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内容简介

  《贵婉日记(新版)》是著名编剧张勇继2015年热播谍战剧《伪装者》之后的又一力作,讲述了19世纪30年代中共特工“烟缸”“冰蚕”等与中统、军统博弈周旋、斗智斗勇,建立中国至西欧的红色交通线,护送中央重要人员和物资,破解谜团铲除内奸的故事。《贵婉日记》的主人公贵婉、贵翼、资历平、资历群等与《伪装者》中的明楼、明诚亦有交集,《贵婉日记(新版)》还得到了《伪装者》三大主演胡歌、靳东、王凯的联袂推荐。

作者简介

  张勇,话剧编剧,国家一级作家。曾获得中国越剧艺术节剧目银奖,浙江省第十届戏剧节剧目奖。创作长篇小说《一触即发》,电视剧《一触即发》《永不消逝的电波》(联合创作),大型红色谍战川剧《黎明十二桥》以及2015年热播电视剧《伪装者》。

精彩书评

  张勇老师的高明之处在于类型明确但不生硬,巧妙地在情节推动过程中揭示了人性的残酷,更完美呈现了信仰的力量……

  听说张勇老师的新作《贵婉日记》又将搬上银幕,我非常期待……

  ——胡歌

  《贵婉日记》不仅是继《伪装者》之后另一幅家国篇章,也是另一段中国迈向新起点的漫长征程……

  “贵婉不死,精神永恒”是信仰,是行动,是憧憬,是未来……

  ——靳东

  张勇老师是个励志又十分低调的人,她的文字细腻、清丽又不乏凝练,可字里行间却是风起云涌,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

  我会和张老师的剧迷们一起期待《贵婉日记》,相信她肯定会给我们带来又一部大爱之作。

  ——王凯

目录

楔子
第一章我叫资历平
第二章少女的祈祷
第三章杀四门
第四章尸体
第五章查无此人
第六章贵婉日记
第七章张冠李戴
第八章不速之客
第九章声东击西
第十章凶手
第十一章才子佳人信有之
第十二章红色交通线
第十三章布鞋的秘密
第十四章危在旦夕
第十五章迷魂阵
第十六章殊途同归
第十七章穷追猛打
第十八章狩猎季节
第十九章绝对控制
第二十章毕其功于一役
第二十一章换谍者

精彩书摘

  《贵婉日记(新版)》:
  1936年(民国25年),上海。
  天气阴冷,春寒峭料。仿佛是一个很清冷、很闲适的下午茶时间。
  贵翼坐在思南路的一家中式茶餐厅里,看着街对面一排银杏树,披了一层层细碎的新嫩黄叶子,有点挣扎“春意”的朦胧,平添了一丝寒气,倍感凄凉。
  贵翼到上海三天了。
  贵婉已经埋葬了三个多月了,这三个多月来,全家都沉浸在悲哀的阴霾里。赴上海就职,原本打算透一口气,释放一下孤冷的情怀。谁知刚到上海,就接到父亲的电话,叫他务必去找一下二十一年前,被父亲遗弃的女人和她带走的孩子。
  父亲年纪大了。贵翼想。
  二十一年前,父亲喜欢上一名色艺俱佳的坤伶,为传统道德所摒弃,据闻祖父设局,摆了那坤伶一道,让父亲与从前的不良嗜好彻底决裂。
  父亲曾经铁了心不要那坤伶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他甚至剥夺了那孩子的姓氏,对于过去种种经历,他深以为耻。
  直到贵婉去世。
  父亲认为是那孩子的缘故。
  因为,小妹贵婉用的这个名字,当年是给那孩子取的。父亲原意要那孩子温婉和顺,对于出身不好的世家子弟来讲,只有性格婉约,才有立足之地。
  所以,贵婉离奇死亡的事件。对于父亲来说,打击甚大。于今,父亲要自己过来看看那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对于贵翼来说,多少有些踌躇。
  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兄弟”见面。
  他们并不相识,二十多年来,没有见过面,彼此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环境,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
  贵翼想着,这孩子进门来应该是怎样一副姿态?
  趾高气扬?亦或是悲悲切切?是诚心诚意打算“认亲”?还是“蜻蜓点水”般走走过场?贵翼觉得自己最好以第三者的面目出现,他打定了这个主意,所以显得气定神闲。
  如意婶坐在贵翼对面,她是被贵翼的手下“请”来的。
  她一进来,就沉不住气地嚷嚷:“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啊?我们东家是正经人家,你说让三少爷过来,他就得过来啊。不讲道理啊我还要买菜呢。”
  林副官一直好声好气地哄着她:“如意婶,我们只是请三少爷过来坐坐,你看,我们像坏人吗?”
  “电话已经给了你们啊。”如意婶说。
  “那不是他不在吗。”林副官解释,“你说他在繁星报馆当记者,我打电话过去,说他下午不上班;你又说他在风行钢琴社调钢琴,我专程派人去接,说他干完活就走了;你又说他下午有课,你家三少爷到底打几份工啊?”“那……那这一大家子要养活,总得有人挣钱吧。”
  这是一个劳碌命的孩子,贵翼想。
  “那,你们那一大家子其他人就不能出去找事做啊,你家大少、二少干什么去了?你家三少爷底子好,能干,他要不能干,你们一大家子喝西北风去啊?”林副官有点冲。
  “我家大少爷在提篮桥呢,你有本事,你把他给弄出来啊。”
  “提篮桥?”林副官愣住。
  提篮桥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监狱。
  贵翼的脸色有些难看。林副官声气不自觉弱了点:“你家二少呢?”
  “在医院里躺着呢。”如意婶说,“我家三少爷能干,那也是我们资家花钱教育出来的,与别人有什么相干?”
  林副官哑了。
  如意婶说了这句话,多少帮资家找回些面子,她心里恢复了平衡。
  “你们不用急,再等等吧,他得从黑山路走过来。”如意婶说。
  “没车吗?”贵翼终于开口了。
  “坐车要五角钱呢。”如意婶说。她一说出来,又感觉不该说,好像自己家的主人穷到要省车钱的田地。如意婶脸红了,不为自己,为家主。
  贵翼没说话了。
  如意婶紧张地看看整个茶餐厅里的人,吭吭哧哧地动了动嘴唇。贵翼抬眼望她,很客气的表情,鼓励她说。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