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不止推理,而且记录一个时代。
  昭和时代长卷,日本现代社会深刻透视,四度改编为影视剧。
  驿路万叶翡翠陆行水行
  误差置身于侦查圈外的条件
  白色之暗俳句刊登卷首的女人
  偶数化淡妆的男人小官僚之死
  《驿路/松本清张短经典》为松本清张短篇小说集。题名作《驿路》于1960年8月7日首次刊载于《周刊每日》,1961年11月文艺春秋出版社出版同名短篇小说集,1965年8月新潮社出版“新潮文库-杰作短篇集”《驿路》。小说曾四次改编为同名日剧:1962年4月NHK改编为《松本清张系列·黑色组曲》;1977年由向田邦子执编、NHK改编为土曜剧场《松本清张系列·最后的自画像》,播出后收视率高达16.7%;1982年朝日电视台改编为“土曜剧场”《松本清张的驿路》,播出后收视率高达21.4%;2009年朝日电视台为纪念松本清张诞辰百年和向田邦子诞辰八十年,改编为《松本清张诞辰100百年纪念作品·驿路》,依据向田邦子改编剧本,由役所广司和深津绘里主演,播出后收视率达15.6%。

内容简介

  日本社会派推理一代宗师昭和时代最后的文学巨擘
  松本清张短篇小说集,收录10篇经典作四度改编为同名日剧
  1977年向田邦子改编同名日剧2009年役所广司深津绘里出演同名日剧
  《驿路/松本清张短经典》为松本清张短篇小说名作集,收录10篇经典作。
  松本清张生于昭和前,死于昭和后。他八十三岁的生命,经历了昭和时代完整的六十三年,因此他的推理小说不止推理,而且记录了一个时代,生活于其中的人们的苦恼和矛盾、欲望与挣扎,都与整个社会的伦理、法理、情理、风气、游戏规则等,息息相关。
  《驿路/松本清张短经典》所讲述的10个故事皆发生在昭和时代,是一幅昭和时代的浮世绘,涵盖了普通的商人之家、银行小职员、慈善机构里的孤女以及大公司高管内斗、学术界欺诈与谋杀……各个行业领域里发生犯罪的根源,既展示了宽阔的社会关系与世情风貌,又具有深刻的人性洞察力,是一部卓越的短篇小说集。

作者简介

  松本清张(1909-1992),日本作家,被誉为日本昭和时代最后一位文学巨擘、社会派推理一代宗师。出生于北九州小仓北部,因家境清寒,13岁被迫辍学,先后从事过小贩、学徒、印刷工人等各种职业。1950年发表处女作《西乡币》,入围直木奖候补作品;1953年以《某《小仓日记》传》获芥川龙之介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终其一生,作品涵盖小说、纪实、历史、评传等,以文学家的慧眼,深刻而又全方位地呈现了他所生活的时代。

目录

白色之暗1
置身于侦查圈外的条件55
小官僚之死87
俳句刊登在卷首的女人133
驿路161
偶数187
陆行水行221
化淡妆的男人293
万叶翡翠335
误差377

精彩书摘

  《化淡妆的男人》
  草村包养百合的事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对此,公司老总也很不高兴,曾出面警告过他,叫他注意作风问题,如果还不听劝,甚至打算炒他鱿鱼。
  总之,公司里没人说他的好话。而且这个贪钱敛财的男人自己花钱的时候还极度吝啬。身为总务科长,手下管着十几号人,包括做保安的、打杂的、清洁工以及公司前台做接待的,等等。一般来说,做科长的就算自掏腰包也应该时不时地慰劳一下手下人,可草村卓三却几乎一毛不拔,前台接待和公司保安都暗地里叫他铁公鸡。
  卓三还有另一个怪癖。
  他很爱打扮,本已半头白发,却常用染发膏让自己的头发看上去漆黑铮亮,还会在头上抹很多发油,看上去总是纹丝不乱。
  草村年轻时也曾是个美男子,迷倒过一大堆女性。虽然现在已经五十四岁了,却仍留存着一些昔日的余韵。
  然而,没有比年轻时的美男子即将变成一个糟老头更可悲的事情了。昔日的英俊面容,现在多了许多皱纹,皮肤也松弛了,尽显衰老之相。
  草村卓三似乎对自己的英俊潇洒仍然很有自信,他不仅染黑了白发,还戴上了浅色镜,更让人觉得有些滑稽的是,他居然还经常给自己化淡妆。
  他对自己的面容总是自信满满。明明花钱很吝啬,却不时地招惹那些女同事,因为他深信靠自己那张脸就够了。但事实上,那些女同事都觉得他恶心得不得了。
  所以警方并没有在公司里发现草村卓三的其他情人。
  他虽然惜金如命,却总爱去泡酒吧,当然,他花钱的时候还是很抠门。
  有家酒吧告诉警方,草村一次小费都没给过。在酒吧里,他总把女孩子叫到自己这桌,却连一杯酒也不请人家喝。他自己也从不喝什么苏格兰威士忌,大多喝些便宜的饮料。
  草村明明爱钱如命,却总往那些花天酒地的地方跑,因为只有在那些地方,他引以为豪的英俊帅气才有用武之地。在他年轻的时候,多少女人都曾为他尖叫倾倒,那段人见人爱的花样年华已牢牢扎根于他的记忆深处,正是那些众星捧月的难忘情节,让他在酒吧间流连忘返,不能自拔。
  警方来到草村常去的四五家酒吧进行调査,都不是什么高级场所,当被问及草村这人怎么样时,女招待们一个个都嫌弃不已,归纳成一句话,结论就是:“这人很恶心。”
  “那人总是一脸淫笑,看着都恶心。他多大年纪啦,脸上还化妆,不男不女,像个妖怪。”
  “那副眼镜是什么鬼啊,淡茶色的镜片,怪里怪气的。而且那副镜片后面的眼神总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色眯眯地盯着我们。”
  草村不只是“看上去”欲求不满,他到任何一间酒吧都会去搭讪女人。他年轻时肯定就这样,老了依然改不了。那些酒吧里的姑娘们几乎无人幸免。
  “被他搭讪的人里,有谁真的和他好上了吗?”
  女招待们全都不屑地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那人总是坐在角落里摆出一副‘我是美男子’的架势,我们看见他都像见到鬼一样呢。”一个女招待这样形容。
  那么百合究竟为何会与草村走到一起,还成了他的情妇?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