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诺贝尔文学奖和普利策奖的双料得主
  正能量的不竭源泉
  重温经典,带给你无穷的精神力量

内容简介

  《老人与海》
  欧内斯特·海明威zui重要、zui有影响的作品
  硬汉文学的传世之作
  以简介犀利的风格,塑造一种挺立不屈的精神形象
  《名著名译丛书老人与海》精选海明威zui有代表性的中短篇作品,包括zui优秀的中短篇小说如《老人与海》《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白象似的群山》《在密歇根北部》《一天的等待》等经典名篇。《老人与海》是欧内斯特·海明威z重要、z有影响的作品,是硬汉文学的传世之作,以简介犀利的风格,塑造一种挺立不屈的精神形象。海明威的这些作品几十年代影响和鼓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作者简介

  欧内斯特·海明威(1899-1961),美国记者和作家,20世纪zui著名的小说家之一,因其笔锋冷峻犀利而以“文坛硬汉”著称,被认为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同时他的作品不失深沉,对人生、世界、社会都表现出了深刻的迷茫和反思。其《老人与海》获1953年普利策奖及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海明威在美国文学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对20世纪文学的发展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精彩书评

  ★几乎没有那个美国人比欧内斯特·海明威对美国人民的感情和态度产生过更大的影响。
  ——约翰·肯尼迪(美国第25任总统)

  ★他坚韧,不吝惜人生,他坚韧,不吝惜自己。……值得我们庆幸的是,他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显示了他的伟大。他的风格主宰了我们讲述长长短短的故事的方法。
  ——《纽约时报》

  ★《老人与海》,这是我所看到的国外书籍里zui挚爱的一本。
  ——张爱玲

目录

老人与海
弗朗西斯·麦考博稍纵即逝的幸福生活
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
雨中的猫
白象似的群山
一天的等待
在密歇根北部
印第安人营地
美国太太的金丝雀
追车比赛
一个很短的小故事
今天是星期五
平庸的故事
我躺下
暴风劫
一个干净、光亮的地方
一次简单的询问
翻江倒海
向瑞士致敬
好狮子
忠贞的公牛
得了条明眼狗
人情世故
度夏的人们
世上的光
先生们,祝你们快乐
大转变
你们决不会这样
一个同性恋者的母亲
一篇关于死者的博物学论著
两代父子
三下枪声
印第安人搬走了
过密西西比河
登录前夕
新婚之日
一个非洲故事
一个世上的男人
我想凡事都会勾起你的一些回忆

精彩书摘

  “没有什么把我打垮,”他大声说,“都是因为我出海太远了。”
  驶进小港时,露台饭店的灯光已经熄灭,他知道大家都上床歇息了。先前的微风越刮越大,此时已经非常强劲。不过,海港里静悄悄的,他驾船来到岩石下面的一小片砂石滩。没人帮忙,他只好一个人把船尽可能往上拖,随后他跨出来,把小船紧紧地系在一块岩石上。
  他取下桅杆,卷起船帆捆好,然后扛着桅杆开始往岸上爬。这会儿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累。他停下来站了一会儿,回头望望,借着街灯反射的光亮,他看见那条鱼的大尾巴直竖着,好长一段拖在船尾后面。他看到鱼的脊骨裸露出来,呈一条白线,脑袋漆黑一团,伸出长长的嘴,头尾之间却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他又开始往上爬,到了顶上一下子摔倒在地,他躺了一会儿,桅杆横压在肩上。他努力想要站起身来,但这太难了,他扛着桅杆坐在那儿,朝大路那边望去。一只猫从路对面走过,忙活着自己的事儿,老人定睛看了看它,又把目光投向大路。
  他终于放下桅杆,站了起来。他拿起桅杆扛在肩上,顺着大路走去,一路上坐下歇了五次,才走回自己的小棚屋。
  进了棚屋,他把桅杆靠在墙上,摸黑找到一个水瓶,喝了口水。随后他躺在床上,把毯子拉过来盖住肩膀,然后又盖住后背和双腿,他脸朝下趴在报纸上,胳膊伸直,掌心朝上。
  早上,男孩朝门里张望的时候,他正睡着。风刮得太猛烈了,漂流船都不会出海,男孩便睡了个晚觉,接着跟每天早上一样,来到老人的棚屋。男孩看见老人在呼吸,又看看老人那双手,禁不住哭了起来。他悄悄地走出去弄来些咖啡,一路上哭个不停。
  好多渔夫都围着那条小船,看绑在船旁边的东西,其中一个卷起裤腿站在水里,正用一根钓线量死鱼的残骸。
  男孩没有走下去。他刚才已经去过了,有个渔夫在替他看管这条小船。
  “他怎么样啊?”一个渔夫大声喊道。
  “在睡觉,”男孩喊着说。他不在乎别人看见自己在哭。“谁也别去打扰他。”
  “从鼻子到尾巴有十八英尺长。”正在量鱼的渔夫叫道。
  “这个我相信。”男孩说。
  他走进露台饭店,要了一罐咖啡。
  “要滚烫的,多加点儿牛奶和糖。”
  “还要什么?”
  “不要了。等会儿我看他能吃点儿什么。”
  “多大的鱼啊,”饭店老板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鱼。你昨天捕到的那两条也不错。”
  “我的鱼,见鬼去吧。”男孩说着又哭了起来。
  “你想喝点儿什么吗?”老板问。
  “不要了,”男孩说,“告诉他们别去打扰圣地亚哥,我这就回去。”
  “跟他说我有多么难过。”
  “谢谢。”男孩说。
  男孩拎着那罐热咖啡走到老人的棚屋,坐在老人身边等他醒来。有一回他看上去正要醒来,却又沉沉地睡去了,男孩于是就穿过大路去借些木柴来热咖啡。
  老人终于醒了。
  “别坐起来,”男孩说,“把这个喝了。”他往杯子里倒了些咖啡。
  老人接过去喝了。
  “他们把我打垮了,马诺林,”他说,“它们真的打垮了我。”
  “它没把你打垮。那条鱼可没有。”
  “对,没错儿。那是后来的事儿。”
  “佩德里克在照看小船和打渔的家什。鱼头你打算怎么办?”
  “让佩德里克剁碎了当诱饵用吧。”
  “鱼的长嘴呢?”
  “你要的话就留下吧。”
  “我要,”男孩说,“现在咱们得商量一下别的打算了。”
  “他们找过我吗?”
  “当然啦。海岸警卫队和飞机都出动了。”
  “海那么大,船那么小,不容易看见。”老人说。他发现,能和一个人说话是件多么愉快的事儿,用不着自言自语,或是对着大海说话了。“我惦记着你呢,”他说,“你们捕到了什么?”
  “头一天一条,第二天一条,第三天两条。”
  “很棒啊。”
  “现在咱们又能一起捕鱼了。”
  “不行啊。我运气不好。我再也交不上好运了。”
  “让运气见鬼去吧,”男孩说,“我会带来好运的。”
  “你家里人会怎么说呢?”
  “我才不管呢。我昨天捕到两条。不过从现在起咱们俩一起捕鱼,我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我们得弄一支好使的鱼镖备在船上。你可以用旧福特车上的弹簧片做刀刃。咱们能拿到瓜纳瓦科亚去打磨。应该磨得非常锋利,不用回火,要不会断的。我的刀就断了。”
  “我再去弄把刀来,把弹簧片也磨好。这大风要刮多少天啊?”
  “也许三天,也许还不止。”
  “我会把一切都准备好,”男孩说,“你把手养好,老爷子。”
  “我知道该怎么保养。夜里我吐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感觉胸膛里有什么东西坏了。”
  “这也得养好,”男孩说,“躺下吧,老爷子,我去给你拿件干净衬衫。再带点儿吃的。”
  “把我出海时候的报纸随便拿一份来吧。”老人说。
  “你得赶快好起来,因为我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呢,你什么都教给我。你吃了多少苦啊?”
  “多得很。”老人说。
  “我去把吃的和报纸拿来,”男孩说,“好好休息,老爷子。我从药店里给你拿些治手的药。”
  “别忘了告诉佩德里克,鱼头归他了。”
  “不会忘的。我记着呢。”
  男孩出了门,顺着磨损的珊瑚石路走着走着,又哭了起来。
  那天下午,露台饭店来了一群游客,有位女士望着下面的海水,发现在空啤酒罐和死梭子鱼中间有条又大又长的白色鱼脊骨,末端耸立着一个巨大的尾巴,东风在海港以外不断掀起大浪,那尾巴也随着潮水起伏摇摆。
  “那是什么?”她指着大鱼长长的脊骨问一名侍者,现在这鱼骨只是一堆废物,等着潮水把它冲走。
  “Tiburon,”侍者说,“Eshark。”他本想说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不知道鲨鱼有这么漂亮,形状这么优美的尾巴。”
  “我也是。”她的男伴说。
  在路另一头的棚屋里,老人又睡着了。他还是脸朝下趴着,男孩坐在一旁守着他。老人正梦见狮子。
  ……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