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编辑推荐

  

  「一个ONE」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当下中国原创文学畅销新作家的输出平台

  2013年8月,首印百万册荣誉上市

  ★含28篇精选之作,入选的标准是:真心话+自然美。没有卖弄技巧,也不作无病呻吟。

  ★这里有文艺阅读APP的绝品好文精选,张晓晗、颜茹玉、咪蒙、荞麦、蔡崇达、暖小团等人气作者首次集结。

  ★韩寒新作《一次告别》首发;与陈坤对谈这个世界。

  ★陈坤、蔡康永、曾轶可、邵夷贝,跨界明星呈献文学处女作。

  ★李海鹏、李娟、七堇年、那多,四位实力派作家加盟。

  ★全新防盗版设计,优质纸张,全彩精印。

  ★足量篇幅,超值定价。

  今年夏天读《一个》,算你一个!

内容简介

  韩寒回来了。

  2013年夏,韩寒亲任主编,经过14个月精心打磨,终于推出文艺主题书系《一个》。

  系列的部叫做《很高兴见到你》,收入28篇精选之作,其中有韩寒新作品《一次告别》《井与陆地,海和岛屿》;有“ONE一个”APP人气文章,张晓晗、颜茹玉、咪蒙、荞麦、蔡崇达、暖小团等未来文学之星齐聚一堂;李海鹏、李娟、七堇年、那多一众实力派作家加盟;更收录陈坤、蔡康永、曾轶可、邵夷贝等跨界明星的文学处女作。而始终不变的是韩寒独有的文艺气息,摒弃无病呻吟,不卖弄技巧,崇尚“真心话+自然美”,简单好读又趣味盎然。

  《一个ONE》系列春夏秋冬每季出版一部,每期只会严选30篇以内文学作品,将来自天才级新人和读者关心的写作者们。每一篇入选作品都将至少被100万人欣赏,并成为当季的城中热门话题。

  在充斥着海量信息的小时代里,这只是一本简单的书,一本或许睡前起后能读一读的书。它强调的是有情怀、无障碍,其中任何一篇作品,看标题或者前三段,就会让你读下去,不会因为时间有限或者别的什么放弃阅读。世界上那么多纷纷扰扰,能真正和你产生关系的并不多。愿读者享受阅读的简单快乐,复杂世界里,读《一个》就够了。

  背景资料:“ONE一个”原本是2012年6月韩寒发布的阅读应用,内容在复杂的世界里显得特别简单,每天就是一篇文章、一张图、一句话、一个问题,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等读者去看。结果,上线不到24小时,就超过众多热门游戏与应用,成为AppStore中国区免费总榜名。一年后,它有了几百万用户。作为一个文艺阅读APP,它甚至还拉到了NIKE的广告。如今,“ONE一个”的纸质书系出版了,《很高兴见到你》是本,未来还会有。在书里看文字和图片,总是更容易让读者感动。

作者简介

韩寒,1982年9月23日,生于上海金山区亭林镇。
  1997年在《少年文艺》发表作品;
  1999年凭借《杯中窥人》韩寒获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次年蝉联;
  2000年出版长篇小说《三重门》,累计销售600万册;
  2001年《零下一度》;
  2002年《像少年啦飞驰》;
  2003年《通稿2003》;
  2004年《长安乱》;
  2004年《五年文集》,韩寒作品有法国、韩国、香港、新加坡、台湾、日本版本;
  2005年《就这么漂来漂去》;
  2006年《一座城池》;
  2007年《光荣日》;
  2008年《杂的文》;
  2009年《他的国》《可爱的洪水猛兽》;
  2010《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以及韩寒其间的片段集《毒》《草》,均登上各畅销书榜,韩寒作品已被翻译成十余种语言在全球出版;
  2010年9台湾出版韩寒博文集《青春》《出发》;
  2011年11月《青春》;
  2012年7月杂文集《脱节的国度》在香港书展发布;
  2013年1月《我所理解的生活》。


  杂志及电子杂志主编
  2010年韩寒主编杂志《独唱团》;
  2012年韩寒主编监制APP《ONE一个》;
  2013年韩寒主编文艺杂志《一个》,9月创刊号《很高兴见到你》。

  一个工作室,

  “一个工作室”是由80后写作者发起的一个围绕文艺主题建立的工作室,不追热点,不关时政,不要喧哗,不惹纷争。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够给爱好写作的普通人提供更多的机会,挖掘更多有实力却无处发挥的潜力作家。在互联网平台上每天推荐一幅图片,一句金句,一篇文章,一个问题,复杂的世界里,一个就够了。

目录

序:井与陆地,海和岛屿/韩寒

末日那年我二十一/张晓晗

灯下尘/七堇年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李海鹏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李娟

此去经年/颜茹玉

致前任男友、未来丈夫的信/暖小团

那年夏天/张玮玮

微博与微信/韩寒

要么实现,要么遗憾/季烁红

那个年代,物资都很匮乏/杨怡倩

红色复写纸/荞麦

与大叔恋爱/曾轶可

我的父亲要结婚了/咪蒙

我们一起谈谈这个世界,谈谈这个世界里的我们/陈坤韩寒

风华来信/李娟

火花勋章/王若虚

蔡康永的躲避诗/蔡康永

神明/姚瑶

致岁月:你终于对我下毒手了/宋小君

似梦迷离/贺伊曼

爸爸爸爸/赵延

有了孩子的女人都是高考状元/杜小明

永不冷场的人生/绿妖

我能想象的幸福生活/邵夷贝

爱情/张怡微

皮囊/蔡崇达

一次告别/韩寒

精彩书摘

  我们一起谈谈这个世界,谈谈这个世界里的我们

  陈坤:韩寒

  陈坤:我一直在看你的眼睛,思考一个问题:这样一个温和的表象,是如何流露出那样锋利的文字?这是我很感兴趣的。

  韩寒:因为我把所有不伤害人的话全都说出来了,把伤害人的话全都留在了脑子里,半夜回家可以写。

  陈坤:我们的区别在于,我把所有伤害人的话都说出来了,把不伤人的话留在脑子里。所以今天的谈天,你也许不会说出真话。

  韩寒:你讲了一句万能的话,“你永远都没有说出最真的话”,这句话永远都是有道理的。真话其实是一定要说的,但最真的话,往往会给人带来伤害。

  ……

  韩寒:我觉得你非常适合我们的「一个」,我一定要邀请你来写一篇文章。

  陈坤:其实,我就是一演戏的……

  韩寒:你如果长得不那么好看的话,一定是个优秀的作家。

  陈坤:你竟然鄙视我父母送给我的礼物!但是真的,我们被一个又一个的框架束缚着,在打破它们的时候却又那么无力。可能一个人本来是自由地生长着,随性而为,并且心里面有劲儿,是一些社会需求或者人为力量把这样一个人往上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又有多少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要把这样一个形象拉下来呢?为此,我们身边聚集了一群“心怀叵测”的人们。

  韩寒:说到这个,我就想到了一个话语权的问题。话语权也是权力的一种,是对权力的另外一种膜拜。因为任何人都会拥兵自重,再谦逊的人也会如此。很多人会把这种话语权不断放大,利用自己的话语权去打击他人,党同伐异,铲除异己。就像我一篇文章里写的:“一般人都会认为存在即是合理的,但有些人会认为,你存在得比我好,即不合理。”他们不会把目光的焦点放在“我要存在得比你更好”,他们想的办法是“我要让你存在得不好”,其实我们每个圈子里都一样。

  ……

  陈坤:我听说有人要找你演戏,这么说你未来可能成为一个演员?

  韩寒:我觉得我做导演可能会好一点,哈哈。首先我认为我去演,就是对一部电影的不负责。之前《二次曝光》找过我,我就一直推辞,我说真的不行,只要我一出来,观众就会笑场。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

  陈坤:在我的概念中,有几种职业是最容易转化成导演的,也的确有人在这么做,你怎么看?

  韩寒:其实是这样,做音乐的人和拍广告的人做导演会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把片子分小节。

  陈坤:看来你是准备做导演了,有研究。第一部作品是什么?会考虑让我来演吗?

  韩寒:我请不起你,哈哈。当然我要对你负责,就会对自身的前期工作要求很高。我其实一直都没有在这方面做得特别好。曾经卖过《他的国》给关锦鹏,但是没有通过审查;《一座城池》我卖给了一个新人,他希望可以通过这个故事去帮他完成自己拍电影的愿望,我一心软就答应了,但其实它是特别难改的,因为它没有故事情节。

  陈坤:我发现了,你的人和你的文字其实是两码事儿。你很柔软,很羞涩,和你犀利、辛辣的文字完全不同。人生就是这样,好多外表柔软的人,内心力量其实是很强的,反而是那些天天在叫嚣的,可能并没有这个能力。老天赋予的这种搭配组合是平衡的,外表的柔软,不代表内心不强悍,这可以说是成长过程里对自我的一个互补,所以那些看起来很蔫的人,是不能够小觑的。我举个例子,跟姜文导演见面之前,我以为他是外表很强势的人,但是见了之后发现,他极其敏感和细腻,比我这种“被人说成忧郁的人”还要细腻。

  韩寒:姜文很可能是会回家跟老婆撒娇的那种,我是那么觉得。

  陈坤:我通常对第一次见面很重视,嗅觉很敏锐,像我们家那只短毛狗一样。我用这样的嗅觉闻出了姜文导演内心的敏感。

  韩寒:一个写得好也演得好的人,他必须得敏感。

  ……

  陈坤: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现实世界里,成功与失败、财富与贫穷其实没有界限,它们彼此交融并且随时转换,无常中皆为缘分使然。我也会试图去向身边的人传播这样的思维,跟随缘分。

  韩寒:缘分对我来说就是眼见的,比如说我眼见了一只大闸蟹,这个就是缘分,而没见的就不是了。我曾经救过一只大闸蟹,上网搜“大闸蟹吃什么”,结果搜到的都是“大闸蟹怎么吃”,实在没办法就放了些米饭给它,但是它第二天还是死了。

  陈坤:我脑子里的想法是,我就是那只大闸蟹。其实我们人为地创造了许多惯性思维,比如大闸蟹就是用来吃的,比如数字的顺序就该是从1到9……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是不是疯子?我们倒推回去,或许为了好区别,你姓韩,我姓陈,但是回到最初,我们都是相同的“人”。

  韩寒:其实更多的,我想是为了缘分之中的“找到”,就像我们每个人的电话号码都不同。就像狮子也会有自身互相区别的方式,而所有的区别也都是为了“在一起”。

  陈坤:那么坐在时间的坐标上往回看呢?1到9创造了无穷的变化,如果第一次设定的时候是9到1呢,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我觉得好玩的是,为什么我们要执着于现在既成的一切。

  韩寒:就像我们敲击的键盘上面的字母,我们习惯性认为它的排列是有讲究的,但其实不是,它很可能只是一个随机的排列,你为你的习惯回头去找理由、找原因,就觉得看似是合理的。我们在生活里常常也在为随机找理由、找借口,但它其实就是随机产生的,你再摇一次骰子,它可能就不是那个数字了;同样地再来一次,可能9变成1,键盘可能也不是这样排列,当然依然可能有这样两个人坐在这里研究,为什么那个9不是1。

  陈坤:没错,就像那部电影《罗拉快跑》。刚才你提到:“如果重来一次会怎样?”其实每重来一次结果都不同,这也就是所谓的“巧合凝聚了这一切”。可能那个最初,甚至是最初的最初都是未知的,但我们需要在时间的长河里找到并且回到最初。如果不能在肉体上回去,那么就构建一个心里的世界吧。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