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1.前有系列传记《半生烟雨半世落花:李清照传》销量十万!

2.用极敏感极细腻的笔触描写著名词人李煜的一生。

3.使用极详尽的资料,挑选极精美的诗词。

4.李煜的人生波折,以及他与大小周后之间的爱恨纠缠,尽在此书中。

5.爱诗词,尤其爱李煜的人不容错过。

内容简介

作为皇帝,他是个笑话!

作为诗人,他是个神话!

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

这是一本关于李煜的诗词传记,阿九用极其感性的笔触描写了李煜一生那不可比拟的江山美人传奇,最终却落得个人间没个安排处!

李煜是南唐最后一位国君,有"一代词宗"、"词中之帝"之称。他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书诗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被千古传诵。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的传统,又受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语言明快、形象生动、用情真挚,风格鲜明,其亡国后词作更是题材广阔,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对后世词坛影响深远。

作者简介

阿九,原名柯江芮,安徽人,简书人气作者。曾出版《相遇别太早,怕我不够好》。

精彩书评

叶嘉莹如此评价过李煜:“李后主的词是他对生活敏锐而真切的体验,无论是享乐的欢愉,还是悲哀的痛苦,他都全身心地投入其间。我们有的人活过一生,既没有好好地体会过快乐,也没有好好地体验过悲哀,因为他从来没有以全部的心灵感情投注入某一件事,这是人生的遗憾。”

王国维曾评价他的诗词:“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目录

第一卷:作个词人真绝代,可怜生在帝王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我心本向风,奈何身在笼

烛蓬一梦归,心愿与身违

何处诉哀愁,唯有寄空门

第二卷: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金炉添香兽,锦衣随步皱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情长有时尽,此恨无绝期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第三卷:鸦啼影乱天将暮,海月纤痕映烟雾

风雨揭却屋,浑家醉不知

恩爱两不移,鸳鸯不羡仙

离恨恰如草,更行远还生

世事随水流,浮生若一梦

第四卷:玉楼瑶殿枉回头,天上人间恨未休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花开不长久,落红归寂中

仓皇辞庙日,犹奏别离歌

第五卷:梦里不知身是客,觉来方晓日暮西

孤灯思欲绝,望月空长叹

抽刀断水流,酒消愁更愁

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问君几多愁,一江水东流

浮生若梦之,为欢有几何

第六卷:落花流水春归去,一种销魂是李郎

年光往事如流水

一种销魂是李郎

精彩书摘

那些有着关于南唐记忆的人们都已经死亡、埋葬、腐烂,可是李煜的饱含哀伤的目光,却依旧深情地凝望着南国的山河星光,死亡只是肉体的消逝,在每一个月朗星疏风清醉人的夜晚,在那一片梧桐树下,依旧会有青衫薄衣长的少年、目带重瞳之人站在那里,吟唱着“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李煜,一个烟雨江南里如丁香一般的男子,浪漫细腻、惆怅忧郁。从一出生,就仿佛是被上帝选中的幸运儿,目带重瞳、金贵万千。他是一个成功的词人,一张口便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别样离愁。作为被镶嵌着悲剧烙印的主人公,他曾是帝王,是个失败的帝王,可正因为做帝王的失败,才成就了后来词人的成功。被俘前的帝王生活,活色生香、儿女情长;被俘后的臣虏生活,哀怨愤懑、门庭冷落。过往种种,就如同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如此命运波折大起大落,仿佛一夜之间成熟。当年的风流才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熟,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却也是“国家不幸诗家幸”。

公元978年,太平兴国三年七夕这一天,李后主留下了千古绝唱的诗词,被迫结束了这短暂而又令后人唏嘘不已的一生,在赵氏兄弟的安排下,饮毒酒而亡。而对于南唐后主李煜之死,《宋史》等各正史均未说是被毒死,只记载为“三年七月,卒,年四十二。废朝三日,赠太师,追封吴王。”无论生前风光无两,还是抑郁不得,死后如何加官晋爵,也不过为黄土,前尘烟消云散尽。历史大浪淘沙,终是留下了李煜如他一生般感慨遂深的情与词。

无论史书如何撰写,真正历史的真相永远罩着面纱,像是皮影戏里的婀娜女郎,又像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骨架,世人永远看不真切她的真实模样,只能知道冰冷的数字和生硬的骨骼。曾有人说,李煜是被女人所耽误的一代君主,我却不以为然。后人总喜欢,也习惯将一代君主的功与过都和女人联系在一起,披上一层浪漫的外衣,好像这样说来,就能为君王遮盖一下自身的漏洞,而那段惨白的历史,就能浓墨重彩,荡气回肠。

叶嘉莹如此评价过李煜:“李后主的词是他对生活敏锐而真切的体验,无论是享乐的欢愉,还是悲哀的痛苦,他都全身心地投入其间。我们有的人活过一生,既没有好好地体会过快乐,也没有好好地体验过悲哀,因为他从来没有以全部的心灵感情投注入某一件事,这是人生的遗憾。”在爱时,可以写出“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这样美人娇憨情态的词句。在愁时,可以写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哀思之深愁如海的词句。在哀时,可以写出“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尤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这样悲惨哀痛又凄凉的词句。

他犹如诗词文学领域的一颗星星,一位天才,就像徐志摩对纳兰性德的评价一样,同样的天才,同样的悲情。承李后主的诗词,度过了一季比诗歌更有诗意的人生,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升皓月当空星河璀璨,可以催白驹入海泯灭银河。

“李重光风流才子,误作人主,至有入宋牵机之恨。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

这位悲情的风流才子,才情有多高,命运便有多坎坷。他悲怆,他无奈,他对现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言语也变得苍白。而在另一方面,他通书法、工绘画、通音律,尤其诗词成就最高,一阕词就像一张照片一段录像带,呈现出一个鲜活的李煜。他婉转的爱情,他香艳的故事,他宫廷的生活,他无奈的国恨,他细腻的心思,无一不活

生生地呈现出来。

王国维曾评价他的诗词:“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而他初期的诗词,同样摆脱不了“花间”习气,经年之后却转变莫大,其中缘由,必然是他在身份上转变了,从皇家无忧无虑的天潢贵胄,到应该忧国忧民的一国之主,再到亡国后的阶下之臣,他的诗词,皆是他国愁家绪的真实写照。所以天才,也不总是面面俱到,七窍玲珑,李煜就是这样,优点明显,缺点也明显。

“不抓政治,终于亡国。”寻着这位悲情帝王的生命脉络和这个国家的发展线,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当年国破辞庙日,站在南唐灭国后的废墟上,看残阳照孤影,满城苍夷。回望过往种种蛛丝马迹,不难发现,后来的国破家亡辞庙,在曾经的每一天,都是有迹可循的。所以留在历史中的,是他的春花秋月,是他的往事多少,也是他的“一江春水向东流”。

经年已久,万千生前事,相隔千年风霜,铁马冰河,红尘韶华,早已不是当年模样。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