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斯文-戈兰·埃里克森四十年的足坛生涯无疑是光辉的,期间他所执教过的俱乐部遍布世界各洲,其成就也是有目共睹。在执教了曼城、墨西哥国家队、科特迪瓦国家队以及莱斯特城后,他辗转到了阿联酋联赛,出任阿尔纳斯尔俱乐部的技术总监,此后他来到了中超,现任上海上港俱乐部主教练。所以《群星闪耀时 埃里克森自传》在中国拥有广大的读者基础,埃里克森先生得知他的书将在中国出版时,他特意为《群星闪耀时 埃里克森自传》增添了广州篇和上海上港篇,分享他在中国执教的经历。另外,书中附有大量精美插图,包括埃里克森年轻时的照片,让读者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更全面的了解他。

内容简介

在这本自传中,埃里克森无话不说,把自己在世界足坛中跌宕起伏、无人知晓的人生经历一一奉上。他在四十年的足坛生涯中,遇见过假酋长,接触过意大利律师,对峙过诺丁汉的流氓,还与很多足坛中响当当的名人有过交集,见证了世界足球从一项运动演变为一个融资数十亿英镑的产业。
他将自己一生中丰富多彩的故事凝结到了这本自传中,时而平铺直叙引人入胜,时而蜿蜒曲折令人痛心,但这个坦诚直率的男人却从未为生活的不易而感到痛苦,每每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的心中只存在一个信念:但凡值得,我必尽力。

作者简介

斯文-戈兰·埃里克森,1948年出生于瑞典一个叫作孙衲的小镇,在34岁时他率领着基本由业余球员组成的哥德堡队在欧联杯中勇夺冠军,造就了足球史上数一数二的以下克上、以弱克强的战例。在随后的职业生涯中,他分别征战过葡萄牙和意大利,接连率领本菲卡、罗马和拉齐奥俱乐部夺得各项联赛和杯赛冠军。
2001年,他作为英格兰历史上首位外籍教练,带领英格兰队在三次国际性杯赛中跻身四分之一决赛,尤其是2001年9月在慕尼黑5∶1大胜德国队的比赛更是为球迷所称道,他在英格兰国足创下的记录仅次于传奇教练阿尔夫·拉姆齐爵士执教时的成绩。
在执教了曼城、墨西哥国家队、科特迪瓦国家队以及莱斯特城后,他辗转到了阿联酋联赛,出任阿尔纳斯尔俱乐部的技术总监,此后他来到了中超,现任上海上港俱乐部主教练。

精彩书评

“世界球迷翘首以盼的一本自传”。
——《星期日邮报》

目录

001第1章 我非凡人,定将成名
011第2章 贵人托德
019第3章 “4-4-2”阵型
027第4章 被称为“天使”的哥德堡
039第5章 本菲卡岁月
051第6章 在罗马帝国生存
067第7章 紫百合军团
081第8章 球场即战场
095第9章 橄榄树下
113第10章 我乃足坛传奇
139第11章 斯文狂潮
155第12章 世界杯
167第13章 俄罗斯的卢布
183第14章 不公平的比赛
197第15章 点球
213第16章 去留之间
233第17章 客场赢球的艺术
245第18章 童话
261第19章 非洲
275第20章 我的头号粉丝——妈妈
287第21章 亚洲猛虎
303第22章 特别篇
326后记

精彩书摘

  《群星闪耀时埃里克森自传》:
  我爸妈当初是瞒着我爷爷奶奶把我生下来的,当时他不敢把我降生的消息告诉埃里克(我爷爷)或伊斯特(我奶奶)。在那个年代,一个18岁的毛头小伙把大他3岁的女朋友的肚子搞大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果在北韦姆兰的街坊邻居之间传开了可不会受人欢迎,所以我父亲决定隐瞒有关我的事。在那个寒冷的冬夜,他被电话告知我即将出生的消息,一言不发就出了门,没有把我突如其来的降临告诉父母和兄长。
  我于1948年2月5日在外婆家出生,那天晚上我父亲的邻居安德森开着出租车送他过去,半个小时的车程后,他到了我外婆在孙讷的家,下车时邻居还收了他5克朗(相当于50英镑)。接生的过程略有波折,脐带紧紧勒住了我的脖子,只能打电话让医生来,那时候他们都觉得我应该是活不下来了。但是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我父亲照常去上班,我也已经顺利地活了几个小时。
  父亲家里在福莱肯西部的斯托帕夫斯村坐拥数顷良田,父亲和他哥哥卡尔·埃里克在他们叔叔开的公交公司当售票员。我父亲就是在公交每天跑的路线上认识了我母亲乌拉,她在图什比的纺织厂工作,每天上下班往返都是坐这趟公交。我不知道她迷上了我爸哪一点,但他肯定是做了什么感动了我妈,我的出生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父亲家在当地算是家境优渥,但我母亲家里就略显窘迫了。我外公多年前突然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过,留下我外婆和4个孩子不管,从他消失那天起,家里从未提起过他的名字,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他也叫斯文。我母亲和她的兄弟姐妹们都姓斯文森,在外公人间蒸发之后,除了我母亲以外,其他的人都改姓了苏登,这是我外婆的娘家姓。我母亲直到嫁给了我爸之后才改了姓氏。斯文森是一个典型的瑞典人的姓氏,我也很不解母亲为什么一直要姓斯文森,都是外婆把她拉扯大的,她基本上跟斯文森家没什么关系。
  学生时代,我母亲是绩优生,老师一直强烈建议她继续求学,但外婆不同意,六年级之后,她便开始工作,帮家里维持生计。她一直对不能求学耿耿于怀,尤其是当外婆同意让家里最小的妹妹继续读书之后。不过即使到了她怀孕的时候,她在家里的待遇也没有得到改善,我出生后两周,我们就搬到母亲在图什比租的小屋住了。
  那个房子里没有电,没有流动水,我平常都睡在厨房里的折叠床上,但还算好,旁边就是铁制的火炉,经常燃着火,所以很暖和。楼上住着我的小表亲,楼下是一个叫玛雅的女裁缝,我常在她干活时帮她,用手帮她不停地按她那台“胜家”牌缝纫机的踏板。
  我父亲告诉我虽然他在我出生不久后便告诉了爷爷奶奶我的存在,但他还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直到我两岁时才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在那之后他和我母亲才正式结为夫妻。结婚之后家里人才同意他把我妈带回家,但似乎是隔了一段时间爷爷奶奶才真的接受了我妈,而在此之前她在我爷爷奶奶家基本只能睡厨房。
  此后不久,父亲就去服兵役了,我还能回忆起他和我们告别时的场景,他把我放在母亲的床上,轻声道别。而他却不信我会记得那个时候的事,说我绝对是看了老照片才知道当时的情形,但说也奇怪,我连他当时穿的是一件面料粗糙的灰色军衣这种细节都记得。想也知道母亲当时肯定很难受,全家才刚团圆,马上又要孤身一人,但她却磨砺出了强大的内心,一个人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当时谁也不知,我将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我就是她不屈服于残酷命运和艰苦生活的最大回报。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