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揭开夜幕下的城市暗影
  刻画变态心理及扭曲爱情观

内容简介

  夜雾笼罩的东京市郊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在安静小巷内经营一家烟铺的独居老妇。及时赶到的刑警不仅发现了重要证物,更是直接目击到了嫌疑犯——一名戴着蛙镜的男子。
  警方开始针对“蛙镜男”展开调查。不可思议的是,蛙镜男没有躲藏,反而频频出现在夜晚的东京街市。他行动如鬼魅,仿佛生来就属于夜晚,遮住大半张脸的巨大蛙镜下掩藏着深沉的爱与恨。

作者简介

  岛田庄司,日本推理小说之神,新本格派导师,当代最伟大的推理小说作家之一。1948年10月12日出生,自幼酷爱音乐和美术。1980年以一部《占星术杀人魔法》出道,为日本乃至全世界推理文学的发展打开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之后陆续发表《斜屋犯罪》、《异邦骑士》、《异想天开》、《北方夕鹤2/3杀人》等作品,均为场景宏大、诡计离奇的不朽之作。笔下塑造的御手洗洁和吉敷竹史两大神探个性鲜明,已成为无人不知的经典形象。日本很多作家以岛田庄司为偶像,创作了大量“岛田风格”的推理作品。由此开创了“新本格派”推理,成为当今世界推理舞台最重要的一支力量。

目录

1981(占星术杀人魔法)

1982《斜屋犯罪》

1983《死亡之水》

1984《寝台特急!/GO秒障碍》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1986《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消失的“水晶特快”》

《死亡概率2/2》

《搜索杀人来电》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1986《火刑都市》

《Y的构图》

1987《展望塔上的杀人事件》

《御手洗洁的问候》

《灰色迷宫》

1988《异邦骑上》

《深夜鸣响的一千只铃》

1989《灵魂离体杀人事件》

《奇想,天动》

1990《羽衣传说的记忆》

《御手洗洁的舞蹈》

《黑暗坡食人树》

1991《字谜杀人事件》

《水晶金字塔》

《飞鸟的玻璃鞋》

1992《眩晕》

《来自天国的枪弹》

1993《异位》

1998《御手洗洁的旋律》

1999《泪流不止》

《P的密室》

2002《魔神的游戏》

《光之鹤》

2003《螺丝人》

《透明人的小屋》

……

精彩书摘

  位于东京都福来市尽头的野之上町笼罩在鲜有的夜雾之中。刚刚还飘洒着的宛若轻雾般的雨,在不知不觉中踪迹全无,转而下起厚重的雾。附近的树丛湮没于白色雾霭之中,隐匿了身形,却始终能够听到它们被风刮过时发出的不安响动。
  巡警田中修骑着自行车在町内巡逻。由于这一带远离繁华街道,因此一过了晚上八点便人迹罕至。
  眼看快到晚上九点的时候了。
  夜晚的街道一片寂静,连车子的声音也没有。田中刚刚悠闲地踩起脚蹬子,就听到自浓雾中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全速奔跑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是朝这边跑过来的。
  是谁在练习跑步吧?田中巡警这样想。但脚步声的间隔很短,听起来像在集中精神、全力以赴地奔跑着。
  突然,一个黑色人影裹着一团雾气出现了。那是一个身着黑色外套的男人。他无视田中巡警,如同一阵疾风般从田中身旁跑了过去。
  因为附近的街灯将那个男人的脸霎时照亮了一下,田中被吓了一大跳。
  男人的那张脸很怪异。他的脸上戴着蛙镜,是类似于滑雪选手或自行车选手佩戴的那种纯黑四角蛙镜。
  在街灯的照射下,能看到蛙镜的里面。镜片后是那个男人充血的眼睛。杀气将眼白染红,看起来就像从眼睛里流出了血似的。
  他的皮肤也很怪异。双目周围的皮肤也是通红通红的,血肉模糊,黏糊糊地反着光。正是蛙镜下那块犹如溶化剥落后、裸露出红黑色肌肉一般的皮肤,令巡警感到心惊肉跳。
  巡警的古董自行车刹车捏闸时发出刺耳的噪音。田中的脚踩在柏油路上,回头看向那个奇怪的男人,犹豫着是否该叫住他。然而,男人的背影早已融入雾中,消失不见了。
  原本打算试着追过去的田中,刚要用力踩脚蹬子,但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于是,他重新开始巡逻起来。骑了一会儿车后,巡警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怎么可能会有脸上裸露着肉的人嘛。绝对是我看错了。一定是这不寻常的夜雾使我产生了幻觉。这样转念想过之后,田中继续悠哉游哉地驱车前进。反正只不过是巡逻而已,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野之上町有个被俗称为烟铺一条街的地方。尽管如今町内的烟铺已经不算常见,但是零零散散的还有三家铺子。而在邻町,烟铺什么的早就关张大吉、彻底灭绝了。这个烟铺一条街的三间烟铺像约定好了似的,都由老妇人蜗坐在玻璃柜后看铺子,靠着卖些烟啦口香糖之类的打发余生。
  当田中路过其中一间名为钵吕屋的烟铺时,那家的玻璃门“嘎啦”一声打开,一个高个子男人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跑了出来,跑向马路。巡警刹车时再次发出刺耳的捏闸声。那个人听到声音一下子转过脸,看了过来。
  “不好了!有人遇害了!”
  那人大声喊道。
  ……

在线试读

《蛙镜男怪谈》第一部分

夜晚的街道一片寂静,连车子的声音也没有。田中刚刚悠闲地踩起脚蹬子,就听到自浓雾中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全速奔跑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是朝这边跑过来的。是谁在练习跑步吧?田中巡警这样想。但脚步声的间隔很短,听起来像在集中精神、全力以赴地奔跑着。

·《蛙镜男怪谈》(1)·《蛙镜男怪谈》(2)·《蛙镜男怪谈》(3)·《蛙镜男怪谈》(4)·《蛙镜男怪谈》(5)·《蛙镜男怪谈》(6)·《蛙镜男怪谈》(7)·《蛙镜男怪谈》(8)·《蛙镜男怪谈》(9)·《蛙镜男怪谈》(10)·《蛙镜男怪谈》(11)·《蛙镜男怪谈》(12)·《蛙镜男怪谈》(13)·《蛙镜男怪谈》(14)·《蛙镜男怪谈》(15)·《蛙镜男怪谈》(16)·《蛙镜男怪谈》(17)·《蛙镜男怪谈》(18)·《蛙镜男怪谈》(19)·《蛙镜男怪谈》(20)·《蛙镜男怪谈》(21)·《蛙镜男怪谈》(22)·《蛙镜男怪谈》(23)·《蛙镜男怪谈》(24)·《蛙镜男怪谈》(25)·《蛙镜男怪谈》(26)·《蛙镜男怪谈》(27)·《蛙镜男怪谈》(28)·《蛙镜男怪谈》(29)·《蛙镜男怪谈》(30)在线试读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