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PDF

编辑推荐

本丛书原为民国时期的通俗读物“故事一百种”,一度畅销非常,重印达十数版之多。因各册页数较少,不易保存,今多已散佚,上海图书馆藏有109种,为迄今全国范围内数量较齐、品相较佳。作为中华传统故事的民国读本,它兼备古典与近代两条脉络,可供读者在轻松的阅读中,重拾传统故事的国韵味道。

内容简介

此次由上海图书馆发起,首次整理,全新编编辑,将繁体竖排转为简体横排,并根据故事所述朝代略分为8卷,由先秦至晚清,凡兵戈戎马、市井碎影、侠骨柔肠、奇人异事,无不囊括。其内容多选自各朝经典作品,并结合民国时期的语言、见解、习俗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写,既通俗易懂、妙趣横生,又留有一番古典韵味,是中华传统文化及语言的珍贵遗存。本册《过昭关》精选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故事十六则。

作者简介

国韵故事汇·过韶关》取材自20世纪上半叶由大众书局刊行的“故事一百种”。现由上海图书馆收藏、整理并重新编选,以飨今日读者。

目录

周室东迁

弦高犒军

晋文公火烧绵山

羊角哀舍命全交

过昭关

鱼肠剑

申包胥借兵

卧薪尝胆

豫让击衣报襄子

西门豹乔送河伯妇

马陵道

苏秦相六国

火牛阵

蔺相如两屈秦王

信陵君窃符救赵

荆轲刺秦王

精彩书摘

话说,战国时候,魏人庞涓与齐人孙膑俱学兵法于鬼谷子。涓仕于魏国,魏惠王拜为元帅,兼军师之职。涓子庞英,侄庞葱、庞茅,俱为列将。涓练兵训武,先侵卫、宋诸小国,屡屡得胜。宋、鲁、卫、郑诸君,相约联翩来朝。适齐兵侵境,涓复御却之,自是名震诸侯。

后魏惠王闻孙膑之贤,乃使使聘之。膑既至魏国,即寓于庞涓府中。次日,同入朝中,谒见惠王。惠王降阶迎接,其礼甚恭。膑再拜奏曰:“臣乃村野匹夫,过蒙大王聘礼,不胜惭愧。”惠王曰:“寡人望先生之来,如渴思饮,今蒙下降,大慰平生。”遂问庞涓曰:“寡人欲封孙先生为副军师之职,与卿同掌兵权,卿意如何?”庞涓对曰:“臣与孙膑,同窗结义,膑乃臣之兄也,岂可以兄为副?不若权拜客卿,候有功绩,臣当让爵,甘居其下。”惠王准奏,即拜膑为客卿。客卿者,半为宾客,不以臣礼加之,外示优崇,不欲分兵权于膑也。

过数日,惠王欲试孙膑之能,乃阅武于教场,使孙、庞二人,各演阵法。庞涓布的阵法,孙膑一见,即便分说:“此为某阵,用某法破之。”孙膑排成一阵,庞涓茫然不识,私问于孙膑,膑曰:“此即‘颠倒八门阵’也。”涓曰:“有变乎?”膑曰:“攻之则变为‘长蛇阵’矣。”庞涓探了孙膑说话,先报惠王曰:“孙子所布,乃‘颠倒八门阵’,可变长蛇。”已而惠王问于孙膑,所对相同。魏王以庞涓之才,不弱于孙膑,心中愈喜。

只有庞涓回府,思想:“孙子之才,大胜于吾,若不将其除去,异日必为欺压。”心生一计,于相会中间,私叩孙子曰:“吾兄宗族俱在齐国,今兄已仕魏国,何不遣人迎至此间,同享富贵?”孙膑垂泪言曰:“子虽与吾同学,未悉吾家门之事也!吾四岁丧母,九岁丧父,育于叔父孙乔身畔,叔父仕于齐康公为大夫。及田太公迁康公于海上,尽逐其故臣,多所诛戮。吾宗族离散,叔与从兄孙平、孙卓,携吾避难奔周。吾后来年长,闻人言鬼谷先生道高而心慕之,是以单身往学。又复数年,家乡杳无音信。岂有宗族可问者?”庞涓又问曰:“然则兄长亦还忆故乡坟墓否?”膑曰:“人非草木,岂能忘之。”庞涓遂辞别归家。

约过半年,孙膑所言,都已忘怀了。一日,朝罢方回,忽有汉子似山东人语音,问人曰:“此位是孙客卿否?”膑随唤入府,叩其来历,那人曰:“小人姓丁名乙,临淄人氏,在周客贩。令兄有书托某送到鬼谷先生处,闻贵人已得仕魏邦,迂路来此。”说罢,将书呈上。孙膑接书在手,拆窥之,略云:“愚兄平、卓字达贤弟亲览:吾自家门不幸,宗族荡散,不觉已三年矣!向在宋国为人耕牧,汝叔一病去世,异乡零落,苦不可言!今幸吾王尽释前嫌,招还故里,正欲奉迎吾弟,重立家门。近闻吾弟仕于魏邦,兹因某客之便,作书报闻,幸早为归计,兄弟复得相见!”

孙膑得书,认以为真,不觉大哭。丁乙曰:“承贤兄吩咐:‘劝贵人早早回乡,骨肉相聚。’”孙膑曰:“吾已仕于此,此事不可造次。”乃款待丁乙饮酒,付以回书。前面亦叙思乡之语,后云:“弟已仕魏,未可便归,俟稍有建立,然后徐作回家之计。”送丁乙黄金一锭为路费。丁乙接了回书,当下辞去。

谁知来人不是什么丁乙,乃是庞涓手下心腹徐甲也。庞涓套出孙膑来历姓名,遂假造孙平、孙卓手书,教徐甲假称齐商丁乙,投见孙膑。孙膑兄弟自小分别,连手迹都不分明,遂认以为真了。

庞涓骗得回书,遂仿其笔迹,改后数句云:“弟今虽身仕魏国,但故土难忘,心殊悬念。不日当图归计,以尽手足之欢。倘或齐王不弃微长,自当尽力报效。”于是入朝私见惠王,屏去左右,将伪书呈上,言:“孙膑有背魏向齐之心,近日私通齐使,取有回书。臣遣人邀截于郊外,搜得在此。”惠王看毕曰:“孙膑心系故土,岂以寡人未能重用,不尽其才耶?”涓对曰:“父母之邦,谁能忘情?大王虽重用膑,膑心已恋齐,必不能为魏尽力。且膑才不下于臣,若齐用为将,必定与魏争雄。此大王异日之患也,不如杀之。”惠王曰:“孙膑应聘而来,今罪状未明,忽然杀之,恐天下议寡人之轻士矣。”涓对曰:“大王之言甚善。臣当劝谕孙膑,倘肯留魏国,大王重加官爵。若其不然,大王发到微臣处议罪,微臣自有区处。”

庞涓辞了惠王,往见孙子,问曰:“闻兄已得家报有之乎?”膑是忠直之人,全不疑虑,遂应曰:“果然。”因备述书中要他还乡之意。庞涓曰:“弟兄久别思归,人之至情,兄长何不于魏王前暂请一二月之假,归视坟墓,然后再来?”膑曰:“恐王见疑,不允所请。”涓曰:“兄试请之,弟当从旁力助。”膑曰:“全仗贤弟玉成。”是夜庞涓又入见惠王,奏曰:“臣奉大王之命,往谕孙膑。膑意决不愿留,且有怨望之语。若目下有表章请假,主公便发其私通齐使之罪。”惠王点头。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