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9。10重磅上市!不要犹豫!就要你!
  (如果没发货怎么办?怪我咯!)
  本年度期待值爆表
  人气萌爱甜文《良辰多喜欢》第二部
  番外+原城手写版后记
  祝良辰终成深情总裁,却遭遇重大危机!
  青梅竹马,前任情敌!就连路人甲都要来抢乔唯!
  “你不要再说其他男人的事,我要吃醋了。”
  “我的天!以前吃醋还会闷着吃,现在居然提前打上报告了……”
  世界太危险!小娇妻太抢手!
  
  海报:
  

内容简介

  祝良辰和乔唯的感情日渐稳定,高冷的祝总裁终于意识到自己对小娇妻的深情,并为她举办了一场奢华又浪漫的婚礼。但心有不甘的宋佳倪会就此放弃吗?宋家势力会就此罢手吗?乔唯无故失踪,许恒突然现身,乔家的巨大变故,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真相?一直默默守候的左轩面对心生隔阂的两人又会否做出什么行动?祝良辰和乔唯的爱情,还能一帆风顺下去吗?

作者简介

  原城,人气言情作者,喜欢制造大悲或大喜的故事,从事自己热爱的职业,结识自己喜爱的人们。工作狂、高冷、纠结、毒舌、间歇性逗比,著有作品《良辰多喜欢》系列等。

目录

第一章一盆冷水浇下来
第二章大总裁霸气侧漏了
第三章看来我们还不够努力
第四章她不见了
第五章下辈子总会再遇到
第六章好老公守则
第七章风光大嫁
第八章祝家风波
第九章小娇妻的秘密
第十章巨大变故
第十一章惊人的真相
第十二章迟来的拥抱
第十三章不许再去别的男人身边
第十四章信任危机
第十五章有缘再见
第十六章我们复婚吧
番外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后记

精彩书摘

  良辰多喜欢2
  文:原城
  第一章一盆冷水浇下来
  乔唯陷入昏天暗地的临阵磨枪状态,吃饭也要捧着书。午休的时候为了巩固潜意识里的知识库,她不得不枕着书,脸上还盖着书,但愿书中的墨水能像天地精华一样被她吸收进去。
  晚上从自习室回来,她给祝良辰发信息问他在做什么。祝良辰给她回了一张照片,是一把扳手。
  她不再打扰,安静地看书,直到九点多,他又发来一张家里鱼缸的照片。她把QQ号发给他,然后借来同学的小桌子,抱着电脑上了床。
  祝良辰用iPad登录QQ,把她加上。
  乔唯刚一上线,便收到一条好友申请信息,头像里的男人分明是穆奕,名字叫长期不在线。
  她通过好友申请后发过去了一个问号。
  长期不在线:我。
  哆啦A乔:穆奕?
  对方不再回复,半分钟后,乔唯看到“长期不在线”的头像变成一个圆形鱼缸,里面游弋着小乔和小唯。
  她戴上耳机发起视频,对着电脑傻乎乎地笑,因为寝室同学都在看书,她只能打字,让祝良辰说话。
  哆啦A乔:我刚刚还以为是穆奕,为什么头像是他?
  祝良辰找来一个iPad架,将iPad在床上支撑好,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良辰多喜欢2》半倚在床头,看向视频里的乔唯时恰好是一种俯视的角度。乔唯想,这就是男神啊,别人视频还要挑着角度,他随意这样一坐就仿佛经过精密计算后的摆拍。
  “我没有QQ,这本来就是穆奕的,他也应该有半年没上过了。”
  乔唯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根皮筋把头发绑起来,露出一张干净的小脸,她回复:哦,这样……请问总裁大人你有没有什么学习的秘诀?
  “没有,我上学的时候也不怎么学习。”
  哆啦A乔:那你挂科了吗?
  “我拿过三次一等奖学金。”
  乔唯捂着嘴巴笑了笑:太棒了!以后不用担心宝宝会像我一样学习吃力,只要像你一半像我一半就很完美了,从此再也不用担心宝贝的成绩!
  “明天要考试的内容背完了吗?”
  乔唯刚刚还笑靥如花的笑脸一下子垮下来:完全没有,我可能跟书本八字不合,今天早上看的东西刚刚翻了一遍竟然完全没有印象,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感觉很愧疚,我应该跟它们成为好朋友的。
  “那你背书吧,我也看书。”
  哆啦A乔:你看什么书?
  祝良辰对着iPad立起手里的外文书,乔唯正想感叹真厉害,休闲娱乐还看英文,只听他说:“画册。”
  视频还开着,只是祝良辰不再和她说话,乔唯低头背东西,嘴里念念有词,在他听来好像小老鼠在啃东西,窸窸窣窣的,大致看完两页,她便会抬头看看美男放松一下视觉神经。
  祝良辰也是,偶尔会偏头看向视频,看到乔唯正低头认真学习,便转头继续看画册。
  晚一些的时候,乔唯还在认真看书,祝良辰却累得只想躺下,放下书后,他侧着枕在枕头上,专注地看着视频里的人。
  她习惯咬笔帽,习惯用食指戳尖尖的下巴,每翻一页书都会用手指自上而下地摸一遍纸张,似是在抚平。
  等乔唯猛然间想起来自己还在和祝良辰视频时,抬头看向他,发觉视频那边的总裁大人已经睡着了。
  灯光柔和,他的轮廓却很锋利,眉骨和鼻梁十分英挺,唇线微薄,勾勒出英俊到掉渣的睡颜。
  乔唯心里被甜蜜塞得满满的,难怪装不进去知识。
  或许以后的某一天他们会发觉这样的行为有些幼稚可笑,可这就是热恋,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就连吵架,就连做梦,都想见到对方那张脸。
  熄灯后,她结束视频,关上电脑,拎着椅子抱着书去走廊继续恶补,直到夜里三点多手脚冻得冰凉才回寝室睡觉。
  早上八点有一门考试,全寝室的人都起来晚了,一片手忙脚乱。
  乔唯匆忙洗漱,抱着大衣拎上包包急忙地往教学楼跑,刚到寝室楼外时,听到二楼的公共阳台上有人喊她的名字。
  乔唯顿住脚步抬头,一大盆冷水迎头浇下,毫无征兆。
  她被吓傻了。
  那么大一盆冷水从上面砸下来,无疑会让乔唯的额头脸颊感觉到一丝疼痛,好像被冰柱子拍在头上一样,冷水渗透进她的针织衫里,整个人仿佛被扔进了大冰窟里,下巴上的水珠滴答滴答地落在胸口,长发也紧贴在头皮上。她开始瑟瑟发抖,仿佛在这快要接近零度的寒风中淋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
  周围被波及的同学气愤地骂着走开,二楼的公共阳台上空无一人,早在她被冷水蒙住双眼时那人就已经消失,看不见人,只听到一声嘹亮的斥骂:“学人当小三!让你清醒清醒!”
  接着,公共阳台上的玻璃窗被拉上。
  周围的人开始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她,乔唯恨不得张开翅膀直接飞上二楼抓住那个人暴打一顿,此时教学楼方向传来讨厌的音乐铃声,考试已经开始了。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脸,来不及去追究,套上大衣拔腿便往考场跑。
  还是迟到了,好在这不是高考,不会因为迟到而被拒绝进入考场。
  教室里一共四位监考老师,离门最近的男老师年纪偏大,很不悦,觉得这学生邋邋遢遢,明知道要考试还大早上洗头发,看向她的眼神很不友善。
  很巧的是,陶琳也在她的考场监考。
  陶琳有些意外,说了一句:“大早上洗头发,也没吹干,容易感冒啊!”
  她让乔唯赶快去答题,没太理会那个中年男老师。
  因为高度紧张乔唯也变得注意力高度集中,拼命地想把卷子上的问题看得明白真切,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脑袋这么清醒过,那一盆冷水,没有浇醒她的人格,倒是浇醒了她的智慧,下笔如有神助。
  公共教室非常大,坐满时可以容下几百人,现在考试倒不会坐满,一人隔三位,整齐利索,优点是防作弊,谁有一星半点小动作老师都看得清清楚楚,哪怕你掏掏耳朵都会被注意到你衣服袖子上是不是有答案,然而地广人稀的缺点是不利于保暖,而且为了便于流动监考教室的门也敞开着,别的同学穿上大衣外套大概也不会在意这一点点冷风,但在乔唯感受起来,哪怕是浮动头发丝那么轻微的一点点风力,都会让她忍不住打寒战。毕竟,她本来就比别人怕冷,现在头发和里面的衣服又被打湿了。
  乔唯一直试图裹紧身上的衣服,反复如此便引起了监考老师的注意,开始有男老师站在她身边。她没有作弊,倒也不在乎他的盯梢,继续答题,读题时间便用来抱紧自己。
  她要专心考试,没工夫为自己的委屈分心,泼都泼了,冷都冷了,再挂科,得不偿失,哪能让坏人那么轻易地就得逞,说不定这一泼还给她泼出个全系第一。
  左轩没有固定考场,他是流动监考,走到这间教室门口时刻意停留一会儿,看到坐在第三排的乔唯头发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河里上来一样不由得皱了皱眉。他直接进入考场拍了拍站在乔唯身边的监考老师,男老师回头看一眼左轩,没说什么便走开了。
  余光里可以瞥见来到她身边的人是谁,没有几个老师会把步子迈得这么有气质,也没几个老师会穿得这么精致,她抬起头,小孩子一样委屈地撇撇嘴。
  左轩很少拧眉头,这会儿眉头却拧得很重:“你怎么搞的?”
  周围有几个同学抬头看过来,站在另一侧通道的陶琳也看过来,但是谁也没发现,乔唯并不是洗了头没擦干跑出来的,她是被泼了水,只有左轩看出来了,她挽起的袖口颜色深浅不一,身体不停发抖,脸色也有些苍白。
  乔唯瞄一眼旁边的人,没有开口说话,在卷子边用铅笔写道:别人泼水,被我撞个正着。
  左轩身上有手帕,但在考场有些不适合给考生递东西,只能关切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是爱莫能助的。
  整整八张卷子,乔唯写到手腕发酸。她其实挺想祝良辰的,虽然他的脸总是冷峻到面无表情,脸部肌肉跟被锁死了一样,不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温暖的,他的身体也是温暖的。
  乔唯检查完最后一道阐述题,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九分钟,忽然有人在后面用纸团打了她脑袋一下。她摸了摸后脑勺,视线还没来得及寻找掉落在地上的纸团,那个看她不顺眼的老师就走到她身边,将纸团捡了起来,摊开纸团,上面是选择题的答案。
  乔唯只是瞥了一眼便继续低头检查卷子。监考老师收好纸团,同时将她的卷子一并拿起:“谁给你扔的纸团?还是你要扔给别人的?”
  “啊?”乔唯愣住了,“啥纸团,我不知道,男生恶作剧吧……”
  “你包庇的话,你的卷子就要作废,抄袭要被学校记大过,你再想想你和哪个同学串通好要传答案了?”
  没交卷的同学有人趁机说话,陶琳和另外两名老师各自看住自己负责的区域,让学生专心答题或者交卷离开,她转头看向乔唯的眼神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好像也压根没想去管。
  乔唯眼眶忽地红了:“我没抄袭!也不是我要扔给别人的!我会做这些题我为什么要抄袭?你拿纸团上的答案和我卷子上的答案对一遍,看看是不是都一样就知道我抄没抄。”
  监考老师翻到答题卡那一页,大致核对一遍:“字迹不是同一个人,但答案完全相同。”
  乔唯正坐在椅子上气得直喘,拳头攥得死死的,听到这话蓦地睁大眼睛:“相同?”她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接着说,“那说明我和他同时掌握了全部正确答案,这题很简单,我不知道谁扔的纸团,有人陷害我。”
  老师问后面的学生有没有看见是谁扔的纸团,举报有奖。
  谁都不傻,就算看见也不会举报,否则出门一准挨揍。
  乔唯的卷子被没收了,她拍着桌子和老师较劲:“你凭什么收我卷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抄袭了?就凭我桌子旁边有个纸团就是我抄袭了?你怎么能这么武断地认为我在作弊!”
  监考老师给她看了一眼纸团:“这就是你抄袭的证据,每个抄袭的学生都像你这么狡辩,现在知道后悔了和老师理论了,抄袭之前怎么没有想一下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对的?你现在立即离开考场,不要影响其他人考试。”
  乔唯本来是冷得发抖,现在是气得剧烈颤抖,要不是祝良辰给她买的香奈儿太贵,她恨不得用这包拍死那个老师。
  这一上午够倒霉的,早知道来这冻两个小时艰难地参加考试结果还是这样,应该在被泼冷水的时候就去抓凶手,就算抓不到也应该回去换身干爽的衣服,躺在床上睡觉也好过来这里遭罪。
  她起身的动作很响,包包上的金属拉链碰在桌子上发出“嗒嗒”的声响。她狠狠瞪了那名老师一眼,便离开了教室。
  她这是被人整了,站在敞开的多媒体公共教室外,她向后排那些没有离开的同学看去,没有一个她班级的同学。
  走廊里冷风阵阵,她很不争气地打了两个喷嚏。
  在教室门外站了两分钟,乔唯长长地叹了口气,直接回了寝室。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