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仙侠迷、大众读者

1.《诛仙》自上市以来,席卷华语世界十余年,收获万千粉丝,诛仙铁粉不计其数。

2.由当红小生李易峰、仙侠剧女主赵丽颖,以及杨紫等众多花旦、鲜肉加盟的《诛仙:青云志》电视连续剧,即将于7月6日登录湖南卫视黄金档,势必引起新一轮的“诛仙”狂潮。让我们拭目以待!

3.去年暑期的现象级大IP《花千骨》的火热,带动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仙侠剧的热切关注和追捧,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收视群体。作为同类型的仙侠电视剧,从制作到演员,都不输《花千骨》。诛仙,定能带动新一轮的仙侠热潮。

4.本次主打典藏风。还记得那年青春,我们一起看诛仙,而现在,我们都已长大,此次,送给你们的,正是一份诛仙情怀。买来收藏,闲暇时翻阅,回首自己的青葱岁月,感怀曾经的诛仙情怀,圆自己一个仙侠梦!

内容简介

一个人,一根烧火棍,一段与命运抗争的勇者传奇之旅!

十年前,他是大竹峰上劈柴做饭遛猴的平凡少年;

十年后,他成了掀起天下腥风血雨的鬼王副宗主。

故土遭屠、七脉会武、叛出正道、对抗兽神、义庄弑师……

天音寺、青云门、焚香谷,内斗不断,而邪魔又隐藏着怎样的阴谋?

经历险恶江湖,游历神奇天地,

鬼王之女、同门旧爱,他要如何抉择?

纷乱红尘中,苍天无尽,仙凡无边,

天地不仁,何为正道?

作者简介

萧鼎,本名张戬,男,福建人,“诛仙”世界的创造者。为人特立独行,寄情写作。长篇幻想文学系列小说《诛仙》一经出版,即以其天马行空的想象、雄健恢弘的叙事迅速成为华语幻想文学巅峰之作,扬名海内外。

他主导参与了著名的《仙剑奇侠传》系列、《大富翁》系列等游戏制作。尤其以“仙剑系列”作为经典RPG游戏典范而广受好评。在华人游戏业界有“姚仙”“仙剑之父”的美誉。

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传说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诡林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诀别

第一百三十四章 凶灵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复生

第一百三十六章 煞气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异术

第一百三十八章 招魂引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伤心人

第一百四十章 颓废

第一百四十一章 偶遇1

第一百四十二章 杀机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迷惘

第一百四十四章 劫数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愿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偶遇2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见

第一百四十八章 毒计

第一百四十九章 会盟

第一百五十章 内乱

第一百五十一章 剧毒

第一百五十二章 疯狂

第一百五十三章 炼狱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孝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夜饮

第一百五十六章 故居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拜祭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探

第一百五十九章 鬼道

第一百六十章秘密

第一百六十一章 挣扎

第一百六十二章 寂寞

第一百六十三章 隐者

第一百六十四章 暗算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幻月

第一百六十六章 激斗

第一百六十七章 禁地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尘缘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赤焰

第一百七十章决战

第一百七十一章 巫术

第一百七十二章 兽妖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剑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诛仙

第一百七十五章 噬血

精彩书摘

第一百三十一章

传说

七里峒,金族祭坛。

昨晚的一场大战,似乎并未影响到这里寂静的气氛,在那个年轻巫师的带领下,鬼厉和小白默然无声地走在祭坛之中。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此刻似乎也安静了许多,仿佛这周围沉穆的气氛,让它也老实下来。

穿过长长的甬道,来到祭坛深处那个石屋之前,年轻的巫师微微点头,也不与他们说什么话,转身就走,片刻之后就没入了黑暗之中。

周围,只剩下了他们二人。鬼厉与小白对望了一眼,鬼厉淡淡道:“我们进去吧!”

小白点头答应,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这个屋子中依然很昏暗,前方深处依然燃烧着一堆火焰,火焰前头,依然还坐着一个背对着他们的佝偻的身影。

这个熟悉的场面里,恍惚间,昨晚的事情仿佛不真实起来,也许只是一场梦吧……

一阵轻微的咳嗽,在那位老人身上响起,火光照耀下的他的背影,剧烈地颤抖,打破了这里的寂静,让人们重新回到现实中来。

“你们来了,”大巫师在咳嗽停止之后,用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慢慢地道,“过来吧!”

鬼厉和小白走到他的身后,安静地坐下,在这位瘦弱的老人面前,两人都有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感觉。

大巫师似乎轻轻叹息一声,道:“刚才我的那些族人对你们无礼了,不要见怪。”

鬼厉微微点头,道:“不敢。”

大巫师又咳嗽了两声,却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了。鬼厉与小白只得耐心等待,不料这一等,就是半天,那个大巫师居然像睡着一般,一动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

鬼厉心中越来越焦急,一来不知道这个大巫师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二来昨晚一场突如其来的动乱,让他几乎痛悔一生,若是万一因为自己而误了碧瑶,真是百死不赎了。

此刻等待良久,见大巫师似乎仍然没有开口说话的样子,旁边小白还有耐心,一点也不着急,小灰却已经老大不耐烦。猴性贪玩,此刻早受不了这里肃穆的气氛,东抓一把,西溜一下,悄悄从鬼厉身上滑了下来。

鬼厉心中焦灼,委实不愿再耽搁下去,当下开口道:“前辈,我向您请求的那件……”

一个“事”字还未出口,大巫师忽然插口截道:“年轻人,我来说个故事给你听吧!”

鬼厉一怔,向旁边的小白看了一眼,却见她也是皱了一下眉头,眼中大是迷惑,显然也不知道这老家伙在想什么。

只是此刻毕竟有求于人,鬼厉只得在心里叹息一声,忍住了心里迫不及待的焦灼,捺着性子道:“前辈,您请说吧!”

大巫师带着沙哑的声音,在这个黑暗的祭坛深处,幽幽地响起了,仿佛过了千百年的时光,在此刻又悄悄回转……

“我们南疆地处神州浩土的南方,从来不及中土繁华,但却自有独特渊源……”

鬼厉默默点头,南疆这里的独特风俗,的确与中土不同。

“现在天下人都知道,我们南疆这里,一共有五族并立,一同住在这片土地之上。但实际上,在许久许久之前,金、木、水、土、火五族,其实是同一支古族,名叫‘巫族’的。”

鬼厉与小白都是一怔,这些事情不要说是鬼厉从未听说过,就是小白都没有印象。

大巫师的背影,被熊熊燃烧的火焰折射得微微扭曲,倒映在地面之上,在他的声音里,同时还夹着火焰中木柴迸裂的“噼啪”声,幽幽的,带着过往时光的沧桑。

“族中传说,上古时候,古巫族经营南疆边陲,势力强大,族中辈出巫力高深的异人,其中更以每一代侍奉巫神的巫女娘娘,巫法最为强大。

“所谓巫女娘娘,就是从古巫族之中每代选出一位天赋灵力至高的处女,在祭坛之中侍奉巫神,钻研巫法,并统领全部巫族族人。这种日子,一直过了许多年,许多年……”

鬼厉与小白都微微抬头,他们俱是聪明人物,此刻都知道大巫师说的关键之处,就要出来了。而此刻的小灰,却不知道悄悄摸到哪里去了。

“但是,就在古巫族第十一代巫女娘娘继位的第三年,南疆边陲的十万大山之中,突然发生了异变。”大巫师的声音,依旧沙哑,但他的声调,却悄悄高了起来,仿佛他内心隐约的激动,正慢慢流露出来。

“在十万大山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号称‘兽神’的怪物,没有人知道那个怪物的来历,好像他就是这样凭空出现在险峻凶恶的十万大山中一般。一开始,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怪物的存在,但渐渐地,巫族的先人们感觉到了异变。十万大山连绵起伏的山脉虽然险峻,但森林茂盛,动物繁多,巫族中高明的猎手一直都可以进入打猎。但从那个时候开始,十万大山之中,突然诞生了恶毒的瘴气,人吸入一口,即全身溃烂而死。更诡异的是,原本正常的野兽,竟也纷纷发生了怪异的变化,有些变作兽头人形的怪物,凶残至极,见人就杀,死而分尸而食,令人毛骨悚然,巫族之中,一时人心惶惶。”

鬼厉与小白不由得又互相看了一眼,大巫师所说种种,果然大是诡异,闻所未闻。

大巫师停顿了一会儿,仿佛也沉浸在那段湮没在古远历史的往事中,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继续道:“那时,巫女娘娘召集了族中众巫师领袖商议,最后派遣了由三位巫师带领的一支精悍战士的队伍,前去十万大山里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事,让山中突生毒瘴,动物异变。但就在这支队伍进山之后的第十天,竟然只有领头的巫力最高强的一位巫师逃了回来,而且全身溃烂,在巫女娘娘全力救治下依然无效,最后只是在弥留之际,说出了‘兽妖’二字,就这般死去了!”

“兽妖……”鬼厉和小白,都在心中缓缓念了一句。

“从这个时候开始,巫族先人们终于知道,十万大山之中出了一个怪物。后来多方查探,在牺牲许多勇士性命之后,才渐渐知道这个怪物是突然出现在十万大山之中,有着不可思议的诡异奇能,在他的妖法之下,原本森林茂盛的山脉变作了荒山,清澈的河流满是毒液,到处都是剧毒的瘴气。而森林中原来的各种动物,也被他用妖法变作怪物,变成了种种如熊人、虎人、豹人、狼人等妖物,凶残食人,可怖至极……”

鬼厉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说道:“其中可有一种鱼人?”

大巫师背影一震,沉默片刻,似乎在回想什么,然后缓缓点头,道:“不错,族中传说十万大山里那些凶残蛮族,的确有这么一支鱼人。怎么,难道你……”

鬼厉沉吟片刻,终于还是道:“不错,我曾经在西方大沼泽中见过那么一个鱼头人身的怪物。”

大巫师的身躯大震,终于忍耐不住,霍地转过头来,火光照着他的皱纹,仿佛岁月刻下的深深年轮,而他的声音,此刻竟已是嘶哑:“你、你竟然真的看到了这些怪物?”

鬼厉沉默却肯定地点了点头。

大巫师的脸色刷地白了,喃喃地道:“出现了,终于出现了,天意啊!天意啊……但他们为什么会在西方出现呢?十万大山的入口,不是有修道的焚香谷守着吗……”

他苍老的脸庞上,时而恐惧,时而迷惑,表情变化不停,竟然像是出神了。

鬼厉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老人的肩膀。

大巫师身子一震,像是突然惊醒一般,看了看鬼厉,神情渐渐镇定下来,随即再一次转过头去,面对火焰。

“我,还是继续说吧!反正若是天意,我们凡人也是无能为力。”

他的声音中,仿佛又多了一分苍凉:“在知道了兽妖这个怪物存在之后,巫族的人就再也没有过上一天的安稳日子,而且随着时日渐深,那个兽妖手下的种种怪物,竟然开始渐渐到十万大山之外来了。就这样,各地不断地传出族人被害的消息,而且人数越来越多,实在是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到了最后,普通的巫族百姓甚至开始抛弃家园,不顾一切地向北方迁移,眼看再这么下去,整个巫族就要毁了。

“那一代的巫女娘娘,本来是想再多打听一些这个怪物的消息,然后再商议如何除去这个妖物的。但那时巫族之中群情激奋,情势也实在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她终于决定要召集全巫族中所有的巫师和勇士,一起前去讨伐这个盖世妖物,与他决一死战,来拯救巫族。

“不料,就在巫女娘娘作出这个决定的当天晚上,兽妖竟然率领他的无数妖魔手下,从十万大山之中突然杀出,直接杀向古巫族祭坛所在之地。巫族祭坛,乃是巫族族人祭祀巫神的场所,向来是族中命脉,神圣不可侵犯。那个晚上,巫族中人,不管男人女子,甚至大一点的孩童,全部都冲上战场,与那些凶恶妖魔死战!”

大巫师说到这里,轻轻停了下来,而鬼厉和小白,却各自屏住了呼吸。远古时候的那一场血腥厮杀,仿佛就在这片黑暗中,在大巫师苍凉沧桑的话语里,再一次地悄悄浮现。

“那一场恶战,绝非我们可以想象,我金族先人们代代流传下来的,也只不过是描绘那一场战争的只鳞片爪而已。总而言之,在鲜血染红了脚下所踏的土地之后,在无数巫族战士用身体与妖魔同归于尽之后,兽妖却终于还是带着一些妖魔,冲进了巫女娘娘最后把守的巫神祭坛。而在祭坛外边,依然还在厮杀着……

“只是,伟大的巫神此刻终于开始护佑他的子民,而那一代的巫女娘娘,更是历代之中公认的巫法最强之人。在惊天动地的一场斗法之后,兽妖和他那几个强悍的手下妖魔终于被巫女娘娘以祭坛之中上古巫神传下的八凶玄火法阵所困……”

“什么?”鬼厉和小白突然同时失声道。

大巫师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道:“八凶玄火法阵,怎么了?”

鬼厉与小白对望一眼,沉默片刻,道:“这名字颇为古怪。”

大巫师叹了口气,道:“这法阵乃是上古巫神传下,用万火之精的异宝‘玄火鉴’发动,威力至强,当年就算是妖法通天的兽妖,也被这法阵生生困在其中。巫族百姓士气大震,而那些妖物则军心大乱,终于被渐渐击退。

“只是虽然八凶玄火法阵法力无边,但兽妖妖力委实非同小可,在那八荒火龙的日夜焚烧之下,虽然重伤在身,但依然活了下来,与巫女娘娘对峙不歇。当时整个祭坛之中,因为这法阵本身法力太强,其他族中巫师俱无法靠近帮忙,只有巫女娘娘一人以本身巫力独自支撑这偌大法阵,就这般三日三夜之后,在全巫族百姓几乎都要为之疯狂的时候,那兽妖竟破阵而出了。

“不过兽妖虽然逃出,但已然被这法阵烧得奄奄一息,再也不敢多待片刻,直接飞回了十万大山中的老巢。而当众人冲到祭坛之中时,巫女娘娘也已经筋疲力尽,累得几乎油尽灯枯了。只是那巫女娘娘,实在是令人崇仰的人物,只不过休息一日,元气大伤的她却决定独自进入十万大山,要将那兽妖除去。因为若是等那兽妖恢复过来,只怕巫族的末日就真正到了。”

小白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位巫女娘娘,当真乃女中豪杰,菩萨心肠,如此舍己为人!”

大巫师淡淡道:“我们南疆这里,不信菩萨的。”

小白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巫师继续道:“当时巫族族人之中,没有一人同意巫女娘娘的做法,谁都知道,她这一去,只怕就再也回不来了。但巫女娘娘心志坚定,终于还是去了,只是随行的,还有七位巫族之中最勇敢的战士。他们一行八人,就这般进入了凶恶至极的十万大山。

“他们一路之上,披荆斩棘,不知斩杀了多少怪物,终于在第六日来到了兽妖居住的古洞之前。巫女娘娘此时此刻,却作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她让其他七人都在洞外等候,只她一人进入古洞之中。七位勇士自然不肯,但巫女娘娘意志坚定至极,而且直言他们进去也于事无补,反而还会拖累于她,最后,七位勇士也只得答应下来。

“巫女娘娘进入古洞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七位勇士在古洞之外等候了整整两天两夜,终于有两人忍耐不住,要冲进古洞寻找巫女娘娘,但其他五人却认为应当继续等候,听从巫女娘娘的命令。七位勇士之间,就这样自己争吵起来,最后,那两位勇士还是进了古洞,但从此再没有任何消息。

“就这样,一直到了第五天,就在剩下的五位勇士也渐渐失去信心的时候,巫女娘娘竟然奇迹般地从古洞之中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那个时候的娘娘,整个人似已经完全失血了一般,脸色白得吓人。但五位勇士大喜之下,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巫女娘娘将五位勇士召到身边,给了每一个人一件闪闪发光,充盈着诡异巫力的器物,并对他们说这五件圣器,就是她除去兽妖之后,用他的身体炼化而成。但兽妖是天地间至凶戾气所化的盖世妖物,身体虽灭,魂魄不散。

“五位勇士大惊失色,巫女娘娘又道,只要这五件圣器不回到这个古洞之中,兽妖就永远不能复生!说完之后,她身体连连颤抖,忽地七窍都流出血来。五位勇士大惊,巫女娘娘用尽最后力气,叮嘱他们,要巫族上下,永远守护这五件圣器,绝不能让兽妖复生,否则,就是巫族和世间的末日。而她自己,就要永生守在这古洞之外,用自己的魂魄镇住一切妖孽,将他们锁在古洞之中。勉强说完这些之后,巫女娘娘再也支撑不住,就此站立而逝,而片刻之后,她的身体竟然面向古洞深处,化作了石像!”

大巫师的声音,慢慢低沉下去了。

火光中,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奇怪,说不出的一股神情,许久,小白长长出了一口气,道:“好一位娘娘啊!不过大巫师你说这个故事给我们听,却又是为了什么?”

大巫师的背影,像是被无形的重担压弯了一样,分外苍凉。他并没有回答小白的问题,反而自顾自地又说了下去:“五位勇士痛哭悲伤之后,回到了巫族之中,虽然巫女娘娘不幸而死,但兽妖这个巫族前所未有的大敌,却终于还是被镇压在了那个古洞之中,巫族百姓悲伤之余,却也有几分欢喜庆幸。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因为除妖归来而声望高涨的五位勇士,却因为争夺巫族之中领袖位置,而彼此内斗起来。

“最可惜的就是,巫族中每一代的巫女娘娘都是上一代巫女娘娘指定的,而这一代的娘娘却没有留下任何指令,而五位勇士在那个时候,也全部都忘了问这个问题。就这样,一向繁荣强盛的巫族在五位勇士的争吵之下逐渐分裂,而百姓也各自拥护他们其中一人,最后,就这样渐渐分裂成如今南疆的金、木、水、土、火五族,而那五件关键的圣器,也由五族各自掌管。”

在这个古老却惊心动魄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鬼厉深深吸气,望着大巫师的背影,缓缓道:“前辈,你说了这么多的话,莫非是要我帮忙把金族的圣器找回来?”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