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是一本投资领域的经典著作,它以杰西·利弗莫尔为原型,再现了其跌宕起伏的传奇一生,并将他的投资思路和操作手法贯穿其中,向读者道出真实的投资之道。他做多头也做空头,赚过大钱,也破过产,一生积攒了诸多的投资经验。时代变迁,但投资规律不曾改变。时至今日,《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对投资者和研究者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被无数投资人所推崇。

作者简介

埃德文·拉斐尔(1871-1943),美国知名记者、作家。在其53年的写作生涯中,共出版过8《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其中以《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备受瞩目。尼尉圻,毕业于长安大学,知名证券投资人,先后出版《实战掘金:跟操盘高手学炒股》《新手炒股一本就够》《解码股市》等书,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

精彩书摘

初中一毕业,我就外出打工了。我在一家证券经纪公司的营业部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股票行情板上抄写数据。算术是我的强项。上学的时候,我曾用了一年时间就学完了三年的数学课程。我对心算特别擅长。作为一个抄写行情的小男孩,每天在营业厅的大黑板上抄写有关行情的数据。通常会有一位客户坐在自动报价机旁边,不停地读出最新价格。无论他读得有多快,我总能将这些数字牢记于心,从来不会出问题。
这家营业部还有许多雇员,我很快就和他们交上了朋友。不过,我的工作太多,只要市场交易活跃,我就得从上午10点一直忙到下午3点,难得有机会和他们聊天。当然,我并不介意股市营业期间忙一些。
无论有多么忙,我的脑子里却可以仔细琢磨手上抄写的这些数据。对于我而言,那些报价并不代表股票的价格,或每股值多少钱,我在意的是这些数字本身。当然,这些数字别有意味。它们总在变来变去,恰恰正是数字的变化,才是我感兴趣的。至于这种变化的原因,我不懂,也不关心。我并不想深入研究,只是看着它们在变。平时每天的五个小时加上周六的两个小时,需要我来操心的仅仅是这件事:行情在永无休止地变化。
这就是最初激起我对价格行为感兴趣的原因。我对数字的记忆非同一般,如果股票的行情出现了上涨或下跌,我可以清楚地记得此前各只股票价格变动的每一个细节。心算的特长让我在处理这些数字时得心应手。
我注意到,无论行情上涨还是下跌,股价往往会显现出一定的规律。相似的情形无休止地重复出现,这对我的未来有所启迪。当时我只有14岁,但是心中已经累积了成百上千的行情实例,脑子里已经在不知不觉地把股票今天的走势与其他交易日比较,计算和检验着这些数字的准确度。随即便开始预测价格的变动。正如我所说,唯一能引导我预期的是我对这些股票以往行情变化的记忆。我脑子里有一份随时更新的“赛马简报”。我期待着股价朝某种趋势变动,就像我在卡着秒表,你明白我的意思。
例如,你可以看出在什么时候买进要比卖出更有利。股市就像是战场,纸带便是你的望远镜,十有八九都不会出错。
早年的经历让我觉得华尔街没有新鲜事。投机本是人的天性,就像山丘一样古老,华尔街不可能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无论今天的股市何等瞬息万变,其实都是在上演着昨天的故事——我始终记得这一点。我自以为可以凭记忆掌握股市行情的行踪。事实上,正是我的这种记忆天分造就了我此后投资生涯中的辉煌。
我对这些游戏越来越着迷。我有一个小本子,用来将我观察到的股市行情记录下来,然后急切地预期它们的上涨或者下跌。很多人喜欢在小本子上记下价格权作虚拟交易,赔赚都无关痛痒,既不会因数百万美元的虚拟进项而趾高气扬,也不会因巨额亏损而倾家荡产。而我的本子则不同。我只是记录下我判断得正确或错误的情况,以此推断随后可能出现的价格变化。我最感兴趣的事情是验证我的观察是否准确,换句话说,我要验证我的判断是否准确。
假设我研究了某只活跃的股票在当天的每一次波动,我可以得出结论,其价格行为将一如既往,而后跌破8个点或10个点,那么,我就会在周一迅即记下这只股票和它的价位。根据对这只股票以往表现的记忆写下它在周二和周三应该出现的价位,在实际交易发生后查看纸带上的真实记录,从而验证我的判断。
这便是我对纸带上的信息感兴趣的起因。价格的波动首先是与我脑海中所记忆的这只股票价格升降的数字联系在一起。当然,股价的波动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但是纸带记录本身并不关心这些原因,也不会给出任何解释。我在14岁的时候从没有试图在纸带上探究原因,现在到了40岁,我还是不会这样做。因为,造成今天某只股票价格波动的原因,人们在几天、几周甚至数月前都一无所知。那么,追踪这些魔鬼又有什么意义呢?对原因可以置之不理。但是,你必须立即行动,否则就会被市场淘汰。我一次又一次地看着这一幕在股市上不断地上演。你可能会记得,有一天,霍洛管道公司的股票下降了3个点,而当天大市是剧烈上涨的,这就是事实。在接下去的周一,你看到一则消息,董事会通过了分红方案。这就是原因。他们对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心知肚明,即使他们不打算卖出自己的股票,至少他们不会买进。既然没有内部人买进,股价没有什么理由不向下突破。
言归正传,我记录了大约6个月的行情。每天在营业部忙完,我不是马上离开办公室回家,而是记下我所需要的数字,观察着它们的变化,不停地寻找着价格行为的重复或相似之处——我在学习阅读那些记录行情的纸带,尽管我当时并不清楚我在做什么。
直到有一天,我正在吃午饭,营业部一位比我年长的男孩儿来找我,悄悄地问我有没有带钱。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