行或其他利益集团企图向公众兜售某种股票罢了。然而在他35年来写的新闻体著作中却有许多建议。其中最有名的一例是,到药店买些安眠药吃下,然后买一揽子国际标准证券,再大睡几年。谁要是听从了这个建议,一定会获得那个早被他预言过的惊喜。

  他把他最明智的建议给了年轻的父母:“你们应投资孩子们的教育!”这句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也许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通过科斯托拉尼自己的经验,这句话听起来就特别有分量。在他18岁那年,父母把他送到巴黎,向一个熟识的交易所经纪人学习。科斯托拉尼的父母在战争和运动中失去了一切,多亏这次教育,才使他们的儿子有能力资助他们在瑞士安度晚年。

  “享受生活吧!”这是他乘坐奥迪A8穿过布达佩斯时给听众的建议,这是他到生命最后时刻也牢记在心中的准则。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尽情地享受了生活。他热爱古典音乐。瓦格纳的《纽伦堡的歌手》和理查德?施特劳斯的《玫瑰骑士》,他听了不下百遍。令他十分高兴的是,他还和理查德?施特劳斯相识。听古典音乐,抽一支好烟,思考着交易所的业务,这带给他无穷的乐趣。只是后来因为健康问题他才把烟戒掉。

  科斯托——我们这些朋友都这么称呼他——不仅享受舒适的生活,也享受他的“工作”。就像听众需要他一样,他也需要听众。公众给了他认可,也让他永葆年轻。采访和讨论中经常会有人问他精力充沛的秘诀,他的回答是“精神体操”。当然他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只靠听音乐和思考来对付衰老是不够的。他在1998年还作了三十多场报告,出现在不同的电视频道,接受了各种不同的采访。虽然坐飞机、火车或汽车以及登讲台对他来说越来越困难,但是这位科斯托拉尼“先生”从来都不坐讲座筹办者给他准备的舒适的沙发椅。只要他把两只手牢牢地撑在讲台上,接下来就会有60到90分钟动人、紧张而又诙谐幽默的报告,再接下来便是长时间的鼓掌与喝彩。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是德国两代交易所投机商崇拜的对象。尽管如此,他身上仍无一点“明星习气”。年轻人让他签名时,他总是先给他们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回答:“我可不是摇滚明星。”然后再在他们的入场券、钞票或T恤衫上签名。

  只要他不到处宣扬自己的理论,正如他自称是一个“交易所的漫游传教士”,他就会和他妻子住在巴黎或是他的第二故乡——慕尼黑。在那儿,他早晨会去希波帕莎基大街的咖啡馆,下午则到马克西米兰大街的“正宗罗马”餐馆或是“牡蛎酒家”。但是在他看来,最好的餐馆还是在巴黎。中午他会去鲁玛波特大街的ChezAndere餐馆。他说这家餐馆有巴黎最好的牡蛎,餐后一般来杯可乐。接下来他会去香普伊西斯大街的“Fouquets”咖啡馆。除了战争年代,他从1924年起一直是那里的老顾客。按照惯例,他下午会小睡一觉,晚上去该城一家最有名的“Brasserien”。他特别喜欢蒙特帕那斯城区的“LaCoupole”。30年代它非常火爆时,科斯托拉尼就开始光顾那儿了。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从1917年开始就一直与金钱和交易所打交道,但他却不是一个实利主义者。通过思考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这带给他快乐。他自信地称自己为投机者。对他来说,投机是一种智力挑战。他与金钱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在他看来,这是成为一个成功投机者的首要前提。科斯托拉尼既不吝啬,也不挥霍炫耀钱财。金钱对他来说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他被纳粹迫害逃出巴黎时是金钱给了他帮助;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是金钱给了他最好的医疗保证。他更看重这一点:是金钱使他能过舒适的生活。如果一场戏剧或音乐会特别令他着迷,他就会坐飞机去米兰斯卡拉剧院过通宵,但是能省钱的地方他还是尽可能地省。因此,他经常会把一些讲座举办者送给他的一等戏票换成二等经济票,这样他就可以省下钱为自己的私事买飞机票了。他总是说,反正他太瘦了,太宽的位子也坐不满。

  但“世界公民”科斯托拉尼首先享受到的是给他带来财富的经济上的自主权。这种自主权对他来说是除了健康以外最重要的财富和最大的奢侈品:一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自主权,同时也是一种不必做自己不愿做的,不必说自己不愿说的自主权。他先后在70年代和IOS假基金斗争,80年代和金元院外活动集团斗争,90年代对联邦银行和新市场斗争。不管他进行什么斗争,他总是一位“因信仰犯法者”。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