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罗曼。罗兰写过贝多芬、米开朗基罗、托尔斯泰,合称“巨人传”。
  李长之写孔子、司马迁、陶渊明、李白,合称中国版的“巨人传”。

内容简介

  《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是近现代研究诗人李白的研究专著,举凡政治生活、思想趣向、文学创作都论涉到了。其中有敏锐的观察,有专题的阐发。《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勾勒了李白的求仙学道及与道家思想的密切关系,探析了小谢与李白的诗学脉络。

作者简介

  李长之(1910—1978),山东利津人。20世纪30年代“清华四剑客”之一,与季羡林、吴组缃、林庚齐名,中国20世纪伟大的批评家。
  李长之先生研究中国古典文化,注目于那些“文化托命之人”:孔子、屈原、司马迁、陶渊明、李白、李商隐、韩愈,留有《司马迁的人格与风格》、《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陶渊明传论》,还有《红楼梦批判》、《孔子的故事》、《韩愈》等。

目录


一导论
(1)疯狂,梦境和艺术世界的相通与相异
(2)李白的本质:生命和生活
(3)异国的精神教养
(4)游侠
(5)所谓豪气
二李白求仙学道的生活之轮廓
三道教思想之体系与李白
四失败了的鲁仲连——李白的从政
五李白的文艺造诣与谢朓
六李白:寂寞的超人

精彩书摘

  1.疯狂,梦境,和艺术世界的相通与相异
  我有许多时候想到李白。当我一苦闷了,当我一觉得四周围的空气太窒塞了,当我觉得处处不得伸展,焦灼与渺茫,悲愤与惶惑,向我杂然并投地袭击起来了,我就尤其想到李白了。
  游过泰山的人一定可以明白,一见那像牛马样大的石子,就觉得不知道痛快了多少,解放了多少。诗人李白的作品对我们何尝不是这样?说真的,他的人生和我们一般人的人生并没有太大的悬殊,他有悲,我们也有悲;他有喜,我们也有喜。并且他所悲的,所喜的,也正是我们所悲的,所喜的,然而有一个不同,这就是他比我们喜、喜得厉害,悲、悲得厉害,于是我们就不能不在他那里得到一种扩展和解放了,而这种扩展和解放却又是在我们心灵的深处,于种种压迫之余,所时时刻刻地在期待着,在寻求着的。
  像李白这样的诗人,早经有人说是疯子,或狂人了,我也不反对这句话。不但我,就是李白自己也不反对。你看他说:“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是他自己承认的;还有,在他作过“捶碎黄鹤楼”的句子之后,因为有人讥讽他,他便又有诗道:“黄鹤高楼已捶碎,黄鹤仙人无所依。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仙人归。神明太守再雕饰,新图粉壁还芳菲。一州笑我为狂客,少年往往来相识。”看他一写到“一州笑我为狂客”的时候,多么得意,多么眉飞色舞,就因为这在他是最过瘾的事呵!不过,疯人和狂人有没有价值呢?这在普通人偶尔一想,好像是没有的,其实,太不然了,我敢说任何人需要着疯子、狂人。我只揭穿一句话就够了,就是,疯子和狂人的要求乃是人人所有的要求,不过不肯说出来,不敢说出来,天天压抑着,委屈着罢了。却逢巧有人能替我们冲口说出来了,难道这不是人类的功臣吗?倘若更进一步,不但能替我们说出来,而且能将那最要紧、最根本、最普遍的给道出来,而且再进一步,乃是把这最要紧、最根本、最普遍的要求,置之于最美妙的艺术形式之中,那么,怎么样呢?这只能说是功臣了!我们的大诗人李白,却正恰恰是其中之一,而且属于最煊赫的之一!
  我们知道一般的疯子、狂人的价值,就更该知道一般的艺术作品的价值,就尤其该知道诗人李白的价值了。
  我们在通常生活里,被压抑、被幽闭的已经太多。我们的生命力,我们的生命上之根本的机能和要求,本来是像汩汩的泉水似的,便也终不能一涌而出,却是日渐减削地为我们的理智、知识、机械生活、人事周旋所毫无价值地雕琢殆尽了。可有一个地方能够为我们稍为慰藉的吗?也许有。这就是梦境了,在梦境里,我们或者可以有真情的笑,或者可以有感激的哭。——在那一刹那,那算是活的自我!
  疯子,狂人,有价值;梦也有价值。不过疯子和狂人,那表现是粗糙的,是没有分别、没有轻重、没有选择的。梦的表现又是支离的、破碎的、偶然的,太飘忽而不能把握的,况且最苦的尤其在它是不能客观化,成为第二人同样可以用作解救的凭藉的。然而满足了这所有缺憾的,却有伟大的艺术品,担承了这种工作的,便是伟大的艺术家。
  2.李白的本质:生命和生活
  我说李白的价值是在给人以解放,这是因为他所爱,所憎,所求,所弃,所喜,所愁,皆趋于极端故。
  你打开他的诗集吧,满满的是:
  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
  ——《渌水曲》
  溧阳酒楼三月春,杨花茫茫愁杀人!
  ——《猛虎行》
  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风愁杀峭帆人!
  ——《横江词》
  五色粉图安足珍,真山可以全吾身。
  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
  ——《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
  地白风色里,雪花大如手。
  笑杀陶泉明,不饮杯中酒。
  ——《嘲王历阳不肯饮酒》
  月色醉远客,山花开欲燃。
  春风狂杀人,一日剧三年。
  ——《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
  恨不三五明,平湖泛澄流。
  此欢竟莫遂,狂杀王子猷。
  ——《答斐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
  划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
  罗袜凌波生网尘,那能得计访情亲。
  千杯绿酒何辞醉,一面红妆恼杀人。
  ——《赠段七娘》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