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冯玉祥身经两朝(清朝、民国)数代(从光绪、宣统、袁世凯,以至蒋介石),通察从晚清到民国的乱与治;
  冯玉祥从士兵、班长、排长、营长……一直到司令,深谙乱世发迹并屹立不倒的勇与谋。
  

内容简介

  《冯玉祥自传1:我的生活》是“冯玉祥自传三部曲”(即《我的生活》《我的抗战生活》和《我所认识的蒋介石》)的第一部,由冯玉祥亲笔所写,记述了他本人从出生到弱冠从军、滦州起义、兴兵讨袁、力挫张勋、驱逐末代皇帝,以至参与北伐的全过程。真实反映了冯玉祥从士兵、班长、排长、营长……一直到将军的艰苦备尝的奋斗历程;展现了从晚清到民国(19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这半个世纪中国的社会、经济和军事状况。资料翔实丰富而真实生动,语言朴实无华却真切感人,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较强的文学感染力。

作者简介

  冯玉祥(1882-1948),是一位身经两朝(清、民国)数代(从光绪、宣统、袁世凯,以至蒋介石)的著名历史人物,在中国近现代史的很多重大事件中,都有着冯玉祥作为军事家和政治家的重大影响。他从士兵到将军的人生历程,他打倒反动统治的毕生追求,正是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在黑暗中艰难求索、救亡图存的缩影。

目录

01我的家世
02康格庄
03入伍前后
04河边的眼泪
05光绪二十六年
06淮军的教习到武右军的兵
07副目哨长队官
08两次秋操
09新民府
10山东道上
11武学研究会
12从2月到8月
13第一次的失败
14正月十二日
15左路备补军(一)
16左路备补军(二)
17剿白狼
18汉中道上
19蜀道难(一)
20蜀道难(二)
21倒袁之役
22从四川到廊坊
23讨伐复辟
24武穴停兵
25在常德(一)
26在常德(二)
27饥困线上
28督陕
29督豫
30穷困的陆军检阅使
31首都革命
32首都革命以后
33赴俄途中
34在莫斯科
35五原誓师
36平甘援陕
37郑州会师前后
38豫东大战
39豫北大战
40完成北伐
编后记

精彩书摘

  一天,沅江中日本兵舰上下来几个日本海兵,摇摇摆摆地从南门进城,把守城门的士兵即要加以检查。日本兵在中国境内放肆惯了,哪里肯受这个,表示不受检查。弟兄为了执行命令,却非检查不可。其中一个日本兵逞起横来,给我们弟兄一个巴掌,弟兄不能容忍,当即用刺刀与之搏击。结果,日兵中三名受了伤,只好愤愤地抬回兵舰上去。
  事情闹出来之后,张之江和宋哲元先后来向我报告,请示办法。我说,没有出事的时候,当尽可能地不让出事;既已出了事,而且曲在彼,直在我,即不必顾虑。却看他怎么样,他若要打,我们即同他打,丝毫不容忍让。一会儿工夫,薛子良来了电话,说有本地日本居留民会会长高桥新二和日本舰长要来见我,我就请他们来见。
  那时我住在城外西北角上的庙中,天气正在秋热,我坐在院中的瓜棚下面看公事,有石凳、石桌等雅致的陈设。薛子良把两个日本人介绍进来,寒暄了几句之后,高桥新二谈到本题上来,说三个日本兵伤势很重,唠叨了一大篇。
  我问他道:"那么,你看怎么办呢"高桥新二说:"我们的意思,先要把你们行凶的士兵监禁起来,而后再谈别的。"我问他道:"你这是根据什么说的"
  那位舰长就从腰里掏出一本很厚的小册子,看着翻了一翻,贸然地说:"按照第二百几十几条,应该把凶犯禁监。"
  我问高桥道:"他那是本什么书"
  "《日本海陆军刑法》。"
  我立时举起脚来,脱下一只鞋,就要站起来,高桥新二看见我的神色不对,赶紧问我什么意思。我说:"你告诉他,我要用鞋底打他十个嘴巴!"
  高桥问我为什么,我说:"他用你们的日本军法来判处我们的士兵,显然是侮辱中华民国,我当然要用鞋底教训教训他!"
  那舰长把那小册子收起来,问我道:"照你说,是怎么办理呢"
  "我有我们中国的军法。"
  "你们的军法怎样办"
  "我们的军法是:士兵负有维持地方治安的责任,有权检查任何进城的人,若对方不受检查,即是奸宄匪徒。我们的士兵为忠实地执行命令,打伤了一些匪徒,我要大大地赏他这个大功。这就是按照我们的军法的办法。"
  "冯旅长,"高桥不住眨着眼睛,愤愤然地说道,"你是存心不打算就地和解了那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有打电报报告我们天皇,直接向你们段总理办交涉去。"
  我说:"你这个人连普通常识也没有!我冯某刚不久在武穴停兵,通电全国,就是反对段总理,你不知道吗你快去吧,快去和段总理办交涉,叫他来惩处我!我冯某只知真理,只知国法。此外什么也不怕!"
  "那好了,那就得了,那我们就找你们政府办交涉去了。"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就走。我也不理睬,依旧坐下来看公事。哪知他们走到大门口,又重复折了回来,请薛子良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了结办法。
  高桥也说:"刚才的谈话误会太多了,我们再商量商量吧!"
  我说:"你这个人不明白事理!你只知道你们的兵受了伤,你怎么不说说我们受伤的兵应当怎么办呢"
  "怎么样,"他愕然说,"你们的士兵也有受伤的吗"
  "我说你不明白事理不是你可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自然是两边动手,而后才冲突的起来,而且事实是你们的士兵先动手,我们的士兵才还击的。这个你们也没有查明白么"
  "啊呀,真对不起啊,我们刚才确实都不知道。"他如梦大醒似的嚷着,深悔自己鲁莽的样子,我却不知道他是假装的,还是真情。
  这样交谈了很久,他才提出两方买些礼品互相慰视受伤者的办法。我说:"这倒可以行的,就当我们的学生打架,我们做先生的不伤和气。但须你们那边先来人看,因为打架是你们的士兵先动手的,不然和的还是不公平。"
  他们又提出以后不准再有同样事件发生的话,我说:"那个自然,我正要向你们提这句话。你们必须约束你的士兵,听受我们士兵的查问,不准再有撒野逞凶的事发生了。"
  于是把日期约定好了,高桥和那舰长才告辞走了。
  这里薛子良很疑虑地和我说,我们的士兵并没有受伤,到那天拿什么给他们慰看?我说,我们的士兵挨了他们一个耳光,当然受伤的,怎么没有受伤到了约定的那天,即请我的军医院院长马瑛把两个弟兄的头上脸上都捆上纱布绷带,等他们那边拿礼物来慰看了,我们这边也派薛子良和马瑛为代表去看他们的士兵。至此,一场风波始告了终。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