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张献忠传论》:张献忠是明末农民战争重要领袖人物,在我国历史上具有重要影响,也是一位在史学界长期存在争议的人物。近期随着彭山江口沉银考古发掘而备受关注。《张献忠传论》是我国第一部全面记述张献忠一生的传记,其在丰富的史料基础上,就若干争议问题进行了缜密的分析论证,提出自己的见解。《张献忠传论》名为《张献忠传论》,有传有论,有些部分还属多年聚讼、争议未绝。该书自1981年出版后在学术界一直受到好评,曾获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此次系修订再版。该书具有较高学术价值和出版价值。

作者简介

  袁庭栋,著名巴蜀文化学者。1965年四川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1968年供职于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参与筹建巴蜀书社。着作有《中国古代战争》《古代职官漫话》《巴蜀文化》《周易初阶》《巴蜀文化志》《成都街巷志》等。

目录

初版前言

第一章明末的社会危机导致大起义的爆发

一、明代社会危机的加深

二、统治阶级对人民空前的大掠夺

三、陕北高原燃起了大起义的烈火

第二章张献忠在起义军中锻炼成长

一、大起义初期农民军在陕西、山西的战斗

二、大起义进一步发展和荥阳大会

三、大起义初期斗争的特点

第三章在长江流域的八年转战

一、凤阳分兵,独当一面

二、军队编制和作战方法

三、纵横江楚

四、谷城伪降

五、张献忠起义军的极盛时期

六、军事上取得巨大胜利的原因

第四章入川建国、抗清斗争和张献忠的牺牲

一、进军四川

二、大西政权的建立及其实行的军政措施

三、在四川的斗争

四、北上抗清

五、关于张献忠的死

第五章张献忠起义军失败的原因

一、关于张献忠的流寇主义

二、缺乏正确的纲领口号

三、张献忠同李自成关系的恶化

四、入川建国后张献忠的一些变化

第六章对两个重要问题的探讨

一、关于“张献忠屠四川”

二、关于研究张献忠的史料问题

第七章结语

初版后记

图版

图一大顺二年大西骁骑营都督府刘禁约碑

图二乾隆七年除毁贼像

图三大顺二年圣谕碑

图四大顺通宝铜币

图五西王赏功铜币

图六大顺二年骁右营总兵官关防

图七大顺二年离八寺长官司印

图八大顺元年都纲之印

图九大顺二年芦山县印

图十大顺二年南郑县印

图十一大顺二年潼川府经历司印

图十二大顺二年西充县练兵守备关防

图十三大顺三年孟秋月造铜镜

图十四大顺年号刻字砖

精彩书摘

  第六章

  第六章对两个重要问题的探讨

  上面,我们对张献忠一生的主要活动作了论述,对张献忠所领导的大西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上面的论述还不够,还有两个重要问题需要作比较深入的研究。一是关于“张献忠屠四川”;二是有关研究张献忠的史料问题。

  一、关于“张献忠屠四川”

  长期以来,“张献忠屠四川”的种种记载和传说在各地流传。在不少史籍中,张献忠被描绘成一个有声有色的杀人魔王,是一个不分男女老幼、士农工商,甚至自己的兵将妻妾,都是要屠戮殆尽的。种种污蔑、丑化之辞,真是伪造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如“张献忠之破蜀也,赤地千里,杀戮无遗,至塞井夷灶,焚屋伐木,蚕丛数百县,无一草一木一鸡一犬存者。积尸至与峨眉齐。流血川江,数百里不绝。”王家桢:《研堂见闻杂录》。张献忠为什么要如此呢?据说是因为“贼嗜杀成天性……一日不流血满前,其心不乐。”《蜀碧》卷三。杀了多少呢?各种数字都有,诸如在重庆杀人三百万,在成都杀人五百万,在四川杀人七亿五千万,等等。连非常熟悉明代户口数字的《明史》的作者,也公然在书上写着张献忠在四川“杀男女六万万有奇”!践踏了明代全国人口不过七千万,四川人口不过三百多万的史实。今天,我们很容易判断,这些都是地主阶级对于农民起义的无耻污蔑。但是,我们不能仅仅以“不值一驳”来对待,而必须花一番功夫,尽可能地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方能得到能够令人信服的结论。

  “张献忠屠四川”“八大王剿四川”等说法由来已久,流传很广。特别应当指出的是,反动阶级不仅用最大限度的卑鄙手段来丑化、污蔑张献忠,而且还恶毒地通过攻击张献忠来进一步攻击我们党所领导的工农红军。比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蒋介石的一些文化喽啰为了攻击川北的通(江)、南(江)、巴(中)根据地的红军队伍和苏维埃政权,曾在对张献忠加以大肆污蔑之后,紧接着这样写道:“嗟乎!自赤祸糜烂蜀北,三年于兹,所过城市,再望为墟,屠戮之惨,胜于黄虎。”民国重修《广元县志》卷二十《武备》。因此,全面地、深入地研究关于“张献忠屠四川”的问题,驳斥反动阶级的种种谰言,不仅是解决一个重要的历史问题,为古代农民革命的英雄辩诬,而且也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列宁曾经教导我们:“谈一般‘暴力’,而不分析区别反动暴力和革命暴力的条件,那就成了背弃革命的市侩,或者简直是用诡辩来自欺欺人。”《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见《列宁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670页。他又说:“我们马克思主义者既不同于和平主义者也不同于无政府主义者,我们认为必须历史地(根据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研究各个战争。历史上常常有这样的战争,它们虽然像一切战争一样不可避免地带来种种惨祸、暴行、灾难和痛苦,但是它们仍然是进步的战争,也就是说,它们有利于人类的发展,有助于破坏极端有害的和反动的制度(如专制制度或农奴制),破坏欧洲最野蛮的专制政体(土耳其的和俄国的)。”《社会主义与战争》,见《列宁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668页。列宁的这些论断,是我们研究和评价战争与暴力问题时应当首先明白的指导思想。

  明末农民大起义是为了反抗封建统治者长期的、苛虐的剥削和压迫而爆发的一次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战争。大西军在这样的一场残酷、激烈、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必然要使用革命暴力,要杀人,这是十分自然的,是任何一次革命战争都会出现的现象。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51年版,第18页。但是,由于长期以来反动阶级对历史的有意歪曲,张献忠的身上被蒙上了厚厚的污垢。解放以后,史学界在这方面做过不少有成绩的工作,但张献忠的身上仍然蒙着灰尘,使我们一直到今天还不太容易看清楚历史的真相。为了将这一重要问题搞清楚,我打算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研究有关“张献忠屠四川”的问题。

  首先,我们要驳斥所谓“贼嗜杀成天性”之类的谬论。张献忠作为大西军的统帅,是绝不会、事实上也决不是胡乱杀人的。虽然我们今天不可能见到真实反映张献忠有关事迹的可靠史籍,但就从现有史籍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事实:刘献廷说,“余闻张献忠来衡州不戮一人,以问娄圣功,则果然也。”刘献廷:《广阳杂记》卷二。明末著名学者顾炎武也记载,张献忠在常德“不妄杀人,惟宗室无得免者”《明季实录》附苍梧兄《酉阳杂笔》。。进入四川之后,总是先用“招降牌”招降各地光绪《巫山县志》卷三十二《艺文》。,明令“但能杀王府官吏,封府库以待,则秋毫无犯”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七。,因而各州县望风而下,甚至射洪县“百姓开门迎贼”光绪《射洪县志》卷十七《外纪》。。如果按那些所谓”屠戮殆尽”的记载,上面这一些事实都是无法解释的。

  上述事实,看来不多,但绝非偶然,而是张献忠的一贯作风。因为,大西军同所有的农民革命队伍一样,素来就有着良好的纪律。对于大西军的军纪,在封建文人的笔下总是加以抹杀或歪曲的。但只要是历史上存在过的事实,无论如何也难以完全掩盖,从以下几个方面,是可以证明这一问题的。

  (一)张献忠所率领的农民军,从凤阳分兵时的几万人到入川建国时已发展到大约六十万人之众,就是入川之后,“应募入伍者,尚不下数万”《纪事略》。大西军经常受到人民的支持和欢迎,甚至明朝的统治阶级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人民群众是“喜于从贼”的。《崇祯长编》卷二。这些事实,应当是大西军有着良好军纪的明证。这方面情况,我们在前面已经作过介绍,此不重复。

  (二)张献忠在四川时,不少的史籍都攻击他如何残暴,杀人无数,似乎是毫无军纪,糟不可言。可是在《荒书》和《客滇述》中却又明明白白地记载着这样一件事:明末的绵州举人郝孟旋投降了大西军,本着量才录用的原则,张献忠任命他做大西政府的上川南道,驻于雅州(今雅安)。顺治二年(1645)十一月,郝孟旋反水,他杀害了在雅州的大西军军政人员,投到明军残部曹勋、范文光营中,将他原来统率的地主武装加以改编,恢复明军旗号。可是,刚一改编,就因“行营军久困”而“入雅州大掠,街市为之一空”。这件事很说明问题。郝孟旋的这些“行营军”地主武装在投降大西军时,虽然其心不轨,但不得不约束于军纪,暂时受“困”。当他们一投入明军营中时,就马上解脱了束缚,因“久困”而“入雅州大掠”。这难道不证明了大西军有着严格的军纪,而明军才是烧杀抢劫的队伍吗?

  (三)我们还可以从张献忠牺牲以后,大西军转战滇黔时期的活动中来了解一些情况。由于张献忠是地主阶级的死对头,他们写书时,当然不大可能去写张献忠的军纪,而着力于发挥其“屠戮”的种种谎言。张献忠牺牲后,大西军联明抗清,李定国、孙可望等都成了永历王朝的台柱,在封建文人的笔下,也就有可能留下一些比较真实的记载。但我认为,同一支大西军在张献忠牺牲前后,其纪律、作风不会有很大的变化,从李定国的军纪中可以看到几年前大西军的一些情况。顺治九年,即明永历六年(1652),李定国的部队有五条明确的军纪:“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三不奸淫,四不宰耕牛,五不抢财货。”详郭影秋编着:《李定国纪年》,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108页。这同几年前大西军的军纪,应当有一定的关系。

  (四)最后,我们必须看看说明大西军在四川时纪律严明的铁证——大西骁骑营都督府刘禁约碑。此碑现已不存,拓片原为已故金石学家陆和九先生收藏,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由于原碑剥蚀严重,拓本不清,故从陆氏题跋起,多年来一直将“骁”字误读为“”,我过去在文章中也曾沿袭此误。最近蒙杨继堃老师提示,我找到原拓本的照片,仔细谛审,可以肯定不是“”而是“骁”。“骁骑营”见于文献,常驻川北,其指挥官就是后来当了可耻叛徒的刘进忠。此外,过去一直将“以凭枭示”之“示”误读为“首”,亦应更正。这件极为珍贵的禁约碑是张献忠在成都建国之后所颁布并刻之于石的。虽然这只是骁骑营这一部分大西军的禁约(关于大西军的编制见第四章第二节),但其中完全可以了解整个大西军的纪律之严明了。禁约全文如下:

  大西骁骑营都督府刘禁约

  (上缺)悉。本府秉公奉法,号令森严,务期兵民守分相安,断不虚假。仰各驿铺(缺)约法数章,如有犯者,照约正法。特示。

  一、不许未奉府部明文擅自招兵。扰害地方者,许彼地士民锁解军前正法。如容隐不举,一体连坐。

  一、不许往来差舍并闲散员役,擅动铺递马匹兵夫,查出捆打。

  一、不许坐守地方武职擅受民词,违者参处。

  一、不许假借天兵名色扰害地方。该管地方官查实申报,以凭枭示。

  一、不许无赖棍徒投入营中,擅辄具词诈告,妄害良民,违者捆打。

  一、不许守□文武官员擅娶本土妇女为妻妾,如违参究。

  大顺贰年叁月日

  ……

前言/序言

  再版前言

  《张献忠传论》写成于1961年,出版于1980年,1984年重印一次。由于将在下面说明的原因,三十多年来我不仅一直不愿再版此书,甚至不愿参加有关张献忠的任何学术活动。但是,去冬今春在四川彭山江口的岷江水下考古发现了大量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顿时在全国引出有关张献忠的海量议论,被媒体称为“张献忠热”,不仅省市各媒体先先后后对我的采访纷至沓来,远在北京、广州的媒体也都进行数次采访,交换意见。在这些交谈之中,不少人都希望能够再版这本旧作以供大家参考。近年在彭山召开过两次学术会议,来自全国的专家就彭山江口沉银问题进行研讨,几位与会者在会上会下也都提到了这本旧作,还有两位带来了他们过去购买的此书要我签名留念,他们也说此书目前还有再版的必要。

  此书有再版的必要,可是怎样再版呢?我很犹豫。

  我必须公开承认,写成于五十多年前的此书内容有问题,问题的麻烦还在于我虽然明白有问题却又无法解决这些问题。而且,不仅我自己无法解决,估计全国的专家目前都无法解决,都不可能提出能够让学术界取得共识的解决办法,更不能得到取得共识的结论。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些在历史研究中无法回避的基本理论问题。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问题在改革开放以前是历史研究的热门话题,而且有了定论。可是,近年来的历史研究对这些几乎已成定论的基本理论问题发出了不少很值得重视的质疑。又因为不再是热门话题,所以虽然质疑者不少,深入研究者却不多,新的成果更不多,短期内完全看不到有解决问题的可能,盼不到有一个被学术界公认的结论。例如:

  中国古代社会是什么性质的社会?多年来所说的封建社会到底存不存在?如果存在,又有些什么主要特点?有学者说秦以后的中国古代社会不是封建社会,那又是什么社会?主要特点又是什么?

  中国古代社会有没有阶级、阶级属性和阶级斗争?用不用阶级分析?如果没有阶级、阶级属性和阶级斗争,不能用阶级分析,古代社会中极为严重的社会矛盾与冲突又是什么原因?什么性质?如何评价?

  中国古代社会中有没有农民起义?如果有,对于农民起义应当如何评价?如果没有,从陈胜、吴广到李自成、张献忠等人领导的极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应当如何定性?对陈胜、吴广到李自成、张献忠等人应当如何评价?

  中国古代社会多次出现过中原地区的华夏族誓死抗拒边区少数民族武装进攻的战争,出现了一批著名的领导人物,过去都称他们为民族英雄,诸如岳飞、文天祥、袁崇焕、史可法……现在有很多学者提出了不同意见。请问,我国是否应当承认古代有抗金、抗辽、抗蒙、抗清的民族英雄?

  我明白,以上这些问题在学术界有分歧,在网上更是不仅仅有分歧,甚至到了意见各异者势同水火、相互攻击的地步。

  我这本旧作写成于1961年,当年的我毫无疑义地认为中国古代社会是封建社会,主要矛盾是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农民起义是这种矛盾发展到最严酷时期的暴力革命,农民起义的领袖是反抗暴政的英雄人物,对封建社会中所发生的矛盾和冲突应当进行阶级分析。

  虽然近年来有过不少的思考,我至今仍然认为以上理论是基本正确的,因为我还没有发现有一种更正确的理论能够对我国古代社会中所发生的种种矛盾与冲突给予更好的理论指导和合理解释。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所以此次再版时我没有对此书进行改写,除了改正了当年的文字错误和排印错误之外,决定按原样再版。

  但是,有几个重要问题必须在这里向读者进行说明,请读者在阅读此书之前有所了解。

  除了上述理论问题在《张献忠传论》中是一望可知,明明白白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之外,《张献忠传论》的时代特色也十分鲜明。我对张献忠的研究和《张献忠传论》的写作时间是在1958年到1961年,正是“大跃进”的年代,我十七到二十岁,还在读本科,太年轻的我必然要受到时代大潮的影响,歌颂阶级斗争,赞扬农民革命,以至在笔下表现了明显的偏激。我不想遮丑,更不想化妆美容,当年就是这样,我愿意把这种时代的烙印如实地保留下来,让它成为今天的读者了解当年的一个实例。

  作为一本历史着作,必不可少的基本要求是对历史事实叙述与阐释的真实。如有歪曲、造假,就绝对没有出版的价值。《张献忠传论》名为《张献忠传论》,有传有论,有些部分还属多年聚讼、争议未绝。我最近又重读一次,自信《张献忠传论》的史料挖掘是丰富的,史料运用是严肃的,史实论辩是求实的,虽然时过五十多年,还没有发现重要史料有所遗漏,对于若干史实考辨的立论仍然可以成立,所以我才敢大胆地将此书再版。在这里,我愿意坦率地向读者表明我的态度:有关理论问题的分歧(如明代末年的社会冲突是不是阶级矛盾?李自成、张献忠军队是不是农民起义军?李自成、张献忠是不是英雄?)实属正常,既然目前难以定论,也就没有与我争论的必要。但是,在史料的运用和史实的分析上,欢迎批评,欢迎辩驳。

  在近来的“张献忠热”中,纸媒上的文章愈来愈多,网络上的帖子更是有如雪片。因为太多太多,我只能选读一二。恕我直言,多是感慨式的杂文,往往有挂一漏万、瞎子摸象之弊,极少有认真研读多种有关史料之后的审慎之作。当然,这些文章的作者不是专业研究人员,没必要也不可能要求他们去翻阅古籍,我只是有一个劝告:如果你真对张献忠问题有兴趣,千万不要根据某一《张献忠传论》上的某一句话遽下结论,因为古籍上有关张献忠事迹的分歧实在太大太大,必须有一个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过程。如果你有兴趣却又无时间,可以将字数不多的此书耐心读完,我的所有观点你可以完全不理,只注意书中引用的史料,将这些史料仔细对比、研究之后,确定你自己判定的可信或不可信,然后由你自己恢复尽可能逼近真实的当年史事,然后再作出你自己的结论。我在写作此书时,读过当年在四川能够找到的有关张献忠的所有古籍和所有的当代论着,单是书中所引用的古籍就有近百种,其中我自己阅读抄录过原着的有七十多种(方志不包括在内,当年川大图书馆藏的四川府州县志我全部翻检过)。我愿意为业余研究的爱好者当个间接的资料员,免除大家的翻检之劳。实话实说,这也是我愿意再版这本旧作的主要目的之一。

  在关于张献忠的大量文章与评论中,在最近很多朋友向我的询问中,大家最关注的问题是两个,我在这里再次简单地表明我的观点,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未改的观点:

  关于彭山江口沉银。

  有关张献忠在江口主动沉船沉银藏宝的记载与传说(也包括锦江、青城山、龙泉驿、百工堰、青神、重庆等地的有关张献忠主动沉船沉银藏宝的记载与传说)是不可信的。江口有不少张献忠的遗物从江中出土,是因为1646年春天张献忠在这里与杨展的一场水战中大败时沉落在江中的,绝非主动沉船沉银藏宝。作为川西地区最重要的渡口和水码头,在江口的江中发现若干不同时期的其他遗物也是很正常的。我坚决支持已经在江口进行的水下考古和今后继续进行的水下考古,支持在此建立一个高水平的历史博物馆,而且已经有了自己的实际行动。

  关于张献忠在四川杀人的问题。

  明末清初,四川人口锐减,极度残破,是在清代前期“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大潮之后才逐渐恢复。人口锐减的原因是从明天启年间到清康熙年间前后六十多年的长期战乱,以及战乱带来的饥荒和瘟疫。张献忠在四川争战多年,杀人不少,离开成都时又放火毁城,对于四川人口锐减的责任当然不小。但是把四川人口锐减的原因简单地都归之于“张献忠屠蜀”的说法是不符合历史真实的。张献忠是个十分复杂的历史人物,可能不是英雄,但也不能以“恶魔”二字盖棺定论。《张献忠传论》过去持这种观点,至今仍持这种观点。在《张献忠传论》出版之后,我又见到一些重要的有关论述,这里引用两条。著名清史专家肖一山在《清代通史》中说:“川北之平定,在献忠死后二年,而川东则十余年矣。满汉兵丁所杀,殆不下于献贼……盖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事到处行之,而川人真靡有孑遗矣。清人记载胥以此归之献忠,殆成王败寇之公例,其实未必然耳!”著名明清史专家李光涛在《论建州与流贼相因亡明》一文中说:“即如四川之祸,张献忠据此前后不过四年,清人与残明角逐于此者十余年,加以吴藩之乱,后先相映凡数十年,凡不从者,凡不剃发者,凡遁山谷不为编户之民者,彼皆杀之,然后赤地数千里,此又浮于张献忠十倍二十倍不止矣。”(见《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二本)在此转引,仅供研究者参考。

  1980年,我在此书的初版后记中说,出版此书是“希望它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快四十年过去了,我仍然希望此书在近年的“张献忠热”中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用这块陈年旧砖引来一块块美玉。

  2017年5月于青城山下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