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内容简介

  《中国诗歌:如鸟飞翔》收入刘立云等一百多位诗人的诗歌原创、转载作品四百余首,及近十位诗歌理论作者的诗歌评论、诗歌美学文章。诗歌作品比例约占80%,文章比例约占20%。诗歌作品部分,无论原创还是转载,绝大部分都是诗人的近作,而文章部分,则既有作者的近作,也有少量旧作。

目录

头条诗人
上甘岭(组诗)
回望一场战争
原创阵地
窦凤晓沙马黑银白兰武强华王怀凌
苏群辉彩虹李梦凡苏唐果寒寒庄海君
董玮舒水明
实力诗人
三色堇的诗
宁明的诗
吴海歌的诗
兵戈戈的诗
宫白云的诗
常越的诗
刘向阳的诗
黑马的诗
孙方雨的诗
特别推荐
示友书(组诗)
女性诗人
我的信笺是白色的(组诗)
一个人可以是飞鸟,也可以是云朵
大学生诗群
王世虎吴天威杨仲原查金莲代坤向鸿哲
郭诗语万达靳朗崔壬杰宋素珍韩熠伟
杨爱琳郭国祥
中国诗选
陈灿张新泉郑小琼散皮田耘冯娜
江汀杨碧薇
爱情诗页
爱(外三首)
惟有你(外二首)
美好的事物正在路上(外三首)
散文诗章
船歌(四章)
外国诗歌
亨里克·诺德勃兰特诗选
诗词之页
段维诗词选
诗人档案
曹宇翔代表作选
与尊贵的生命息息相通
新诗经典
张永枚诗选
军旅与日常的协奏曲
诗评诗论
桂子山诗歌对话会(上)
诗学观点
诗学观点
故缘夜话
沙场秋点兵

精彩书摘

  《中国诗歌:如鸟飞翔》:
  6一个死者的独白
  漫上高地的那一刻,我们才发现
  美利坚的傲慢与偏见
  还有它武装到牙齿的
  炮兵和坦克兵,仅仅充当开山放炮的角色
  当我们在雷霆和火焰中穿梭,眼睛
  被璀璨的光,一次次刺瞎
  哦哦哦,这时候我已经分不清谁是
  骄傲的猎人,谁是可怜的猎物
  而岩石崩溃,山的高度被雨点般倾泻的
  炮弹,反复涂抹和改写
  从断崖到断崖,是一片红色沼泽
  我说不出那种红,也说不出脚下几米深的
  尘土,如何缠住两条紧张跋涉
  的腿。我只知道我们的战场
  其实也是我们的坟场,死水的气息扑面而来
  啊,啊,你看见了吗?在山顶上隆重
  迎接我们的,或者用将军的话说
  款待我们的,那些用荷兰的郁金香
  法国普罗旺斯的马鞭草
  和薰衣草,像编织斑斓的春天那样
  编织的花环呢?
  还有砰的一声,像打开一道喷泉
  一道彩虹的,那些产自维也纳或慕尼黑的
  香槟酒呢?当然还有战地记者们按亮的
  闪闪烁烁的镁光灯——在记忆中
  他们的鼻子总是比狗还灵,比工兵营那些
  探雷器的探头,还灵
  每逢重大战事,比如——我是说比如一
  我们如愿占领了狙击岭和三角山两座高地
  他们一定会呼啸而来,把自己
  当成一粒金黄的,脱膛而出的子弹
  啊啊!真正在山顶上迎接我们,款待我们的
  是死亡!是中弹后痛不欲生的嚎叫
  是侥幸活下来的惊魂未定
  是生不如死的恐惧、惊慌,和从此永远无法挣脱的
  梦魇。具体地说,在山顶上迎接我们的
  款待我们的,是脸膛被滚滚烟尘
  熏得油光斑驳,只露出两只眼睛在骨碌碌滚动的
  中国士兵,他们纷纷从尘土中,从废烟
  升腾的堑壕里,一跃而起
  同时用咆哮的苏制冲锋枪和转盘机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打开
  一道道死亡的扇面。那种居高临下的
  横扫、洞穿和屠戮,就像秋天到了
  一把把磨得星光闪耀的
  镰刀,打开了它们锋利的刀刃
  在麦地开始凶猛地刈割,刈割、刈割……
  像山峦崩裂,河水倒流,一股股血
  迅速从我们的眉心,我们的脖颈
  我们的胸膛、下腹和四肢,我们身体的各个部位
  涌出来,射出来,甚至像打开的
  高压水龙头那样,喷出来
  然后,我们呈各种姿势倒下,缓缓倒下
  再层层叠叠地交缠,堆积
  层层叠叠地垒筑起高地的另一种海拔
  最可怕最惊天动地的,是绝地反击
  赤身肉搏,是死里夺路的刀刀见血
  相互抢夺死亡的渡口
  此时,他们中垂死一搏的一个,或者孤立无援
  再不准备活下去的一个,会突然从尸堆里
  跳出来,扑上来,像野兽一样
  掐住我们的脖子,咬住我们的耳朵或喉管
  再或者拦腰抱住我们中步步后退的一个
  摔打,撕咬,轰轰烈烈地
  滚下悬崖;更多的是拉响手雷和爆破筒
  让互相间搂在一起,撕也撕不开
  的身体,光芒一闪,犹如
  灿烂的,在节日的夜空绽开的礼花
  当黑夜来临,山冈出现暂时的寂静
  同伴们相互搀扶着爬起来
  但谁也认不出我的脚印,我们的脚印
  我们就忠实地留在这里,怅望这山
  怅望这断崖,怅望这波动如潮水的泥沼
  我知道明年从这里长出来的
  第一蓬青草,必定起自我的骨节
  7坑道!坑道!
  范弗里特将军感到奇耻大辱,感到他
  一世的英名被一时的愚蠢
  无情欺骗和嘲弄了。怎么可能呢?
  他想,怎么可能呢?仅仅只有3。7平方公里的两
  座高地
  他以每秒六发炮弹的频率,狂轰滥炸
  把那里的每块岩石,每棵树木
  甚至每根草,都掀翻了
  甚至这酷烈的钢铁之火,野兽之火
  天堂之火,把两座高地上的
  每块碎石,每粒土,土里的每只蚂蚱
  每条蚯蚓,都火烤了一遍
  油烹了一遍,怎么可能还有人活下来?
  他们到底藏在上帝的哪一道
  石缝里,长着
  怎样的一颗脑袋,怎样的三头六臂?
  “半座山都被掏空了!”死里逃生的刘易斯
  或威廉斯,向将军揭开这个秘密
  他顿时有些恍惚,有些懵
  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好像突然被堵塞的
  下水道:前胸和后背也凉飕飕的
  仿佛整个人突然被剥光了,晾晒在光天化日之下
  虽然将军有预感,他觉得对方的武器那么
  简陋,着装那么单薄,兵员
  也征集得那么匆忙,甚至没有接受
  最基本的训练。尤其他们的后方,他们的火车
  和汽车,如同靶子,赤条条地暴露在联合国军的
  轰炸和射程
  之内。仿佛从天空落下的一滴稍大的雨
  就能把它们砸进尘土里
  但是,当他们在高地驻扎下来,怎么可能成为
  山的一部分,岩石和土壤的一部分
  成为群峰之上的群峰?仿佛
  他们作为山的魂魄,融化在
  山的血液和骨骼里,山的心跳和呼吸中
  现在他知道了!现在他知道这些瘦弱的
  矮小的,黄皮肤的中国人
  他们像猴子一样灵巧,虎豹一样勇猛
  有时又甘愿做一只笨鸟,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一次次,一遍遍,反反复复地飞
  就像战事还未爆发时,他们一锤一钎
  一砂一石,竟把高地花岗岩
  和石灰岩的腹腔,日复一日,点点滴滴
  掏空了。是的!现在他知道了,现在他终于知道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