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简单,是一种境界,是人生心境上的历练、豁达;
简单,是一种生活态度,是经历人生后的一份精髓。

内容简介

《瓦尔登湖》是美国作家亨利.戴维.梭罗所著的一本散文集,记录了作者隐居瓦尔登湖畔,与大自然水乳交融,在田园生活中感知自然、重塑自我的奇异历程。

作者简介

亨利.戴维.梭罗(HenryDavidThoreau,1817-1862)美国作家。哈佛学院(今哈佛大学)毕业。曾协助爱默生编辑评论季刊《日晷》,成为超验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写过许多政论,反对美国侵略墨西哥,支持废奴运动,曾发表演说为起义失败的约翰.布朗申辩。主张人类回归自然,曾在瓦尔登湖畔隐居两年,体验简朴生活,并以此为题材著有散文作品《瓦尔登,或林中生活》。还写有散文《郊游》《缅因森林》等。

精彩书评

梭罗以全部的爱情将他的天才贡献给他故乡的田野和山水,因而使一切识字的美国人与海外的人都熟知它们,对它们产生兴趣。
——爱默生

就好像我们中国古时的文人画家一样,梭罗并不是一个以工笔见胜的画匠,可是他胸中自有山水,寥寥几笔,随手画来,便有一种扫清俗气的风度。技术上虽未必完美,可是格调却是高的。
——张爱玲

目录

《瓦尔登湖》人与自然和美共存的赞歌
省俭有方
我的住地;我的生活探索
阅读
闻籁
离群索居
来客
种豆
村子

贝克农场
更高的法则
鸟兽若比邻
室内取暖
原住民;冬日来客
越冬鸟兽
冬日瓦尔登湖

结束语
附录:
新的桃源是耶?非耶?

精彩书摘

省俭有方
写下面这些篇章,或者写这里头大部分篇章时,我正形单影只地住在马萨诸塞州康科德的瓦尔登湖畔树林子里亲手搭建的一间小木屋里,离左邻右舍一英里,仅凭一双手养活自己。我在那里住了两年零两个月。
如今,我又是文明生活中的匆匆过客了。
要不是我的乡友们细致入微地探听我的生活方式,我本来不作兴向读者念叨私事,有渎清神。尽管有人会认为我的生活方式不可理喻,在我看来并不尽然,而且,考虑到当时情况,我反而觉得非常合理。有人问我有些什么可吃的,我是不是感到孤独,我害怕不害怕,以及诸如此类的问题;另一些人好奇地想知道我的收入中有多少捐给慈善事业了;还有一些拖家带口的人问我抚养了多少个贫困儿童。因此,我在《瓦尔登湖(精装版)》中对这些问题做出回答,请那些对我并不特别感兴趣的人多多包涵。大多数书里,都不使用第一人称“我”这个字。在这《瓦尔登湖(精装版)》里,“我”将保留第一人称。“我”字用得特别多,就成了《瓦尔登湖(精装版)》的一大特色。其实,不管哪《瓦尔登湖(精装版)》,说到底,都是第一人称在说这说那,不过我们往往把它给忘了。要是我既有自知之明,又有知人之明,那我断断乎不会大谈特谈自己的。不幸的是,我阅历很浅,只能局限于这一个主题。再说,我还要求每一个作家迟早都能朴实无华、真心实意地写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仅仅写他听说过的别人的生活。写一些就像从远方寄给亲人那样的书简,因为他只要真心实意地融入生活,一定是在离我十分遥远的地方。《瓦尔登湖(精装版)》中这些篇章,也许对清贫学子特别适合。至于我的其他读者,他们会接受他们认为适合的那些部分。我相信,没有人会把撑破线缝的衣服穿上身,因为衣服只有合身,穿着才舒服。
我想要说的事儿涉及更多的,倒不是中国人和桑威奇群岛人,而是阅读以下这些篇章的,据说都是住在新英格兰的读者诸君;就是说,有关你们的生存状况,特别是你们在当今世界上的外部状况或者现实环境,你们这个镇究竟是什么样儿,是不是非得坏成目前这个样儿,还能不能改善得好一些?我在康科德去过许多地方,所到之处,不管是商店、公事房、田野,依我看,居民们都在苦修补赎,干着形形色色非同寻常的活儿。我听说过婆罗门的信徒在烈火中打坐,两眼直瞅太阳;或者身子倒悬于烈焰之上;或者侧转脑袋仰望苍穹,直到身体无法恢复天生的姿态,这时脖子是扭曲的,除了流汗啥都进入不了胃囊中去;或者栖身在一棵树底下,今生今世把自己跟链子拴在一起;或者就像毛毛虫,用自己的身子丈量各大帝国的疆土;或者一条腿站在立柱顶端——即便是这些有意识的赎罪苦行,也不见得比我每天见到的情景更不可置信,更令人触目惊心。赫拉克勒斯的十二件苦差事与我的邻居们所经受的困苦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因为赫拉克勒斯毕竟只有十二件苦差事,好歹做完了就宣告结束,可我从来没见过我的邻居捕杀过任何妖魔鬼怪,或者服完过任何苦役。他们没有得到过像伊俄拉斯那样的好友相助,用通红的烙铁把九头蛇的蛇头烧掉,不过九头蛇嘛,一个蛇头刚除掉,两个蛇头马上又长了出来。
我看到年轻人,亦即我的乡友们,他们继承了农场、房子、谷仓、牲畜以及各种农具,因为这些家产来得容易,要舍弃却很难,乃是他们的不幸。他们还不如出生在空旷的牧场上让狼喂养成人为好,他们就可以两眼更亮地看到他们应召去干活的田地是个什么样。谁让他们成为土地的奴隶?为什么有人只好含垢忍辱,为什么有人就可以坐吃他们的六十英亩收成?为什么有人一生下来就得开始给自己挖坟墓?他们本该像常人那样过日子,把眼前所有一切东西甩掉,尽可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我碰到过好多可怜虫,他们几乎被沉重的负荷压垮了,连气都透不过来,在生活道路上爬行,推动一座七十五英尺长四十英尺宽的谷仓、从来不打扫的奥吉厄斯的牛棚,祖传一百英亩土地还得耕种、除草、放牧、护林!没有祖产继承的人,固然不被祖产继承而来的拖累所折磨,但他们要拼命地干活,方能培育自己几许英尺的血肉之躯。
可是,人们常在误导下辛勤劳作。人的音容才智很快被犁入泥土中,化成肥料。正如古书里所说受一种似是而非、通称必然的命运支配,人们积累的财宝会遭到虫咬、锈坏,而且诱贼入室偷盗。这是一个笨伯的一生经历,他们要是生前还不明白,那么在临终前准会明白。据说,丢卡利翁和庇娜是从头顶向身后扔石头才创造了人类。——
Indegenusdurumsumus,experiensquelaborum,Etdocumentadamnsquasimusoriginenati.
或者有如罗利铿然吟咏过的诗句——
从此人心坚硬,任劳任怨,证明我们的躯体源自岩石。
如此盲从荒谬的神谕,将石头从头顶往身后扔去,也不看一看它们都掉落在了什么地方。

前言/序言

《瓦尔登湖》人与自然和美共存的赞歌

十九世纪初叶,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刚摆脱战争创伤,元气得以恢复,国内经济有了迅速发展,跻身一流经济大国。日新月异的科学发明创造与大规模开发自然,一方面使美国人过上了空前富裕舒适的物质生活;另一方面由于掠夺性开发自然,严重地破坏了生态环境,导致原先淳朴恬淡的田园牧歌式的乡村生活销声匿迹。这时候,有一位独具慧眼、颇有忧患意识的伟大思想先驱,切中时弊,大声疾呼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他就是新英格兰著名作家、美国生态文学批评的始祖亨利?戴维?梭罗。
亨利·戴维·梭罗(HenryDavidThoreau)1817年7月12日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康科德镇一个商人家庭。康科德四乡风景如画,梭罗喜欢经常到野外去,独自徘徊在树木花草、鸟兽鱼虫间,与大自然结下了不解之缘。1833年他进入哈佛大学,好学不倦,是班级里的优等生;1837年毕业后返回故乡任教两年(1838—1840),还当过乡村土地测量员。他毕生酷爱漫步、观察与思考,写下了大量日记,积累了日后进行创作的丰富素材。他与大作家、誉称“美国文明之父”爱默生(RalphWaldoEmerson,1803—1882)投契,于1841—1843年住在爱默生家里,成为后者的门生兼助手。于是,他弃教从文,在爱默生的激励下开始写诗与论说文,起初给超验主义杂志《日晷(guǐ)》撰稿,随后也给其他报刊撰稿。
1845年,他在离康科德两英里远的瓦尔登湖畔(爱默生的地块上,事前征得门师同意)亲手搭建一间小木屋,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多的岁月,完成了两部作品《康科德河与梅里麦克河上一周》和《瓦尔登湖,或林居纪事》(均在他生前出版)。1847年梭罗返回康科德居住,其后从事写作、讲学及观察、研究当地动植物,偶尔也出门做短程旅行,以广见闻,为日后创作打下坚实基础。有时,他还得到父亲的铅笔工厂去挣点钱维持生活。1862年5月6日,梭罗因患肺结核不幸去世,年仅四十四岁。他生前一直默默无闻,并不为同时代人所赏识。直到二十世纪,人们才从他的不朽杰作中普遍地认识了他。实际上,他真正声名日隆,还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
1846年2月4日,梭罗在独居瓦尔登湖畔期间,曾经给康科德乡民们做过一次学术性的演讲,题为《托马斯?卡莱尔及其作品》。演讲结束后,乡友们如实相告,对于这个不可理喻的苏格兰诗人其人其事,他们压根儿不爱听。说真的,他们很想听听梭罗谈谈个人湖畔林居的所见所闻。对于乡友们的这一要求,梭罗倒是心领神会。于是,在1847年2月10日,他以《我的个人经历》为题,在康科德再次登台演讲,结果令他喜出望外,他受到听众们空前热烈的欢迎。听众们甚至劳驾他在一周后再演讲一遍,希望他的讲稿还可以进一步增补内容。
是故,此次以及后来类似的演讲成为《瓦尔登湖》一书的雏形,并于1847年9月完成初稿,1849年打算出书,可万万没想到会受到出版遭拒的挫折。因此,他不得不历时五载,将此书反复修改、增补、润饰,前后计有八次之多,终于使它成为一部结构紧凑、文采斐然的文学作品。《瓦尔登湖》在十九世纪美国文学中,被公认为最受读者欢迎的非虚构作品,迄今已有二百种以上不同的版本,同时在国外也有不计其数的各种不同语言的译本。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