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皇长子贺泰早年因罪被流放,时隔多年重新回京,面对京城暗潮汹涌的局势,势单力孤的他在几个儿子的帮助下东山再起。
  贺泰三子贺融,幼年时落马致残,间接导致嫡出兄弟夭折,加上母亲因罪被勒令自缢,素来不为父亲贺泰所喜,贺融一心一意想为母亲洗脱罪名,恢复名誉,故全力辅佐父亲登上皇位。从贺泰恢复爵位开始,各派势力围绕皇位展开一系列明争暗斗。
  主动请缨,出使西域,烽烟将起,立志天下,也许从贺融自皇帝手中接过含光剑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必然不同凡响的一生。

作者简介

  梦溪石
  作者常年位居晋江文学城销售金榜,考据详实,文风诙谐,三观端正,赢得众多读者喜爱。
  代表作品:
  《成化十四年》
  《天下》
  《天之骄女》
  《千秋》等。
  其中
  《人生赢家进化论》获得2014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好作品入围奖;
  《成化十四年》影视已立项拍摄。

精彩书摘

  “回来之后,是不是觉得长安样样都好,从此不想离开了?”
  一盏桂花银露由宫女款款捧来,放在贺融面前。
  皇帝不仅仅留贺融叙话,还留他用饭,祖孙二人在紫宸殿侧殿摆膳,皇帝难得有了打趣的心情。
  贺融:“说老实话,臣自回来之后,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
  皇帝挑眉。
  贺融:“如履薄冰。”
  皇帝没有生气,反是笑道:“上朝议政有这么可怕?”
  贺融:“臣先前从未出阁参与政务,承蒙陛下信赖,千里迢迢赶赴西域,又做了那些事,现在想来,凭借的无非是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现在事情完成,气就泄了,再看朝中诸位元老重臣,臣毫无经验,哪个也比不上,所以只好闭口不言,多听多学。”
  皇帝:“反正你成日都板着张脸,朕也看不出什么害怕惶恐。”
  贺融:“臣这是天生的,笑多了嘴角容易抽筋。”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竟也一本正经,连皇帝身边的马宏也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
  宫女又陆续上菜,皇帝示意吃完再说,贺融也就不再言语,埋头吃饭。
  很多臣子有幸跟皇帝吃饭,大都战战兢兢,没敢多吃,还要时刻关注皇帝吃完了没有,好随时随地跟着放下碗筷,避免失仪。
  贺融却没受到影响,他还夹了一个鸡腿和一个鸡翅,把上面的肉吃得干干净净,光溜溜的骨架放在桌子上。
  马宏看得眼睛快凸出来了,他从没见过哪个跟皇帝吃饭的人敢这么自在的,包括齐王在内。
  皇帝上了年纪,胃口本来就不大,倒是被他引起食欲,比往日又多吃了一些。
  马宏有些意外之喜,心说以后得时不时请陛下让安国公入宫陪膳才是。
  皇帝问贺融:“你们在突厥时吃的什么?”
  贺融:“羊肉,煮熟了撒盐,直接一手用刀切成块,手抓着吃,还有胡饼,主要还是吃肉。”
  皇帝笑起来:“那还是不错的,朕还听说,真定公主想为你做媒,让你娶伽罗的妹妹。”
  贺融:“是,臣婉拒了。”
  皇帝:“嫁夫随夫,哪怕你娶了,也可以把人带回长安来的。”
  贺融:“带她回来,她就离家万里,留在突厥,臣也离家万里,既然无法两全其美,那不如索性作罢。”
  皇帝一笑:“看不出你内里竟如此多情,林氏女没能与你成婚,倒是她没福气了。”
  贺融不认为自己“多情”,对皇帝的评价也不置可否。
  皇帝:“这桩婚事,说起来也有朕的责任,这样吧,你若对哪家的小娘子有意,朕可为你们赐婚,就算对方身份不够,也可赐个侧室的名分,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贺融抿抿唇:“多谢陛下好意,但臣暂时未有意中人。”
  皇帝奇道:“你为那高氏争取了三品诰封,难道不是对她有意吗?”
  他还以为孙子别出心裁,想让喜欢的女人身份更高一点,好配得上自己,才到他面前来求封的。
  大多数世人很难想象男人会为年轻貌美的女人付出,而非出于欲望或爱情的因素,连天子也未能免俗。
  贺融:“陛下误会了,臣没有将高氏纳为侧室的意思,高氏有陶朱之能,放在内宅可惜了。”
  皇帝呵呵一笑:“你想让她帮你做事,跟娶了她并不矛盾,给她一个名分,才能让她更死心塌地,你还是太年轻了!”
  贺融不欲多作辩解,便沉默以对。
  皇帝:“罢了,你们自个儿的事,朕也不欲多管,但不管你喜欢谁,你的妻子必该是门当户对的,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贺融起身:“陛下容禀,林氏当初虽未过门,但毕竟已是我的未婚妻,如今香消玉殒,黄泉之下孤苦无依,恐怕连转世投胎都难,所以臣想迎娶林氏牌位,让她正式入门。”
  不仅马宏大吃一惊,连皇帝都很诧异:“你想娶冥亲?你可想好了,原配的地位非同小可,往后无论你再娶谁,她的地位都不可能越过林氏去,你将来若有喜欢的人,必会觉得委屈了她的。”
  “是,臣已经过深思熟虑了。”
  其实贺融这个决定,除了不想让父亲再乱点鸳鸯谱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现在朝中局势纷乱,各立山头,一个不小心就会娶到已经站队齐王或卫王的人,给自己后院点火,而以他现在的新贵身份,想要娶一个毫无背景势力的平民女子当正妻,肯定是不可能的。妻者齐也,娶进了门,就与侍妾之流截然不同,那是需要丈夫付出尊敬和关心的,更不可能觉得不满意就随随便便休弃。
  综上因素,与其如此,倒不如把林氏拿出来当挡箭牌,也可以给旁人留下一个重情重义的印象。
  两全其美,贺融没觉得哪里不好。
  林家人若是知道了,那也只有感激涕零的。
  皇帝注视他片刻,终于松了口:“此事你自己去与你父亲商量吧,他答应就行,朕不管你了。”
  贺融也松一口气,俯首拜谢。
  二人又多闲聊了几句,皇帝咳嗽起来,马宏似已司空见惯,有条不紊命人端来痰盂和温水,又为皇帝轻抚后背。
  贺融:“还请陛下为天下计,保重龙体。”
  好不容易咳嗽声告一段落,皇帝叹了口气:“想当年朕也是上马射箭,下马撵狗,现在连三石的弓都拉不开了。”
  贺融:“三石的弓,臣现在也拉不开。”
  皇帝被他逗笑了,手指点点他:“你还好意思说?看看你家五郎,那才是文武双全的好男儿,多学着点!”
  他也有些乏了,便让贺融先行回去。
  贺融告退之后,皇帝对马宏道:“扶朕去后殿躺会儿。”
  马宏面露担忧:“陛下,小人去请太医吧。”
  皇帝:“啰唆!”
  他刚躺下,又改了主意:“算了,这会儿刚吃饱也睡不着,朕在软榻上坐着,你去将书案最下面那份东西拿过来。”
  马宏知道那份东西,那天皇帝去祭扫太子,回来途中在御辇上看了这份东西,脸色就变了,还大发雷霆,把本来随行坐在御辇上陪聊的齐王也给赶下去,马宏当时也一头雾水,却不敢细问。
  回来之后皇帝就将那份东西压在所有奏疏最下面,提也不提,眼下却忽然又想起来,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马宏有点不安,将那份奏疏捧至皇帝面前。
  重新翻开浏览,皇帝的反应已经比上次平静了许多,他的表情甚至都没有变过,逐字逐句看完,还递给马宏:“你也看看。”
  强势的文德帝从来不会让内宦参与政事,所以马宏也尽量避嫌,眼下皇帝主动让他看,他就不能不看了,赶紧一目十行看完,上面的内容足以让人心惊肉跳,瞠目结舌。
  “陛……陛下……”
  皇帝:“你觉得上面的事可信吗?”
  没等马宏回答,他又自顾自道:“十有八九是真的,当年陈无量的案子,朕也曾怀疑过,但后来齐王结案做得漂漂亮亮,无迹可寻,朕当时忙着别的事情,虽有些疑虑,却也没顾得上细问,反正人死如灯灭,陈无量平定南蛮叛乱,终归是有功的,就当给他些许脸面。”
  皇帝转头看马宏:“你可知道这件事背后隐藏了什么,让朕心寒的是,当时齐王虽掌管刑部,大理寺却不是由他说了算,后来这件案子能神不知鬼不觉压下来,必然是刑部与大理寺都合谋串通了,也就是说,在朕不知道的时候,齐王已经一手遮天,到了这等地步!”
  马宏听得心头怦怦乱跳,腿一软,不由得跪了下来:“陛下息怒……”
  皇帝冷笑:“过了这么多年,朕早就不怒了。”
  马宏小心翼翼道:“恕小人唐突,小人只是不解,时隔这么多年,案子早已尘封,谁会忽然将这桩案子翻出来,藏在太子陵墓中,特地呈给陛下呢?”
  皇帝淡淡道:“你觉得会是谁?”
  马宏:“小人不知。”
  皇帝:“你是不知,还是不敢说?”
  马宏不吱声。
  皇帝:“能将这份奏疏放在太子陵的人,必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也没有动机这样做,谁会想让齐王倒霉?”
  鲁王,或者卫王。马宏在心里回答。
  而且他更倾向是卫王做的。因为太子祭祀一事由礼部与宗正寺共同主导,而卫王,正好是掌管礼部的。
  当然,鲁王也不是就毫无嫌疑,他想做这件事,同样有充分的理由,而且还能陷害卫王。
  马宏暗叹一声,觉得扑朔迷离。
  “朕这三个儿子……”皇帝摇摇头,“若只为守成,随便让他们其中一个来当储君,都没所谓,但现在虽谈不上大厦将倾,也是暗藏忧患,朕还真怕本朝江山三代而亡,在他们手上告终。”
  谈及皇位传承,马宏就没有说话的余地了,他一声不吭,嘴巴闭得紧紧的。
  皇帝也只是喃喃自语,并没有征询他意见的打算。
  许多事情,心里虽然明白,真要做出选择,却不是那么容易。
  皇帝想起贺融,又是一声叹息。
  可惜他是皇孙,而非皇子,若是皇子……
  别说贺融了,哪怕是贺湛,兴许都比在三王里三选一来得好。
  可惜他们不仅是皇孙,还不是皇长孙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