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日版的《聊斋志异》,现代怪谈之文学鼻祖,西方人透视日本之镜。
  配有小泉遗稿中其手绘插画及多幅日本名家浮世绘作品,彩色精美印刷,裸脊装帧,令此译本弥足珍贵,实乃收藏佳品。

内容简介

  《怪谈·奇谭》共收录五十五篇怪谈故事,皆为小泉八云根据日本古典文学名篇所作的复述与改写,采自《卧游奇谈》《夜窗鬼谈》《十训抄》《今昔物语》《雨月物语》《古今著闻集》《百物语》《新撰百物语》等诸多日本古籍,这些黑暗中或孤独或寂寞的故事,深得日本文学之三昧。《怪谈·奇谭》是日本历史的间接体现,同时也承载着东方共有的文化美感,《怪谈·奇谭》所呈现出的东西方文明交融的美学境界,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和认识价值。书中配有小泉遗稿中其手绘插画及多幅日本名家浮世绘作品,令此译本弥足珍贵,实乃收藏佳品。

作者简介

  小泉八云(KOZUMIYAKUMO1850-1904),原名拉夫卡迪奥·赫恩(LafcadioHearn),1850年生于希腊,长于英法,十九岁时到美国打工,后成为记者。1890年赴日,曾先后在东京帝国大学和早稻田大学开设英国文学讲座。1896年加入日本国籍,从妻姓小泉,取名八云。小泉八云是近代史上有名的日本通、现代怪谈文学的鼻祖,在日本文学史上堪称很为“特殊”的存在,他的名字在日本广为人知,其作品亦备受瞩目。小泉八云习惯从民俗与情感方面入手,去解释、透视日本人的灵魂。在日本生活的十四年间,他花了无数心血来研究日本民族的传统与国民性,研究日本的文学、艺术、宗教、神话,用生花妙笔写下多部向西方介绍日本和日本文化的著作,如《陌生日本的一瞥》(1894)、《远东的未来》(1895)、《灵之日本》(1899)、《骨董》(1902)、《怪谈》(1904)等。这些著作使他成为一面西方人透视日本的镜子,也为他在世界文学史上赢得一席之地。

目录

无耳芳一
鸳鸯
阿贞的故事
乳母樱
计策
镜与钟
食人鬼

辘轳首
被埋葬的秘密
雪女
青柳的故事
十六樱
安艺之介的梦
宿世之恋
因果谭
天狗谭
和解
普贤菩萨的传说
骑死尸的男人
菊花之约
毁约
阎魔殿内
果心居士的故事
梅津忠兵卫
鲤梦
幽灵瀑布的传说
茶碗中
常识
生灵
阿龟的故事
蝇的故事
忠五郎的故事
镜之少女
伊藤则资的故事
碎片
振袖和服
屏风少女
辩才天女的同情
鲛人报恩记
死灵
雉鸡的故事
风俗
傻大力
弘法大师的书法
食梦貘
向日葵
蓬莱
穿武士服的跳舞小人
丢失饭团的老奶奶
蜘蛛精
画猫的少年
不老泉
鸟取的棉被
磨豆桥

译后记

精彩书摘

  镜之少女(节选)
  足利幕府时期,南伊势国的大和内明神社年久失修,业已颓朽。而本国大名北畠公,军戎倥偬,冗务缠身,亦拨不出资财来将之修葺重整。神社的官司松村兵库便进京向当时势力鼎盛,号称能撼动将军的细川公寻求资助。细川公对松村善加款待,礼遇周至,并许诺会将大和内明神社的现状上禀将军。然而,幕府为修复社殿调拨款项之前,例必将费时进行相应的考察,细川公因此奉劝松村不妨先在京城羁留些时日,等待事情计议出结果。松村采纳建议,便在京极町一带赁了屋宅暂居,并将双亲妻小都接进京来。
  租下的大宅气派宽敞,却长期空置,无人居住。有传言说,这是栋不吉的凶宅。宅院东北角有一口井,据闻从前的住家当中,先后曾有几人落井身亡,却原因未明。不过,松村身为官司,对那些鬼邪之说并不畏惧,倒觉得新家住起来颇为舒适惬意。
  其年夏日,时逢大旱,畿内五国直逾数月皆滴雨未降。河床干裂,井水枯涸,京城之内也用水匮乏。唯有松村家庭中那口井,却一如既往井水充盈,既湛且凉,还微微泛着碧色,仿佛泉水汩汩而出。酷暑之中,城中百姓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讨水。松村慷慨地任由来者随意取用,那井水却源源不绝,丝毫不见枯竭。
  熟料某日清晨,井中却忽而浮出一具男尸,死者是附近邻家派来汲水的仆人。此人究竟为何投井自杀,松村百思而不解,不禁忆起围绕这口井的不祥传言,疑心莫不是其中藏有人眼所不可见的邪灵,在祸害作乱,遂来到井边察看,打算绕着井口架一圈篱垣,将其围起来。正当他独立于井旁凝神思索之际,冷不防,忽瞥见井中有活物隐隐晃动,吃了一惊,忙定睛细看,那动静却瞬间便止息了。接着,渐归平静的水面上浮现出一位少女的姿影,轮廓清晰可辨。那少女约十九、二十岁年纪,最初呈现的只是张侧颜,可见胭脂明媚,丹唇娇艳,随后蓦然回首向松村嫣然一笑,霎时直令松村心如撞鼓,头晕目眩,宛如酒酣之际一阵飘然。恍惚间,松村但觉眼前一暗,漆黑之中唯见少女巧笑倩兮,面若皎月,且愈发邪魅惑人,仿佛牵着招着,将他往一道黑暗幽玄的深渊中引去……为了抵御这股莫名的邪力,松村竭尽最后一丝气力,拼命闭紧双眼,收敛心神。待他再度睁开眼时,女子的姿容已经消失,四周一片明亮,且惊觉自己竟已俯身探向井中,险些便跌进去了。倘若方才松村不堪诱惑,为那令人目眩神迷的美色再多贪恋一瞬,只怕便无法重见天日了。

  回到屋中,松村立即叮嘱家人,无论如何万不可靠近水井,且下令任是何人皆不可再去汲水。翌日,他便在井旁筑起了一道结实的篱墙。

  篱墙筑好大约一周后,一连数月的干旱结束了,狂风大作,雷鸣电掣,暴雨忽至。疾风怒号之中,整个京城如厉地震一般晃动飘摇。大雨滔滔,直下了三天三夜。鸭川河水以前所未有的势头急急暴涨,冲垮了多座桥梁。及至第三日晚间,丑时三刻,夜已深浓,松村家的大门却被敲响,外间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唤人为她开门。松村想起几日前井边的遭遇,便拦住仆人,吩咐千万莫为女子的哀求所动,而后自己来到玄关前,问道:“何人敲门?”
  那女声应道:“深夜叨扰,请恕冒昧。小女子名叫弥生,有要事相告,烦请开开门罢!”
  松村小心翼翼将门拉开半边,向外探看,但见日前井中所见那位笑靥娇媚的少女正立在眼前,不过脸上的笑意消失了,显得神色黯然。
  “不许进来!”松村怒道:“你并非人类,是那井中的妖灵……你为何如此邪恶,要诱惑无辜之人,谋害他们的性命?”
  井中少女操起如珠玉洒落般清脆悦耳的声音,答道:“不错,我要跟您说的正是此事。小女子我本无意害人,只是那井内自古便栖有一条毒龙,乃是井中之主。井水之所以长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皆因此故。多年以前,我不慎坠入井中,从此便被迫做了毒龙的婢女。它逼使我勾引男子,将他们诱入井中,以供其吸食精血。只是,近日毒龙得奉天神诏谕,从今后将迁往信浓国鸟井湖中栖居,永不可再返回京都。因此,今夜毒龙一去,我才出得井来,向您乞求帮助。那井中此刻已几乎无水,您若派人前去搜寻,应该能找到我当年的尸骨。求求您,立刻帮我打捞出来罢!大恩大德,小女子来日必定相报!”
  说完,少女便遁入暗夜之中,不见了踪影。
  ……

前言/序言

  译后记

  小泉八云(LafcadioHearn1850-1904),在日本文学史上堪称最为“特殊”的存在,他身为爱尔兰人与希腊人的混血,生于希腊,长于爱尔兰,先后旅居过英国、法国、美国等,却对东瀛的思想、文化、风俗人情抱有执着的兴趣与热爱。他中年时赴日(39岁),定居日本长达十四年之久,不仅在日本娶妻生子,改换日文姓名,归为日本国籍,死时埋骨于此,且穷尽生涯对这个国度的各个领域与侧面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研究,写下了浩繁的专著(日文版《小泉八云全集》共达17卷之多),体裁包括小说、随笔、游记、话本、时论等,内容则不仅涉及宗教、社会、历史、艺术、教育、产业、风土考、人物志,更将日本传统文学中占据相当大比重的神话传说、民间怪谈、妖魔志异等,做了整理、拔萃、及英文改编与复述的工作。

  他的特殊,一在于以一双西洋人的眼睛,借着西洋文化与哲学的背景、视角去考察,去理解东瀛的思想与现象,却显示出深厚的归属感与发自内心的共鸣。这些日本研究方面的专著悉数以英文执笔,因此被号称“小泉八云研究第一人”的学者兼译者森亮教授美誉为“用英文写就的日本文学”。二在于,小泉对于“恐惧”、“恐怖”这种体验与情感的、自始而终的浓厚好奇。他玩味推敲恐惧,想方设法搜罗与之有关的一切,记述它,传播它,与家人、友朋、读者分享它,几乎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程度。

  小泉八云幼年时父母感情失和而离异,母亲归返故土希腊,而父亲则远走印度,将他撇下给叔母抚养。童年的不幸与创伤,孤独无助的体会,使他形成了对灵异事物异常敏感好奇的性格,即所谓的“强灵感体质”——说他“皮肤的每个毛孔都能嗅到,呼吸到恐惧”,或许并不夸张。据说他五岁那年,曾在半梦半醒之间亲眼见到幽灵出没,而遭受极大的惊吓,不久,便写下一篇名为《梦魔的感触》的文章,来追忆和回味那种体验,这或许便是他一生志业的发端。

  《怪谈·奇谭》收录的五十五篇怪谈故事,皆为小泉八云根据日本古典文学名篇所作的复述与改写,它们采自于《卧游奇谈》《夜窗鬼谈》《十训抄》《今昔物语》《雨月物语》《古今著闻集》《新著文集》《百物语》《新撰百物语》《怪物舆论》等古籍。通常为小泉八云的夫人小泉节子及诸位友人先行阅读四处搜集而来的古文献原典,并对其内容进行口头的概括与讲述,最终,再由小泉以英文完成改写。

  在日本,小泉八云的著作版本繁多,多年来由多家出版社做过各种全集、选集、校注集,甚至绘本漫画等,出版年代不同,内容也时有修编与更改,再加上参与的译者人数颇众(有时单单一个版本就可能牵涉六到十位译者),版本与版本之间差异显著(即使相同的篇目,从篇名到语句表达亦多有不同。且诸版本之中,都各有错误,有时甚至出现整行整段的脱漏),因此使得《怪谈·奇谭》在版本的甄选与篇目的搜集、采撷上面临一定的难度。

  为了尽可能做到全方面收录所有的怪谈篇目,亦为了互相比较和参照,以弥补各日文译本中存在的不足,因此《怪谈·奇谭》将翻译时所依准的日文原版,最终确定为以下六种——

  第1-36篇,为《怪談??奇談》,平川祐弘編,《小泉八雲名作選集》(講談社学術文庫),1990年版。

  第37-45篇,为《小泉八雲集》,上田和夫訳,《新潮文庫》,新潮社1975年版,2011年第55回刷。

  第46-48篇,为《全訳小泉八雲作品集》(全12巻),平井呈一訳,恒文社1964年12月版,第10巻《骨董??怪談??天の川綺譚》。

  第49-53篇,为《天の川幻想ラフカディオ·ハーン珠玉の絶唱》,船木裕訳,集英社1994年版。

  第54篇,为《耳なし芳一??雪女―八雲怪談傑作集》(青い鳥文庫),保永貞夫訳,講談社2008年版。

  第55篇,为《文豪てのひら怪談》(ポプラ文庫),東雅夫編,ポプラ社2009年版。

  翻译时,各个篇目分别依照所开列的主要版本,不过,当某一版本中某处存在语义模糊、注释不清、名称迥异、或段落短少的现象时,为了修正错误,校准汉译,有时译者亦会参考其他版本。

  例如:《雪女》一篇的末尾结局处(P84),所依照的讲谈社版中就存在整段的情节脱落,妨碍了理解,读来颇为突兀。在翻译时,译者则参照新潮社版进行了补完。

  再如:《菊花之约》中,出云国的前主公应为“盐治氏”,但历史中多被误记为“盐谷”,讲谈社版亦不例外,《怪谈·奇谭》在翻译时则查询并比较了若干资料,进行了纠正(有些是历次版本变更中造成的新旧假名、新旧字、汉字略体与俗体的转换错误;有些是由于小泉节子在阅读古书文献时发生错认,之后误传给小泉八云;有些是小泉八云在从日文假名转译为英文时发生的误记,或对民间的误记与道听途说未加鉴别而沿用。出版社出于尊重原著的原则,皆原样予以保留。具体参见各篇目下方的注释)。

  鉴于小泉八云的著作在日本文学与英文学的比较研究等各方面都具有学术价值,因此译者在翻译时,力争不仅照顾到以趣味为出发点涉猎日本怪谈物语,或对日本历史文化不甚了解的一般读者,也同时兼顾那些对小泉作品意图进行更深专业研究的读者的需要,尽量为人名、地名、历史专有名词、原典出处等提供了详细的注释。

  最后,就翻译中所遇到的其他细节问题,需加以说明的几点是:

  一、人物对话的断行与分段,原则上尽量保持原貌,但也并未完全遵照日文原文。鉴于中文表述与排版方面通行的惯例,对于有些较长的对话段落,遵从原文断行之后另起新行;有些极为简短的对话,因不符合中文书写习惯,断开后会显得十分奇怪,或直接导致影响语义理解,因此根据需要,视上下文语境做出了微幅的调整,合并段落,不另起行。

  二、注释当中若无添加特别说明,例如“小泉八云原注”字样,则皆为译者注。已在前面的篇幅中出现,并给出过注释的词汇,再度出现时则不另加注。

  三、由于小泉八云的作品创作于一八八九年至一九零四年(明治年间),借鉴了大量日本古籍,因此在从英文转译回日文时,为了使文体、文风呈现出一种“古意”,译者们使用了许多今已不太常见的古日语或旧式的表达。译者将其翻译成中文时,在兼顾行文的流畅度,与表达浅显白话的同时,对这种风格尽量予以了保留。若有不妥之处,还请同行不吝指正。

  最后,则要感谢《怪谈·奇谭》的责任编辑,以她的包容与尊重,给予一个译者最大的发挥空间和最长时间的译稿打磨。她在合作中所显示的责任感、沟通的细致和耐心,让我看到浮躁时代中一位编者的优秀质素。

  匡匡

  2013年12月25日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