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下载

编辑推荐

米·肖洛霍夫生于顿河军屯州维约申斯克镇。参加过粮食征集队、顿河地区剿匪和集体化运动。卫国战争期间,以团政委职衔担任军事记者,赴前线采访。这些经历是他一生创作的源泉和素材,为其成为苏联文学最具代表性作家之一奠定了坚实基础。他的《静静的顿河》、《被开垦的处女地》和《一个人的遭遇》不仅在苏联文学中占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对世界文学也产生了深远影响……这本《肖洛霍夫传》是由俄罗斯肖洛霍夫研究专家瓦·奥西波夫先生为纪念这位伟大作家诞生一百周年于2005年写出的献礼之作。

内容简介

米·肖洛霍夫(1905-1984),苏联著名作家。生于顿河军屯州维约申斯克镇。参加过粮食征集队、顿河地区剿匪和集体化运动。卫国战争期间,以团政委职衔担任军事记者,赴前线采访。这些经历是他一生创作的源泉和素材,为其成为苏联文学最具代表性作家之一奠定了坚实基础。他的《静静的顿河》、《被开垦的处女地》和《一个人的遭遇》不仅在苏联文学中占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对世界文学也产生了深远影响。196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肖洛霍夫传》作者瓦·奥西波夫是俄罗斯著名作家、编辑家,曾任苏联国家文学出版社社长,他与肖洛霍夫及其家人一直保持密切关系。为纪念肖洛霍夫诞辰一百周年,他利用多年研究成果,查阅了大量鲜为人知的档案,完成了这部极具存史价值和可读性的传记。《肖洛霍夫传》获2010年俄罗斯国家奖。

作者简介

瓦·奥西波夫是俄罗斯著名作家、编辑家,曾任苏联国家文学出版社社长,他与肖洛霍夫及其家人一直保持密切关系。为纪念肖洛霍夫诞辰一百周年,他利用多年研究成果,查阅了大量鲜为人知的档案,完成了这部极具存史价值和可读性的传记。

目录

童年幼年少年
第一章1905——1919:来到这个世界
三十一号秘密的见证
顿河的开端
莫斯科——博古恰尔中学生
只是个见证者
第二章1920——1922:生活中“遇到了麻烦”
独闯天下
受审
第三章1923——1925:首都还是镇
失业补贴
第一篇小品
倔犟的岳父
十四篇短篇小说
是“野兽”,还是“粮食人民委员”?
“永不忘记……”
《静静的顿河》:如何开始创作
第一章1926——1928:史诗的准备阶段
有特殊意义的四封信
求助于导师
任职
第一行
第一部
第一批敌人
第二章1929:斯大林
大权在握的读者
判决:剽窃
来自拉普的打击
二十年后的爆发
马克西姆·高尔基
第三章1930:“粗野的题材”
肖洛霍夫的敌人和斯大林的敌人
法捷耶夫——肖洛霍夫
见证人的证据
去欧洲的路
“对我的‘痛苦’请勿见怪”
肖洛霍夫和“机会主义者”弗鲁姆金
第四章1931:一本小说两个书名
给斯大林的得不到回复的信
高尔基如何做出了反应
为导师做的鱼汤
第五章1932:“万一——牵扯到我……”
怎能不想拿起《被开垦的处女地》
肖洛霍夫谈克里姆林宫的“最高决策机构”
肖洛霍夫的徘徊
政治游戏
狩猎小说的失踪
第六章“斯大林常常用眼睛寻找……”
党的权力:打嘴巴和举酒杯
变换了招数
大饥饿
第一章1933:“我们都成了反革命”
斯大林的演讲和肖洛霍夫的信
为克里姆林宫写的十五页
克里姆林宫回复的十二个词
第二章谁的真理?
报上的警告
莫斯科:“政府电”
戏剧创作中的悲喜剧
破坏安宁的人
第一章1934:“在作家的职业中找到了自我……”
区里报社的立场
“一大群托儿”
政治局会议
第二章作家代表大会:溜走了的肖洛霍夫
《真理报》的鬼主意
对美国的兴趣
第三章1935:“生活得更美好……”
潘菲洛夫的“失言”
女儿、鲜花和技艺的“奥秘”
玛丽娅·彼得罗夫娜的礼物
第四章1936:“执行任务的人”
《真理报》:都是肖洛霍夫
黑材料
拯救顿河
第五章1937:“黑色蛛网”
向党中央告密
“挖出假证……”
“关于自杀的想法”
第六章1938:走向蒙难地
一百个段落的揭露
关于辞职的信
关于“肖洛霍夫同志”:失败
“卡秋莎”的设计师和人民委员贝利亚
等待的痛苦折磨
一杯伏特加和斯大林办公室
麦列霍夫要同谁在一起
第七章1939:党代会——作家对抗领袖
《消息报》上的对答
听不到热烈欢呼的讲话
白兰地,长篇小说和“小文章”
“不滥用评价”
最后一章
第八章1940:顶住异议的奖金
斯大林阿赫玛托娃普拉东诺夫
“加急出版”
奖金评选前
反对小说的大联盟
战前的几个月
战争:肖洛霍夫上校的胜利和灾难
第一章1941:团政委
回应的电报
第一道命令
朋友卢戈沃伊的见证
第二章1942:“这样的书——用来卷烟?”
斯大林——飞行员——肖洛霍夫
母亲之死
一位将军的命运
第三章1943:党中央的书刊检查
拜访贝利亚
美国人的请求
第四章1944.:摇摆不定
战争:新的特点
回绝了《新世界》
第五章1945:胜利的电报
维约申斯克——基辅——柯尼斯堡
胜利:三次回应
欢庆胜利
战后的操劳
第一章1946——1948:没有办成的委托
评论家拍马屁的主意
塔斯社谈诺贝尔奖金
“肖洛霍夫同志来信……”
操纵学生教科书
第二章1949——1950:一封信的威力
特里丰老爹说:“见你们的鬼去吧!”
斯大榷:二十年以后
加害杰克·伦敦
第三章1951——1953:党的代表大会上的非常事件
莫斯科高等技术学校:“凡事都得慢慢来”
“党委会认为……”
苏斯洛夫——斯大林——苏斯洛夫
“最高决策机构”的调查
领袖之死
盯上了就不放
第一章1954:“绝密”——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
轰动一时:谢尔盖耶夫一青斯基和卡赞诺瓦
审判贝利亚
苏斯洛夫——赫鲁晓夫——苏斯洛夫
失败
第二章1955:对提倡合作的斥骂
中风
生日
第三章1956:反对陈腐的传统
在基辅讲得坦诚
接前
法捷耶夫的自杀和肖洛霍夫
《一个人的遭遇》
短篇小说的命运
第四章1957——1958:为原则而斗争
瑞典来的消息
格拉西莫夫的影片——邦达尔丘克的评价
巴黎采访记——克里姆林宫的反响
第五章1959——1964:“令人恶心的奉承……”
一段文字也没有写
“是否过于宽容了呢?……”
天鹅的哀鸣,或者肖洛霍夫在饮食间古老时钟的嘀嗒声中
讲故事
为达维多夫而战
解放麦列霍夫
“不要动活着的人……”
新切尔卡什克的枪声
从英国带回铁砧
诺贝尔奖金
第一章1965:“不是为了出版”的生活
日常生活
瑞典的最初闪光
第二章斯德哥尔摩,十二月
领取奖金的路
“即使对国王,哥萨克也不鞠躬”
老年——追求的顶峰
第一章1966:评论界的异端
勃列日涅夫迟到的礼物
不受欢迎的发言
第二章三个作家的怪异结局
亚历山大·特瓦尔多夫斯基的声誉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的自白
利用“德”字的骗局
第三章被焚毁的小说
侮辱
再说斯大林
作家、历史学家、政治家
第四章1967——1969:加加林的飞机
劳动英雄
又是一些年轻人:谈斯坦贝克
第五章七十年代:“向肖洛霍夫同志解释一下……”
大胆的采访录
勃列日涅夫的劝告和舒克申的自白
谈群敌——迎接生日的话
为保护教徒的一封信
“请找其他人……”
医院
“特殊纸夹”里的一封信
医院里的交谈
“此致敬礼,囚犯……”
屈服于晚年的疾病
第一章1980——1983:遗言
把苦艾放在基座前
最后一个夏天
《他们为祖国而战》与勃列日涅夫
向儿子口授
给儿子讲“井”的故事
最后一家医院
最后一份合同
第二章闰年的打击
最后的要求和愿望
顿河边的小土堆
米·亚·肖洛霍夫生平与创作年表
参考书目
译后记

精彩书摘

想必由于他的这样一些长处,就被请到地主叶夫格拉夫·波波夫家任职,这家的庄园占地十二平方俄里。村子里人看出来,说他在老爷的家中即使老爷死了以后仍然会是自家人,这所房子牵动了他的心,女仆阿娜斯塔西娅·丹尼洛夫娜·契尔尼科娃迷住了他。她多么有魅力:身材端庄,黑黑的大辫子,黑黑的眼睛,而且又会唱歌。于是,他就把她带走,开始他说这是自己家的女管家。
对于肖洛霍夫来说,妈妈给他带来了特殊的“遗产”——乌克兰血统。
她同全家人是从切尔尼戈沃地区移民来到顿河的,这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在这一家庭里还奇怪地用乌克兰语唱着歌。
哥萨克们嘲笑着这些移民:“霍霍尔是装松焦油的碗,来,打一架:这个是土耳其人,那个是波兰人,你是霍霍尔,可我是个哥萨克!”儿子高度评价过母亲心地善良的品格:“她健壮,端庄,有巨大的道德力量。”人们都说,她的外貌和性格的某些特点——坚强,关心他人——在肖洛霍夫的短篇小说和《静静的顿河》的女性形象中,有些地方可以猜测到。
克鲁日林——是个不大的村庄,总共四十八户人家,没什么特别的历史。它占有了这个孩子那印象深刻的心的是另一些东西——独有的美景和铺了芦苇与香蒲作房盖的土坯小房,黑河,每逢星期天教堂旁边人来人往的集市和草原……“草原是辽阔韵。,谁也没法测量。草原上有好多大路和小径。
”肖洛霍夫早期短篇小说之一的《牧童》中就出现过读起来让人着迷的句子。
在他的一些短篇小说里还写了草原。
这就是写在小说《委屈》中的早春的草原:“草原沐浴在银色的月光下,弥漫着雾气,在隔年的杂草丛中,一只没有怀胎的母兔懒洋洋地吱吱叫着,一棵去年的干草让新长出的幼芽鼓得沙沙响地直挺挺地立着……”这就是在小说《阿廖沙的心》中写到的夏日的草原:“在顿河的草原上,逢到晴朗的夏日,麦穗在蔚蓝的透明的天空下轻轻摆动,发出银铃一般的声音。这是在割草以前,茁壮的春小麦穗上的黑芒,好像十七岁的小伙子嘴上的胡须,黑麦一个劲地向上生长着,仿佛要超过人的身材。”这是小说《死敌》中冬天的草原:“失去热量的橙色的太阳,还没有落到鲜明地平线下,月亮就稳重地从东方爬上来,在深蓝的晚空中倾泻出金色的光芒……太阳刚一落山,井架上空就出现一颗小星星,羞答答地眨着眼,好像大姑娘在相亲。”只有心灵冷酷无情的人,草原才是空旷和悲凉的。
从事创作的人都明白,一生中童年是如何丰富他的心灵的。当时著名作家亚历山大.绥拉菲莫维奇——同乡!——曾写过这一点。他深深地爱上了刚刚写出早期作品的肖洛霍夫,并且动手为自己的中篇小说《肖洛霍夫》打起草稿,唉!没有完成:“无论是在河边地里的割草,还是草原上繁重的耕种劳作,播种,收割小麦——所有这一切都清晰地留在这个孩子的脸上……”“当他出生的时候,我就住在克鲁日林村。他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地长大,却是个非同一般的小孩……活泼伶俐……自尊心极强。上帝保佑,千万不要有什么陌生人去抚爱他,他会跑掉,紧皱眉头,你不能用甜食去哄骗他……”作家的表姐玛丽亚·巴班斯卡娅有这样的见证。
“米什卡还记得,他从前怎样跑到又高又香的小麦地里去。一翻过打谷场的石围墙,就是麦地了。麦子长得比他头还高。沉甸甸的黑芒,麦穗搔着他的脸。麦地里散发着灰尘、野菊和草原风的气味。妈妈有时候对米什卡说:‘米纽什卡,别在庄稼地里走远了,你会迷路的!……‘”这是在短篇小说《野小鬼》中出现的。
“一头猪在栅栏里夹住了。……米什卡连忙跑过去救,他试着打开栅门,猪就声嘶力竭地叫起来。他骑到猪身上。猪猛一用劲,推翻大门,大叫一声,就穿过院子,向打谷场跑去,米什卡用后脚跟踢着猪的腰,猪拼命飞跑,快得米什卡头发都被风吹到后面去了。他在打谷场旁边跳下来,回头一望,只见祖父站在台阶上,一只手指着他,招呼着……”这也是写在这篇小说里的。
但也还有人记得米什卡的事。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回,孩子们对他讲一个条件:带来裤子上的镶条,就把从他爸爸商店买来的冰车让他玩,否则就不带他去。而且孩子们还给这冰车起了个时髦的名字:“蒙帕西耶”。
他把镶条带来了,孩子们问他:“去偷的?”“不——我告诉了妈妈,她就亲自给我装进衣兜里了。”五年过去了,日子过得不大好。父亲正确地判断——小村庄不适合商人甩开膀子大干一番的愿望,他厌倦了这种生活,正像哥萨克们说的:“没有桩子还要编篱笆”。他没有那些商人的桩子,却也要让米什卡生活得怡然,比如,冬天里穿上又肥又大的粗呢大衣,并不舒服,长到膝盖以下,但是挺暖和,甚至在奔跑和游戏时感到了有些热。
肖洛霍夫家迁到了邻近的卡尔金村,这里,住着爸爸的大姐和她的丈夫,她丈夫作为一个商人,在自家商号“列沃奇金商店”里需要一个管事的。
隔了许多年以后,在《静静的顿河》中有几句色彩鲜明的描写:“顿河上最美丽的卡尔金村就坐落在山脚下冰封的、白茫茫的奇尔河河湾处。蒸汽磨坊的烟囱里冒出一团团软绵绵的轻烟;广场上黑压压挤满了人;响起了晚祷的钟声。卡尔金山岗那面,克利莫夫斯基村的杨柳树梢隐约可见;再远处,在苦艾般的青灰色雪茫茫的地平线后面,耀眼的夕照染红了烟雾朦胧的西半天。”这个村子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有大集。商人们不知不觉地就促使它逐渐地成了一个镇。
而这里的人更不一般!村里人每逢星期天都彬彬有礼地来到村中心的广场上,走进教堂之前,和做完祈祷仪式后,要看看别人,也让别人看看自己。
……

前言/序言

  前言
  当我的妻子知道了,中国如此权威的出版社将出版我的《肖洛霍夫传》时,问道:“在中国,为什么人们对肖洛霍夫如此关注呢?”我回答:“十分明显,正如俄罗斯人一样,在这一伟大国家的人民经历了不少痛苦之后,已经实现了自由和正义。在世界文学中,如果不是肖洛霍夫,有谁还能在社会发生转折性大变动中,对普通人民群众的苦与乐以一种特有的真实反映出来呢?”在我国,始终高度评价中国人民对肖洛霍夫的特殊关系,我可以提到几项成果。
  ——1931年。在中国出版了《静静的顿河》第一部的中译本,这对于如此年轻的俄罗斯作家来说是何等的信任啊!而这时,甚至在苏联还远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部天才创作,而且当时就出现了谣传,说这是剽窃之作,因此,我们尊敬这一译本的首创者——权威作家鲁迅和翻译家贺非。
  ——1949年及其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新版的《静静的顿河》之后,又出现了《被开垦的处女地》和短篇小说集的译本。肖洛霍夫学也诞生了。五十至六十年代发表了四十多篇研究著作。正如我国人民所知道的那样,肖洛霍夫专家辛未艾和翻译家草婴已赢得了极大的声誉。
  由于“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对肖洛霍夫做出否定评价的后果也及时得以纠正,又出版了新的作品,其中包括长篇小说《他们为祖国而战》,召开了研究肖洛霍夫创作的第一次全国性的研讨会。
  在肖洛霍夫逝世后,中国人民文学出版社又出版了《肖洛霍夫文集》,肖洛霍夫学也发展起来了,在《人民日报》上出现的肖洛霍夫研究者的名字得到了我们很好的评价,我们知道了孙美龄、李树森、徐家荣、刘亚丁、何云波和其他著名学者的著作;我们感谢一大批天才的翻译家,而我则由于十分清楚的原因,特别感谢沈阳大学辛守魁教授。
  看来,在中国,人们都已知道,俄罗斯仍然在出版关于所谓《静静的顿河》剽窃案的臆测之作,从我的这《肖洛霍夫传》中就可以知道,所有这些著作已被科学研究所推翻,但我还要补充没有来得及列入《肖洛霍夫传》中的一些内容。我刚刚写完了《关于肖洛霍夫八十五年论争的白皮书》,在这《肖洛霍夫传》中我把从1928年以来“想要取代天才肖洛霍夫的那些人”的名字清理了出来,看来总共有四十八人!只要驳倒一个,就指望轻信的读者再寻找出新的一个。
  但是,要知道,这样的传送带简直就荒谬透顶,因为它本身就排除了这些人想要成为肖洛霍夫的可能性。
  我很幸运,我所执笔的《肖洛霍夫传》一书将呈现在伟大中国的读者面前,我非常希望读者分享这本我为广大读者写的唯一一本传记中我的看法。
  全俄肖洛霍夫奖金获得者、俄罗斯作家协会最高创作委员会会员瓦连京·奥西波夫2010年4月16日

其他推荐