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丰子恺认为童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他憧憬于孩子的生活。他反对家长和老师按照成人的观念去干预孩子,把孩子培养成“小大人”。他用文学也用美术和音乐来建构洋溢着童真的艺术世界,处处显示其对童真的珍视和呵护,小朋友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心向往之的精神乐园。
  《名家文学读本:小学生丰子恺读本》为“名家文学读本”之一,是我国现代著名画家、散文家、美术和音乐教育家、翻译家丰子恺先生的文学选集,收录了丰子恺的数十篇散文作品。

作者简介

  钱理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学者。作为知名的人文学者,钱理群先生尤其关注中国现代文学经典作家作品在青少年中的传播和普及,不仅向研究生、本科生讲鲁迅,讲萧红,还向中学生讲鲁迅,并为中小学生编《新语文读本》、《诗歌读本》。所倡导的以“立人”为中心的语文教育理念,近年来影响了越来越多的语文教师。
  
  楼淑建,网名贝壳的泪。浙江诸暨人。现供职于诸暨市教育局教科所。中学高级教师,浙江省教坛新秀。在全国及省级青年教师素质比赛、课堂教学比赛中,多次获得一、二等奖。长期致力于小学语文整体课程建设,在《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等报刊发表文章数十篇,编写有《小学生名著导读》、《读吧》、《新经典·日日诵》等多种少儿课外读物。

精彩书评

  ★丰子恺和小学生天生有缘,因为他有三大爱,而且都爱得特别。他一爱世间万物,以一个佛教徒的慈悲呵护生命,护生就是护心,看管好自己善良的心;二爱儿童,女儿说他“甚至是一位儿童的崇拜者,他则称自己是‘老儿童’”;三爱艺术,有善于发现美的特异的眼睛和耳朵。丰子恺集文学家、教育家、艺术家于一身,漫画与文字相得益彰,他的作品也更容易进入小学生的世界。
  ——钱理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丰子恺认为童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他憧憬于孩子的生活。他反对家长和老师按照成人的观念去干预孩子,把孩子培养成“小大人”。他用文学也用美术和音乐来建构洋溢着童真的艺术世界,处处显示其对童真的珍视和呵护,小朋友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心向往之的精神乐园。
  ——孙良好(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他是中国现代漫画之父:他的散文家喻户晓;他翻译的英、俄、日作品叠起来,有一个小孩那么高;他善作画喜书法,会弹风琴拉小提琴但他只愿作“儿童的崇拜者”,他用他的画和文字,描绘着一个真、善、美的纯净世界。
  ——楼淑建(浙江省诸暨市教科所教科员)

目录

第一编生物乐园——万物皆灵
“不生眼睛”的扁豆秧
“不喝肉汤”的杨柳
“混血美女”阿咪
“日月眼”白象
猫伯伯
鹅老爷
养鸭
蝌蚪
蜜蜂

第二编儿童乐园——长尾巴的人
华瞻的日记
给瞻瞻
送阿宝出黄金时代
作父亲
抱着饭粒的虾
引蚊深入
额头上的“船票”
三种游戏

第三编茶坊乐园——一杯“鸡尾茶”
无钳蜈蚣
盆子三娘娘
“咬瓜子”博士
贪污的猫
寄宿生活的回忆
爆炒米花
椅子≠屁股
漫画家的眼睛
你天天带着个“丈夫”去上学
口中官匪
名叫“丫头”的老头子
车厢社会

第四编艺术乐园——从头到脚都是美
画得像
难服侍的眼睛
寻开心
珍珠米
胡桃云片
吃蟹
放债图利,喝酒不求醉
独揽梅花扫腊雪
翡翠笛
桂林的山
黄山松

第五编故事乐园——丰子恺“漫画和故事”大讲堂
绕口令漫画
儿童漫画
人物漫画
一组“母爱”的动物漫画
故事漫画
儿童故事大讲堂

第六编写在后面——生命里的重
生命里的重——最重要的人
生命里的重——最重要的家
生命里的重——最重要的事
寻宝乐园背后的故事——也算后记

精彩书摘

  《名家文学读本:小学生丰子恺读本》:
  白象真是可爱的猫!不但为了它浑身雪白,伟大如象,又为了它的眼睛一黄一蓝,叫做“日月眼”。它从太阳光里走来的时候,瞳孔细得几乎没有,两眼竟像话剧舞台上所装置的两只光色不同的电灯,见者无不惊奇赞叹。收电灯费的人看见了它,几乎忘记拿钞票;查户口的警察看见了它,也暂时不查了。
  有一天,白象不见了。我们侦骑四出,遍寻不得。正在担忧,它偕同一只斑花猫,悄悄地回来了,大家惊喜。女工秀英说,这是招贤寺里的雄猫,说过笑起来。经过一个短促的休止符,大家都笑起来。原来它是到和尚寺里去找恋人去了,害得我们急死。
  此后斑花猫常来,它也常去,大家不以为奇。我觉得白象更可爱了。因为它不像鲁迅先生的猫,恋爱时在屋顶上怪声怪气,吵得他不能读书写稿,而用长竹竿来打。后来它的肚皮渐渐大起来了。约摸两三个月之后,它的肚皮大得特别。竞像一只白象了。我们用一只旧箱子,把盖拿去,作为它的产床。有一天,它临盆了,一胎五子,三只雪白的,两只斑花的。大家称庆,连忙叫男工樟鸿到岳坟去买新鲜鱼来给它调将。女孩子们天天冲克宁奶粉给它吃。
  小猫日长夜大,二星期之后,都会爬动。白象育儿耐苦得很,日夜躺卧,让五个孩子纠缠。它的身体庞大,在五只小猫看来,好比一个丘陵。它们恣意爬上爬下,好像西湖上的游客爬孤山一样。这光景真是好看!
  不料有一天。一只小花猫死了。我的幼儿新枚,哭了一场,拿一条美丽牌香烟的匣子,当作棺材,给它成殓,葬在西湖边的草地中。
  余下的四只,就特别爱惜。我家有七个孩子,三个在外,四个在杭州,他们就把四只小猫分领,各认一只。长女陈宝领了花猫,三女宁馨、幼女一吟、幼儿新枚,各领一只白猫。这就好比乡下人把孩子过房给庙里的菩萨一样,有了“保佑”,“长命富贵”。大约因为他们不是菩萨,不能保佑;过一会,一只小白猫又死了。剩下三只,一花二白,都很健康,看看已能吃鱼吃饭,不必全靠吃奶了。
  白象的母氏劬劳,也渐渐减省。它不必日夜躺着喂奶,可以随时出去散步,或跳到女孩子们的膝上去睡觉了。女孩子们笑它:“做了母亲还要别人抱?”它不理,管自睡在人家怀里。
  有一天,白象不回来吃中饭。“难道又到和尚寺里去找恋人了?”大家疑问。等到天黑,终于不回来。秀英当夜到寺里去寻,不见。明天,又不回来。
  问题严重起来,我就写二张海报:“寻猫:敝处走失日月眼大白猫一只。如有仁人君子觅得送还,奉酬法币十万元。储款以待,决不食言。××路××号谨启。”
  过了两天,有邻人来言,“前几天看见一大白猫死在地藏庵与复性书院之间的水沼里,恐怕是你们的。”我们闻耗奔丧,找不到尸体。问地藏庵里的警察,也说不知;又说,大概清道夫取去了
  我们回家,大家沉默志哀,接着就讨论它的死因。有的说是它自己失脚落水,有的说是顽童推它下水,莫衷一是。后来新枚来报告,邻家的孩子曾经看见一只大白猫死在水沼上的大柳树根上。后来被人踢到水沼里。孩子不会说诳,此说大约可靠。且我听说,猫不肯死在家里,自知临命终了,必远行至无人处,然后辞世。故此说更觉可靠。
  我觉得这点“猫性”,颇可赞美。这有壮士风,不愿死户牖下儿女之手中,而情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又有高士风。不愿病死在床上,而情愿遁迹深山,不知所终。总之,白象确已不在“猫间”了!
  ……

前言/序言

  我们的理念是:用人类文明和民族文明最好的精神食粮来滋养我们的孩子,为他们终生精神成长和学习打底。
  我们的做法是:提倡“阅读经典名著”。
  这就有了三个层面的问题:为什么要强调“阅读”?为什么倡导阅读“经典名著”?小学生能“接受”经典名著吗?
  每个人都有两种生活:一是受到具体时间和空间限制的,偏于物质的日常生活;另一则是超越具体时空的精神生活。儿童的生活空间相对狭窄,就需要通过阅读来扩展他们的精神空间。只要一书在手,就可以和百年、千年之遥,千里、万里之远的任何一个写书人进行精神的对话与交流。而且可以“召之即来”,打开书就是朋友;“挥之即去”,放下书就可以彼此分手:这样的自由和爽快,是最符合儿童心理与学习需求的。正是通过这样的广泛而自由的阅读,就为孩子“打开文化空间,引入文化之门”,使儿童从“自然人”逐渐变成“文化人”,从“自在的人”逐渐变成“自为的人”: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儿童精神成长过程。因此,阅读教育理所当然地应成为小学教育,特别是小学语文教育的中心,让孩子“生活在书籍的世界里”(苏霍姆林斯基),为孩子营造精神家园,应该是小学教育的根本。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阅读教育正在受到动画艺术和网络游戏的挑战。不可否认动画艺术和网络游戏在开发孩子智力、开拓视野方面的积极作用;但也应该看到其商业性的批量生产必然带来的精神深度和个性化的匮缺,如果一味沉迷其中,会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产生长远的消极影响。对此,无论家长和教师都不能采取禁止、围堵的办法,而只能积极地引导,而用有趣味的高质量的阅读来吸引孩子,也许是一个最好的教育手段。
  “读什么”,更是一个大问题。鲁迅早就提醒我们,胡乱追逐时髦,“随手拈来,大口吞下”的阅读——这颇有些类似于今天的快餐式的阅读,吃下的“不是滋养品,是新袋子里的酸酒,红纸包里的烂肉”,那是有可能使我们的孩子成为“畸人”的。过于追求阅读的通俗化,也会使孩子在智力和情感上永远停留在“低龄”水平上。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