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继续蔓延的西部风味奇幻侦探剧!

神派来的使者死而复生的亡灵更加诡异的迷局

作者布兰登.桑德森《迷雾之子》系列独立外传

内容简介

由于亲族车祸,执法者瓦克斯利姆被迫放弃打击犯罪的活动,

从蛮荒之地回到繁华都市继承家族遗产。

他难以忘怀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

以及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友蕾西。

尽管内心煎熬,但瓦克斯利姆依然恪守本分,

坚定维护着家族事业以及政治联姻,

并与助手韦恩共同维护城里的治安。

在一次办案途中,瓦克斯利姆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位已经逝世的女友——蕾西。

而“蕾西”所留下的蛛丝马迹,

又指引着他走向一条亡命之路......

离世之人再次复活,

真相背后隐藏着另一个秘密!

作者简介

美国奇幻作家,其续写的罗伯特.乔丹的《时光之轮》系列,打败丹·布朗的新书《失落的密符》,空降《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并成为头号畅销书。其处女作《诸神之城:伊岚翠》出版当年便获得RomanticTimes奇幻史诗大奖,并连续入选2006、2007年美国科幻/奇幻界地位*高的新人奖项。布兰登才思敏捷,风格多样,其代表作《迷雾之子》系列全球销量数百万,确立了他在新生代奇幻作家中的领军地位。

前言/序言

序言

瓦克斯利姆.拉德利安——赏金执法者,翻身下马,转身面朝酒吧。

“呀!”旁边的男孩也从自己的马背上跳下,“你这次倒没被马镫给绊一跤嘛。”

“这样的事情有过一次就够了。”瓦克斯利姆说。

“说得是,不过那真是滑稽透顶。”

“把马看好。”瓦克斯利姆说着把缰绳丢给那男孩,“别把毁灭者绑上,我可能会用到它。”

“明白。”

“切记,什么都别偷。”

那男孩年纪在十七岁上下,圆脸,即便留了几个礼拜的胡须,脸上也几乎不见胡茬。他对瓦克斯利姆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保证不会偷你任何东西的,瓦克斯。”

瓦克斯利姆叹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

“总之把马看好,尽量别跟其他人说话。”瓦克斯利姆摇摇头,脚步轻快地走进酒吧。他正在慢慢填补金属意识,把体重减轻了大约十分之一。自从他在几个月前的一次赏金追捕行动中把体重储量全部耗光之后,最近常常需要这么做。

如他所料,酒吧里肮脏凌乱,蛮苦之地的一切要么破破烂烂,要么覆满灰尘。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他还是没能适应。事实上,他在这五年时间里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以办事员的身份谋生,从人口密集区往外越搬越远,以免被人认出来。但在蛮苦之地,就连较大的人口聚居地带也比伊兰黛尔要肮脏得多。

在这个居民区的边缘地带,更是绝非肮脏两字足以形容。酒吧里的酒客大都东倒西歪地倒在桌边,在他经过时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蛮苦之地的另一个特点是——植物和人都更加容易动怒,而且离大地更近。即使是扇形的洋槐,虽然枝干有时会长得很高,却仍旧带着这股倔强的悍劲。

他双手叉腰,环视四周,希望能引起注意。可惜并没有,这让他有点恼火。为什么穿着城里人体面的西装,戴着薰衣草色的领结,却没人注意到他?至少在上一家酒吧里还有人偷笑嘛!

瓦克斯利姆把手握在枪上,阔步走到吧台前。酒保高挑瘦长,从他那弱柳扶风的身材判断,似乎带有泰瑞司血统,但他那些生活在盆地区的优雅亲戚们如果看见他一手举着油乎乎的鸡腿大快朵颐,一手端着酒杯的模样,肯定会被吓得不轻。瓦克斯利姆强忍着恶心,当地的卫生观念是让他感到无法适应的又一桩事。在这里,挖完鼻孔之后还记得在裤子上擦擦手,然后再把手甩干净的人已经算有洁癖。

瓦克斯利姆等了又等,然后清了清嗓子。那酒保终于慢吞吞地朝他走过来。

“什么事?”

“我要找个人。”瓦克斯利姆小声说,“他叫‘冷岩’乔伊。”

“不认识。”酒保回答。

“不认——他可是这一带最臭名昭著的罪犯。”

“还是不认识。”

“可是——”

“不认识乔伊这种人才能活得安全。”酒保说着又咬了口鸡腿,“但我有个朋友。”

“是吗,真稀奇。”

酒保瞪了他一眼。

“呃哼,”瓦克斯利姆说,“对不起,请继续说。”

“我的朋友也许愿意认识别人不爱认识的那种人。要找到他需要花点时间。你愿意付钱吗?”

“我是执法者。”瓦克斯利姆说,“我以正义之名履行职责。”

酒保眨眨眼,然后慢慢地、刻意地、仿佛强打精神似地问:“也就是说……你会付钱对吧?”

“好吧,我会。”瓦克斯利姆叹了口气,脑子里计算着为追捕‘冷岩’乔伊已经花了多少钱。他没钱再往这个无底洞里砸了。需要给毁灭者换个新马鞍,瓦克斯利姆在这里的替换衣服也少得可怜。

“很好。”酒保说着示意瓦克斯利姆跟他走。他们从一张张酒桌旁边经过,走过位于梁柱边两张酒桌中间的钢琴。那钢琴看上去像是已有数十年无人弹奏,有人还在上面摆了一排脏兮兮的酒杯。接着,他们走进楼梯旁的一个小房间,灰尘味扑面而来。

“在这等着。”酒保说着关门离去。

瓦克斯利姆交叠双臂,目光落在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白色油漆渐渐剥落,他觉得只要自己一屁股坐下去,一半油漆片都会沾在他的裤子上。

他已经慢慢适应了蛮横区的人,除了他们的特殊习惯。这几个月的赏金追捕行动让他明白,这里也有好人,跟坏人混居一处。可他们全都有这种顽固的宿命论。他们不相信当局,对执法者很不配合,即便那会让诸如‘冷岩’乔伊这样的人继续打家劫舍。如果没有铁路和采矿公司开出的赏金,绝对不会——

窗户动了一下。瓦克斯利姆停止思考,把枪举到头边,骤燃钢。金属让他的身体里升起一股暖流,如同喝下了过烫的热饮。蓝线从他的胸口指向附近的金属源,其中几处就在关闭的窗户外面,另外几处则在下方。这间酒吧有地下室,这在蛮苦之地里可不常见。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钢推那些线,推动与之连接的金属。但他此刻只是看着一块小金属棒在窗扉之间划过,然后往上一抬,把窗闩弹开。窗户晃动了两下打开了。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