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陈奕迅推荐!书名来自林夕作词、陈奕迅演唱的热门金曲《任我行》。

★华语乐坛金牌词人、《原来你非不快乐》作者林夕全新力作!近百篇禅理散文,剖析现实生活中你我不得不面对的自由与孤独。

★“究竟是应该做个特立独行的人,还是安全一点在舒适的地带跟大家一样?”林夕从日常小事谈起,讲述他对生活的体验和感悟,分享他对“要做自己”和“忠于自己”的思考!

★林夕至今已填词近4000首,为王菲、陈奕迅、杨千嬅、张国荣等写下动人金曲,陪伴过无数失恋、失意的心灵;林夕同时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已出版数十部从日常小事出发,分享个人所思所得的禅理散文,深受大众读者喜爱。

★林夕的歌词反映的是爱情的本质和生命的亮光,他的散文则是歌词的补充和呼应!

★林夕新经典同步上市!

★《霍乱时期的爱情》设计师韩笑操刀装帧设计!

海报:

内容简介

《任你行》:陈奕迅推荐!华语乐坛金牌词人、《红豆》《匆匆那年》词作者、《原来你非不快乐》作者林夕全新力作!林夕说:书名《任你行》来自《任我行》那首歌。现在有种很流行的说法是“要做自己”,但是在真正做自己之前,你究竟了解自己多少,了解自己之后,能不能真正做到自己想做的?任你行,你行不行?不行的话,要找人同行,行不行?自由,从来都带一点点孤独。《任你行》挑选的文章都有一个标准,就是尽量用一些“逆思维”的方法去思考,比如我们觉得某样事物是这样的,那么有没有别的方式去看待。类似这样看待事物的方法,在这《林夕:任你行》中写到很多,这样才是真正的“任你行”吧。

作者简介

华语乐坛金牌词人、畅销书作家林夕

毕业于香港大学文学院,主修翻译。曾任港大中文系助教、《快报》编辑、亚洲电视节目部创作主任/副经理、音乐工厂创作总监/总经理、商业电台广告创作及制作部主管/商业电台创作顾问/商业电台顾问。现全职写字。

目录

内地版序人生本无事,苦为世味诱

香港版序从何时你也学会不怕离群

【世上有多少个缤纷乐园任你行】

半杯水理论

淡定帝

都是太习惯的缘故

三甲五强十大最快乐

亲爱的朋友,你又在烦恼些什么呢?

如果能穿越回去的话

遗愿在年轻时就要写好

假装散漫地专注的能力

梦是最刺眼的一面镜

三头六臂的特异功能

所谓完美主义

【从何时发觉没有同伴不行】

一班人与一个人无所事事

人生若如戏,别像贺岁片

打搅了他人的生命

入睡前怕与世界失联

失落两个半小时

那一夜,我看着双剔变蓝

假开会之名

不吃螃蟹的人

己之所欲,勿施于人

我不化妆便不要我吗?

纠太久,结自然解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满街赶路人】

生命离不开混浊

百岁老人之笑丧

来或者不来的浪漫

如此恨

假假地都要笑一笑

台湾平均温度

深夜食堂

那年圣诞,我像一个坏人

过节是回忆的道具

吃饭时谁肯斋吃饭

【从何时怕遥望星尘】

食盐多过你食米

我係唔L讲粗口嘅!

三好主义有多好

把正能量当鸦片

不过是歌词一首而已

化学物质与心药

把神仙鱼豢养

花市行情

梅花运

豁出去,吻下来

比鬼更猛的噩梦

【等遍所有绿灯还是令自己疯一下要紧】

每人心中该有一把花钱的尺

没有回不了头这回事

时间碎片

超强台风与超稳定

沏茶仪式多余也不多余

其实,都是多余的

连吃两次臭桂鱼

一碗面十五分钟的快感

曾经的枕边书:亦舒

书中竟有黄金屋

躺得太痛,睡得太累

何不到博物馆

床单上的一抹污渍

【为何在雨伞外独行】

文具梦

退休后要开间民宿?

梦想咖啡店

富人的“满足神经麻痹症”

豪得最土

月剩族的罪名

拾遗报不报,几时报?

面无月色的岁月

【可以任你走怎么到头来又随着大队走】

蝙蝠之福

世有粉丝而后有偶像

对地球无礼

尤人不如怨天

单凭爱,签不了手术同意书

太岁犯人

五十步哭一百步

精彩书摘

【都是太习惯的缘故】

习惯了上一代的拼音输入法,太习惯了,那速度,常常想找个人来让我炫耀一下。好了,老旧的电脑死了,换上新一代的,连输入法在内,仅仅是几个键盘操作的先后次序,就让打字的速度慢了几倍,从前像漫天花雨撒金钱,现在像在红绿豆中捡红豆。如果当初的输入法没那么纯熟,就没有今日的麻烦。

习惯了用电脑写,太习惯了,几乎成为一个写作必然的程序之一,几乎觉得在屏幕上闪出来的字,写的特别好。一旦回到二十多年前,在原稿纸上手写的日子,修正麻烦还不是最大问题,奇诡的是觉得,自己手写出来的,都只是初稿,还有好多纰漏,总是未完成,待改,心里不踏实。

心里踏不踏实,原来就建筑于习惯,以至太习惯,在安全感有着惘惘的不安全感,人真是矛盾的物种。

习惯了那些好人好到尽、坏人坏到底的虚构故事,从电视剧电影小说看到的,习惯好人总有好报,坏人来得及有恶报。太习惯了,以致动不动愤恨,谁谁谁怎么还没死掉;以致一看人,就简单地问一个不符合自己实际年龄的问题: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太习惯了。

习惯了读那些用花花草草、星星月亮做道具的诗词歌赋,美啊,太习惯了,一旦面对现实,或者面对现在的作品,没有花落风吹草动大江流,都丑啊,都不是美文啊;不是美

文,一代不如一代啊。

最糟糕习惯了背那句“独自莫凭栏”,太习惯了,于是自觉一个人凭栏想事情看风景,都要加一句内心独白,“但愿你也在这里”,诸如此类。可人家李后主惯了左拥右抱,三妻无限妾,你是谁?于是就忘了一个人凭凭栏,没人打扰也有好处,来个语言无味又嘴碎的在旁,好比在戏院有人吃东西吱吱有声。

习惯了与一个人相处,每天总有几通电话,几个信息,几幅自拍,总以某个姿态给你抱一个吻一个。之前,总有一两句念白,总用某种熟悉的语气跟你聊天,太习惯了;一旦他变了,变了个方式,就怀疑这还是不是你要的幸福之类。基本上,习惯让人失去接受改变的能力,最可怕是恋爱成习惯,习惯成自然,把前任的那套也带到新人新天地,自然又要怀疑这是不是我要爱的人。

习惯会变成依赖,依赖让自己变成无赖,特别是在爱情的世界。

习惯会带来经验,经验让人自信,太自信会带来自大。经验会沦为障碍,磨损了锐气,折损了胆气,丧失了该有的勇气。

习惯会让许多过程变成仪式,忘了做这些事情的初衷。

习惯会化为麻木,麻痹了敏锐的神经,本来的享受,在还没老去的皮肤上结起了一层茧。

习惯让一切变得理所当然,当然忘记了感恩。

所谓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贪嗔痴,本来可能没那么苦,都是太多事情太习惯的缘故。

习惯就好,一多出个“太”字,太伤人了。

【入睡前怕与世界失联】

有道修心可以很简单,饥来吃饭困时眠。

对简单人来说,这很简单,简单得像一头猪,顺自然本性而为,完毕。现代人都是浊人,在资讯辐射感染下,来自复杂的生活,离不开混浊泥泞,而且习惯了以泥泞护身,盖住了面对自己时赤裸裸的空白。

那些泥泞,像装饰面容的化妆护肤品,一点都不脏;泥泞越厚重,水越混浊,生活越滋润,节目越精彩,话题越丰富。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交于泥泞,如此便不愁寂寞,只担

心时间不够。

活着,有忙碌的必要,时间不够,最好把吃饭化为饭局,局中人个个是效率人,吃饭只是顺便解决饥饿。若有人填饱了肚皮即行撤退,会被视为奇葩怪人的。

习惯了一身泥巴,一旦没有了这事那事诸多事实,就没有了安全感,也没了存在感。所以慧海禅师说的“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看在失眠症患者眼中,也真冤枉。的确有人睡时把白天的事带到睡床上,也有所谓因心事而弄得寝食难安的,可最难搞也最无辜的,是失眠症患者。患者会把禅师劝勉“困时眠”当成在伤口上撒盐。

他们会说:困时谁不想眠,可惜很困很困时,就是眠不了。我睡不着不是因为把千般心事计较,反而因为听了这劝,弄得躺床上不敢想事情只管数兔子听自己呼吸,最后因百

无聊赖而失去倚靠,如失去了床上的抱枕;想迈向昏迷也得有个方向,入睡也要有个确切的门口,心才踏实啊。

难怪许多失眠人,繁忙惯了,宁愿开着电视,在繁杂的噪音带领下,跟进着似有欲断难断的话题渐渐昏迷,也不敢数兔数数字听空调声音,那种单纯很接近空无。他们连睡前也唯恐与世间失去联络,怕的不是烦扰,而是单调;宁静与幽暗,不能诱惑他们睡意,在失去意识前,宁可流连在光影中,淹在生活的浊水里,而脑袋空白就像孟婆茶可怕,入寐前会惊醒过来。

有些人更要把手机放床边,仿佛一离世间睡觉,有人找也不晓得,就不能好好安心睡觉;连梦里都不敢面对空白,总要以泥泞做被单,要假装不专心,才能专心做好困时眠这功课。

【深夜食堂】

午夜三点钟,台北,腹空了要取暖,拿手机查找到酒店附近有家没打烊的牛肉面店,信步即达。

店小却人多,简直像个深夜食堂。我们坐下来似刘姥姥入小观园,把菜单看了又看,环视左右,坐对面的老人家老神在在,忽然软语轻声问我们:是第一次来吧,不用选了,慕名而来的话,就点牛肉面。如果你们信我,只要个牛肉汤加面就可以了。然后把头越过我们桌面的领空,说:这里的牛肉,都是牛腱肉,这吃法不地道,我不喜欢,他们的精华,其实就在汤里,喝了这汤,夹几下面,就值了;那么晚,吃太饱,对身体不好。

信,当然信,我们只萍水相逢,素未谋面,不知底细,老人家却不嫌冒昧,发表食评就算了,竟然关心起过客的消化能力。那一刻,不孝点说,娘亲若说这番话多了会落得啰唆;一个陌路人说来,竟有点动容。文艺点说,那汤还因此热腾腾出一阵人文气息,直暖到心头。

我有一个从没实现过的梦:为免浪费食物,独食者愿意把吃不完的,跟搭台路人对食分享,最好不过。那老人家居然真的,真的对着面前的一碟泡菜,说这个放汤里很好,你们不介意可以试试,我也吃不完,觉得还可以的话,下次来你们可以再点。

日本漫画《深夜食堂》,从一间小店中带出许多小人物小故事的大感动,想不到就在这里,也像客串了一幕似的。老人家似是这里晚间常客,这热情,也大有可能因守在家里寡言太久,所以在外一逮着对象,便借机开开嗓子,也顾不得生熟了。即使是这样,能对路人以热情排解平日冷清,没有把压抑化作一脸寒霜,她的人间还是温暖的。

下回,我们夜宵首选就是这小店吧,不为那牛肉面,只为想跟这专吃牛肉面走牛肉的老人家重逢,虽然她未必记得我们,因为,可能每晚她都对搭台的过客,重复同样的话。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