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关于政治的书。各国政客的奇招、绝招、阴招和险招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原始政治的流氓本色暴露无遗。
  这是一部关于战争的书。秦国以一敌六,蚕食鲸吞间,尽显智士的运筹帷幄、将士的铁马金戈,还有君主的气吞万里如虎。
  这是一部关于智慧的书。春秋战国,天才涌现,或辩士,或策士,或纵横家,要么一言兴邦,要么利口覆国,翻云覆雨的犀利不可思议。
  这是一部关于人性的书。在利益的强力驱动下,人性的堕落和反堕落激烈拉锯,卑鄙小人与志士仁人同场竞技,人性的善恶美丑轮番登场。


内容简介

  春秋战国时代,大国争霸,小国争胜;大国吞并,小国图存。强者存,弱者亡;强者逐渐壮大,弱者最终消亡。善良和邪恶明争暗斗,英雄和美女惺惺相惜。各国兵争舌战,风云际会。
  作者提炼古今史料,以写实的手法,生动地描绘了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五位春秋霸主励精图治,广招贤才,争霸天下的雄略,塑造了管仲、鲍叔牙、百里奚、孙叔敖等人满腹谋略,勤政爱民的光辉形象,刻画了卫姬、隗后、弄玉、樊姬等一系列宫廷女性的不同性格,同时也生动地讲述了吴起富国强兵、庞涓、孙膑的斗智斗勇,商鞅变法图强、张仪、公孙衍合纵连横,苏秦六国合纵伐秦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充分展现了当时环境下不同人物的不同命运。
  《春秋战国》(全三册)以其宏大的结构,深刻的内涵,艺术地再现了这个被视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时代。


作者简介

  胡晓明、胡晓晖,中国作协会员,自1990年开始联手创作以历史题材为主的长篇小说。出版、发表《唐太宗》《三国风云·魏宫夺嫡》《精忠岳飞》(上下卷)《罗浮梦影》等长篇小说十多部。
  创作有电视连续剧《精卫填海》《血誓》《三国英雄志·诸葛亮》《神话武当》;电影剧本《凤舞天下》;楚剧剧本《杨涟闯宫》等影视戏剧文学作品多部。
  获“第二届台湾罗贯中历史小说奖·首奖”“首届湖北文学奖”“第四届湖北省文艺明星奖”。

目录

第一卷列王的纷争
第一章 寒风呼啸乱象生 主君薨逝天下崩…………………………001
第二章 隰朋三策定大位 叔牙力荐管夷吾…………………………011
第三章 管鲍畅谈天下志 曹刿论战退雄兵…………………………032
第四章 以马扮虎破宋军 管仲终成霸王辅…………………………045
第五章 尊王攘夷献奇策 北杏筑坛始会盟…………………………058
第六章 三人成众衣裳会 易牙媚献九珍汤…………………………069
第七章 庖人市吏忠饰奸 曹沫高台劫盟主…………………………085
第八章 竖刁自残进后宫 宁戚定计擒甫瑕…………………………098
第九章 叔牙肃目斥白公 夷吾谋国先绸缪…………………………115
第十章 易牙烹子媚桓公 郑公兴兵平王乱…………………………130
第十一章 庆父思淫戏哀姜 桓公伐卫示兵威…………………………143
第十二章 鲍相败兴功宴散 虎父犬子君心乱…………………………157
第十三章 扶燕制敌伐山戎 鱼丽之阵破强敌…………………………169
第十四章 老马识途大军还 庆父不死难未已…………………………180
第十五章 许后悲歌乞齐师 八国联军伐熊楚…………………………194
第十六章 楚先王筚路蓝缕 齐桓公霸业终成…………………………206
第十七章 江汉雅乐明储位 周王离间志未酬…………………………218
第十八章 葵丘会盟霸业满 骊姬施媚晋国乱…………………………230
第十九章 假道灭虢唇齿寒 路漫漫兮功名路…………………………243
第二十章 穆公图治欲求贤 威德相辅霸西戎…………………………256
第二十一章 君弱臣强家国乱 盈满之心生无妄…………………………269
第二十二章 破晋灭梁秦发威 割股充饥逃亡路…………………………283
第二十三章 贤臣俱逝霸业危 千秋功名身后事…………………………295
第二十四章 宋公守信定齐乱 趁机图霸不自量…………………………309
第二十五章 宋公争霸终无为 盂地会盟做楚囚…………………………321
第二十六章 泓水决战宋师败 礼遇重耳种善因…………………………337

第二卷权力的游戏
第一章退避三舍重承诺 秦晋之好助明君…………………………001
第二章家国未定先争宠 引蛇出洞诛奸贼…………………………018
第三章论功行赏坐朝堂 兄弟阋墙王都乱…………………………031
第四章士甘焚死不公侯 恩威并施定王室…………………………044
第五章整我六师图霸业 杀鸡儆猴立君威…………………………055
第六章言而有信避锋芒 城濮之战败楚军…………………………069
第七章晋文公君临天下 烛之武智退秦师…………………………083
第八章晋郑丧主秦出师 王孙预言成谶语…………………………099
第九章穆公恸哭失三军 笙箫合奏许芳心…………………………111
第十章三良活殉失人心 平齐服楚振晋威…………………………125
第十一章隐忍蓄势待时机 一飞冲天九州惊…………………………138
第十二章太史公直言求信 楚庄王中原问鼎…………………………151
第十三章庄王绝缨江海量 富民强兵德辅霸…………………………163
第十四章楚王行道尊大义 春秋由此云雾散…………………………176
第十五章九州宝鼎镇华夏 王朝更替各兴衰…………………………190
第十六章魏文侯敬儒尊法 西门豹铁腕治邺…………………………204
第十七章王道霸道交相用 秦军励士袭魏都…………………………222
第十八章杀妻求将败齐师 吴起献计灭秦国…………………………235
第十九章嬴菌献策复国势 吴起设伏占先机…………………………251
第二十章魏楚相战皆无功 来历诡异陶朱公…………………………266
第二十一章 陶朱义助东郭狼 义利之争现分歧…………………………280
第二十二章 心诚礼重寻刺客 墨者身份堪称奇…………………………290
第二十三章 东郭痛失要离才 垂柳故事昭信任…………………………304
第二十四章 非常时期谨臣道 翟璜巨诱试吴起…………………………322
第二十五章 大业未竟文侯逝 以退为进吴起归…………………………332

第三卷天下终归一
第一章 交相征伐三强争君臣斗计列国乱…………………………001
第二章 强臣君前索权柄 里应外合占大梁…………………………012
第三章 楚女坚贞持正气 吴起拒婚触杀机…………………………028
第四章 惶惶乎吴起入楚 楚悼王凤鸟明志…………………………044
第五章 贰姬念恩生情愫 鲁班墨翟论攻守…………………………061
第六章 革除旧弊振国势 功败垂成楚君薨…………………………075
第七章 大业未竟吴起亡 不期而遇东郭狼…………………………089
第八章 庞涓荣归激卫鞅 孝公尚贤求大治…………………………103
第九章 徙木立信立法威 君臣对策论大势…………………………114
第十章 齐威王假意拜相 下大夫妙计诛逆…………………………127
第十一章 淳于髡隐语问政齐威王烹奸立威…………………………143
第十二章 魏司马嫉贤妒能 齐孙宾逃出生天…………………………153
第十三章 卞氏三献和氏璧 田忌赛马荐孙膑…………………………167
第十四章 围魏救赵定大计 齐魏议和释庞涓…………………………180
第十五章 劓鼻之刑辱嬴虔 邹忌用谋荐田婴…………………………193
第十六章 孙膑减灶布疑阵 卫鞅背信赚西河…………………………204
第十七章 魏王尊贤引凤凰 鬼谷之术行天下…………………………217
第十八章 邹忌比美谏齐君 七国争霸竞相王…………………………231
第十九章 张仪献歌探楚意 燕雀安知鸿鹄志…………………………243
第二十章 三国同盟无形破 惠施斡旋遇庄周…………………………256
第二十一章 魏王临终大彻悟 张仪巧舌毁联盟…………………………271
第二十二章 各怀心思伐秦败 列国乘隙强实力…………………………284
第二十三章 胡服骑射强国势 沙丘围宫主父亡…………………………296
第二十四章 燕王筑台得苏秦 合纵伐秦败垂成…………………………308
第二十五章 杀人盈野得天下 中国自此大一统…………………………323


精彩书摘

  第二章
  隰朋三策定大位
  叔牙力荐管夷吾
  齐国无君,境内混乱,盗贼横行,鲍叔牙和公子小白如此不带护卫,改扮而行,甚是危险。幸好一路上并无险事,车在天明时分已进入临淄城内。城内街道重重,屋瓦相连,望之无边,不愧为天下大国的都城。车小心地绕开正街,驶进深巷,至下大夫隰朋的府第后院门外停了下来。
  周朝的官制,大臣分为卿、大夫、士三等,每等又分三级:为上卿、中卿、下卿,上大夫、中大夫、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齐国素称豪富,隰朋的官位虽然只是中等偏下,其府第之阔大,却几乎相当于小国的宫城。隰朋听罢门卒通报,忙奔至后院,亲自将小白和鲍叔牙迎至府内。
  从前小白在临淄城中,交往的俱是宗室贵族和中上卿之类的高官,和隰朋还是第一次见面。借着向府内正堂走过去的机会,小白仔细打量了隰朋几眼,见他貌不惊人,身材低矮,面孔焦黑如炭,鼻子眼睛和嘴唇挤成了一堆,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心中不禁大为失望。
  他听鲍叔牙说过,隰朋是众大臣里第一个想拥他登上君位的人。那暗中前往莒国的使者,就是隰朋亲自派出的。隰朋素来忠心,勤于政事,是个难得的贤能之臣。小白这下心里不以为然,想,什么贤能之臣,这隰朋想拥我登位,只是出于私心。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下大夫,若无大功于国,只怕永远也难以升到卿位。但若是我能登上君位,这隰朋就有了拥立大功,还愁没有高官可做吗?
  尽管如此想着,小白还是对隰朋很客气,礼敬有加。这时别说是一个下大夫,就算是一个下士,只要愿意拥他登位,小白也肯放下架子,着意结纳。
  三人走进正堂,互相谦让一番后,小白居中坐于正席,鲍叔牙和隰朋分左右相陪。侍女们端着托盘缓步走入,跪在席前,献上酒食。小白又累又困又饿,顾不得客气,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起来。鲍叔牙借这个机会,详细地把他们怎样在路上遇到管仲,怎样改装进入临淄的经过说了一遍。
  “天意、天意!是天意许公子为齐国之君啊。”隰朋感慨地说道。
  “那管仲竟敢充当‘刺客’,其心地之险恶可想而知。我惧他还有对公子不利的毒辣计谋,这才改装入城。请隰大夫尽快告知众大臣,立公子为君。不然,迟则生变啊。”鲍叔牙急急说道。
  “鲍先生所言甚是有理,我即刻遍访众大臣,商议立君大计。”隰朋说。与鲍叔牙相反,他神色安定,看不出有任何焦急之意。
  “遍访众大臣,岂不迟了?我看还是把众大臣招到朝堂上,即刻拜公子为君,最为上策。”鲍叔牙说道。
  “不,公子此刻绝不能到朝堂去。”隰朋决然地说道。
  “这是为何?”鲍叔牙神色顿变,小白的手亦是一颤,差点将杯中的美酒倾了出来。两人以为隰朋已改变了主意。此时此刻,隰朋若是改变了主意,那么他们无疑是自投罗网,陷入了死地。
  “请问鲍先生,目前国中最有势力的臣子,是哪几人?”隰朋不答反问。
  “自然是高氏、国氏二人。他们世居卿位,家室富豪,族丁众多,历代国君对他们都很礼敬。”鲍叔牙不明白隰朋为什么要这样问,但还是回答道。
  “是啊,高氏、国氏乃众臣之首,当此国乱之时,理应挺身而出,维系国脉。然而近些时来,他们都是深居不出,闭门谢客,任由众大臣自作主张,这到底是为什么?”隰朋又问道。
  “莫非高氏、国氏竟也包藏祸心,意图不轨?”鲍叔牙心中大跳起来。
  “不错,高氏、国氏对于二位公子,俱是心存不善。”隰朋压低声音说着,并用眼角悄悄望了小白一下。小白早已镇定下来,仰头连饮,看也没有向鲍、隰二人看上一眼。
  闻变不惊,气量自是宏大,其为君有道矣。隰朋不由得暗中赞道。
  “高氏、国氏俱为世受君恩之族,怎敢如此……如此心怀歹谋?”鲍叔牙怒道。
  “高氏、国氏心怀歹谋,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只因人心不忘太公恩德,依然忠于齐室,才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先君不幸被弑,给了他们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们先鼓动众大臣以弑君之罪杀了公孙无知,然后有意默许众大臣分头迎立二位公子,企图使二位公子在自相残杀中同归于尽。到这时,高氏和国氏方才会出头寻得公室中一位远支少年,立为国君,以便独掌权柄,逐步侵夺公室土地,变姜氏之齐国为高氏、国氏之齐国。此时公子若贸然出见众臣,必然会被高氏、国氏加害啊。”隰朋神情凝重地说着。
  啊,这隰朋看上去貌不惊人,胸中却甚是明白,当真不愧为贤能之臣。小白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起来,同时对师傅也更为佩服。鲍叔牙慧眼识人的本领,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那么,以隰大夫之见,我等该当如何?”鲍叔牙忧心忡忡地问道。
  “高氏、国氏虽然势大,但并不能一手遮天。唉!我也是近两天才发觉他们的歹谋,想派人告知你们这个消息,让你们隐身入城,可怎么也找不到托心腹的使者。幸赖天意让管仲为难你们,使你们改装入城,瞒过了高氏、国氏的耳目。嗯,我们须趁此良机,让公子暂留在此,然后你我遍访众大臣,使众大臣人人都推举公子,以逼迫高氏、国氏亲来迎请公子登位。如此,则大事成矣。”隰朋从容不迫地说道。
  “据我所知,众大臣与公子纠交好者甚多,且公子纠名分占先,又有鲁国作为强援,万一众大臣力推公子纠为君,我们又该当如何?”鲍叔牙仍是不放心地问道。
  “这个不妨,我有三条理由,可以说服众位大臣。”隰朋自信地说道。
  “是哪三条,还请大夫明言。”鲍叔牙恳切地问。
  “请问鲍先生,先君被弑,究竟是祸从何起?”隰朋又是不答,先来了个反问。
  “这……”鲍叔牙欲言又止,面露不悦之色。他当然知道齐襄公被杀,“祸”在哪里,但是难以回答。
  齐襄公还是太子时,就以荒淫无耻闻名国中,继位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毫无顾忌。八年前,鲁桓公带着夫人文姜来到临淄,与齐襄公相会,修两国盟好之约。文姜是齐襄公的庶母妹,生得极美。齐襄公将她从馆驿接进内宫,经夜不归,至次日方回。鲁桓公大怒,指责文姜与齐襄公通奸,立即要摆驾回国。齐襄公闻知亦是大怒,在送行的宴会上有意灌醉鲁桓公,令公子彭生扶鲁桓公上车。那彭生臂力极大,竟硬生生勒断了鲁桓公的肋骨,使他毙命车中,然后谎说鲁桓公是酒后中恶而死,将他的尸体送回鲁国。
  堂堂一国之君竟如此暴毙在邻国都城,引起天下震动,大家纷纷责骂齐襄公丧心病狂。鲁国也非弱者,一边扶新君即位,一边派使者至齐,要求齐襄公惩罚凶手。齐襄公无奈,只得当着鲁国使者之面,杀死彭生。然而此举又使齐国的臣下心中不服,俱是怀有怨意。
  文姜因为这件事,亦是不敢回国,只好住在齐鲁交界的行馆之中。齐襄公在如此情势下,偏偏不避嫌疑,时时借行猎之名,到行馆中与文姜相会。于是,齐国内外人言汹汹,都将齐襄公视为昏君。鲁桓公的儿子鲁庄公深感羞辱,整天操练兵卒,意欲攻齐报仇。齐襄公为压服人心,大肆征调丁壮,扩充战车,并四处征伐,做出了好几桩更加震动天下的大事。
  首先,他借口郑国出了逆弑大恶,将郑国国君诱杀。紧接着发动大军,一举灭掉了纪国,顺势陈兵鲁国边境,以强大的兵威压服鲁庄公,使其立下与齐国的和好盟约。这些“大事”做下,使周围小国大为惊恐,纷纷派出使者至齐,对齐襄公大加赞颂,并献上美女白璧。
  齐襄公得意之下,又决定派兵讨伐卫国。他很容易地找到了讨伐卫国的理由——卫人不该逐走先君公子朔,另立公子黔牟为君。他先派使者到卫国,让公子黔牟退位,将国君之位还给公子朔。而公子黔牟倚仗着周天子的支持,毫不退让,怒声将齐国使者骂回。恼怒之下,齐襄公胁迫鲁、宋、陈、蔡四国,随他一同出兵征伐卫国。四国畏惧齐国的兵势,只得派出兵车,跟在齐国大军后面。
  周天子见卫国危急,慌忙中派下士子突充作大将,率兵车二百乘驰援。只是周室已衰,兵不耐战,与齐军才一交手,便四散溃退,作鸟兽散。下士子突无奈之下,唯有举剑自刎而亡。
  齐襄公如愿以偿,赶走了公子黔牟,扶持公子朔做了卫国国君。然而周天子毕竟是天子,虽已衰弱,名义上还是天下共主,还能号召一些诸侯。退兵回国之后,齐襄公总是担心周天子会伺机报复,就命令大夫连称、管至父驻守葵丘,防备周天子前来讨伐。不想周天子没有攻过来,连称、管至父二人倒起了反心……
  齐襄公被弑之祸的根由,在齐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依着“子不言父过,臣不言君过”的礼法,鲍叔牙在此时此刻,不宜提起先君被弑之祸的根由。
  “先君被弑,其祸在于得罪了周天子。无论如何,周天子也是天下的共主,周天子一天视齐为敌国,我们就一天也得不到安宁。今日齐国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与周天子恢复旧好。”隰朋坦然说道。
  “你是说,立公子为君,可以与周天子恢复旧好?”鲍叔牙眼中一亮,豁然顿悟。
  “不错,这就是我说服众大臣的第一条理由。公子的夫人王姬乃是当今周天子的侄女,我们宁愿得罪鲁国,不立居于长位的公子纠为君,而立王姬的丈夫为君,明显是在向周天子表示善意。周天子其实也不愿得罪齐国,一定会借这个机会与齐国重修旧好。”隰朋道。
  “这条理由众人难驳,极妙。请问这第二条理由呢?”鲍叔牙兴奋地问。小白心中一样大为兴奋,但依然是神色不变,自斟自饮,好像鲍叔牙和隰朋谈的事与他毫无关联。
  “公子纠就算是我们主动迎立的,鲁国也必视为己功,势将需索无穷。公子纠借外兵入国,对臣下自然会多出一份猜疑之心,鲁国但有所求,公子纠肯定会完全依允。长此下去,齐国必弱,鲁国必强。到头来,大家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妙!这第三条理由呢?”
  “齐国连遭先君和公孙无知之丧,非贤者不足以定国。公子之贤,国人皆知。”
  鲍叔牙和隰朋商量已定,留小白在内室歇息。然后一同乘车出府,鼓动众大臣迎立小白为君。
  整整一夜未睡,小白困倦已极,却并未躺到榻上。他在内室里四处巡视,仔细地检查着每一方窗扇,推开、关上、又推开、又关上……这是他多年恐惧生涯中养成的习惯。在他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曾亲眼看见一个蒙面刺客从窗中跳进内室,杀死了他的一位异母兄长。后来他听说,那位刺客是另一位异母兄长派来的。从那一天起,他就明白了公室子弟之间没有兄弟之情,只有刺杀与被刺杀的恐怖。
  内室共有十余方窗扇,公子小白在检查到第八方窗扇时,停住了手。他感到阳光忽然明丽起来,浑身涌起了奇异的躁动。窗外有一株桃树,花开灿烂,似朝霞初现。桃树下正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身段窈窕,明眸皓齿。或许是窗扇的异响惊动了那少女,她回过头来,正好和小白的目光相遇。
  小白怦然心动,伸手招着那少女,让她到窗前来。少女是府中的一名侍姬,招待客人,让客人满意,是她的本分。她不知道小白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主人对他很敬重,面对这样的客人,她不能拒绝。
  少女微垂下头,做出羞怯的样子,缓步向窗口走去。桃枝上落下两只娇艳的黄鹂,不停地蹦蹦跳跳着。粉红的花瓣从枝头上落下,随风飘到那少女乌黑的秀发上。袭人的倦意不翼而飞,小白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他第一次感到了春天的诱惑。
  春天,是齐人心中最美妙的日子。无数人扳着指头数着夏天、秋天和冬天,只为了快些数来春天。齐国有种古老而深入人心的传统——仲春时节,不止淫奔。淫奔,就是在春天里,男男女女,主要是少男少女,不论相识与否,以貌相媚,以身相交,自由自在地相亲相爱。
  在齐人的眼中,春天里少男少女相约私会的“淫奔”绝不是一件坏事。唯有春天里的“淫奔”,才有子子孙孙的繁茂昌盛,才能延续宗族,才能培育出强悍的勇士,才能杀死敌人,保存自己。当然,“淫奔”之后必须继以父母之命的婚姻之约,否则,“淫奔”过的少男少女就会失去家族中的地位,不能继承财产。而且在春天过后,就绝不能“淫奔”,若是有谁企图在别的季节行“淫奔”之事,全族人就会将他(她)视为亵渎神灵的公敌,群起而攻之。
  依周朝的礼法,姜太公绝不能容许“淫奔”的存在,但他是个豪迈洒脱的国君,并没有像鲁国国君伯禽那样强逼当地的百姓改变风俗,而是默许这种习惯保留了下来。为此鲁人看不起齐人,认为齐人毫无羞耻,不配做华夏天子的子民。而齐人同样看不起鲁人,认为鲁人毫无血性,胆小如鼠,找不出几个有种的男子汉来。
  齐鲁两国常常打仗,鲁国败多胜少,似乎真的没有齐人勇敢。而齐人好色荒淫,常常闹出天下人耻笑的丑事,在诸侯国之中名声也极是不好。但他们好像对名声满不在乎,依旧在每年的春天大行“淫奔”之事。
  像小白这样英俊高大、身份尊贵的公子,应该是无数美丽少女在“淫奔”中追求的目标。他也能在“淫奔”中充分展示男性的骄傲,获得无上快乐。可是他一次也没有在春天里走出都城,到花丛去寻觅应有的欢乐。在他的眼中没有春天,只有恐怖。他行走到任何地方,身边都要带着腰悬利剑的亲信武士。如果他在“淫奔”中还带着武士,未免会成为国人的笑柄。胸怀大志的他又怎么能够成为国人的笑柄,自堕威信呢?
  后来,他和洛邑来的王姬成了亲。王姬生长在远离临淄千里的都城里,自幼熟知礼法,端庄贤惠,对齐国的“淫奔”习俗深恶痛绝。再后来,他有了一位性子刚直、崇信礼法的师傅。小白不敢得罪来自王室的妻子,不愿得罪忠心耿耿的师傅,更加远离了春天的“淫奔”。
  没想到,他的举动深深得到了一部分朝臣的钦佩,称他为“贤”。渐渐地,小白谨守礼法的贤名,远远传至各诸侯国的耳中。许多前来齐国的使者在公事办完之余,往往会登门拜访小白,着意结纳。
  偏僻的莒国对小白亦很尊重,其国君有两个嫡子,俱是顽劣不堪,使莒君大伤脑筋,特意亲派使者至齐,邀请小白去莒国游玩几天,帮他好好教导教导“孽子”。正好小白和鲍叔牙有意避祸,遂顺势去了莒国。但不论是在齐国,还是在莒国,春天的幻想仍然深埋在小白的心中,到今日终于迸发了出来。他从窗中伸出双手,一把将走近的少女提起来,硬拉进了内室中。
  “啊!”小白的举动大出少女的意料,她禁不住惊呼起来。虽然她的身份只是一名侍姬,可到底是主人的“财物”,和客人调笑可以,却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否则就是对主人的羞辱。客人将被逐走,侍姬将被“家法”处以极刑。
  “不准叫,我是公子小白,齐国的国君!”小白低沉地吼叫着,几下子就将少女的衣衫扯掉,然后再次把赤裸的少女提起,抛到榻上去。
  “啊,国君,莫非齐国又有了国君?!”少女在惊骇中再也不敢喊叫,甚至不敢拉起床上的帐幕,遮挡身上的羞处。小白像是在行猎中欣赏一头被围住的美丽小鹿那样欣赏着赤裸的少女,一步步逼过去……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