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猎人笔记/世界文学名著》以一个猎人的行猎线索,串起二十五篇自成起讫的故事,如一曲曲独立的乐章,奏响在俄罗斯广袤深沉的土地上:夜气未散的森林清晨,星空穹隆的沉默草原,空气中饱合苦艾的新鲜苦味和荞麦甘香,桦树笔直金黄,白色尖顶教堂,小屋里闪着燃烧柴火的红光,门后传出带着睡意的人声。

目录

赫尔与卡林尼基
叶莫来与磨房主妇
草莓泉
县医
我的邻居雷第洛夫
国家农民奥甫斯扬尼克夫
里郭甫
白静草原
美人米也恰河的卡西扬
村吏
皮留克
经理处
两个田主
列别甸
塔第雅娜·鲍丽索芙娜和她的侄子

歌者
庇奥托·配绰维奇·卡拉塔耶夫
约会
斯齐格利县的哈姆雷特
契尔特普一汗诺夫和尼多普士金
契尔特普一汗诺夫的末途
活骸
击声
树林与旷野(跋语)

精彩书摘

  赫尔与卡林尼基
  若是有人从鲍尔贺夫斯基县走到西斯群斯基县,便可以瞧出奥里尔省人和卡鲁加省人的种类间有极大的区别。奥里尔农民身材不高,并且佝偻,面上时常含着不愉快的神色,低着额看人,食物恶劣,穿着草鞋住在白杨木造的小屋子里,也不经营商业。卡鲁加入却住在松木建造的大房子里,高身材,白色的脸上常常露出愉快的笑容,每逢过节便将皮鞋穿出来,做那黄油桦皮油的商人。奥里尔省的村落(指沃省东部而言)普遍位置在田野的中央,附近有好些洼地,渐渐地变为污秽的泥塘。除了些欣欣迎人的矮小灌木,间或有两三株瘦拐拐的桦树,在附近轻易看不见巨大树木的踪影。小房紧靠着小房,屋顶上放着腐朽的稻草……卡鲁加省的村落周围却丛生着森林。屋顶一律覆着木板,屋子显得大些,直些,大门永远深闭着,院内篱笆并不东横西倒,不会招引过路的猪进来做客。以行猎来说:卡鲁加省比较好些。奥里尔省,五年以后,最后的树林与灌木将绝迹,池沼也很稀少的。卡鲁加省却和它不一样,丛林和池沼遍地皆是,可爱的山鸡还未迁移,善心的水鹬飞翔着,淘气的鹧鸪出人意料地飞来飞去,逗得猎人与猎犬又喜又惧。
  有一年,我到西斯群斯基行猎,在旷野里结交了一位卡鲁加的小绅士,名叫泡鲁提金。他嗜猎如命,脾气却很好。但是有些弱点显露出来。例如他有一种习性,喜欢向省里的富家小姐求婚,往往就被人家拒绝了,还和他断绝往来,但是他一面对朋友诉说自己失败愁苦的事情,一面仍旧将自己园中所产的酸杏等瓜果送给富家小姐的父母做礼物。他爱将平淡无奇的故事重复再说许多次,见了人便夸奖诺黑奠夫的文集和《平娜》小说。但是说话的时候,口吃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将“阿得拿科”读成“阿得拿车”,叫自己的狗为“阿司托罗诺木”。家中实行吃法国式的大餐,这种大餐的秘密,据他的厨子所知道的,就在于能完全把每个菜的天然滋味给变更一下:肉变成鱼的滋味,鱼变成蘑菇的滋味,面变成火药的滋味,并且胡萝卜一定要切成斜方形,或平行四边形,才可以放在汤里。不过泡鲁提金除去这几个小毛病外,终是个极好的人。
  第一天我和他相识的时候,他请我夜间到他那里去,说道:“这里离我的家有五俄里(1俄里—1.07公里),步行是很远的。我们先往赫尔家里去吧。”(请读者许我不将他口吃的语气传达出来。)
  “赫尔是谁呢?”我问道。
  泡鲁提金答道:“是我的农民。他的家离这里很近。”
  我们就往赫尔家走去。丛林中央一片平平坦坦的地上,矗立着赫尔家孤独的院落,它是用松木建筑的,和围墙相连。屋前用几根细木头支着一个席棚,我们走进去,有个二十岁上下、高身材、美貌的乡下少年出来迎接。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