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1豆瓣人气建筑师鱼山画作集结

凭画笔营造幻园一隅,浓烈的色彩与看似随意的线条,绘出天马行空的想象世界。

2逸趣横生的中国古风版小人国

两百余幅水墨小画,打破寻常世界的时空限制,展现想象空间的独特视角。

3一处建筑于纸上的居游桃花源

继承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意境,捕捉事物流变的瞬间,进入逍遥自在的幻想乐园。

4一卷点染以诗意的日常行乐图

日常小事中的诗情画意于作者笔下一一呈现,清新恬淡的画风蕴藏自然调皮的诗心。

5精美装帧设计突显画中意趣

采用空脊精装,设计排版特意强调空间感,每一页都是一幅雅致温馨的小品。

内容简介

《草间居游》共收录两百余水墨小画。画作打破寻常世界的时空限制,拇指大小的人儿在其中寻欢作乐,展现了一种想象空间的独特视角。

草间居游》分为“案头居游”和“草间居游”上下两篇。“案头居游”中,日常器物、瓶瓶罐罐被改造成供人居住的房屋空间;在“草间居游”的十个小系列,小人们走出器物,畅游于花草自然、天地万物间。

鱼山的画作继承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意境,通过捕捉事物流变的瞬间,进入逍遥自在的幻想乐园。其中,有对古典爱情的动人描摹,有对文人雅趣的细腻描绘,也有对当代生活的谐谑戏仿。日常小事中的诗情画意于作者笔下一一呈现,浓烈的色彩与看似随意的线条,绘出天马行空的想象世界。

作者简介

曾仁臻,号“鱼山”,建筑师,专注有关中国园林和绘画的研习,曾工作于北京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2014年创立幻园工作室,创作了大量有关中国园林、山水、空间与人的关系的研究性画作。已出版《幻园》。

目录

?序

上篇 案头居游
下篇 草间居游


精彩书摘

“母亲带着年幼的我在大山深处一个春花遍地的山头编织草帽,寻摘蕨菜;父亲拉着我的小手在山道上徐徐游走,一路都能闻到大山里独有的杂草香气;山上邻居家院里有一个小潭,潭上有架,结了不少黄瓜,味道甜美;家里养过几只冬茅老鼠,似也曾逃跑过,还记得那扇被咬破的木门……”这些是我开始记事后最早的记忆片段。母亲说那是我两岁的时候,正值父亲大学毕业,被调到湖南老家某矿区的大山里做医生兼职夜校老师——那是一家人居游于偏远山区的一小段静好时光。我曾试图回想那时的家,是什么样的墙体和屋顶,什么样的家具摆设,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最早的家,或早已被那大山中弥漫的花草香气替代。

我考上大学离家远游前漫长的少年时光,多少日子都是在湖南这样的山林乡野里度过:爬过许多种树,蹚过许多条小溪,养过许多只小动物,也还清晰记得稻田的气味,耳畔犹闻家乡夜间细碎的虫鸣……成年后游历各地山水名胜,似也延续了自己对自然如故土般的念想,遇一草一木皆感有情。此情不离,终聚于笔头,变成了今日这些个草间趣事。

说起童年对草间事物的印象,我很喜欢清人沈复在《浮生六记》里的描述:“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在儿时的沈复眼中,夏日的蚊子是腾云驾雾的白鹤,墙边凹凸的土堆和丛草是丘堑和树林,其间的虫蚁则有如山中野兽……这是孩童借由微小事物,用以小见大的视角,来想象更为广阔的外部世界的生动方式,是一种由小及大的认识过程。现在,我已成年,读《庄子?逍遥游》中论说鲲鹏蟪蛄“小大之辩”,又感今日我虽知世界之广大至浩浩宇宙,对身旁微小却日渐不察,则沈复所言“物外之趣”当真只能是童年记忆么?如庄子之“与天地精神往来”,其往来难道又仅限于宏阔之物么?当自己开始以笨拙的笔触慢慢画下草间这些微小的人事往来,并未觉得对认识天地之精神有碍,倒为理解现实之事物多添了一种有趣的方式。

“草间居游”一篇所录小画,人物已不止活动于案头器物之间,而是畅游于天地万物之中,并遭遇各种事情。作为一个建筑师,与其说是在设计房子,不如说是在设计生活。我想借此系列创作来尽量补益自己对生活、对人生的认识。与“案头居游”相似,我在此篇的画作中也尝试想象以各种事物来营造可供人居游之处:或结草为台以容膝,或衔枝捆叶以成庐,或把书本架成了轩室,甚至把手机变成了轿船……无论何物,或举或抬,或围或遮,总归要关照到人的身体,使之合理而舒适,令读者唯愿入画居游一番。

草间居游,不拘所涉,内容渐广,遂以不同的小系列进行创作,以图加深所识而能致知。这两三年,不知不觉已用粗毫杜撰过一生所历,用水墨轻染过春夏秋冬,借红花绿叶想象过爱情,拿手机调侃过时代,躲进书山中嬉戏,联合虫子们比赛,还以五岳为主角想象了一个家庭故事……画了许多,像是已构建了一个隐藏于现世的仙界,一个幻想的乐园,里面住着自己熟悉的家人和朋友,各个都有着鲜活的性格。通过这画中人事,虽身处困顿,然终可心安于生机蓬勃之自然,经营起人间闲趣,借一枝一叶以游心遣怀,实乃我幸。

前言/序言

我是一名建筑师,喜欢中国传统山水园林,关注与山水画、造园相关的东西,希望能加深自己对中国传统自然观、居住观的理解,指导日后的建筑实践。2014年,我辞去工作,开始逐一考察、寻访江南诸园和所能游及的山水名胜与古村落,积累了不少对园林和山水居游文化的直观认识。此间独自畅游林泉,日日皆似入画居游,羁困于尘世之心境渐别开生面,始觉天地巧蕴生机,自然别藏真趣,遂愿一生清守此业。

之后,因造园实践遇困,反省古人于中国传统造园一事,常视山水画创作训练为首要甚至直达门径,故而,我开始尝试将绘画作为设计研究的一种方式,凭借从小自学打下的一点书画底子,没日没夜地创作了大量研究性的绘画。其中大部分是与“山水画—园林—建筑”这一关系对应的作品;还有一部分则是研究主体之外的辅助补益,譬如想象于自然微观事物中居住、游玩,帮助自己从更多角度去推想与建筑学、造园有关的事情。这些辅助性的创作,或零零散散,或自成系列,汇集成了今天这本《草间居游》。而作为设计研究主体的创作,则已于2016年初收录其中部分出版为《幻园》一书。这两《草间居游》的内容各有侧重,但同为探讨人与自然之关系,尝试将“山水居游”以一种个人理解的方式呈现给世人。或可比之为兄妹,一位沉静含蓄,一位则活泼淘气。

与《幻园》中苦苦经营出来的园子相比,《草间居游》所录小画,更像闲时戏笔,似乎随手拾来一个瓶罐或偷来一片花草,点以几个居游其中的小人儿,画面便充满乐趣。这些小画脱胎于山水园林之研习,主要是山水居游思考之衍义,但有时也为记录生活或排遣苦闷而作。它们就像是我的童年,无忧无虑又逍遥自在,画中每一笔似都带出一点记忆中和家人在大山、田园中生活的乐趣和温情。每当提笔时,莫不先使自己的心神聚于生机流转之自然、旷奥明晦之山水间,愉悦澄明。而这些乐趣和温情,有时也会掺入一些对家人的思念和对人生的感慨,仿佛在寻觅着什么。常有朋友说,看了这些画,在见到我真人之前,还以为我是个老头儿—除却常与古人神交之缘故,大概仍是年纪尚浅,未能透悟人生所致吧。画中那些看似无边的想象,那些微小的触动,则多少源于对自然山水和现实生活的零星体悟,来自游逛古寺时山道上偶见的一地黄花,来自探访残园时惊闻的一声猫啼……

我常说,最喜欢别人对自己这些画的评价是:“我想住进你的画里。”是否令人有入画居游之意,应是我在轻谈感受之外,更为在意的事情。宋人郭熙在《林泉高致》中强调山水画的创作者和鉴赏者有着共用的标准:“可行、可望、可居、可游。”这也是我在所有绘画中一直使用的标尺。画得好或不好,要看读者是否愿意进入画中居游一番。所以,这些画中的小人儿,基本不画眉目,喜怒哀乐,全看身体姿态。有了对身体的生动刻画,有了环境经营对身体的密切关照,已足够反映居游之乐,此乐自不限于眉目。这些画中人,虽仍白袍长袖,却早已不是古代画中雅士高人枯槁温儒的模样。他们时而上蹿下跳,时而调皮捣蛋——就当他们是忘记了时间的逍遥自在之人吧。这些简单勾描、简单敷色的草间事物,所表之意,与“山水之乐”并无二致。

山水之乐,应是我的心灵故土。于我而言,把熟悉的宏阔山水置换为微小的花草世界,率性付诸粗简笔墨,点以上天入地的弹丸人物,一为体悟自然之趣、造园之理,二则愿居游于天地万物间而无所缚羁,以稍抚长年在外漂泊的不安,在自己画笔创造的自由世界里,或能安于困苦。

2017年春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