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广大读者
  若只是制作纸箱,没什么难的,甩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搞定。问题是,把这玩意儿套在身上,变身为箱男,就需要相当的勇气了。因为原本是司空见惯的纸箱,可一旦有人钻进纸箱里,套黄它走到大街上去,此人就立刻变成一个箱不箱、人不人的怪物了。箱男身上有着某种让人厌恶的毒素。当然,杂耍场里的熊男或蛇女海报多少也有点毒素,不过,这点毒跟门票钱相互抵消了。可是箱男身上的毒素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
  就拿你来说吧,恐怕还没有听说过箱男的事。当然不见得必须是有关我这个箱男的传闻。因为箱男并不止我一个。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统计资料,但全国各地都有为数不少的箱男存在的迹象。奇怪的是,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听说过箱男在某地成为话题的事。看样子,人们似乎打算对箱男三缄其口。
  那么,你见过箱男吗?《安部公房作品系列:箱男》将会告诉你一个箱男的故事。

内容简介

  《安部公房作品系列:箱男》是一部充满实验精神的中篇小说。“箱男”是都市流浪者,他们头部到腰部严严实实罩在纸箱内,仅从窥视窗中观察世界。作品以“箱男”的手记为轴线,穿插不同时空下的碎片记录:作者不详的文章、突兀的寓言、报纸上的新闻、诗、照片等。小说的主人公“我”,游荡在都市里,在纸箱里记录一切。“我”的记录中,有“我”成为箱男的经过、冒牌医生C与染上毒瘾的军医的纠葛、用自制的多角窥视镜偷窥隔壁女教师如厕被抓个正着的少年D……整部作品形散而神不散,通篇充斥着超现实主义色彩,却是现代生活荒谬性的真实写照。

作者简介

  安部公房(1924—1993),日本小说家、剧作家。生于东京,在中国沈阳度过小学和中学时代。1948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科专业;50年代初在文坛崭露头角。其早期作品《红茧》、《墙》分别获得战后文学奖和芥川文学奖,从而奠定了他在日本当代文学史的地位。其小说和剧本代表作多次荣获国内外大奖,并一再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与大江健三郎及三岛由纪夫鼎足而立,构成了当代日本先锋文学的独特风景。其作品在二十多个国家翻译出版,被誉为日本作家文学大师。

精彩书评

  ★都市里总是充满异端的味道。
  人们寻找自由的参与机会,梦想获得永远的不在场证明。
  “箱男”由此出现。
  ——安部公房
  
  ★如果安部公房先生还在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将会是他。
  ——大江健三郎

精彩书摘

  《安部公房作品系列:箱男》:
  与她的大腿相比,她的臀部更属于触觉性。大概是因为身体的重心压在那上头吧,那歪斜着的白色圆球上面有着一道深深的褶皱。右侧胯骨微微上翘,像鸟的胸骨般画出一条圆滑的弧线。从她的胯下涌起一股淡淡的烟雾。那影影绰绰的烟雾顶端在微风中摇曳。奇怪的是,她随意撩开的那轻飘飘的额发却纹丝不动,风似乎只能吹拂到腰问以下。估计是送风机的送风方向没调好,冷气只能在靠近地板的层面流动的缘故吧。由于她稍稍缩着腰部,腹部显得比较突出,给人一种完全不设防的感觉。而她的肩却使劲向后仰着,垂直于肩上的脖子,支撑着犹如即将脱落的合页般向前耷拉着的脑袋。尽管她的姿态显得很放松,却仿佛有根细细的钢芯戳在她的身体里。她的右手捂着肚脐,左手抚着胸口,宛如自己抱着自己似的。由于挺着胸部,乳房显得比实际上要小一些。乳房下侧隐约可见胸罩勒出的红色勒痕。对了,她的胯骨上边也有一圈貌似内裤留下的勒痕。看样子,她刚刚脱了衣服没多久。脱下的衣裤就在她脚边胡乱扔着。扔在白大褂上的小巧的黑色内衣,活像一只死掉的蜘蛛,瘫软无力地伸着腿儿。
  她轻轻地咬住下唇,使劲咧开嘴角,同时扭动起身子来。望着她那咧着嘴的笑容,我觉得自己的心被一把悲伤而锋利的刀片剜去了。她媚劲十足地抬起头,挑逗地瞟着冒牌箱男。那家伙似乎说了些什么(反正是些没用的话),她回答了三言两语,然后像钢卷尺似的挺直了上身。伸腰的余波一直传到了脚趾尖,她顺势径直朝箱子走去。“没有搞错吧!”我不由得在心里叫起来,只觉得自己的横膈膜僵硬得就像一张湿漉漉的皮子,呼吸也停止了,额头上冒出的一道道油汗,把我的整张脸变成了熟透的哈密瓜。她好像从箱子那儿接过了什么东西。原来是一杯喝剩一半的啤酒。她居然和冒牌箱男共用一个杯子,实在让我受不了。尽管此刻我已经急得浑身冒火了,却没有砸破玻璃窗冲进去,之所以我能够这么克制,与她的背叛行为多少有些关系(此乃箱男的典型遁辞)。她就跟吸溜面条似的笨拙地把那半杯啤酒喝干了,然后把杯子塞回给箱子,摇摆着身体,大步后退。见冒牌箱男没有从纸箱里钻出来,我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从肩膀到腰部的紧张感都松弛了下来,身上发出了揭掉浆糊般的响声。她已经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又飞快地说起话来。突然,她闭上了嘴,抬头望着天花板,两只手掌在腰上抚摸起来。看起来,冒牌箱男又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她只能百无聊赖地听着。
  突然间,她以脚跟为轴,向后转了一个圈,然后趴在了地板上,膝盖贴着胳膊肘,高高地拱起了腰部。灯罩遮挡下的台灯的聚光,将她的身体夸张成一个触觉性的球体。她的上身、大腿和上臂构成了一个倒三角形,乳房恰好居中做盖子。我的眼睛虽然还盯着看,全身却已经开始发软了。这时,冒牌箱男向前倾斜着要站起来,纸箱缓慢地前后摇晃着。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