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15-35岁之间的青年与少年读者,主要为“星球大战”爱好者、以及科幻小说/电影爱好者。

自由与专制,民主与独裁,共和与帝制,这些贯穿整个人类历史的思辨和理念之争,在走私贩出身的汉索罗和身为义军首领之一的莱娅公主之间爆发了。当任何一方——不论是帝国还是新共和国——拥有了绝对的统治力,人类的自由还有存在的空间吗?走私贩所赖以存身的灰色空间是为了自由而应当保留,还是以秩序之名而加以摧毁?小说对这些问题有这十分深入的探讨。
除此之外,小说还塑造了一个十分生动的女间谍形象。正是斯卡莉特·哈克发现了这个关系重大的情报,并且逼着原本只是来接应她的汉·索罗协助自己去追踪情报,在一系列的冒险当中,斯卡莉特不仅拥有不输于任何男性的胆识,而且表现出身为外勤特工难能可贵的大局意识,以及强烈的共和理想。让读者耳目一新,印象深刻。
此外,小说中还有很多有趣的细节。例如,卢克的原力似乎变得强大了许多,而作者对卢克强大战斗力的呈现,颇有一些“温酒斩华雄”的味道,十分值得玩味。

内容简介

帝国与义军的斗争进入到白热化阶段!义军必须将一名高级间谍从帝国的腹地接应出来,莱娅·奥加纳知道,只有一个人能担此重任。汉·索罗与义军特工斯卡莉特·哈克接头后,后者却另有计划。有个海盗偷走了一份足以影响整个银河系的机密情报,准备待价而沽。而帝国为了守住秘密,不惜大开杀戒。斯卡莉特决心追踪这个小偷,把这份机密情报弄到手。为了保护斯卡利特,汉别无他法,只得一同行动。从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到杀机四伏的恐怖丛林,再到陷阱密布的异星神庙,汉·索罗、丘巴卡、莱娅,还有他们勇敢的新战友,一路上遭遇伏击、背叛、枪林弹雨等种种危机。

作者简介

詹姆斯·S.A.科里,丹尼尔·亚伯拉罕和提·弗兰克两人合用的笔名。他们用这个笔名创作了太空歌剧科幻小说“苍穹浩瀚”系列。该系列的第一卷《利维坦觉醒》入围了2012年的“雨果奖”和“轨迹奖”的*佳长篇科幻小说奖提名名单,第三卷《阿巴登之门》获得了“轨迹奖”*佳长篇科幻小说奖。该系列还被美国SyFy频道改编成同名美剧,获得极高声誉。

精彩书评

如果你喜欢汉·索罗……那你绝对不想错过《盗贼荣耀》……这部小说飞得比跑科舍尔航程的千年隼号还要快。
——LightsaberRattling

抓住了《星球大战》的魔力所在,以及正传故事所在时代的主旨。
——绝地新闻

对作家们来说,要真正把握汉·索罗的说话方式,是一件相当棘手的工作。不过《盗贼荣耀》无疑做得相当出色……我尤其喜欢看到汉逐渐认识到,自己跟义军之间的差别并不如他之前想象的那么大……人物刻画深入,故事生动有趣,值得一读。
——托希站

只要了解电影剧情,就能读懂这《星球大战:盗贼荣耀》。如果你是汉·索罗或者莱娅公主的粉丝,或是喜欢太空冒险故事,那就看书吧。
——FantasyReviewBarn

精彩书摘

  星球大战:盗贼荣耀
  第一章
  从帝国的核心世界,到环域世界的各个星球,整个银河系生机勃勃。行星、卫星、小行星基地和空间站上挤满了来自数千个不同种族的居民,他们或是汲汲于雄心壮志,或是营营于糊口度日,或是殷殷于皇帝陛下的宏图大略,或是惶惶于何处觅得下一顿口粮,或者成为别人的口粮。每一座城市、每一个镇子、每一个空间站、每一艘飞船,都有自己的历史,有自己的秘密,有自己的希望,有自己的恐惧,有自己那半清不楚的美梦。
  不过,每一个光点——每一颗恒星、行星,每一个信标和前哨站——它们的外面都有更为广阔的黑暗。群星间的空间总是宽广得令人难以想象,隐藏在其中的秘密永远也无法完全揭示。只要一次失败的跳跃,一艘飞船就可能消失不见。除非有办法发出求救信号,让别人知道“我在这儿,快来找我”,否则不论是一个逃生舱、一艘飞船还是一支舰队,都有可能消失在以光速耗费一生也无法穷尽的虚空中。
  所以,尽管一个会合点可能有一个恒星系那么大,但义军的舰队仍有可能像暴风雪中的雪片一样完好地隐藏其间。几百艘飞船,从粗制滥造、布满等离子灼痕的巡洋舰和三手战舰,到X翼和Y翼星际战斗机,各种大小的都有。它们静悄悄地在太空中飞行,根据不同的需要时远时近。飞船的外壳上爬满了维修机器人,忙碌地焊接着上次战斗留下的伤痕。它们不慌不忙,因为它们知道,自己就像帝国大海里的一根针,很难被找到。
  最大的危险不是敌人,而是设备失灵,以及某类人的应对方式。
  “我可没作弊。”汉对着正要低头穿过舱门的丘巴卡说道,“我就是玩得比他们好而已。”
  伍基人咆哮了一声。
  “我玩得就有这么好,这又不违反规则。再说了,他们拿着那些钱在这儿又能买什么?”
  十几个身穿脏兮兮的橘色与白色相间制服的战斗机飞行员从他们面前走过,每个人都在向他们敬礼,汉边走边向他们一一点头。那群人可一点儿也不好看——看起来就像是在家乡行星的酒吧里消磨了太多时间的中年人和毛都还没长齐的毛头小子。自由战士,同时也是糟糕的萨巴克玩家。
  丘巴卡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低鸣。
  “你不会的。”汉说。
  丘巴卡用蓝色的眼睛与汉对视。伍基人的沉默比他平时发出的那些雄辩的声音要有力得多。
  “好吧。”汉反驳道,“不过那可都是你切的牌。你可从没对我手软过。”
  “汉!”
  卢克·天行者从走廊一头跑过来,胳膊底下还夹着他的头盔。他的身后跟着两个机器人:圆柱形的矮个子R2D2一路哼哼唧唧;金色的高个子C3PO小跑着跟在后面,一路挥动着金色的铬合金手臂,仿佛在回应别人听不到的谈话。卢克的脸红红的,沾满汗水的头发有些发暗,但他笑得很开心,就好像是赢得了什么奖品一样。
  “嘿。”汉说,“刚演习完吗?”
  “是啊。那帮家伙真是太棒了。你真该看看他们演示的小半径螺旋飞行。我都想在那里再待几个小时呢,不过莱娅叫我回来参加什么紧急会议。”
  “公主殿下要开会?”汉问,他们正在沿着主通道往前走。空气中到处都飘浮着焊枪和冷却液的味道。义军同盟的一切闻起来都是一股维修舱的味道。“我还以为她去基亚穆尔参加大会了呢。”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我猜她是把出发时间推迟了。”
  小R2发出了两声尖响,汉转向它说:“你想说什么呀,R2?”
  C3PO赶了上来,它身子前倾,好像是歇了口气一样,尽管它根本就没有肺。它翻译道:“R2说公主已经延期两次了,停泊港被弄得一团糟。”
  “哦,那可不妙。”汉说,“居然有事情能阻止她去坐在大圆桌旁研究整个银河系的未来……我是说,那可是她最爱干的事儿。”
  “你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卢克边说边给一个古铜色的机器人让开路,那机器人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一样。“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能再喜欢她一点。”
  “我已经很喜欢她了。”
  “你一天尽跟她抬杠。同盟需要杰出的政客和组织者。”
  “有政府的地方就有税吏。我们只是都不喜欢皇帝的统治,但这并不代表我跟她是同一类人。”
  卢克摇了摇头。他的头发已经快干了,又渐渐恢复了正常的沙土色。
  “我觉得你们俩其实很相似,但你装着你们很不一样。”
  汉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可真是个乐观主义者,小子。”
  来到指挥中心门口时,卢克让两个机器人先走。R2D2发出一段尖响,C3PO显得很烦躁。指挥中心在雅文战役中受到了直接攻击,重建的痕迹随处可见。颜色白得刺目的新面板盖住了一面墙的大部分,这面墙上原有的面板基本上都在战斗中被击碎了。在更换完成的区域,旧面板的颜色被衬得更陈旧了。几块与眼睛同高的显示屏上显示着飞船在舰队中的位置、舰队在空荡荡的会合点的位置、维修队的情况、传感器阵列的信号,以及一堆其他的信息。不过各个控制台前都没有人值班,数据空自流泻,无人理会。
  莱娅正站在房间的前端。墙上新旧不一的斑块与她的造型还挺相衬。她的衣服是黑色的,上面点缀着金色和青铜色的刺绣。她的头发微微拢在脑后,垂在脖颈处,比起在死星上时的那种两侧各有一个发髻的发型显得更加成熟而有力。按照汉从舰队里听到的说法,失去奥德朗让她长大了许多,也坚强了许多。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汉觉得这场悲剧反而更增加了她的魅力。
  她正在和哈森上校说话——哈森上校背对着他们几个,但说话声清晰地传了过来。“恕我冒昧,不过你得明白,不是所有盟友都同等重要。有些派别也会去基亚穆尔参会,对于他们的事,同盟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我理解你的担忧,上校。”莱娅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理解的成分。“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都同意,同盟目前还没有资本拒绝任何帮助。雅文战役是胜了,可是……”
  哈森举起一只手打断了她的话。这人真是个白痴,汉不由地想。“已经有人抱怨我们把加入同盟的标准放得太松了。为了获得应有的尊重,我们当中不应该有任何不良分子。”
  “我也同意。”汉说。哈森上校像只猫一样被吓得跳了起来。“你们得把那些人渣败类都排除出去。”
  “索罗船长。”哈森说,“我刚才没看到你,但愿我的话没有冒犯到你。”
  “没有,怎么会呢。”汉干笑道,“我是说,你刚才说的肯定不是我,是吧?”
  “你对同盟的贡献人所共知。”
  “确实。所以你说的一定不可能是我。”
  哈森红着脸,微微躬身道:“我说的不是你,索罗船长。”
  汉坐在一个空闲的控制台前,自在地展开双臂,就好像正在和一群老朋友待在酒馆里一样。也许是他看错了,但他觉得莱娅的唇边闪过了一丝笑意。
  “那么我就没有受到什么冒犯。”汉说。
  哈森昂着头,挺着胸,转身准备离开,丘巴卡故意停顿了一小会儿才给他让开路。卢克斜靠在一块显示屏上,屏幕上的图像被他的重量压出了一圈圈伪色。
  哈森离开后,莱娅叹了口气。“谢谢你们这么快过来。抱歉把你从训练中拽了出来,卢克。”
  “没事。”
  “我刚才正玩萨巴克呢。”汉说。
  “把你从那里拽出来我一点儿也不抱歉。”
  “我正赢着呢。”
  丘巴卡抱着胳膊笑了两声,莱娅的表情柔和了一些。“我十个标准小时前就该走了。”她说,“不能再推迟了。有些意外情况,需要你们来帮忙加快速度。”
  “出什么事了?”卢克问。
  “塔尔加思行星系不能作为预备基地的候选地了。”她说,“在那里发现了帝国的探测器。”
  尽管只停顿了一小会儿,但刚才那句话带来的失望却是巨大的。
  “又来。”卢克说。
  “确实是又来。”莱娅抱着胳膊说,“我们还在找替代方案,不过在找到之前,施工和干船坞的计划都只能暂停。”
  “维达为了抓你们这些人可真没少下功夫。”汉说,“你们有什么备选方案啊?”
  “我们在考虑塞罗班、埃斯蒂兰和霍斯。”莱娅告诉他。
  “真是不能再差了。”汉说。
  汉一瞬间觉得莱娅似乎还想要争辩,但莱娅只是露出了一副挫败的表情。他们俩都很清楚,义军的秘密基地至关重要。没有基地,某些类型的维修、生产、培训工作就都无法进行,而帝国对此也很清楚。不过塞罗班就是一块没有水,空气又稀薄的烂石头,比会合点好不了多少,而且会遭到小行星的周期性轰击。埃斯蒂兰虽然有空气有水,但岩虫把整个地幔都啃得一塌糊涂。曾经有个笑话说,想在埃斯蒂兰钻洞容易得很,只要上下跳一跳就好了。最后就是霍斯,一个就连赤道地区也只有出太阳的时候才勉强暖和到让人类生存的大冰球。
  莱娅走到一块显示屏前,滑动手指切换图像。一幅银河地图显示了出来,无数的按照尺寸模拟的星星出现在了同一块屏幕上。
  “还有个方案。”莱娅说,“塞马蒂星系离主航路不远。有证据表明那里可能存在某种智慧生物,但我们的探测器还没有检测到任何情况。那个地方可能会比较适合。”
  “这主意糟透了。”汉说,“你不会真想这么干的。”
  “为什么?”卢克问。
  “塞马蒂附近经常有飞船失踪。”汉说,“很多飞船。它们跃进超空间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是为什么?”
  “没人知道。靠近主航路,又没有帝国驻军,是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好地方,也许对某些有需要的人来说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地方吧。不过我认识的人都对那里避之唯恐不及。没人愿意去那里。”
  卢克若有所思地拍了拍头盔。“不过要是没人去的话,又怎么会有那么多飞船失踪呢?”
  汉皱了皱眉。“我只是说那地方名声不好。”
  “科学小组觉得那地方可能有某种空间异常,会干扰传感器读数。”莱娅说,“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就应该想办法亲自去调查一下。塞马蒂可能就是我们避开帝国注意的最佳地点。韦奇·安蒂列斯巡逻回来后要组织一个护卫队,护送调查队的飞船过去。”
  “我也想去。”卢克说。
  “我和韦奇谈过这个问题。”莱娅说,“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以让你好好锻炼锻炼。他想让你当他的副官。”
  卢克笑得非常开心,连汉都看得出来。“太好了。”卢克说。
  莱娅身旁的通信面板响了起来。“殿下,引擎已经待命,要是还不走的话,我们就需要重新校准跳跃参数了。需要我们重新确定日程安排吗?”
  “不用了,我马上就过去。”说完,莱娅嘀的一声关掉了信器。
  汉探出身子。“没事的,我知道在这儿该干啥。”汉说,“米诺思到亨德里克斯的军备运输被掐断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可以另找方法把军火弄到这里来,除非你想让千年隼号和这小子一起走。”
  “其实,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个。”莱娅说,“是为了别的事。两年前,我们在帝国疆域的边缘安插了一个特工,从那时起,我们从那个特工那里获得了不少极有价值的情报。不过七个月前消息中断了。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是就在昨天,我们从萨文行星系的西奥兰收到了这位特工的撤退通信码。”
  “那里可不是帝国疆域的边缘。”汉说,“那可是中心呢。”
  丘巴卡也哼哼了几声。
  “我也没料到会是那里。”莱娅说,“那个撤退通信码里没有任何信息。没有内容,也没有报告。我们不知道从最后一次联系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我们收到的只是一个立即派出撤离飞船的信号。”
  “哦。”汉慢慢咧开嘴笑道,“哦,没事。我知道了。我完全理解。你们的一个很重要的人被困在了敌方领土,需要被救出来。只不过现在帝国飞船就像巴西亚血蜂一样到处都是,你不敢拿其他人来冒险,只能让最厉害的上,对不对?”
  “我可不会这么说,不过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莱娅说,“风险很大,我不会单靠命令来让任何人去接受这项任务。当然,我们不会让你白干,如果你真愿意干的话。”
  “根本不需要命令我们,是不是,丘仔?只要你开口,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莱娅的眼神微微温柔了一些。“那么,你会接受这项工作吗?为了同盟?”
  汉好像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一样继续道,“只要一个‘请’字,我们就会立马把千年隼号预热起来,嗖地一下飞出去,带上你的人,不等你回过神就回来了。小菜一碟。”
  莱娅板起了脸。“请。”
  汉抓了抓眉毛。“我能再想想吗?”
  伍基人不耐烦地挥了挥双臂,低吼了一声。
  “谢谢,丘仔。”莱娅说,“当然,这次任务极有可能失败。那个撤退通信码可能只是个诱饵。到那儿之后请多加小心。”
  “一直很小心。”汉说。卢克咳嗽了几声。“干吗?”汉问。
  “你一直都很小心?”
  “我一直足够小心。”
  “第一要务是建立联系,完成撤离。”莱娅说,“如果做不到,就尽可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确定我们的人到底有没有危险。不过要是觉得那可能是陷阱,只要有一点迹象,就立刻撤离。如果已经失去了她,那也无可挽回,我们不能再因此牺牲更多的人。”
  “‘她’?”
  莱娅又在显示器控制台上按了几下。画面切换,一个绿色的安全警告标志了出来。莱娅输入授权码解除警告,屏幕上出现了一张女性的脸。高高的颧骨,深色的眼睛,深色的头发,尖脸,嘴角微扬,似笑非笑。要是在某个城市里遇见她,汉肯定会多看两眼,当然肯定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照片旁列出了一眼看不完的复杂履历。姓名栏显示着:斯卡莉特·哈克。
  “可别做些力不能及的事。”莱娅说。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