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波斯文化喜好者、研究者及普通读者

伊朗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灿烂文明的国度,在世界文学史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著名伊朗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灿烂文明的国度,在世界文学史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著名诗人歌德曾写下“谁要真正理解诗歌,应当去诗国里徜徉”的名句,来赞颂古代伊朗在诗歌方面的成就,联合国也将诗人萨迪的名句“亚当子孙皆兄弟”作为阐述其宗旨的箴言,这些已经足以说明波斯文学的崇高地位,但波斯文学的生命力并没有因为时代的更迭而失去光彩,作家菲茨杰拉德对欧玛尔?海亚姆《鲁拜集》的翻译,鲁米诗歌在欧美的再度盛行,都彰显着波斯文学在近代乃至当下的勃勃生机,而菲尔多西、鲁达基、内扎米、哈菲兹、贾米这些伟大的诗哲也将在本套丛书中穿越千年与读者交谈生命、宇宙的奥秘。

内容简介

鲁达基诗集/汉译波斯经典文库》是“波斯诗歌之父”鲁达基的诗歌集成。鲁达基是“霍拉桑体”诗的奠基人,他的诗歌体裁多样,主要有抒情诗、四行诗、颂赞诗和“玛斯纳维”诗体。他的诗歌题材丰富,咏物、风景、爱情、哲理、歌颂、怀念等等,囊括了热情和冷静、欢愉和哀伤、信任和怀疑、现实和理想等各个方面。他的教诲和训诫富含对人间生活的深知和蕴意深刻的哲理,多能给人以启发和鼓舞。

丛书简介:

《汉译波斯经典文库》文库代表了波斯文学*高水平。歌德、爱默生、菲茨杰拉德为之惊叹的“诗国”之歌,波斯文学“四大柱石”的代表作之集大成者。

全套丛书共计10部著作,23卷次。收录了被称为波斯文学四大柱石的*主要作品以及波斯四位大诗人的主要作品:《果园》《蔷薇园》(萨迪)、《列王纪全集》(菲尔多西)、《玛斯纳维全集》(哲拉鲁丁·鲁米)、《哈菲兹抒情诗全集》(哈菲兹),《蕾莉与玛杰农》《内扎米诗选》(内扎米)、《鲁达基诗集》(鲁达基)、《鲁拜集》(海亚姆)、《春园》(贾米)。

作者简介

鲁达基(公元850—941年)生于撒马尔罕附近的鲁达克镇,被称为“波斯诗歌之父”,是“霍拉桑体”诗的奠基人,曾在萨曼王朝任宫廷诗人,长诗《卡里来和笛木乃》是其代表作。

译者简介:张晖(笔名紫军),伊朗学学者、波斯文学翻译家。著译共有11种,公开发表伊朗学、文学评论、对外传播学等方面文章160余篇。8次受邀赴伊朗参加学术研讨会等文化交流活动。2000年6月伊朗总统哈塔米访华时,被授予“有突出贡献学者奖”。其波斯文学译作还在国内外获得过多种奖项,如《波斯古代诗选》(合译)1998年获第三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波斯经典文库》(合译),2003年2月获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第十届国际图书奖,2003年9月获第六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同年12月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等等。2009年11月中国翻译协会授予“资深翻译家”荣誉证书。

目录

原版总序
译者序“波斯诗歌之父”鲁达基张晖

第一辑
抒情哲理诗
应干好事
世间的行为
四件珍宝
愉快的生活
时光
永存的世界
箴言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假如把剑埋在地下
做事须持之以恒
智慧
惦念仆从
握笔的手和弹琴的指
毒药寻求者的苦衷
水星
世上的伟人
狡猾奸诈
应谅解朋友
两个称号
陵园
杂感
报应
万物的运转
大臣玛斯阿比的慷慨好施
我和达官贵人
出征
生与死
旅店
悼沙黑德·巴拉希
管他狂风与恶浪
是愚蠢还是聪明
哭声和琴声
沧海桑田
不要自命不凡
为何悲伤?
颂赞君王并说服他返回布哈拉
短抒情诗
正义
世界
世界啊!
不要贪婪
奴仆
……

第二辑
第三辑
第四辑

附:鲁达基在将中国绝句转化为波斯柔巴依中起了关键作用

前言/序言

  历时两年多的修订,“汉译波斯经典文库”这套经过历史考验的享有世界声誉的文学名著,终于再次以全新的面貌呈现给中国读者。商务印书馆正式将这套新版名著定名为“汉译波斯经典文库”。文库收录了包括伊朗中世纪“四大柱石”在内的8位伟大诗人名下的10部著名诗作,共23本。这不能不说是国际文化交流中的一个盛举,也是参译者引以为荣的幸事。
  15年前,“波斯经典文库”(18本)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让中国读者首次较为系统地接触到波斯文学的精粹;15年后,商务印书馆以更大的魄力推出新版,从而使“波斯文明”的精华更为全面地展现在中国读者面前。15年前,适逢中国国家主席出访伊朗,“波斯经典文库”由中伊两国元首签名留念并作为国礼互赠;15年后,由中国提出的、影响当代世界的构建“一带一路”倡议逐步变为现实,充满历史底蕴又与时代同步的中外优秀传统文化再次交融,而“汉译波斯经典文库”的出版,也将在中伊文化交流史上留下更加迷人的魅力和风采。
  新版文库不仅修正了原译本中的某些错讹不足之处,对篇幅之巨仅次于《列王纪全集》的《玛斯纳维全集》,又组织人员重新进行翻译。另外,还增加了几个重要的新选篇目,如《蕾莉与马杰农》《内扎米诗选》《春园》等。在这里,要感谢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驻华使馆文化处和伊斯兰联络组织翻译出版中心对新版文库修订工作的支持和帮助,尤其是作为丛书顾问的阿勒玛斯耶博士和汉尼博士都投入了精力,为文稿和插图的编辑注入了很多心血。
  我国读者对希腊英雄史诗熟稔于心,鲜有不知《奥德赛》和《伊利亚特》这两部不朽巨著的,鲜有不知盲诗人荷马的,但对伊朗英雄史诗恐怕知之甚少。少有知道篇幅足有《奥德赛》和《伊利亚特》两书五倍之巨的《列王纪全集》,少有知道完全凭借一己之力,强忍晚年丧子之痛,“三十年辛劳不辍,用波斯语拯救了伊朗”的史诗作者菲尔多西的。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古代波斯文学经典在世界文坛上的崇高地位,我们不妨再听一听思想家和文坛巨匠的声音。
  德国诗人海涅曾专门写过一首诗《菲尔多西》:“全诗繁词丽藻,娓娓动人,/光怪陆离,铄石销金,/真是不同凡响,宛如/禀受着伊朗的神圣的光明……”
  郑振铎与其遥相呼应。他在其《文学大纲》中说:“他的诗名极高,在欧洲人所知道的波斯的诗人中,他是他们所知的第一个大诗人,如希腊的荷马一样……《帝王之书》(即《列王纪全集》)中有许多节是非常美丽的,其描写力之伟大与音律之和谐,没有一个诗人可以比得上他。”
  就中国读者而言,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在伊斯兰世界还有一部被后人形容为“汪洋大海”的文学巨著——《玛斯纳维全集》,这是一部集哲学、神学,特别是苏菲神秘主义、伦理道德、正心养性于一体的皇皇巨著,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它的作者鲁米,恐怕很少有人知道鲁米的诗在当代美国人中赢得了怎样的声誉。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