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梭罗一生写了两部伟大的著作,《瓦尔登湖》带你住下来,《漫步的艺术》带你走出去,爱默生、甘地、马丁·路德·金的人生指引书。启发了《在路上》等经典杰作。

  ◆收录了梭罗漫步一生所写的文章,关于山川、溪水、冬雪、森林……美国精神之父爱默生亲自导读。

  ◆每个想要改变自己生活方式的人都要阅读的举世经典,在焦虑的现代生活中,与其去健身房满头大汗的机械运动,不如走出家门,漫步于自然的天堂,叩问自然的神奇。

  ◆封面用纸草絮米白,内文芬兰轻型,书签棕色里纸,淡雅质朴,带你感触自然的力量。

内容简介

  《漫步的艺术》收录了梭罗漫步一生所写的文章,关于山川、溪水、冬雪、森林……在他笔下,自然、人交融汇合,浑然一体。可以说,《漫步的艺术》中的文章写出了深刻,也宽广的自然世界,并且传递了一种自然生态的生活方式。他的这些文章深受爱默生、甘地、马丁·路德·金等人的赞赏,也直接启发了《在路上》等伟大文学作品的创作。

作者简介

  亨利·戴维·梭罗

  (HenryDavidThoreau,1817-1862)

  美国作家、哲学家、思想家。

  倡导朴素、真实、清醒、自然的生活方式,认为人类只有过简单淳朴的生活,才能享受到内心的愉悦。为此,他进入大自然进行探索,同时四处漫步远游,以寻求自然之光和生命之美。

  译者简介

  董晓娣

  1982年出生,曾任英语教师多年,现为自由译者。

  译者简介:

目录

序:梭罗生平
漫步
马萨诸塞州自然史
漫步瓦楚塞特山
房东
冬日漫步
森林的演替
金秋色调
野苹果
夜与月光

精彩书摘

  在我的一生中,只遇到过一两个了解"步行的艺术"的人,更确切地说,是了解"漫步的艺术"的人。他们可以说是漫步天才。

  "漫步"一词由来已久:中世纪时期,一些在乡间流浪的游手好闲者,假借去圣地朝圣之名,在村里乞求施舍。后来,孩子们见到他们就会高呼"来了一个'朝圣者'"--漫步者由此产生,一个漫步者就是一个朝圣者。事实上,他们不过是一些懒汉和流浪者而已,并非真正的朝圣者。不过,我深信,那些到达圣地的人,都是真正的漫步者。还有一些人认为,"漫步"一词来源于"sansterre",意为"没有土地或者没有家园",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漫步"即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之意。这正是漫步的真谛所在。那些久居家中的人,也许是最伟大的漂泊者;

  而那些漫步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比那些始终坚定不移地寻找通向大海的最短路径的蜿蜒小河更稳定,因为征途就是他们的家园。但我自己实际上更赞同第一种说法,觉得它才是"漫步"一词最有可能的来源,因为每一次漫步之旅都是受内心深处的隐修士彼得鼓励的东征,当然,而今我们只是怯懦的十字军战士,甚至仅仅是缺乏锲而不舍和勇往直前的冒险精神的徒步者。我们的远征充其量也只是旅行而已,夕阳西下时,我们便会回到出发时那破旧的火炉边。我们的一半行程都是在回溯自己走过的步伐。或许,我们应该本着一种永不消逝的冒险精神,踏上最简短的征途,永不回头--做好死后将我们被那熏料熏香的心脏当作遗物,送回我们荒凉国家的准备。如果你已经离开了你的父母、兄弟

  姐妹、妻儿朋友,就永远不要再和他们相见了;如果你已经偿清了债务,下定了决心,处理好了一切事宜,而且是一个自由人,那么,你就可以整装待发,前去漫步了。

  谈到我自己的漫步体验,我和我的同伴(有时我会有一个旅伴)都乐于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新型的,或者古已有之的骑

  士--不是骑手或骑士,而是步行者,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古老更悠久也更光荣的阶级。

  漫步是一门高雅的艺术。我们总觉得,附近一带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的漫步者了。按照我的大多数同乡的说法,他

  们也时常像我这样欣欣然地去漫步,可是说实话,他们所说的漫步跟我说的不尽相同。

  漫步不可或缺的三大要素--悠闲、自由和独立,是任何财富都买不到的,只有承蒙天恩。若想成为一个漫步者,需要

  上帝直接恩赐于你,让你降临到漫步者之家。漫步者是生就的,而不是养成的。的确,我的一些同乡还能记起他们十年前的一些漫步经历,他们也向我描述过那些情景:他们是那么陶醉,以至迷失在森林里长达半个小时之久。但我心知,无论他们寻找怎样的借口来说明自己属于漫步者的行列,从那时起,他们一直都是在公路上行走而已。毫无疑问,即便他们以前是林木工人或者亡命之徒,当他们回忆起往昔某种生活状态时,都会有兴高采烈的时刻。

  我想,我每天若不能花至少四个小时(通常都超过四个小时)穿行林间,翻山越岭,远离世间一切纷繁杂事,我就不能

  保持身心的健康。你完全可以说,你的想法不值一文或价值连城。有时,我会不由得想,机械工和店主们整个上午都跷着二郎腿坐在店里的椅子上,下午也一样。他们中的太多人都这么坐着,好像腿生下来就是用来坐的,而不是站立或行走的。他们没有早早地选择自杀,这可真让我对他们刮目相看。

  若让我一天到晚闭门不出,我的身体肯定会生锈的。有时,快到下午五点钟时我才得以出门,彼时天色已晚,暮色也已开始侵蚀白昼,想去探索白天的自然已是枉然。那时,我就会觉得自己好似犯下了某种罪行,需要救赎。我承认,当我看到邻居们一星期、一个月甚至一年当中每天都把自己困囿于商店或办公室时,单是他们的忍耐力就让我惊讶不已,更不用说其精神之麻木了。我不了解他们遵循的是什么习惯--他们下午三点钟就坐在那里,好像那时不是下午三点,而是凌晨三点一样。而午后三点,邻居们还能愉快地坐下来,就与勇气毫无干系了。你知道他们一个早上都在与自我做斗争,忍饥挨饿地坚守在那里,对此,你也只能深表同情了。下午四五点钟这段时间是极其美妙的--读晨报太晚,读晚报又过早,街头巷尾一般无惊人的消息,大量陈旧的家庭琐事及风言风语也不会散播,邪恶往往自行烟消云散。

  与男人相比,女人更是足不出户,我真无法理解她们怎么就无须忍耐。夏日过午不久,当我们抖落身上沾染的乡村尘埃,

  步履匆匆地从那些弥漫着沉寂气息的纯粹的多利安式或哥特式的房子前面走过时,我的同伴悄声地对我说,也许这个时候居民们已经睡着了。那时,我正欣赏着这些美丽而壮观的建筑。它们没有入睡,而是永远地挺立着,守护着睡眠的人们。

  无疑,这跟人的性格有关,但跟年龄关系更甚。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静坐和室内活动也得到了增加。待到桑榆之年,

  他的生活习惯愈加老年化,到最后,除了日落之前走上半个小时,以满足身体所需外,其他时间他几乎都待在家中。

  但我所说的漫步与做运动并不相同,它不像病人定时吃药,也不像锻炼者摇摆哑铃或摇摇椅,"漫步"一词本身就意味着一天的计划和冒险。如果你愿意做运动,那么就去寻找生命之泉吧。试想一下,竟然有人为了保持健康去摇摆哑铃,而置远方草地上汩汩涌动的泉水于不顾!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