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编辑推荐

  

  ●著名作家池莉人生第一部诗集,首次授权出版。
  以小说家著称的池莉,自小写诗,至今已有数十年,但很少公开发表。《池莉诗集·69》是池莉人生的第一部诗集,精选她写诗数十年来的69首诗歌,篇篇佳作。
  ●印制精美,值得收藏。
  封面整版烫金,内文选用触感柔软的100g米兰上质纸。从内文到封面,《池莉诗集·69》专色印刷,透着简洁、优雅之美。
  ●池莉诗歌金句
  1.我怀疑,孤独是被孤立出来的。我从不怀疑的是,如果连孤独的权利都没有,那才真是孤独。
  2.我惊醒于童年,也会惊醒于暮年。
  3.成千上万个离别,如果是在一个爱和下一个爱之间等待,就是一个并不残酷的词。
  4.我只相信,机票过时作废,睡觉也是永别,因此与你对视,我从来舍不得合眼。
  5.往往,当人群渐渐消散,一个人则被渐渐充满。
  6.那时候,人的眼睛以花瓣的形式,面对万物。那时候,花朵将成为人的生活方式。
  

海报:

内容简介

  诗歌就像水和空气,对于我来说非同小可。
  ——池莉
  著名作家池莉人生第一部诗集,首次授权出版。
  以小说家为人熟知的池莉,其实自小写诗,至今已有数十年。如同水和空气,诗对她非同小可。只是她将诗视为自己的“私人用品”,很少公开发表。这是池莉首次以诗的方式与我们相遇。
  《池莉诗集·69》精选2015年以前,池莉数十年来创作的69首代表诗作。这些诗,不管是抒发灵魂深处的隐秘情感,还是泼辣地表达对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的感受,都渗透着疼痛感、沧桑感,都有一种历经世事的通达和智慧。篇篇佳作,警句迭出,表现出一个大作家高超的创作水准,以及对自我和世界的独特洞见。

作者简介

  池莉,著名作家,现居武汉。著有《来来往往》、《小姐你早》、《你以为你是谁》、《生活秀》、《熬至滴水成珠》等多部经典之作。历年来荣获各种文学奖70余项。作品翻译成法、英、西班牙、日、德、韩、越、泰国等多国语言。
  《池莉诗集·69》是池莉人生的首部诗集,精选数十年来69首代表诗作。

精彩书评

  这么多年里,从来没有停止过写诗,诗是我文学世界里的“私人用品”。
  ——池莉
  
  文学对我而言意味着我活着,是居住的空间。诗歌相当于窗外花园中的植物、小虫,以及大自然的一切,和我心灵沟通的点点滴滴。
  ——池莉
  
  池莉,这一次以诗的方式,与你相遇。
  ——《新民晚报》

目录

第一辑现在(2009年—2015年)
1裹上绫罗绸缎
2我躺之处血流成河
3针线活
4我佛慈悲
5与你对视我从来舍不得合眼
6欢爱正浓
7本质突变之前警钟并没敲响
8致橡树枫树以及所有树
9我当然是人
10新悲剧
11连看电影都不解乏了
12病中吟
13总是路上堵车了
14关键的关键
15洁癖
16爱是终身的事
17哪里有什么孤独
18所有美食的烹饪方式
19千万注意保持距离
20不朽如白骨
21是否真有这么好
22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是一定的
23实在是鸟
24看一切都美的眼睛永远是醉眼
25九种无关紧要的事
一摹仿名人名言
二把雨织成雨衣
三每天遇见羞耻
四颠倒我自己
五谁能若无其事地抵抗若无其事
六仅仅只是动用我自己的手
七满头青丝闲庭信步
八皱纹从脑回爬上皮肤还不够发人深省吗
九这一下可算彻底爱了
26噩梦噩到那种程度
27从前有一只姓李的黄鹤
28何日才能够走上正途
29吃遍天下盐好
30尖叫
第二辑过去(2003年—2008年)
31娇滴滴的月季
32纯粹为自己流浪
33女子之姿
34清晨远道而来
35一边顺天施化一边幽怨叹息
36约定就是这么简单霸道
37命中注定
38从一粒沙子进入从沙漠那端出来
39缓缓又细腻开放
40女人自画像
41人的生活方式
42果子
43于是永恒出现
44语言这条老狗
45坐在云端深处
46成为我
47我信仰错误
第三辑从前(2003年以前)
48女纤夫
49我选择向日葵的唯一理由
50有一种慌乱
51大海无处不在
52给爱人的送
53颂雪花飘临那一刻
54重要的是何处有爱
55树敌无数
56春天制造者
57睡眠永不入睡
58无法坍塌
59黑夜
60不是东西
61受恩赐者私语

精彩书摘

  裹上绫罗绸缎
  第一根白发长出来了
  天边因此也生出一缕新月
  是时候该整理一下夜空和情怀
  先把月芽移放在柳树梢头再说
  爱人或许不在身边
  情歌总在
  婚姻或许不在身边
  孩子总在
  战争或许不在身边
  危险总在
  循着江水把心思流得又凉又滑又长
  今宵无别,真的
  抚摸或许不在身边
  丝绸总在
  抖开樟木箱深藏的绫罗绸缎
  投入一个完全彻底裸体
  循着江水把心思流得又凉又滑又长
  今宵无别,真的
  裹上绫罗绸缎倚窗静立
  真的望月真的吟诗真的凝固
  哪里有什么孤独
  本来就子虚乌有
  的时间
  我不相信
  还可以被节省出来
  不相信
  电脑打字比鹅毛笔
  更快,就
  人的寿命更长
  寿命更长,就
  幸福更多
  我怀疑
  一滴雨水
  只有与其他雨水一起坠落
  才叫做下雨
  我怀疑
  孤独是被孤立出来的
  我从不怀疑的是
  如果连孤独的权利都没有
  那才真是
  孤独
  往往
  当人群渐渐消散
  一个人
  则被渐渐充满
  吃遍天下盐好
  世上有很多神话故事
  而我,只有一个:
  盐
  把秘密藏在心里
  把谎言紧锁嘴边
  未经雕琢或者
  稍稍雕琢
  激情
  永远存放最安静角落
  释放
  一点点
  恰如其分的
  滋味
  仅限于最必要的时刻
  且不是为自己
  关键是为他人
  把季节
  顺手摘来
  把蜂蝶
  放飞野外
  举手投足都顺理成章
  随后喝一口
  淡淡的汤
  从不启航
  所以无须目的地
  有一种咸,只为美和甜
  我的神话故事只有
  一个主题:
  美
  命中注定
  渴死
  鱼也不会
  以鱼的名义
  呼唤水
  除非鱼是
  岸边的垂柳
  唯有
  一动不动
  站立在
  逻辑
  破碎之处
  伦理掠过
  之际
  连每一个举手投足
  都命中注定
  即便没有宗教
  也同样都是信仰
  这样可以
  那样肯定
  不可以
  ……

前言/序言

  [后记]
  我的写诗简史
  by池莉
  自幼写诗,胡乱几句。记不住具体年龄,只记得行为诡秘。写毕藏入小木箱,藏入即飞快落锁。“文革”抄家,小木箱失踪。按“文革”大事记推算时间,我人生第一批诗稿,应写在10岁之前。
  小木箱失踪,胆战心惊,头悬“文革”利剑,不知何时砍下,惶惶中更加依赖写诗安慰自我,不料课堂上被同学抢去纸条,告发校方,“文革”利剑随即砍下:“……,该女生本属黑五类子女,校方革委会还是以教育为主,将其划入‘可以改造好’之列,但其不思悔改,小资情调特别严重,不断书写‘道德败坏仇视人民对抗文革’的资产阶级东西,腐蚀广大同学的革命意志。……经学校革委会研究决定给予处分。处分一:立即开除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处分二:不准许升入初中。”以上文件,刻骨铭心。
  母亲亲自到学校接受处理,黑着脸埋着头奔出校门,当街读完这份文件,一把拽我到面前,再推开,举起巴掌,又垂下,说,鬼写鬼写什么啊!初中都没得读了啊!知不知道你这辈子完了啊!这个污点在你档案里一生啊!
  天塌地陷,世界末日。那一天,那一刻,那种危险,深深烙印在岁月之中,永不消逝。那一年我12岁。
  背起书包,四处流浪,异地借读。借读生没有资格领取课本,最重要事情是每夜抄写借来的课本并装订成册。自然无暇也不敢偷偷写诗,但慢慢揣摩到可以把诗句变异,现身在公开的作文之中。于是作文成绩好得出奇,经常满分,经常成为全班范文。这是12岁至14岁。
  高中时期,语文成绩的优异令我蜚声校园内外。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自豪之余,不免偶尔充当我保护伞,便以一丝宠爱抵挡万般羞辱。百感交集,诗兴大发,不过此时已经学会保护自己,只在课余时间,只在江河湖畔,只在无人处,肆意狂写,写完即撕成碎片,统统撒入水中。这是15至17岁。
  末代知青,集体住宿,四周全是监视之眼。只写宏大话语,类似“鸟不高飞啊,怎知蓝天之阔,人不远行啊,怎知世界之大。”这是18岁至19岁。
  招生回城,就读冶金医专,学习卫生专业。文革结束,新时期文学春雷滚滚,写作灵感如火山爆发:诗歌、小说、散文、童话、神话、寓言,什么感觉来了就写什么。所有暗伤,都化作涓涓诗流,写满一个笔记本又一个笔记本。这是20岁至23岁。
  为代表班级参加某个大型赛诗会。我在食堂,一边吃饭一边笔走龙蛇,写了一首《雷锋之歌》,由耿海倾同学,在武钢工人文化宫登台演出,该同学天生好嗓音,又在红小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演出多年,一番声情并茂朗诵,打动无数人心。一位文学杂志社编辑,恰巧在现场,恰巧被打动,因此我的诗歌顺利变成铅字,获得公开出版。从此,约稿从大江南北纷至沓来。由自己一首最浅薄最装腔作势的诗,我走进了写作生涯。这是23岁至26岁。
  弃医从文,再度入学。于武汉大学学习汉语言文学。同时恋爱来临。恋爱带来茂盛诗句,也带来再度羞辱。诗稿本被偷走,被传阅,被羞辱。最糟糕是被法庭采用为判罪证据,友人被判有罪,锒铛入狱。
  某个黑夜,我第一次,烧毁诗稿,中断写诗。这是26岁至28岁,只写小说。
  小说获得全国性反响,写诗欲望故态复萌,但绝对只是私下写写,绝对不公开发表。这是29岁至30岁。
  第二次烧毁诗稿,在16年婚姻结束之后。
  走出婚姻,个人空间日渐宽阔。靠文友极力怂恿,试着让私藏的诗歌面世。诗人海男对我鼓励最多,我在她的《大家》也就发表最多。但依旧杯弓蛇影,十分畏缩。这是45岁前后。
  第三次大规模烧毁诗稿,大约是在五、六年前。某个漆黑凌晨,忽地就害怕被人发现诗稿,忽地就觉得无地自容,忽地就认定所有诗句的最终意义是“无”。
  2014年8月至11月,我去了美国IOWA大学国际协作计划。住在IOWA河边,每天傍晚在明艳的秋色中慢跑,天空总是蓝得叫人想哭,云朵总是白得叫人想笑,空气新鲜得总是脑洞大开,诗如泉涌,总是。
  临别与友人聚餐“水电站”餐馆,酒壮怂人胆:我得出版一本诗集。
  2015年,整理诗稿,约见陈垦。之所以选择陈垦的上海浦睿文化,一是信任他们的文学质地,二是信任他们的制作精美,三是要让自己受到一个认真负责出版合同的约束,以免一时冲动,再来一把火,销毁所有诗句。
  暗暗,更有一种期待,那就是:诗集一旦出版,恐惧不治而愈。有生之年,不再屈服于羞辱,不再过度害怕他人,不再总是更多地感知生存的可憎。
  平和降临,终于。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