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编辑推荐

  

  “完美女性代言人”吴淡如继《遇见·最美的自己》之后献给都市女性的又一部暖心之作。
  生得优雅,活得淡然,是女人最美的姿态。
  淡然是一种气质,悠远从容,温和静好。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不浮不躁,不争不抢,不是不追求,只是不去强求。
  淡然地温暖自己:那些暂时不曾拥有的美好,不是因为我不配,而是因为我值得拥有更好的!
  无论心情怎样,都不要让自己颓废,每天从头到脚都干净得体,做一个化不化妆都活得精致的女子,随时带着淡淡的微笑!

内容简介

  生得优雅,活得淡然,是女人最美的姿态。追寻幸福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幸福,然而,幸福从来都不会从天而降,女人需要足够努力,足够睿智,才能遇见最美的自己,从而使自己具备足够丰盈的幸福力。
  女人们觉得自己不幸福,多半是因为不能淡定地审视自己已经拥有的,将眼光投向别处。这《遇见·做一个淡淡的女子》将要告诉你的正是,如何在浮躁喧嚣的时代,像吴淡如一样,做一个淡淡的女子,淡定优雅,平和从容。
  吴淡如新作《做一个淡淡的女子》系“遇见”系列的第二本,分别从自信、个性、阳光、睿智、优雅、健康、乐观、梦想等关键词入手,给都市女性以最暖心最全面的治愈心灵指导。年轻女孩可以从中展望人生,尽早领悟并汲取生活的智慧和能量;成熟女人可以从中寻求共鸣,遇见更好的自己。但愿在这《遇见·做一个淡淡的女子》的陪伴下,所有女人都能拥有一个淡然、幸福、优雅的人生。

作者简介

  吴淡如,台湾知名作家及节目主持人。台大法律系学士、台大中文研究所、台大EMBA双硕士。连续5年获得金石堂最佳畅销女作家第1名,享有“台湾畅销书天后”的美誉。
  淡如兴趣广泛、多才多艺,写作、主持、理财、旅行、创业等诸多方面都非常出色,多彩多姿的生活也令很多女性艳羡。近年来历经结婚、生子的人生重要转折,在过好一个人的生活之后,更进一步做到了婚姻幸福、人生圆满,堪称“完美女性代言人”。
  淡如的作品大多以励志、爱情为主,但并非为了迎合市场口味,而是希望把自己对于人生的丰富经验、坦诚的生命价值观与喜爱她的读者一起分享,提供读者思考学习的目标和励志方向,因而深受读者喜爱。
  另著有《我不要我的人生,再错过这美好》《没有在一起,也好》《吴淡如超人气说话术》《嫁给谁都幸福》《不生气的技术》《成全自己》等畅销书。

目录

CHAPTERⅠ 【自信】给自己温柔的鼓声
给自己温柔的鼓声
属于我的美丽人生
找到自己才能找到爱情
理直气壮地活着
活得好,是自己的责任
以本性,迎向爱情


CHAPTERⅡ 【个性】只选适合自己的
为自己的意愿而活
爱情的风向自己决定
早一点舞动人生
只选适合自己的
有意见才有吸引力
就是要过好日子


CHAPTERⅢ 【阳光】往阳光多处走
往阳光多处走
感谢那未曾感谢的
感激我的平静而快乐
天使陪你站在角落里
往光明面看才有希望
愿意快乐


CHAPTERⅣ 【睿智】啊,这小悲小喜的人生
在幸福之外看清幸福
最好的与最合适的
聪明女的必备修养
啊,这小悲小喜的人生
再蹩脚的故事也是自己的人生路
爱的理性守则


CHAPTERⅤ 【温柔】一辈子的浪漫
啊,生活
啊,我是多么幸福
重重去爱,轻轻放手
一辈子的浪漫
浪漫可以至死方休
因为四季流转,我与生命中的各种滋味相遇


CHAPTERⅥ 【优雅】与错过的生活相遇
让自己过得好
学学巴黎美女
掌握幸福选择权
与错过的生活相遇
星空下掉落的浆果


CHAPTERⅦ 【健康】春天泡在醋缸里
春天泡在醋缸里
节食不是好计划,你还是吃吧
减肥的领悟
我的SPA之旅
巴厘岛,慢生活


CHAPTERⅧ 【乐观】烦恼的事等太阳出来再说
不要找自己麻烦
别气那飞进眼中的一粒沙
买鱼送快乐
烦恼的事等太阳出来再说
这些年来来,我学会的最重要的事
不乐观是多么划不来


CHAPTERⅨ 【梦想】追求梦想,永不嫌晚
找寻,最美的自己
在最浪漫的时光中
用愿望向宇宙下订单
写给三十岁的自己
享受流动的浪漫
追求梦想,永不嫌晚

精彩书摘

  给自己温柔的鼓声
  “如果你和一大群人一起行进,而你的步伐与节奏完全不同,那必然是因为,你听到完全不一样的鼓声。”
  这一句话,从年少时开始陪伴我,再三玩味,还是很有意思。我很想当个不一样的人,很想突破现在的样子,问题是,我没有听=见不一样的鼓声啊!有人这么问我。
  我想,鼓声只是个唯美的形容,大概会让人想起天使在耳边奏乐,使你想象有人在耳边指点迷津吧!
  其实,鼓声来自你的心里,打鼓的棒子也牢牢握在你手心,节奏须由你完全决定。也许刚开始荒腔走板,但坚持久了,总会有些心得,敲击出一些动人的声音。
  如果你喜欢看名人或伟人传记,一定可以归纳出一个重点--一个人之所以能够特立独行,就是因为他们听到了不同的鼓声,有一种对自己说话的能力。
  试着对自己喊话
  例子不胜枚举,历史上每个当开国君主的人,都曾经像项羽一样对自己说:大丈夫当如是也,才能驱策自己走上那条“成者为王,败者完蛋”,一般人看来绝对不可能的道路。
  大家更熟悉的例子是,从前小学课本里的伟人从小看鱼往上游游,就会对自己说:鱼尚且要往上游,何况是人呢?
  不管这个例子是真是假,成功的人总会自己发出声音来勉励自己。成功的运动选手总是很会对自己喊话。我访问过一位撞球冠军,他的方法是叫唤自己的名字:“你一定打得进这一球!”
  世界级的溜冰选手关颖珊则会在紧要关头对自己说:“这是你仅剩的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想在失败后懊恼,就必须放手一搏!”
  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也常对自己喊话:“小心判断!做生意,成功九次,失败一次,等于完全失败。不管你以前成功几次,这一次都不能冒失!”
  连在一家小小的牛肉面店都看过老板贴了一张压克力告示板:“我们要以亲切的微笑服务顾客,不在店内说其他同事的坏话,不可以钩心斗角!”里头连老板在内只有四位员工,老板却把内部规章如此白话且透明化地贴在墙上,让客人忍不住对这种直接坦白的精神喊话莞尔一笑。
  心灵的灵魂导师
  其实人本来就会对自己喊话。仔细感觉,你会发现,总有一个声肯不时跳出来对自己说话,好像我们的灵魂导师。
  只不过有人给自己的声音很严厉而没有创意,不时对自己说:“笨蛋!猪啊!连这个你都做错!”或是“唉!如果连这个你也做不好,去死算了,没有用的东西!”“这个很难,你一定做不到……”
  用这种声音对自己说活,怎么可能跨出自信的脚步?想活得好的人,会用温柔而有条理的声音引导自己。
  给自己温柔的鼓声,行进的节奏才得以安稳而有力,不会迷失在其他的杂音里。
  属于我的美丽人生
  我曾经看过一个很奇特的新闻,有个女人的身体里住着两组基因。
  这个女人住在美国波士顿,几年前因为肾出了严重的问题,必须换肾,于是她的三个儿子都到医院验血,看看谁的较接近,适合捐肾给她。
  结果医生竟然宣布,这三个儿子的基因同属一个父亲,却属于不同的母亲。
  医生问她,她是不是曾经借用过别人的卵子?
  女人大惑不解,三个儿子都是从她肚子里自然受孕生出来的,怎么可能有不同的妈?医学界把她当成特殊案例追查研究,赫然发现她的甲状腺和口部、头发的基因同一组,而血液与五脏六腑的基因完全不同。
  进一步检查她的卵巢后,医学界做出一个惊人的判断:她应该有个从未出生的异卵双胞胎姐妹,两个胚胎已经各自分裂出生殖器官,所以两组不同的基因在她的卵巢里同时存在,产生基因完全不同的两种卵子。
  三个儿子虽然是她怀胎所生,却有两个妈妈。有个“阿姨”没有具体的躯体,一生一世隐藏在她的身体里。
  我在看了这则新闻后,开始胡思乱想:我,是不是也有两组基因?
  几年来,我一直保留着这则新闻,它逐渐演绎成一个写灵异小说的灵感:有个天真善良的年轻女人,因为交友不慎,一直被她的男人虐待。有一天那个男人死了,她被指认为是杀死男人的凶手;尽管有人证物证,她还是觉得很冤枉,她强力否认自己会杀人,也通过了测谎。其实她不知道,那是因为藏在她身体中的另一个灵魂逐渐觉醒了。她被两组基因主宰着,当另一组基因操纵了灵魂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体内另一组基因醒来了,力量越来越强大,开始接管她的身体……
  这个灵感,可以写成有点史蒂芬·金味道的小说哦。
  只可惜怕黑、怕鬼、怕狗咬的我,实在没有才华写灵异小说,所以这个灵感还栖息在我的脑袋里,像一个未成形的卵,一直没法孵化。
  创作者的身体里,是否也有两组诡异的基因?我们没事不会去验证,所以并不明了。
  可是我知道,这许多年来,我一直被两种力道拉扯。一种渴望平实贴近“安和乐利”的生活,一种常常试图进入如同盘古开天般朦胧的时空,在那里,一切未知,一切混沌,一切没有把握,秩序不易掌握、情绪容易失控、信心容易堕落。仿佛两个“我”,一直都很完整地并存在一个身体内,像馋嘴的鸽子抢食有限的粮食一般,争食我的时间。
  我的另一个世界
  我二十岁以后开始把写作当成人生大事来做,据我的粗略估计,每十年中,大概有五年的时间,我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那一边的日子,和此地现实完全不同。它没有固定轮回的一年四季。
  有时这世界很温暖,澄澈透明得像个刚倒进盘子里的新鲜果冻;有时比下雪的北极还要寒冷;有时很平静,像整齐的阅兵队伍,一切在我的指挥下井井有条地往前进展;有时很混乱,好像有一大群“黄巾贼”围在城外烧杀掳掠,我只如一个手无寸铁的帝王。
  它很迷人也很恐怖,有时是地狱,有时是天堂,我是主宰者,也是被统治者,喜乐可以一刹那间翻脸成哀愁,而有时灵光稍一闪烁,仿如童话中青蛙被一吻变成王子。
  如基因顽固附身,写作不只是一个工作、一种嗜好,它是一个世界、一种瘾头,也是一个唠叨不休的声音,常说:进去进去,进去那个世界里,其他的事都不如它有趣。
  如果只是嗜好,身为一个好逸恶劳的正常人,为什么放着所谓舒服日子不过,不去血拼、喝下午茶、看电影、聊八卦,却在这里自寻苦楚?
  不是为了当畅销作家。只想当畅销作家的人,不能够忍耐那么久不畅销,早就改行了。
  不是为了钱。若为了钱,大可多考几个证照,从事众人认定较有保障的行业。
  干嘛在不到三十岁时就有了五十岁的肩膀疼痛病?为什么总是把自己像受伤的熊一样关在栅栏里,一心一意地整天面对着一叠无声无色的稿纸,或计算机里最无聊的word空白文件,微笑,或眉头深锁,拼了命想要写上一些字……忘了吃饭和睡觉是兵家常事,有时连尿急也忘记了?
  我曾经一边想着题材,一边拿牙膏洗脸,拿洗面奶刷牙呢。
  为什么?为什么它害我像神经病一样喃喃自语、自我对话、无故痴笑、连走路都会撞上电线杆,我还要爱它。
  或许,它是一种瘾头,类似毒瘾,一旦尝到甜头,很难忘记那种快乐。
  现实中,我若活得不好,总还可以在写作中得到一丝慰藉;如果有一大段时间,我无法下笔,现实世界的我总变得慌乱、迟钝而狼狈,像一个在大风雪之中寸步难行的旅人──在外人看来,遇到写作瓶颈有什么严重性?停一时风平浪静嘛,急什么!
  这个说法很玄,但凡在创作过程中有被“卡住”感觉的人,都明白那一股比地心还热的焚风,让我们的内心比干漠荒凉。
  拿一生来创作
  某位美国女作家有个残酷形容,她说写作者是个挖坟人,花一生挖自己的坟。花了好多力气与心血,换来对自己很不健康、对情人也不太公平的一生。
  若说海明威和川端康成是因写不出来,或感到世上没什么好写的而自杀,我觉得很有可能。
  他们是天才,曾经对那个世界贡献所有也获取所欲,如果忽有一天,无法再进入那种美妙之中,那种感觉必如万虫钻咬。
  也有人到老还能有创作欲望,那种冲动无人可挡。画家雷诺瓦在老年时为风湿病所苦,手指不能拿画笔,他就要人把笔绑在手上,继续作画;日本的摄影之父土门拳,在八十一岁时,已中风三次,右半身动弹不得,坐着轮椅还是一样外出拍照。
  神经病,跟自己过不去!“正常人”会这么说。
  创作者的身体里,是不是都住着另一组基因呢?它可爱又可恨,不只让他欢喜让他忧,还足以左右他的生死,更可以凌越衰老与病痛。
  其实,拿一生来创作的人,都有一些怪脾气、不得不热爱孤独,想要太会养生也不可能,大多数的作者在现实生活中都不太幸福。有了这个认知,我尽量对自己好些,三十岁之后也开始锻炼身体--因为再不动就写不久了。身体不好,精神不佳,也无法顺利地写。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