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普通企业家是为了追求商业利润而创办企业,社会企业家则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创办企业。

内容简介

社会企业家是怎样的一群人?对中文读者来说,“社会企业家”还是一个新引进的词。戴维·伯恩斯坦在《如何改变世界》一书中这样定义社会企业家:“他们是这样一群人—为理想所驱动、有创造力,质疑现状、开拓新机遇、拒绝放弃,致力于构建一个理想世界。”普通企业家是为了追求商业利润而创办企业,社会企业家则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创办企业,他们在创业激情与使命的驱动下,发挥自身的创造力及开拓、创新精神,肩负着企业责任、行业责任与社会责任,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而努力。
富爸爸社会企业家》的两位作者都是社会企业家。根据创建旅途康复中心的经验,乔希和莉萨分享了他们关于建立使命驱动型企业(社会企业)的深刻见解,同时还分享了几位在社会企业经营领域具有高地位的专家所进行的研究和宝贵建议。

《富爸爸社会企业家》一书将会教给你:
如何发现驱使你创业的激情与“理由”—企业使命。
如何建立一家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社会企业—利润、社会价值和自由三者兼顾。
如何选择促使社会企业成功运营的商业模式。
如何打造一个支持社会企业走向成功的核心团队。
如何挖掘有利于社会企业家及其企业扩大影响力的国际资源。

作者简介

乔希·兰农
旅途康复中心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在行为康复领域有超过11年的经验。2001年,在意识到自己应该戒断酒瘾之后,他就想通过建立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旅途康复中心)重新回归社会。
自2011年以来,乔希开始担任富爸爸公司的戒瘾顾问和社会企业家顾问。
在过去的20多年里,乔希致力于研究武术。他是美式空手道黑带6段级武术教练,是大师保罗·米尔斯的亲传弟子。作为武术大师的高徒,乔希经常参加美式空手道(AKKI)年度国际研讨会,并在世界各地举办空手道研讨会。乔希还是一位能激励人的领导者和国际演讲家。

莉萨·兰农
旅途康复中心联合创始人,布鲁克房地产管理公司创始人,在行为康复领域和房地产管理或投资组合领域具有超过11年的经验。
莉萨的布鲁克房地产管理公司监管着旅途康复中心在世界各地的豪宅投资组合业务。
莉萨不仅是社会企业家,还是一位组合投资商,其投资项目主要涵盖住宅房地产、公寓大楼、商业建筑和石油天然气等领域。此外,她还是国际演讲家。
在创建旅途康复中心之前,莉萨曾是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市警察局的一名警员,处在打击毒品和犯罪的第一线。

目录


前言
第一章我们的故事
乔希的故事
莉萨的故事
乔希的故事
生死一线间
重拾自我
第二章了解社会企业
成功的基础
营利还是非营利?
第三章蓬勃发展的社会企业家运动
社会企业经营浪潮
榜样的力量
第四章师者,无处不在
心甘情愿做学生
筹钱并找到感觉
创业需要团队协作
第五章找到自己的“理由”
为什么你必须要有一个理由
如何找到你的“理由”
第六章你的战斗
我们的战斗
改变你的用词
第七章社会企业家的全球资源
成功因素
阿育王:大众利益的创新者
斯科尔基金会
绿色回声
施瓦布社会企业化经营基金会
影响力投资
谨防使命异化
资源
公益公司的崛起
第八章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
隔离墙
让社会责任成为你企业的组成部分
从何处开始你的企业
第九章社会企业家的蓝图
成分之一:一个解决问题的可行性方案
成分之二:一个强有力的使命或“理由”
成分之三:一个成功的团队
成分之四:一种稳健的商业模式
成分之五:个人发展
第十章最后的思考
不留遗憾
致谢

精彩书摘

  《富爸爸社会企业家》:
  生死一线间
  我们就这样继续生活了很多年,因为我们躲藏在酒吧工作、金钱和拥有的奢侈品背后,为的是避免真正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这一问题就是我的酒瘾。直到2001年年底,我几乎花光了所有的存款,我们曾经相信我们会财源滚滚。我开始偷夜总会的钱买酒喝,仅仅是为了不让酒瘾发作。很多家庭和工作上的责任我已经无法履行,甚至频繁地打电话请病假,或者是直接彻底消失,以此逃避工作。我的体重大减,因为这些日子里我唯一吃到肚子里的东西似乎只有酒精,我无法掩饰自己的营养不良。莉萨和我开始变得疏远,因为我唯一关心的事情是我下一次如何逃避工作。
  我沉溺于喝酒和派对的话题无数次出现在我们的谈话中。我认为自己不是酗酒的人,因为酗酒者无法戒酒。如果我真的想停止喝酒,一次就能停喝一周的时间,而酗酒的人做不到这一点。我只是喜欢外出参加派对,和朋友们一起寻开心。我们只是在拼酒,释放工作压力,为美好的时代干杯。这没有什么错,是不是?
  我会努力控制酒量,这一点非常肯定,我承认。我会减少每天的酒量。虽然我制定了一些规定来约束我的酗酒行为,但仍然有漏洞可以让我喝点酒,比如“我只在工作之后喝酒”,或者“我只喝啤酒”。但正如生活受到酒瘾伤害的人所知道的那样,这纯粹是痴心妄想。
  对待成瘾中的爱人,设定界限并严格履行才是关键。我为他设定了界限,但我未能坚持不懈。我爱乔希,最终我还是放任他我行我素,因为如果不由着他的话,我害怕会因此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情。
  2001年11月23日,我们跟莉萨的同事克里斯(Chris)及其妻子耶恩(Jen)到舵手饭店(TillerManRestaurant)就餐。在准备那晚外出之前,我为了避免喝酒过多,整整一周我只喝了一小口。“你觉得吃饭时喝点酒怎么样?”我问莉萨,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她考虑了几秒钟,看着我,好像是审视我是否非常渴望喝点酒。我面无表情,什么也没有流露出来。显然她对我的要求不高兴,她的眼神简直就是在说“不行”。我确实让她为难了,她没有和我发生争吵,只是保持沉默,紧咬着牙,朝我假扮了一个笑脸。
  我亲吻了她的脸颊,迅速唤来了服务生,点了双份的苏连红和蔓越莓加冰。
  3分钟之后,我感觉好起来,也很高兴晚上能跟朋友出来。当服务生再次出现问我们还需要什么的时候,我想再点一次酒也无妨,直到我注意到莉萨拿眼瞪着我,两眼充满了失望时,我还没有搞明白我干了什么。我让她陷入了窘迫的境地,因为担心在朋友面前让我难堪,她甚至还不能说什么;相反,她强忍着满腔怒火,并且对我刚刚发动起来的不可避免的、自我毁灭式的狂饮作乐惴惴不安。因为接下来的三个晚上她要值夜班,否则,这顿晚餐绝对会发展成一场风暴。
  随着夜幕的降临,我开始酝酿自己的计划。我把克里斯拉到一边,问他愿不愿意晚餐后跟我来个彻夜不归。他愿意。在我们互相道别之后,克里斯和我用车送各自的妻子回家。为了和克里斯喝酒,我给了莉萨一个牵强的理由,说是要出去“检查一下酒吧工作”,她立即就识破了我的谎言,但她什么也没有说。我匆匆跟她吻别,并向她保证很快就回家,但我们都知道这是在撒谎。
  莉萨看着我,很明显她已经怒火中烧了,或许对于这种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局面感到怒不可遏,但也因为害怕(失去我)而使当时的气氛有所缓和。她永远不知道自己最后一次看见我是什么时候。她只能说:“好的,我爱你,乔希。”
  我快速吻了她一下,插上手枪,并从保险箱里抓了一把钱,我没敢直视她的眼睛,只是低声地说:“我也爱你。”
  在我打开门要走出去时,听到莉萨说:“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动身去图书馆酒吧(TheLibrary),这是一家归我爸爸所有的酒吧,我在那里与克里斯会面,开始举行派对。
  在接下来的3天里,莉萨过得心烦意乱,但她的内心却越来越坚定。这肯定不是她第一次看到我耍这种花招,但是这一次不同以往。她确信这会是最后一次。因为即使我活着回家,莉萨也决定结束这种愚蠢的行为。每过一天,她的决心就会增强一点:如果我不同意在戒除酒瘾上接受专业的帮助,她就准备离开我。
  我没有太多的话要说。很快我就要去上班,我知道不管怎样他(乔希)还是会离家外出。多年以来,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地接连发生,已经到了我们都要装模作样的地步了。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赢。我感觉这一次我已经失去了自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